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事情能使你念頭通達,就去做什麼!」

厲獸重重地點了點頭。

神逆滿意一笑:「好了,現在,朕將你們送回洪荒!」

聞得神逆之言,群臣大驚,齊聲問道:「皇上,你不和我們回洪荒?」

二聖情不自禁地對視一眼,分明看見了彼此的驚慌!

在這天道布局素卿的關鍵時刻,神逆不在洪荒!

「朕要去獸界煉寶!」

神逆解釋了他暫時不回洪荒的原因,掃過群臣后,將目光留在混沌、陸吾、貓將軍等駐守獸界的凶獸身上。

「返回洪荒后,你們要好生修養。」

神逆要把獸界打造成進攻玄道界域的前哨站,可能混沌離開洪荒時,他所攜帶的是一支誇張的、足以掀起一場跨界大戰的皇庭大軍!

神逆揮動皇袍,使個皇袍乾坤之法,將皇庭群臣和四艘混沌戰艦全部收入其中,加速沖向洪荒!

把群臣帶回洪荒后,神逆囑咐素卿注意一些要事後,動身前往獸界!

不提神逆前往獸界煉寶,只說二聖前往在返回洪荒后,第一時間遁入蒼穹,進入紫霄宮!

然而在宮中,二聖看見了一個他們都不想看見的存在!

太極!

羅睺冷冷說道:「堂堂天道教教主,行這等趁虛而入,鳩佔鵲巢之事!」

「吾直言,紫霄宮二講,吾要講道!」

太極的無情道隨著時間推移,越發強大,空洞、機械、冰冷的語氣令人不寒而慄。

倘若僅僅如此,還則罷了,太極說出的話更是令二聖心中警鈴大作。

羅睺最先冷笑道:「二講是講准聖之道,你來湊什麼熱鬧!」

鴻鈞附和道:「不錯,傳教一事,理應由吾等天道代言人負責。」

太極直言不諱,沒有絲毫拖泥帶水,開門見山:「萬物無情,萬道無情!准聖亦可修無情道!爾等有斬三屍、斬三魔,吾亦有無情三境!」

無情三境!

二聖雙眼驟然一縮。

果然是人人都在突破,道魔決戰時,太極不過是聖境三重天,二聖證道成聖后,本以為已經超越了太極。

沒想到,太極居然創造出無情三境!可見其修為的高深!

感嘆一閃而逝,二聖絕對不會讓太極參與講道!

先不說分氣運一事,就說萬一太極宣講無情道,眾生皆修無情道后,會怎麼看他們道魔二聖?

鴻鈞這個老光棍倒是不怕。

但人家會說羅睺,啊,看看這個魔祖,居然還有道侶!

想魔祖一生堂堂正正,豈容螻蟻指指點點!

話又說回來,羅睺不在乎螻蟻之言,但他的魔子魔孫、魔徒魔教容不得非議!

這一點對鴻鈞也是一樣的。

二聖當場回絕!

「道友應該清楚,無情道與有情道相互對立!道友若來宣講無情道,主皇必定會派人前來講有情道!屆時,道友可要想好了,除非選擇與皇庭開戰,否則,宣講無情道沒有絲毫實際效果!」

相比羅睺的斷然拒絕,鴻鈞委婉的點出了太極宣講無情道的後果。

無用功!

有對立就有阻撓,有阻撓的同時你還打不過人家!就是無用功!

點明弊端后,鴻鈞認為太極會放棄他的講道計劃,然而太極看了鴻鈞一眼。

「爾等認為吾若沒有十足的把握,會出現在紫霄宮中?」

一陣沉默……

二聖承認太極不是那種浮誇之人,特別是在天道明確表示,紫霄宮就是天道代言人的道場的情況下,太極還敢出現在紫霄宮,已經能說明很多問題了。

可是二聖不知道太極的底氣來自哪裡。

為了試探,羅睺冷笑道:「把握?什麼時候,無情道也有算無遺策的能力了!」

太極也不惱,大大方方的說道:「告訴爾等也無妨,就在爾等前往洪荒觀看主皇煉製混沌靈寶之時……」

是的,天道知曉神逆煉製混沌靈寶!

這自然是鴻鈞羅睺向天道通風報信!

二聖可謂將心懷密謀的雙面間諜形象發揮的淋漓盡致。

天道指令布局盤古正宗和素卿,二聖只向神逆彙報盤古正宗,而省略了素卿。

神逆率群臣前往混沌煉寶,甚至還和玄念世界進行了一場跨界大戰!

二聖也只向天道彙報神逆煉寶,而省去了玄念世界。

世人公認二聖是道魔雙祖,可如此看來,二聖修的是無間道!

此時的二聖心無旁騖,專心致志的聽太極講訴!

因為太極講訴的是他們離開洪荒后發生的大事!

帝俊,突然心血來潮,有感靈寶出世!

這兩件靈寶乃是天道出世后,洪荒孕育的極品先天靈寶——日月精輪!

日精輪在太陽星!月精輪在太陰星!

