「哎呀你打開下面那個儲物櫃看看嘛,裏面牙刷毛巾什麼都有,就差一個杯子明天我買個情侶杯就齊了」藍沁懶洋洋的窩在沙發看着忙來忙去的程諾

「咱倆的同居生活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程諾很認真的口氣問藍沁

「你這認真的口氣加上調侃的詞兒怎麼聽着有點讓人擔心吶?」

「此話怎講?」

「就是感覺詞兒和語氣不搭」

「那麼,就讓老爺我委身下嫁於你吧」

「你還嘚瑟上了,怎麼就委身了?我一個如花似玉的姑娘收了你讓你很委屈了?」

「我一個大老爺們「嫁」給你難道還不能扭捏作態一番了?」

「得嘞!姑娘我應下這門親事了,帶着你豐厚的嫁妝來吧」

「夫人,洗澡水準備好了要不現在就沐浴更衣早些休息了?」

「你先洗,我給我媽打個電話」藍沁拿抱枕捂住臉弱弱的說着

「別擔心,我就是想有機會能給心愛的人洗個頭,你就成全我一下嘛」程諾沒等藍沁反應過來就給攔腰抱起走向浴室

藍沁被驚的完全沒有明白怎麼回事就這麼任他關上浴室的門,藍沁舒服的昏昏欲睡任由程諾揉着她的頭髮,還別說手法真不錯,要是能躺着洗就更好了。。。。

清晨的微風吹動着窗帘把陽光送了進來,藍沁打量著身邊熟睡的程諾,心裏感慨這張好看的臉居然離我這麼近呢,盯着微微張開的嘴唇忍不住偷偷啄了一下害羞的躲進被子裏心怦怦跳,過了一會兒發現身邊人沒有被弄醒又故技重施再啄上一口

「木木不能吃干抹凈不認賬呢」程諾含糊不清的說着

「唔。。。」藍沁滿臉通紅說不出話

「什麼時候帶我去見見家長吧」程諾下巴蹭著藍沁的額頭說

「會不會太着急了點」

「見家長這事只管適合不分早晚,我家長你可是見過了」

「那我得回去跟爸媽說一下,問問他們意見」

「別讓我等太久」

「這麼着急嫁給我呀?」藍沁捧着他的臉深深的吻著

「媽媽?媽媽?」藍沁回到家就迫不及待的找媽媽說見程諾的事

「沁今天心情這麼好是不是有什麼開心的事呀」阿姨端了果盤出來

「姨,我媽沒在家么?我有事跟她商量呢」

「大姐今天有約會,先生倒是回來了,在老太太屋說話呢」

「那我打電話問問媽媽什麼時候回來,我有事要告訴他們」

「要帶男朋友來見家長么?這麼鄭重」

「我表現的這麼明顯么?」藍沁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

「沁長大了也是該交男朋友的時候了,帶回來阿姨也幫你參謀參謀看看哈」阿姨寵溺的撫著藍沁的頭髮

「好,您見了肯定也會喜歡她的」藍沁小聲的應着

「你看上的小夥子肯定差不了」王姨笑的合不攏嘴

「聊什麼呢這麼高興,說來我也聽聽」藍先生看到兩個人在說笑忍不住湊過來問

「等下媽媽回來我再告訴你們,現在先保密」藍沁把爸爸推到沙發上坐着給他按摩肩膀

「是不是有男朋友了?是那天在食堂跟你說話的小夥子么?他跟蓉蓉也很熟的樣子」

「嗯?!」藍沁驚訝的看着藍爸爸,沈蓉蓉當初把劉暢安排進公司難道不是以她男朋友的身份去的?而且這件事公司里知道的人挺多的吧

「怎麼這個表情?我是誤會了什麼嗎?」

「當然是誤會了,而且誤會還不小,那個是小表姐的男朋友啦,小表姐沒告訴您?我記得她是帶到公司里讓大家關照她男朋友來着」

「啊?可能是最近太忙了給忙忘了」

「那我帶男朋友回家見家長你們會不會有壓力?畢竟我各方面都不優秀,沒什麼能讓你們自豪的」藍沁有點泄氣

「哈哈哈,我女兒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沒自信了,看來那個小夥子確實不錯,不然我女兒怎麼這麼沒底氣呢」

「本來想等媽媽回來一起告訴你們的,這一不小心就說出來了,真是的。。。」

「你打算什麼時候帶他過來,我安排一下,是他自己過來還是父母也一起?」

「自己來自己來,哪有這麼快雙方父母見面的,得讓你們先見見他,如果覺得合適了再商量著兩家父母見見」藍沁緊張的擺擺手解釋道

「也行,只要你覺得好爸爸一定支持你,能跟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爸爸媽媽也樂得看你幸福」藍爸爸拍拍藍沁的手,心裏感慨什麼時候這個要強倔強的女兒也變得這麼小心翼翼了,估計是很喜歡那個男孩子了

