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我們是合伙人,簽訂合伙人協議,公司只是一個平台,主要以服務項目主,我們以項目為基礎,細分工作內容,以紅利的方式,作為酬金,當然你想要基本工資,這個也可以商量。」

吳皓的想法是,雙方確定好項目的發展方向,然後將問題具體化,分列成很多子項目任務,按照任務權重以及任務的量,來確定利潤分成比例。

在未來,底層的工業基礎會趨向公有化,進而將社會推向更高級的形態,小而美的團隊才能適應靈活多變的需求,合伙人制度將會成為創造財富的主流。

「好,我接受你的提議,加入皓天科技,參加項目,希望合作愉快!」

「那我們約個時間,到公司去具體聊一下,你看怎麼樣?」

「我還需要幾天時間處理一下私人問題,月底吧。」

「好,我等着你!」

雙方起身握手,達成合作意向,然後相互留了聯繫方式。

「顧凡兄,恕我冒昧問一句,你是不是喜歡萌萌醬?」

通過建立合作關係作為鋪墊,雙方已經有了進一步的了解,此時再提出這個問題,顧凡就不會那麼容易反感。

「她很特別!」

顧凡的雙頰上,竟然掛上了紅暈。

「顧凡兄,我要提醒你一句,萌萌醬是個單細胞生物,做事不考慮後果,只要瘋起來,是個能把房頂給掀翻的主!」

「她為人單純可愛;在金錢面前能保持自我;做事大刀闊斧,敢作敢為;性格豪爽,不拘小節……」

顧凡自顧自的列舉了一堆劉萌萌優點,詳盡的描述了劉萌萌在他眼中,是一種什麼樣的完美存在。

越說到後面,他的臉就越紅,眼睛也越來越明亮,簡直快要趕上奧特曼了!

「嘶嘶嘶…」吳皓在心裏倒吸一口冷氣,沙雕和腦殘看來是一對絕配啊!