位於太陽星的帝俊不費吹灰之力便找到了日精輪,一件靈寶自然無法滿足帝俊的胃口,跳他便直上太陰星!

在太陰星上,帝俊偶遇逆劫的後宮團!

女媧!羲和!常曦!西王母!

四大神女!

還有伏羲!他知道逆劫在混沌,不放心女媧,也跟了過來。

五人前往太陰星的原因和帝俊相同。

羲和感應到了日月精輪即將出世,作為太陰星主,羲和姐妹合該擁有月精輪。

如此一來,帝俊和羲和打了個照面!

羲和的精緻面容、婀娜體態、冷清氣質、令帝俊瞬間驚為天人!

與其說帝俊被美色所誘,不如說帝俊被羲和身上的太陰本源所誘。

孤陰則不長,獨陽則不生,故天地配以陰陽!

陰陽相配那是大道所定、天道所定!

自陰陽魔神開始,一直到陰陽老祖,陰陽大道都是一脈相連。

直到天道出世,才有了太陽太陰、純陽純陰、玄陽玄陰之說。

饒是如此,天道也會想方設想的令陰陽二道合一,因為這股力量太過強大!

其實帝俊不想招惹羲和,逆劫的表現帝俊親眼目睹,他可不想和逆劫、和皇庭為敵。起碼現在不想。

可惜這陰陽相合非帝俊所能掌控!

論本源,帝俊有太陽本源,羲和有太陰本源,陰陽相配,大道相合! 「啊?」張曉娥有些失望,「夏夏,你再跟他說說吧?要是手續辦不下來,鐵礦沒法開採,喬氏的鋼材不能及時供應哪?」

這本就是劉大富自己的事,怎麼扯到她頭上來了?好像成了她的事,喬安夏回道,「這種事你們自己應該想想辦法不是?」

「你說的是,我們也在想辦法,但手續卡的很緊,夏夏,你再和龍總說說,好不好?」

「我試試吧,但不知道能不能成。」

張曉娥覺得這種事對龍夜擎來說不過是舉手之勞,甚至就是幾個電話的事,估計是喬安夏故意為難她,「夏夏,鐵礦開採權拿不到,會影響接下來給喬氏的供貨,我也很怕耽誤你們的工期呢,夏夏,劉大富這混蛋之前對你有過一些無禮的舉動,這些我都知道,我已經狠狠地教訓過他,要是你還不解氣,改天我們再好好的……」

喬安夏打斷她的話,「你誤會了,我不是這意思,我說過,我會再跟龍夜擎提這事,明天我再回復你吧。」

「好好,夏夏,我等你的好消息。」

喬安夏一手撐著下巴,陷入兩難,張曉娥真的高估了她和龍夜擎的關係,她們是夫妻,卻也是這世界上最熟悉的陌生人。

好吧,為了公司,她只能豁出去了。

下午,喬安夏去了龍氏,這是她第三次來這兒,這回她學乖了點,先打了個電話給秦牧,免得又被前台攔住。

龍夜擎處理完電腦上最後一筆數據,抬眼看向她,「有事?」

喬安夏沒等他喊了,拉開他辦公室對面的椅子坐下,「還是劉大富那邊的事,希望你能幫幫忙。」

這事他知道,昨晚喬安夏提過,一早他就讓秦牧去查過了,那座鐵礦劉大富跟了很長時間了,也耗費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投入非常大,最近卡在了一些手續上,要解決並不難。

喬安夏小聲說,「喬氏你也有投資,總不能看着工程因為建材供應不上而停工吧?」

她是來談工作的。

龍夜擎從辦公桌前走了出來,走到落地窗前負手而立,俯瞰著這座繁華的大都市。

喬安夏心急如焚,他倒是清閑!跟了過去,「龍總,希望你能看在……」

龍夜擎轉身看着她,輕輕托起她下頜,這張臉很純凈,尤其是那雙清澈靈動的水眸,簡直是乾淨到一塵不染。

喬安夏心跳加速,他要做什麼?男人清冽好聞的氣息迎面撲來,從鼻腔灌入,讓她身體的每一個細胞都緊張起來。

「那樣的手術,你做過幾次?」語氣清淡,聽不出喜怒,卻帶着滲人的氣勢。

喬安夏一頭霧水,「什麼手術?」

男人鬆開手,背過身,一字一句,猶如敲打在她胸口,「吉華路、女子醫院。」

喬安夏怔了幾秒鐘才反應過來,他怎麼知道她去過女子醫院?難道說,龍夜擎找人跟蹤過她?

喬安夏有些瘮得慌,彷彿自己毫無私隱,整個人暴露在他眼前。 察覺到有人正小心的搬動地道內的砂石,馮雲笑了笑大喊道:「不用那麼小心,只有我一個人了。」

地道中頓時傳來唐士文高興的聲音:「馮雲?你沒事吧!」

「暫時死不了……咳咳咳。」剛說了兩句話就觸動了內腑的傷勢,馮雲不由自主地咳嗽起來,體內陣陣疼痛,喉嚨里一股血腥味傳來。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