「爸爸媽媽對我真好」藍沁繞過來依偎在爸爸身邊,一想到要嫁人心裏還挺捨不得的

「小夥子人品好就行,最重要的是他必須要對你好,其他的也沒什麼要求,爸爸媽媽就想看着你健健康康快快樂樂,缺什麼了只要爸爸有爸爸就一定會給你,我這麼努力掙錢不就是想讓咱們一家人能衣食無憂的在一起快快樂樂的嘛」

「哎呀媽媽這麼這麼晚還不回來呀,是不是玩得太開心都把咱倆忘了呀」藍沁別過頭擦掉眼淚掩飾著

「那你去給媽媽打電話,這麼重要的事一定要告訴她,讓她開心開心」藍爸爸假裝沒看見附和藍沁,那個曾經倔到打疼了都不吭聲的小姑娘真的長大了,一想到她要嫁出去了就萬般不舍

藍媽媽回來聽說藍沁要帶男朋友回家高興的找來王姨商量做什麼菜招待未來女婿

藍沁看着直搖頭,這還沒定下日子呢就着急忙慌準備上了,程先生要是知道家裏對他這麼重視肯定感動的痛哭流涕

「老爺,下周末準備好來見你未來老丈人丈母娘吧,千萬不要緊張,我爸媽人可好了」

「好的好的,我們明天去看看帶什麼禮物吧,相信我,一定不會讓你沒面子的,我這麼賢惠爸爸媽媽肯定喜歡我」程諾高興的說

「別貧了,到時候表現不好我爸看不上你那我可沒辦法咯,我可是很聽父母話的好孩子呢」

「遵命老婆大人」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三人出門,邊上看熱鬧指指點點的眾人便是閉口不言,自行讓開,深怕扯上了關係捲入是非之中,待會兒吃不了兜著走。

江天浩按照林天霄的吩咐將四人拔蘿蔔一樣揪了出來。四人都是頭破血流,其中三個直接暈死過去,只有那個魁梧大汗還有意識。

跌坐在地上的魁梧大汗見得江天浩,像似看見怪物一樣,眼神充滿驚懼,屁股在地上快速挪動,身子連連後退,「你……你別過來。我警告你,我……我可是淬火盟的人。」

打的過就打,打不過就跑,跑不了就撂狠話。

江湖規矩。

江天浩並沒有說話,而是臉色變凶,瞪大眼睛握拳作勢要打,這一動作差點把魁梧大漢嚇死。

剛剛都沒看見這看似若不經風的小子怎麼出手的,四人就是被好好收拾了一頓,這要是真出拳,還不被一拳打死?

魁梧大漢雖然是把頭系在褲腰帶的主,但也不是真的就不怕死。這種狠人最怕預見比自己還橫的,一聲不吭,上來就干!

其實,橫不橫倒也不是關鍵,主要是,打不過!

魁梧大漢都沒有看見江天浩是怎麼出手的,他不是沒腦子之人,知道這次眼拙了。他不想不明不白死在這犄角旮旯之地,再說了,晚上還要去放縱一下呢,包廂都已經訂好了,那可是用命換來的錢,不能糟踐了。

大丈夫能屈能伸!

魁梧大漢心中想著,連忙認慫磕頭道歉,「少俠饒命……不,爺,小的有眼不識泰山,冒犯了各位,忘爺大人有大量……」

林天霄懶得理會他這樣的小人物,漠然道,「帶我們去淬火盟。」

「啊!?」

魁梧大汗一時沒反應過來,下一刻內心就是狂喜,「小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闖進來。」

連忙點頭,生怕林天霄他們反悔一般:「好,好,好……」

連滾帶爬地起來在前面帶路,至於那三人,隨他去吧。

一炷香的時間,林天霄三人就是被帶到了一處府邸。

魁梧大漢看著近在眼前的大門,身上突然爆發一股強勁氣勢,撒腿就跑,衝進大門,扯著嗓門大吼,像似死了爹媽一樣:「不好了,來人啊,當家的,不好了,有人上門鬧事了……」

林天霄三人沒有進門,而是站在門口,看著門匾上寫著「淬火盟九」幾個鎏金大字。

牌面倒是不錯!

就在這時有數道氣息快速而來,圍住了林天霄三人。

為首是一個中年男子,一身青色長袍,左胸前綉著一個熊熊燃燒的火焰,右胸前綉著一個九字。中等身材,中等模樣,眼神略顯飄忽,顯然是個喜歡酒色,身體虧空之人。

看來就是這間府邸的正主了。

領頭的男子先是看見林天霄,心中暗罵一聲,「媽的,這小白臉,不要臉,一頭白髮還這麼好看。長這麼好看幹嘛,要是這皮囊給我多好,老子去仙樂坊,估計那幫小浪蹄子得喜歡的死去活來,少要點賞錢不說,說不定還要貼錢……」

