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餐廳?」如果是高雅西餐,她要換套正式點的衣服。

「外灘附近的一家生態農莊,離國際會議中心不遠,後天的閉幕式也會在外灘遊艇上舉行,那個地方是坐落在江北區的一個港口,也是國內僅存的幾個具有百年歷史沉澱的外灘之一,厲小姐有興趣不妨去走一走,感受一下氛圍。」

「好啊。」厲阮拎包就打算走人了,管家這時問道,「需要我為您打理一下頭髮嗎?」

厲阮的頭髮不是長長的波浪披散開,就是隨便在腦後綁一顆丸子,沒特意上心打理過。

不過,這算是她跟沐懷璟的約會,是有必要倒騰一下。

「厲小姐的桃花眼生得尤其的美,臉型雖不是時下流行的小V臉,但包子臉也很可愛,跟您甜美的氣質更搭……」

管家嘴巴甜,手也很巧,不一會兒就挽了一對嬌俏可人的雙馬尾。

「您皮膚白,要不要試試金髮?」管家提議。


厲阮看了眼她展示的圖冊,蠢蠢欲動,「一次性噴霧傷頭髮嗎?沐懷璟可能不會讓用。」

「永久性染髮劑是最傷頭髮的,一次性的只要把頭皮保護好,幾乎沒有危害。」

她這麼說,厲阮才敢付諸行動。

她發質好,茂密又漂亮,染上色后登時就成了一尊精緻的金髮娃娃。

大大的眼睛,好像有寶藏誘惑著人去探索。

從鏡子里看到這做好的效果,管家卻猶豫了,漂亮得沒話說,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看起來……太小了!

站在沐總身邊,一個超乎年齡的成熟穩重,一個高中生似的……

想想那畫面,管家有些懊悔不及……

酒店派車,送厲阮到外灘,管家一路跟隨為厲阮介紹,快中午時候,厲阮被帶到農莊。

綠意蔥蘢的葡萄藤架下,有美人靠,有吊椅,還有貴妃榻,和倚身的枕頭……

布置得很有田園氣息,舒適愜意。

厲阮躺在貴妃榻上,抬手摘了一粒葡萄塞進嘴裡,牙齒咬破表皮,津液流出來,瞬間充盈了口腔,好甜……

驀地,下巴被人扳住,嘴唇和牙齒被撬開…… 冰鳳心裡也是一緊,緊緊的盯住了張蕭。

隨後,張蕭睜開了眼睛,眼中帶著欣喜,「老冰,我想,我是找到辦法了!」

老冰和冰鳳的心裡都是一震。

「真的嗎?到底是怎麼回事?」老冰激動的說道。

「是這樣的,剛才我用精神力接觸了一下這些東西,開始我也沒有在意,認為肯定是沒有用的,不過隨後我就要收回精神力的時候,突然感覺到,其中有一個動了,我仔細觀察了一番,發現的確是真的,它像是在抵抗我的精神力一樣。隨後我用大量的精神力去接觸它們,攻擊它們,沒有想到遭到了劇烈的反抗。」張蕭說道。


「也就是說,精神力對它們有效果?」老冰興奮的說道,「那太好了!」

「不過老冰你還不要太高興,我剛才試了一下,並沒有攻破它們,所以說我現在的精神力還要差一些,不足以去除它們。」張蕭說道。

「你的意思是說?」老冰皺了皺眉頭。

「恐怕我到達絕神之境,才能夠去除它們。」張蕭說道,隨後張蕭笑了笑,「你和冰鳳前輩真是有緣,都需要我到達絕神之境才能幫助你們。我看你們這緣分啊,註定是夫妻。」

聽到張蕭的打趣,冰鳳有些羞澀。

老冰卻是笑了笑,「有辦法就好啊!看來你小子要努力了,現在我和環兒可都是靠你了。」

「沒問題!」張蕭自信的說道,「不過我真的很疑惑,這東西到底是什麼?」

「想不透就不要想了,以後時間還長,也許有天就能知道它的身份了。行了,不說這個了,環兒,好好謝謝張蕭吧。」老冰說道。

「張蕭,多謝了。」冰鳳感激的說道。冰鳳的確是非常感激張蕭,這傷口可是讓她痛苦了千年了,張蕭找到了辦法去除它,冰鳳可是對張蕭感激不盡啊!

