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頭獅子,你不惹惱他,永遠不會知道他的實力。」

「所以你故意在墓地,宣布和若熙復婚的事。」

「我是不想再讓若熙左右為難,遲早要被外人皆知的事,不如早些捅破,也少了些顧慮。喪筵結束,我就會帶若熙回陸家,也名正言順。」

祁少瑾笑笑,不再說話。

顧若陽一直低著頭掉眼淚,李夢涵和沈美冰安慰許久,他還是不能釋懷。

顧若熙看著哥哥,輕嘆口氣,「讓他哭吧,哭出來是好的。」

不像他們,想哭,卻要忍著,反而不痛快。

「若陽哥哥很看重親情,這樣太殘忍了,才剛剛相認自己的親生父親,卻是在臨終之前。」沈美冰抱著顧若陽的胳膊,也跟著眼眶通紅。

李夢涵倒是淡靜很多,見顧若陽還是不能止住眼淚,也就什麼都不說了,看了一眼顧若熙,似乎要說什麼,卻沒有說。

顧若熙也想對李夢涵說點什麼,卻也不知道從何開口。

原本是情敵,誰會想到,她們竟然是同父異母的姐妹。

怪不得,所有人都覺得她們長得很像。

喬沐風和夏紫木走了過來。

喬沐風總想安慰顧若熙兩句,最後只能說一句,「節哀順變。」

「嗯,我知道。」顧若熙點點頭。

看向夏紫木,她已經長發飄飄了,更像個嫵媚的女人。

夏紫木欣慰地抓住顧若熙的手,「終於想起來我們了,真的太好了。」

喬沐風擔心夏紫木想太多,便刻意避嫌,去了一旁。

夏紫木拉著顧若熙,看了一眼不遠處,總是好像和席初雲之間暗潮洶湧的陸羿辰,低聲問顧若熙。

「大家私底下正說,陸家和席家有深仇大恨,是不是真的?顧顧,有些事,一定要考慮清楚,不要到最後,才發現,只是一個騙局。」

顧若熙心頭一顫。

「木木……」

「我就是總覺得,這樣的氛圍很怪異,總覺得會有什麼大事發生似的!你不要沉浸在悲傷中疏忽了。」

「他們都說,雲少不會忍受這樣的羞辱,只怕會報復。只是今天在場的人太多,又是席老的葬禮,雲少才忍辱不發。」 酒會已經散了。南臣皓卻一人呆著樓上的酒店裡。

她沒回家。

已經問過王姨了,簡單沒有回去過。

南臣皓知道自己下手重了點,他也明白自己用了多大的力氣。對於一個赫赫有名的軍人來說,做出這種事確實是過錯,而且是大錯。

他看著屏幕不停閃爍著的手機,心頭煩躁,直接關機了起來。

他在幾天前就已經知道柳雲枝回來的消息了。不僅如此,甚至柳雲枝已經先前和他解釋好了一切。包括她消失的一年。

下午拉簡單手的人,是東琛楓,四大家族之一的東琛楓。也是……雲枝的未婚夫。

但是從各個方面看來,他們的關係僅僅處於商業聯姻。而且現在不過是訂了婚。最後的結果是如何,他們誰都不知道。

但是,只要他南臣皓在,柳雲枝就別想嫁給任何人。

他愛的是誰,他的曾經是誰,他記憶中的人是誰。他都知道。所以……不要在想簡單了!就算簡單已經和他有了法律上的夫妻關係,但在他心裡來說,雲枝才是他唯一的妻子。

但是儘管這樣已經給自己下了命令,南臣皓的腦海里還是忍不住會去想。

簡單到底去哪裡了……

***

簡單坐在西蒙的車上,她旁邊的車窗微微開了個小縫,好讓空氣內外的交換。不那麼悶。

西蒙開著車,目的地不知道是去哪,就這樣漫無目的的在城市裡兜著圈。


「你說能給我溫暖地方,就是在這車裡?」

簡單聲音小而平淡,配合著車內的鋼琴樂,別有一番風味。

西蒙嘴角勾了勾,不說話,卻一時間加快了速度,風猛烈的從那條小縫灌進來,猝不及防的讓簡單打了個寒顫。

「我是怕你不敢去。」西蒙說得神秘莫測,車的速度和之前完全不是一個檔次。

大約二十分鐘后,車子在一個極大的別墅前停了下來。

簡單轉頭看了看車窗外,最終只能用兩個字來形容它。

豪華。甚至比起南臣皓的別墅來說,更為豪華。

西蒙已經下了車,紳士的將簡單的車門打開,邀請她下車。

雖然心中已經略知一二,但她還是問了出來,「這是哪?」

「我家。」

西蒙將車門甩上,帶著簡單就往裡面走。一進大廳,才發現裡面的裝潢比起外面來說,又是高了一個檔次。

「深夜把陌生女子帶來你家?」簡單笑起來,「我的處境好像不是那麼安全了。」

西蒙也跟著她笑,回過頭來,俊逸的面孔在頭頂上的吊燈那白耀光芒的照耀下,顯得有些不真實起來。

「我沒想到單單這麼快就羊入虎口了。」西蒙挑眉,調侃著,「這下你跑不出去了。」

簡單不語,眼神細微的觀察著周圍的景色。她這時才想起,組織里現在最為重要的任務,是和眼前的這個人有關的!