然後看著後面埋頭吃著東西的江天浩,眼中露出鄙夷之色,一臉的嫌棄:「哪裡跑出來的野孩子,吃個黃牛肉而已,不知道的人還以為吃的什麼山珍海味呢。」

就這樣的人也敢來我的地盤生事……心中不由感嘆,「最近太緊張了,對付兩個毛頭小子太過興師動眾了。晚上派人去仙樂坊,叫各個水靈的姑娘回來唱個曲,嘿嘿嘿……」

男子隨後隨意看了一眼林天霄身後的白玫,雙眼瞬間瞪直凸起,驚為天人,再也挪不開眼,喉結涌動,口水直流,心中已經打定主意,「仙子……這樣的秒人竟然跟了一個小白臉,不行,一定要留下她,她是我的,我的!」

其他幾個人也是一樣的表情,但是他們知道,他們只有飽飽眼福的份。

林天霄自是把領頭男子的眼神看在眼裡,不想和他廢話,「你是淬火盟的人?」

男子根本沒有再看林天霄,此時他眼裡只有白玫。但是林天霄的話,他自是聽到了,心中越發肯定,林天霄是個空有一副好看皮囊的小白臉,心中悱惻:「原來這個長得讓人嫉妒的小子,腦子不大好,怪不得年紀輕輕,一頭白髮,咋不長一頭綠髮呢?」

他心中瞬間平衡了一點,微微抬頭,眼望於天,端起姿態,很傲嬌的並未作答。

傲嬌的領頭男子沒有搭理林天霄,而邊上一個很是了解自己老大秉性的合格小弟不捨得從白玫身上挪開目光,看著林天霄主動開口了,語氣不善,「聽常遠說你們無緣無故打了我們淬火盟的弟子,還揚言要滅了我們淬火盟?」

常遠顯然是指那個魁梧大漢。手上沒幾兩功夫,無中生有,搬弄是非的功夫倒是不少。

此時另外一邊一個人也是附和道,語氣冷然:「小子,我們淬火盟不是你一個毛頭小子能惹的,識相的話,給九當家的磕頭認個錯,做出適應的賠償,我們九當家的宰相肚裡能撐船,不同你一般計較,此時就過去了。」

林天霄饒有興緻地看了看為首的男子,「賠償?打算要什麼賠償?」

幾人以為林天霄服軟了,一臉的壞笑,眼神更是肆無忌憚起來,一個勁地在白玫身上瞟,好在白玫見慣了這樣的眼神,都已經有抗體了,自動忽略。

一個人在邊上說道,「嘿嘿嘿……賠償嘛……我們當家的剛好缺一位夫人,只要你把這小娘子送給我們當家的,不但不會為難你,還保證你吃香的喝辣的,前程似錦,日子逍遙快活。」

為首的男子很是滿意地點了點頭,就差上去來個大大的擁抱,來一句:兄弟,可以啊,你腦袋瓜子咋這麼靈呢?還是你懂哥啊!

心中暗自讚歎,「吳軍這你小子不錯,畢竟是讀過幾年書的人,會說話,回頭好好賞你。」

林天霄滿臉的失望,還以為能玩出什麼新花樣呢?搞了半天就這?

難登大雅,失望至極!

冷淡說道,「果然是幾個沒見過世面的東西!」

眾人一愣,臉色瞬間被冷,尤其是為首的男子,臉色陰沉,「小子,看來你要自誤……」

說著就是身上氣勢升騰,凶神惡煞,欲要出手。

林天霄壓根沒有理會他們,淡淡說了一句,「天浩,清場!」

江天浩之前一直站在林天霄的身後專心吃著打包過來黃牛肉,根本沒有多看其餘人一眼,此時聽的林天霄發話,身影閃動。

唰唰唰唰唰唰……

六道身影排成一排,倒插在了大門口。

裡面的常遠偷偷伸出腦袋,本來打算看個熱鬧,邀個功啥的,看到眼前情形,猶如五雷轟頂,直接傻了,「我……的……媽……啊……」

為首的男子修為最高,率先爬起來了,尤為憤怒:「你個龜孫……」

不過下一息又是「砰」的一聲,身子倒立,豎的筆直。

「草泥馬的……」

結果顯而易見。

如此反覆了五六趟,終於老實了。

這裡屬於小鬧市,人流還算可以,自然圍觀的比較多,紛紛傻了眼。

「什麼情況,難道不知道這是淬火盟九當家的府邸嗎?」

「公然出手,莫非了吃了熊心豹子膽了?」

……

這還是他們第一次見到這麼整人的。關鍵還是在淬火盟九當家的府邸門口。

雖說邊魔城魚龍混雜,勢力錯綜複雜,但是這樣對一個二流勢力公然出手的事情還是很少發生的,畢竟人家後面有靠山啊。

一般下場都很慘!

「這三人究竟是何身份?」

「看三人男俊女俏的,應該出自哪個大家族。」

「大家族?優秀的弟子不都應該去落霄書院參加百族大戰了嗎?怎麼會到邊魔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