「冰鳳前輩,你這就客氣了。咱們都是一家人嘛!」張蕭說道。

「好,那我不客氣了。不過你也不要客氣了,不要總是冰鳳前輩的叫我。」冰鳳笑著說道。

「那我就叫你環姐姐吧。」張蕭想了想說道。

「嘿,你這小子還真不客氣,還姐姐,環兒做你祖宗都可以了。」老冰大笑著說道。

「那怎麼辦?我叫環祖宗?好聽嗎?」張蕭鬱悶的說道。

「行了,和你鬧著玩的。不過你就別叫環姐姐了,你之前有個稱呼挺好的,就那麼叫吧。」老冰說道。

張蕭一愣,隨後想了起來,笑著說道,「那好,以後我就叫嫂子了。」

環兒聽到張蕭這個稱呼,頓時羞澀萬分,不過她也是非常喜歡這個稱呼的。

老冰和冰鳳冰釋前嫌,又找到了解決冰鳳傷口的問題,所以張蕭他們都是很高興。隨後老冰和冰鳳甜言蜜語了一番,然後就和張蕭離開了冰窟,畢竟冰鳳現在還有傷在身,閉關修養還是需要的。

「怎麼樣了?」冰隱看到張蕭出來,然後問道。

「很好很好。」張蕭笑著說道。

冰隱鬆了口氣。

「好了,冰隱阿姨,咱們先回去吧,等明天我再來看嫂子,哦,是冰鳳前輩。」張蕭說道。

「好的,不過,你能不能告訴卡西蒂爾前輩,我有話跟他說。」

「邊走邊說吧。」

隨後張蕭他們就離開了。

「你找我什麼事?」老冰問道。

「卡西蒂爾前輩,是關於冰龍一族的事情。」冰隱說道。

「冰龍一族。」老冰有些失神,過了一會才說道,「冰龍一族現在如何了?」

「冰龍一族現在的情況並不是很好,卡西蒂爾前輩還記不記得獨眼雪怪一族?」

「獨眼雪怪?記得,是冰龍一族領地旁邊的一個種族,怎麼了?」老冰說道。

「獨眼雪怪一族現在正和冰龍一族戰鬥。」

「什麼!獨眼雪怪竟然敢和冰龍一族戰鬥,他們活膩了嗎?!」老冰憤怒的說道。

冰隱嘆了口氣,然後說道,「卡西蒂爾前輩,你有所不知。自聖戰之後,大陸也不知道怎麼了,強者很難再出現,冰龍一族也沒有再出現像前輩這麼強的人物。現在冰龍一族的族長只有聖階七級巔峰的實力,冰龍一族還有一位老前輩,也只有聖階八級的實力。而獨眼雪怪也是出現了一位聖階八級的強者,所以才敢挑釁冰龍一族,而且獨眼雪怪數量多,佔據了一定的優勢。」

「怎麼會這樣!」老冰不敢相信的說道。

「這個大陸到底是怎麼了?不光是冰龍一族,龍族,精靈一族等等,自聖戰之後也是沒有在出現聖階九級的強者。人類也只有我師傅一人是聖階九級,至於黑暗殿主,不知道他是什麼東西。不過現在明面上就有這兩個聖階九級的強者,真是奇怪,難道是聖戰的原因?」張蕭納悶的說道。