勸不動顧凡,那就只能把他的注意力,從劉萌萌身邊移走。

只要他到公司來上班,就會有很多硬件需要他開發,自然沒有時間再去糾纏劉萌萌。

新時代的序幕終於要被拉起,這兩匹黑馬,即將在科技界,掀起一場驚濤駭浪…… 到了酒店,尤葉想去看看維克多,林昊楓同意了。

沈茜維的房間因為打鬥過,已經被警方封鎖,他們換到了新的房間,林昊楓敲門,沈茜維開門,打量尤葉:「林太太沒事吧?」

當時在現場,大家只知道林太太肚子痛得厲害,尤葉懷孕這件事,並沒有公佈。

所以沈茜維假裝不知道,尤葉也就假裝以為她不知道,搖了搖頭:「謝謝關心,沒事了。」

「不好意思,因為我的事讓你受驚嚇了,威廉已經跟警方交待了,他是想回來逼我複合,恰好你也在,所以連累了你。」沈茜維道歉,十分冷靜。

這位幾個小時前被刀子抵住脖子的女人,鎮定自若,這一點倒是有公主的氣度,臨危不亂。

「我們是來看維克多的,孩子當時嚇壞了。」尤葉不跟沈茜維繞圈子,她只想趕緊見到維克多。

沈茜維指了指裏屋,悄聲說道:「見過心理輔導師以後,睡著了。」

「我們會輕一點,不會吵到他。」這一次,是林昊楓堅持要進去。

尤葉驚訝於林昊楓的變化,而有了林昊楓的助攻,孩子的爸爸要見見孩子,沈茜維確實沒有理由再將他們擋在外面。

走進幽暗的房間,小小的維克多躺在小床上,蜷縮著身體,蓋着一條薄薄的小毯子。

尤葉意識到林昊楓早就發現了沈茜維不願意跟維克多睡在一張床上,所以給沈茜維安排的新房間,是有一大一小兩張床的親子間,維克多總算有床睡了。

輕手輕腳的走到小床邊,尤葉慢慢地蹲下去,觀察著維克多的表情。

維克多有着一張白皙的小臉,不算是個漂亮絕頂的孩子,但也很可愛,因為太瘦小,有着東方小孩子特有的纖秀。

他的眼睛並不太大,睫毛卻很長,壁燈的照射下,在臉上投出一排細密的陰影,那陰影時不時的微微顫抖,好像籠罩在孩子的夢裏,讓維克多睡不安慰。

尤葉真想抱住這小小的,總是在夢中顫抖的小身體,讓維克多安心的窩在她的懷裏,暖暖地,踏實地睡上一覺。

這小小的心愿,在人家親媽面前,就是無法觸及的奢望。

用目光迅速在維克多的身上掃視一遍,又悄悄拉出他的手腕看了看,尤葉確定維克多的身上沒有新的傷痕。

只要沒挨打就好,至於給不給肉吃,會不會抱着安撫哄著,尤葉對沈茜維這個親媽早就不抱任何希望。

尤葉站起身,林昊楓知道她放心,可以離開了。

「茜維,你出來一下。」往外走時,林昊楓把沈茜維叫了出來。

走廊里,林昊楓問沈茜維,威廉不是因為偷東西要在監獄里待上一陣子嗎,怎麼會跑了出來,而且躲過酒店的監控,直接找到沈茜維的房間。

「我不知道他為什麼會出來,但他在酒店幹了十年,一定知道些我們不知道的後門。」沈茜維似乎不願意提到威廉,簡短得回答道。

「我們明天會提前回去,以後有機會,美國見。」林昊楓和沈茜維告別。

「這麼匆忙?」沈茜維十分意外。

林昊楓略一點頭,帶着尤葉離開,而尤葉萬分不舍地回頭看了看床上的維克多。

沈茜維愣神過後追出來:「昊楓,等等,我有話對你說。」

「很晚了,我太太要休息,回白城后,電話聯繫。」林昊楓沒打算留步。

尤葉卻停住了腳步,「昊楓,你們難得見面,下次相見還不知什麼時候,你就聽茜維把話講完吧。」

接着轉身,面對沈茜維:「不知這話我能不能聽?要不要我迴避一下?」

沈茜維有心讓尤葉迴避,可林昊楓是尤葉幫她留下的,尤葉這樣問出來,她怎麼好意思再把尤葉趕走。

只能把晦氣咽下,笑了笑:「不需要迴避,又不是怕人的事,昊楓,我還是想去白城。」

。 「想通過連續不斷的攻擊拖到我毒發身亡嗎?」晝揮揮手,撲面而來的尖刺在他身前一分為二:「閣下之前變化成角馬是想儘快撤出戰場吧?可惜了,沒有博卡的掩護,你變成什麼動物也跑不了。」

「那可未必!」坎巴朗聞言,立即用行動表明他死退不戰的決心:已經禿了毛的刺蝟撅起屁股,噴出黑黝黝的遮天濃霧。

晝抬手就是一記嵐掌,刮骨的掌風扇過,濃霧無影無蹤:「臭鼬和烏賊的結合啊,一吹就散的玩意兒。」

黑霧散去,地面上卻空無一人。

「變蚯蚓了?洞打的真快。」

地表之下,坎巴朗正在飛速打洞,向地底深處挖去。他此刻變成了一隻穿山甲,但卻有八條前肢,八隻爪子一齊開工,掘進能力堪比超負荷運轉的盾構機。

「呼…呼…真強啊,他真的好強啊。」坎巴朗深感晝那可怕的實力:「居然創造出了如此全面且數量繁多的技能,他對自己能力的運用和剖析絕對在我之上。」

「他不是普通的龍級能力者,是龍級巔峰啊!」

「這就是一隻腳即將邁入核級的能力者的實力,而且這還是在被我偷襲受了重傷的情況下。如果不是雷吉諾德的能力干擾了他,全盛狀態的他或許真的能孤身一人就殺滅我們三個。」

「對了!雷吉諾德按我們商定的計劃去殺另一個人,本來以為這事十拿九穩,沒想到這麼久都沒回來,只能做最壞的打算了……」

「我要拖住!還有最後一分鐘!一分鐘后,他就會死在我的毒藥下!」

坎巴朗一邊挖土一邊胡思亂想,絲毫沒有發現他的動作變得有一絲緩慢,彷彿有蛛網纏身。

「找到你了,」長久的大戰終於到了一槌定音的時刻,晝五指擬作龍爪,用力一攥:「氣手擒拿。」

「不好!」坎巴朗心中大駭,他突然動彈不得了,因為氣流把他裹成了一個繭。

一隻縮頭縮腦的巨黿被無形氣手從地底提溜了出來,坎巴朗心知已經逃不掉,索性拚命疊甲,準備硬挨晝的攻擊。

巨黿被捉到半空,晝控制氣流把坎巴朗帶到他身前五米的地方:

