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錯,這就是你說要送我的東西?」在四樓樓梯口的時候,雪蘿玥說過的要謝謝他。

雪蘿玥抿了抿唇,「老爺爺覺得怎麼樣?」。

大長老勾了勾唇角,臉色也變得不那麼戒備了,「很好,回頭我走的時候送我一點,這是報酬」。

隨後,將一個丹藥瓶遞給雪蘿玥。

雪蘿玥有些詫異,明知道對方是煉藥師,送禮的時候一般不會送丹藥而是靈草,難道這丹藥有什麼特別的。 這邊好奇,雪蘿玥勾起唇角,道了聲謝謝,輕輕將瓶蓋揭開。

頓時,一到淺淺的光芒一閃而過,一道濃郁的葯香頓時自瓶子里散發出來,瞬間,房間里的清香便被替代了一樣。

但是,這葯香僅僅只是那麼一瞬,便消散不見,只有雪蘿玥離得近能感受到那葯香,別人是感覺不到的。

對了,除了大長老,他是煉藥師,修為那麼高,不在這範圍內。

最重要的是,雪蘿玥自這上面感覺到了一種熟悉的感覺。

對了,是藥王留下來的那些丹藥,裡面就有比這個等級高的,還有和這個是一模一樣的丹藥。

大長老拿出這丹藥的目的是什麼。

雪蘿玥不明白,但是隱隱的已經對他戒備起來。

大長老雖然說是抿著茶水,但是卻沒有錯過雪蘿玥看到這丹藥眼中閃過的詫異。

是的,是詫異,一般人見到這麼高品質的丹藥,而且是自己的內心一定是開口的。

但是雪蘿玥沒有,不排除她見過比這更高品質的丹藥,只不過那表情是不一樣的。

「感覺到你身上的丹藥的氣息有點和這個相似,所以便送給你了」大長老淡淡的看著雪蘿玥。

雪蘿玥漂亮的眸光閃了閃,斂住眸子里的那絲暗光,「那麼,便謝謝老爺爺了」。

大長老見雪蘿玥一點也沒有解釋的樣子,微微有些皺眉。

「這丹藥是我一個朋友送的,他煉製的丹藥特別,所以我能認得出來,你身上散發的葯香有點點像他的,所以……」。

「所以,你才會問我身上是不是有什麼東西是吧?」雪蘿玥勾了勾唇角,淡淡的一笑。

大長老點點頭,「是的」。

「那麼你看吧」雪蘿玥思考了幾秒,將自己平時煉製的補靈丹遞給大長老。

大長老一頓,有些詫異的看著雪蘿玥。

「我知道你想看,看吧,別不好意,要是不看,我拿回來了」雪蘿玥勾唇一笑,順勢就要收回手。

大長老急忙接過來,臉上微微有些不自然,心裡微微埋怨,這小丫頭,也不知道尊老一下,說得這麼直白,雖然他的確就是想要看這丹藥。

揭開丹藥瓶蓋,大長老將其倒在手上,先是驚訝於雪蘿玥煉製丹藥的純粹。

因為這些丹藥都是出自同一爐,這是多高的成丹率才能辦到的,而且這藥效已經發揮到了極致,裡面的雜質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后是驚訝於這丹藥上流轉的感覺,以及煉製的手法,真的太像那個人了。