「自聖戰後,各種猜測也是紛紛湧出,不過沒有一個可以讓人信服的。所以說,造成現在情況的原因,至今也是沒有找到。」冰隱說道。

「唉,沒有想到我走後,冰龍一族就衰落下去了。」老冰嘆了口氣說道。

「這並不是您的錯。」冰隱說道。

「既然冰龍一族現在是這個狀況,那冰之神殿沒有去幫忙嗎?」老冰問道。

冰隱苦笑一聲,然後說道,「前輩有所不知,自從聖戰之後,前輩隕落的消息傳出,冰龍一族就十分的生氣,將怒火也是燒到了冰之神殿身上。之後冰龍一族和冰之神殿的關係就惡化了,千年間也是不斷的發生衝突。冰鳳前輩的身體那樣,也不能出來主持局面,最後冰之神殿和冰龍一族的關係有些敵對了。」

「這群崽子!」老冰生氣的說道。


「其實也不怪他們,我也能夠理解。前輩是冰龍一族的希望,可是因為冰鳳前輩成為了冰之神殿的大長老,聖戰也是聽從安排去和惡魔戰鬥,才導致隕落,所以他們很是恨冰之神殿。不過冰之神殿雖然和冰龍一族關係不好,但是冰鳳前輩的祖訓之中,是不讓我們和冰龍一族有大衝突的。而且冰龍一族有危難的時候,也一定要伸出援手。」

「那為什麼現在局面還是這樣的?」老冰不解的問道。

「因為冰龍一族根本不接受我們的好意,我們幾次幫忙都被趕回來了。他們說不需要我們的幫忙。我只好派人偷偷的幫助他們,可是他們知道后,大發雷霆,說要是我們再幫忙,就派兵攻打我們冰之神殿。所以我希望前輩可以出面,然後帶領冰之神殿的強者,去援助冰龍一族。」

張蕭一陣無語,冰龍一族這樣做,有點不識好人心了吧?不過不怪張蕭這麼想,他是不知道冰龍一族有多仇恨冰之神殿的。

「好吧,我親自去一趟。這樣吧,冰之神殿先不要去了,我和張蕭節昆,還有沈七爺去。等我解決了冰龍一族對冰之神殿的仇恨,你們再派兵援助冰龍一族吧。」老冰說道。

「一切謹聽前輩的吩咐。」

隨後張蕭就找到了節昆他們,然後帶著節昆和沈七爺離開了冰之神殿。此去還是很有危險的,張蕭就把艾娜兒留了下來,讓北宮水兒陪著她。

冰龍谷。

這裡是冰龍一族的領地。現在冰龍一族經過千年的發展,也是有不少的族人了。此刻大部分的冰龍都是聚集到了冰龍谷的邊緣。這是冰龍一族的軍隊,在和獨眼雪怪的大軍對峙。

獨眼雪怪,頭上只有一隻眼睛,長在中間,渾身白毛,如同披著一件雪衣一般,因此得名。獨眼雪怪體型巨大,力量也是十分之大,而他們的獨眼之中,還能使用出魔法,十分厲害。

在獨眼雪怪大軍的最前面,站著一隻體型更大的獨眼雪怪,而且他的樣子很特殊,他的獨眼竟然是白色的。這正是獨眼雪怪一族的聖階八級強者,獨冰。

「吉蒂力,怎麼著,你還不打算投降嗎?非要讓我把你們冰龍一族滅族才好?」獨冰大聲說道。

吉蒂力,冰龍一族的族長,此刻正站在冰龍軍隊的前面,在他旁邊,還有一隻年老的冰龍。

「獨冰,你廢話少說,要打便打,你以為冰龍一族會怕了你們嗎?」吉蒂力冷聲說道。

「真是不識抬舉啊!老布蒂,你怎麼看,難道你忍心看著冰龍一族覆滅?」獨冰又是說道,不過這次是對著吉蒂力身邊的老冰龍說的。

「獨冰,冰龍一族即便是滅亡了, 校花有點甜 。今天我就算是死了,也要拉你做個墊背的,我要讓你們知道,冰龍一族可不是好欺負的!」老冰龍淡淡的說道,隨後身上泛出了恐怖的氣勢。