「閣下,可以認輸了吧?」

「你的毒藥確實非常厲害,但想必你已發現了,我的中毒情況比你想像中要輕的多,至少五分鐘內我是死不了的。」

「你錯估了我的實力,你的毒藥對我這個龍級巔峰來說,毒性還是差了點兒。」

「當然,拖着不治療的話,我一樣會死。但在我死之前,我有充裕的時間把閣下的龜殼打個稀爛,甚至可以再積蓄一次嵐刃—周斷將你斬成兩半。」

「閣下一死,我身上的毒也就解了,是不是?」

龜殼裏傳來坎巴朗瓮聲瓮氣的聲音:「……這你是怎麼知道的?」

「啊,很簡單嘛。」

「你之前勸降過我,我推斷你根本沒有真正勸降我的心思,所以說的都是假話,你本身並沒有解毒的能力。」

「這個世界上的確有極少一些超能力,在能力者死亡后依然可以起作用,但你的擬態肯定不在其列。」

「如果你是把原始版本的藍環章魚的河豚毒素用針管打進我體內,那麼我無可奈何;但很遺憾,現在在我體內的是你用能力製造出的進階版河豚毒素2.0。隨着你的死亡,我也自然而然就沒事了。」

「對了,別白費力氣了,這個氣繭你是掙脫不開的,哪怕你是可以將海量獸力疊加在自己身上的獸力神也不行。」

坎巴朗聞言,果真停止了掙扎:

「哼!如今我已經是必死的局面了,你為什麼和我廢話?」人為刀俎我為魚肉,如果晝沒中坎巴朗的毒,那坎巴朗還有投個降,服個軟的可能,改換門庭從護衛官搖身一變成為復興組織的馬前卒也不是不可以。但現在,沒有第二條路供他走。

「我問,你答,回答的好,讓你走的痛快些。」晝開出了他的價碼。

「我呸!」

晝眉頭皺了皺:「好吧,硬漢,你不願意合作也可以。我沒有折磨人的習慣,那些問題我也不是特別想問,你會死的像個戰士,體面的享受葬禮上的榮譽與鮮花。」

「等等!」坎巴朗主動解除了他的巨黿變化,以人類形態與晝交談:「我還有一個問題。」

「說。」

「在我們開打之前,雷吉諾德代表喬瑟夫招攬過你們,但是被你拒絕了,那時你的託詞還沒等說出口就被我的攻擊打斷了,我想知道你為什麼這麼願意為復興組織賣命?你的實力足以讓任何一位聯邦內閣成員給你拋出橄欖枝,許你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地位和權力。」

或許是晝聽了此話有所觸動,他的目光變得凝重了:

「坎巴朗先生,這是個好問題。」

「出發來吉隆坡之前,我看過你們幾位護衛官的資料,不止是戰力與能力,還有你們的家世過往。」

「閣下的家庭情況我很了解,一句話概括,是從小窮到大的,所以當你在青年時期覺醒了超能力時,你陷入了狂喜。」

「因為你知道,對於你的家庭來說,成為能力者,加入聯邦軍隊,是你唯一出人頭地和全家豐衣足食的機會。」

「這解釋了為什麼你有那麼堅毅的韌性,能在升入龍級之前,在不被看重的邊緣化里熬過小二十年。」

坎巴朗被晝的話勾起了曾經的種種回憶,不論悲喜,他的語氣比西伯利亞的寒風還冷:「你到底想說什麼?」

「別着急,坎巴朗先生,我們之中更不願意浪費時間的人應該是我才對。啊,我的眼睛開始花了,這毒性真猛。」

「哼!」

「回到主題。我不是在刻意嘲諷你的家世,我想表達的是:因為你的窮人思維,所以你哪怕在成為龍級能力者后,追求的也不過是物質、地位和享受。」

「這,俗了。」

「我追求的東西…不僅喬瑟夫給不了我,其他十一個內閣成員也一樣給不了我。」

坎巴朗氣極反笑:「說我俗?我沒記錯的話,復興組織是叛軍吧?就算你們最後推翻了聯邦的統治,主宰了這顆星球,你作為復興的打手得到的還不是和我現在擁有的一樣?雅在哪兒?」

「不,你錯了。」晝言之確確:「我們復興組織…所圖甚廣!」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