但其實看著這樣不羈的西蒙,卻還是能感受到他的貼心。


簡單站在房間裡頭,掃視著周圍,心如止水。

他說的溫暖或許微不足道,可是她卻感覺到了。

【今日會兩更。】 真的是一夜無夢。

說實在的,她真的沒有那麼好睡過了。簡單醒來的便是白的徹底的天花板,然後周圍的景物才慢慢入了她的眼。

這一覺睡的很沉。甚至是沒有一點點的警惕性。就連簡單自己都在懷疑,西蒙是不是給自己下了什麼葯,才能睡的如此之爽。

一夜無夢。沒有回憶,沒有困擾,沒有痛苦。對簡單來說,這真的是極好的!

她怔怔的看著手機屏幕,倒是想起來下午要去公司了。這一個「逃避式」的假期也應該結束了。

突然,已經黑了屏的手機又亮了起來,簡單看了看,接起了電話。

「喂?」

「daisy,他回來了。」

「嗯。我知道。」

「……你知道?」

「昨天我見過他了。」

簡單想著,視線有些散渙開來,毫無焦點。

「那你們……」

我們? 這個凡人有點強 ,心中卻苦澀了下,「他有未婚妻了。」

「什麼?!他……」有未婚妻了?

微安話還沒說完,就聽見簡單這頭好像是什麼東西被人撞了開,隨後一個男聲響了起來。

「小單單大早上的和誰調//情呢?」

這音量也就一般,卻也是清楚的傳到了許微安那裡。許微安自然拾取,雖然還不知道什麼時候她和她老公相處得這麼愉快了,但還是偷偷笑了笑就掛了電話。

可是……不對啊!

許微安手機剛放到桌上,就想起那個有些熟悉的聲音來。這聲音,好像和她從電視上聽到的南臣皓的聲音不一樣吧。而且不是不一樣,根本是……

明顯的兩個人的聲音啊!

微安微汗,這小丫頭又搞啥婚外情了?!一個墨雲辰還不夠嗎?

簡單看著不請自來的男人,聽著手機里迅速發出的嘀嘀嘀的聲響。嘴角抽了抽,無言。

「昨晚這一覺睡的可好?」西蒙嬉皮笑臉的,自問自答起來,「肯定睡的很好,被包裹在我的溫柔鄉下,要是還睡不好,我就要去找周公索命了!」

簡單看著自己蹦達著坐到床上來的男人,也不好說什麼。這畢竟是人家的房子人家的房間人家的床!

不過他說得確實是對,這一晚睡的真的好。

「你是用了什麼香料嗎?」簡單移了移身子,給他讓出點位置來。

「還需要什麼香料。」西蒙看起來像是心情很好,整個身子就湊到她身上去,神情曖//昧。

「thisisthetasteofwarn。」(這是溫暖的味道。)

他彷彿整件事都抓著這個詞語,就好比已經看穿了她一個人所有的寂寞一樣。

這種感覺真好。

簡單看著頭頂上的邪魅,還是輕輕移開了位置。太曖//昧的動作她不習慣,不習慣。

呆了好一會,西蒙才站起身自來,整理了下自己的休閑襯衫,柔聲對她說,「走吧,我們下去吃早餐。」

簡單應允,看著他細心的給自己帶上門,心中甚是不解。

這樣一個人,竟然會是個殺手黨的boss……?!

這個世界太不可思議了!

[黑貓:有兩個人退了收藏,嗯……還是多少有點感觸的吧。我也不在強調文章主線了。不想讓你們失望。但或許現在看著無味已經有些失望了。好啦,二更送上。明天也兩更。] 第1119章1119:我是同情你

顧若熙聽了夏紫木的提醒,雖然心裡打鼓,但看著不遠處的陸羿辰,目光越來越堅定。

「不管發生什麼,我都堅持我的選擇!絕不退縮。」

夏紫木笑起來,更緊抓緊顧若熙的手。

「加油顧顧,相信你,一定會幸福。你看我和沐風,我們現在也終於可以很好的在一起了。」

夏紫木接了一個電話,「顧顧,公司里有急事,我要先回去了!我們再聯繫,一定要想開些,不要太難過。」

顧若熙點點頭。

看著夏紫木挽著喬沐風的手臂,漸漸走遠。

他們在一起的畫面,真的很般配和諧。只是夏紫木的腿腳,還有一點瘸拐,若不想被看出來,就要走的很慢很慢。

顧宇軒看著夏紫木的身影,不言不語。

他現在已經不在夏沐公司上班了,專心顧家生意,也是不想再看到夏紫木和喬沐風的畫面。

董佳琪則看著顧宇軒出神,最後緩緩低下頭。

「若熙姐姐……」

董佳琪走過來,打招呼。

「一直人都很多,還沒機會和你說一句安慰的話。」董佳琪歉意地道。

接著,她又道。

「看見我哥哥了嗎?方才還在這邊,一轉身,人就不見了。」

「沒有看見,許是去了洗手間。我讓人幫你尋一尋。」

顧若熙正要喊傭人過來,就發現董佳琪的目光,始終看著顧宇軒,透著一種希冀的期盼。

顧若熙瞬間秒懂,「我讓宇軒幫你去找找。」

「好啊好啊,謝謝你若熙姐姐。」

「不客氣。」

董佳琪確實是個好女孩,漂亮又善良。

「宇軒,你幫忙佳琪去找一找董少吧。」

顧若熙都開口了,顧宇軒沒有推辭的道理,便點頭答應了。

許文慧趕緊推搡慢吞吞的顧宇軒一把,「還不快去。」

看著顧宇軒帶著董佳琪去了花園深處,許文慧笑得合不攏嘴。

「人漂亮,家世又好,和我們宇軒正好般配。」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