雪蘿玥觀察著大長老的眼神,頓時心思流轉個不停,難道他能從中這丹藥上看出什麼?。

這些丹藥是她在看了藥王留給她的書之後,學習煉製的,比她之前胡亂煉製的要好很多。

「你和葉,你和我朋友是什麼關係?」大長老忽然緊張的看著雪蘿玥。

雪蘿玥微微眯了眯眼睛,「我都不認識你,怎麼可能認識你朋友,老爺爺說笑了」,難道,真的通過這丹藥看出來她和藥王有某種聯繫?。

這一刻,雪蘿玥有些後悔,自己不應該早早的拿出自己煉製的丹藥給大長老。 萬一這人是前任藥王的敵人,讓他們有所警惕了怎麼辦。

雪蘿玥眼神忽然冷了下來,對大長老的殺意漸起。

若真的是那樣的話,她要想個辦法穩住他,然後找機會問出點消息,之後就是除掉他了。

「不對,這世上只有我能認出他煉的葯,別人不行」大長老毋定的點頭,當初的時候,他就覺得對方煉製的丹藥會有特別的感覺。

就是來源於煉製的手法和煉丹爐的不同,也只有他,能煉製出這樣的葯。

這事,也只有他知道。

雪蘿玥眼神閃了閃,若無其事的勾起唇角,緩緩說道,「那你現在又說我的葯氣息和你朋友的相似,你怎麼解釋,難不成我是你那個朋友假裝的?」。

在大長老說這些話的時候,一旁的夏紫涵和君卿若,以及黑衣,已經皺了皺眉頭,隨時注意著大長老。

大長老抿了抿唇,忽然看著雪蘿玥,「姑娘可是姓雪?」。

雪蘿玥瞳孔轉了轉,「你問這個做什麼?」,心裡有些疑惑,她可從來沒有說過自己姓雪,而且故意透漏出去的消息並沒有說她的真實姓名。

「你叫雪蘿玥對不對?」大長老定定的看著雪蘿玥,眼神堅定無比。

雪蘿玥垂下的眼眸變得陰沉,緩緩抬起眼皮,「老爺爺,你查我?」。

雪蘿玥的這番態度,無疑是在默認。

大長老忽然拿出一塊令牌,雪蘿玥不解的看著他,沒有說話。

忽然,那令牌散發出絲絲能量,雪蘿玥眼神一沉,因為它感受到戒指里藥王給她的令牌在抖動,彷彿是在呼應一樣。

但是,僅僅只是一瞬間,大長老手上的令牌便沒了反應。

但,這就夠了。

「葯農見過小主子」大長老忽然對著雪蘿玥的方向跪了下來。

大長老這麼一做,頓時愣了一屋子的人,包括雪蘿玥。

雪蘿玥眸光閃了閃,「老爺爺,你這是做什麼,什麼小主子,你起來說話」。

什麼情況?一個幾百歲的老人跪著,怎麼看都覺得很不協調。

藥王谷的人精通藥理,再加上修鍊,提高自身的修為,想要活的長久不是問題。

大長老恭謹的看著雪蘿玥,「沒錯,你就是小主子,我朋友,哦不,是我師傅,也不是,就是他告訴我的,你就是小主子」。

雪蘿玥一頭黑線,剛剛那副高人模樣,穩重的大長老去哪了,怎麼一下子變成這樣。

「你不是說你朋友失蹤了么,怎麼告訴你,又怎麼知道我的名字?」雪蘿玥見大長老沒有想要起來的樣子,也懶得喊他了。

大長老臉色忽然變得哀戚,「師傅老人家早就死了」。

「等等,死了的人怎麼可能告訴你我師傅的名字」夏紫涵鄙視的看著大長老,一副你接著忽悠,反正我們不會相信你的。

大長老皺了皺眉頭,「師傅他的靈魂回來過,跟我說的,他收了個弟子,叫雪蘿玥,讓我找到他,一開始我還以為是男的」大長老不好意思的低著頭。

夏紫涵和君卿若對視一眼,兩人忽然都想到了什麼,頓時不說話,看著雪蘿玥。 雪蘿玥一頭黑線,她的名字像男的,虧大長老能想得出來。

不過,也不能否定葯農說的是假的。

「那麼,你告訴我,你師傅是多久跟你說的?」雪蘿玥看著葯農,眼神盯著他的眼睛。

葯農微微想了想,「大概一年多前,快兩年了吧」。

雪蘿玥的眼神頓時沉了下來,快兩年前,那就是那次在不歸森林遇到的葉青天那一次么。

不過,葉青天的靈魂不是那個時候便消散了么,怎麼會出現在葯農那裡,還跟他說她的事情。

難道他消散的原因是要去找葯農說這件事?只可惜現在葉青天已經死了,誰也無法查證。

「怎麼?有什麼奇怪的么?」葯農疑惑的看著雪蘿玥,為什麼是這副表情,難道不相信他?。

也是,正常人士不會相信靈魂的存在的,就連一些修為低一些的修鍊著直到死去都沒有見到過靈魂體。

雪蘿玥抿了抿唇,若有所思的看著葯農。

雖然他說的像是真的,但是她應該信他么。

再說了,葉青天不是說了,只收過她一個弟子么,葯農怎麼會叫葉青天師傅,不對,他說謊!。

「我師傅只收過我一個弟子,所以,我不是你要找的你,或許只是名字一樣,有可能你要找的真的是個男的」雪蘿玥看著葯農,淡淡的說道。

這下,葯農知道雪蘿玥誤會了。

「不不,我不是師傅的弟子,我只是記名的弟子,就是他的葯童吧」葯農糾結的撓了撓腦袋,著急的解釋道。

雪蘿玥的眸光閃了閃,「記名弟子?你師傅叫什麼名字,我怎麼相信你說的話?」。

記名弟子在師傅允許的條件下的確可以喊他師傅,這個就不計較了。

葯農頓了頓,「直呼師傅名諱實屬不敬,但是我可以說師傅姓葉,這下,你該相信我了吧?」。

說完,葯農期待的看著雪蘿玥,一副你怎麼還不信我的樣子。

雪蘿玥皺著眉頭,第一次見面就問出了這麼多話,她要相信么。

好吧,葯農是因為手中令牌的反應而肯定了雪蘿玥的身份,否則,他是什麼都不會說的,只不過雪蘿玥不明白而已。

就在這時,外面的門輕輕敲了三下。

葯農臉上的笑容收起,自行站起身來,對著雪蘿玥說道,「小主子,我先走了,注意,先不要暴露你的身份,我怕你會有危險,記住,不能暴露身份」。

那副嚴肅的表情看著雪蘿玥。

雪蘿玥抿了抿唇,「我不傻」。

葯農滿是褶皺的臉上頓時露出笑容,「那我先走了,有機會再說,現在我不方便認你」。

意思就是說,今天見面的事情保密,沒有到最後,誰也不能與對方相認,要裝作不認識。

之後,葯農輕手輕腳的走出房門,君卿若貼心的將門合上。

隨後,來到雪蘿玥的身旁。

「小姐,你怎麼看」這人是藥王谷的人,難道就憑剛剛的話就相信他么。

雪蘿玥挑了挑眉,「看看再說」。

值不值得信,該不該信,等以後觀察便知道了。 而且,這一次藥王谷的眾人出谷,各個勢力來的人恐怕不止這些。

距離交易會開始還有一段時間,她可以趁著這個機會多了解一些。

當然,還有她自己的事情,這種時候想要知道某些消息,也更加容易。

雪蘿玥擰了擰眉頭,早知道讓暗月的人多來一點,也好探查消息。

不過,幸好有黑衣他們在,打探消息應該很容易。

「折騰了一晚,大家回去休息吧」雪蘿玥笑笑,看著眾人。

隨後四人各自向自己定好的屋子走去。

雪蘿玥他們走出房門的時候,差點撞上一個人。

「走路沒有長眼睛啊?知道我是誰么?」這人是一個有著中年男子面相的人,但是年紀嘛,應該和相貌不一樣。

這人前一刻是一臉惡相,下一秒看到夏紫涵和君卿若兩人的容貌時,微微有些驚艷。

這人就是那個之前在六樓上,在深得藥王信任的人旁邊坐著的那個。

頓時放低了語氣,「不好意思,叨饒了兩位姑娘,還請不要介意,不知可否有幸邀請兩位姑娘一次吃個飯?」。

那一臉的色相和虛浮的步伐,就知道剛剛這人去哪裡回來,身上還帶著一絲雜亂的水粉味,著實令人討厭。

夏紫涵是個最忍不住這種事的人,下一秒直接大罵,「滾,我管你是誰,要吃自己吃去,吃死了更好,省得污染空氣」。

說完忍不住揮了揮手,想要散掉自己面前難聞的味道。

這下,這男子直接怒了。

「本公子可是藥王谷的人,你敢惹我,信不信我讓你走不進這個門!」這中年男子惡狠狠的說道。

夏紫涵不屑的勾起唇角,「我不信,你能耐我何?」。

這中年男子剛想要出手,但是雪蘿玥忽然冷冷的開口,「住進星宇樓的時候,你應該接到通知不可以尋釁滋事,否則後果你知道的」。

這人眼神眯了眯,看著雪蘿玥,「你是誰,這星宇樓難不成你說了算?」。

「算與不算我想不老公子你操心,這麼晚了,公子你在這裡做什麼?」白小的聲音遠遠的響起。

眾人一看,他正帶著一名小弟往雪蘿玥這邊而來。

中年男子皺了皺眉頭,沒有說話,警告似的瞪了夏紫涵一眼,讓她不要亂說話。

「是白老闆啊,葯某剛剛從外面喝兩杯回來,路過這裡,跟他們大聲招呼而已,畢竟都是住在同一樓」。

能夠住進這星宇樓的,一定是有頭有臉的人,中年男子相信,夏紫涵一定從他剛剛的話中聽出了他的身份。

「喝兩杯,怎麼,公子是嫌外面星宇樓的酒水不好?」白小淡淡的看著中年男子說道。

中年男子頓時皺著眉頭,「白老闆怎麼,你這話里藏針,葯某聽著怪不舒服的」。

白小瞥了一眼夏紫涵的方向,「公子,白某沒有針對你的意思,只是希望你自己注意點,不要在星宇樓里鬧事,否則你主子出面,我也不一定買帳」。

中年男子剛想要反駁。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