這老冰龍就是冰龍一族的聖階八級強者。

「那好,既然你們決定滅亡了,那我就成全你們吧!兒郎們!準備進攻!」獨冰大聲說道。

「吼!」獨眼雪怪大軍同時大喝一聲,驚天動地。

「冰龍一族,絕不退縮!」吉蒂力也是大聲說道。

「冰龍一族,絕不退縮!」冰龍們也是大喝道。

大戰,一觸即發。

… 獨冰下達了攻擊的命令,獨眼雪怪大軍瘋狂的沖了過去.

「吉蒂力,一定要頂住!」老冰龍說道。

「老族長,我一定會拼盡全力頂住的,即便是我死掉!」吉蒂力認真的說道。

老冰龍點了點頭,然後一聲長嘯,隨後便沖了出去,目標自然是獨冰。

「老傢伙,來的好,今天我也要和你分個勝負!」獨冰冷笑一聲,然後迎了上去。

「嘭!」的一聲巨響,獨冰和老冰龍撞擊到了一起。

兩個聖階八級的強者對拼,威力還是非常強的。獨眼雪怪大軍只好繞過了兩人,然後再沖向冰龍一族。老冰龍可是沒有能力去管他們,現在老冰龍可是全身心的與獨冰戰鬥。兩人曾經交戰過數次,都是不分勝負。所以在戰鬥中誰分心,誰就會吃虧。

他們兩個的戰鬥也沒有人干預,也干預不了,所以就讓他們兩個在一邊打去。

正面戰場,雙方一交戰,優劣勢馬上就體現了出來。冰龍雖然單體十分厲害,但是獨眼雪怪數量眾多,不是四打一就是五打一,冰龍也是承受不住的。所以只是一交手,冰龍一族就節節敗退。

「頂住!頂住!」吉蒂力大聲喊道! 冷血君主暖情妃 ,同時圍攻吉蒂力,也給吉蒂力造成了很大的壓力。

不過吉蒂力的一喊還是很有用的,冰龍一族的士氣高漲了起來,開始瘋狂的反撲。雖然沒有擊退獨眼雪怪,但也是不再後退,僵持在了那裡。

不過情況還是不容樂觀的,冰龍們面對著自己四五倍的敵人,身體也漸漸開始吃不消,落敗也只是時間的問題。

吉蒂力也是能注意到戰場上的形勢,心裡暗暗著急。隨後一個個冰龍身染鮮血,倒地不起,他也是心痛不已。可是沒有辦法,他們只能戰鬥,即便是死了。

「啊!」吉蒂力仰天-怒吼一聲,然後瘋狂的沖向了兩隻獨眼雪怪強者。

看到吉蒂力發狂了,兩隻獨眼雪怪強者也是很聰明,沒有和此時的吉蒂力正面對抗,而是不斷的牽扯他。

吉蒂力睚眥欲裂,憤怒不已。他是想要快些打敗自己的對手,然後就可以去幫助其他人,以便扭轉局勢,可是沒有想到,這兩隻獨眼雪怪比自己預料中的要難纏多了。不過現在他已經沒有辦法了,只能拚命的攻擊兩人。

不過吉蒂力這樣做,並沒有取得什麼效果,相反,他這樣下去,只會被兩隻獨眼雪怪抓住機會,從而擊敗他。果不其然,吉蒂力一輪猛攻后,力氣漸漸有些衰竭。而兩隻獨眼雪怪,此刻卻是抓住機會,動手了。兩人同時猛攻,吉蒂力極力招架,但是畢竟是兩個人,他無法招架住,頓時被攻擊到了好幾次,身上也漸漸是傷痕纍纍。吉蒂力也出現了敗勢。

老冰龍和獨冰還在酣戰,估計一時半會是分不出勝負的。吉蒂力現在心裡一陣苦澀,難道冰龍一族就要亡了嗎?身為族長,他又有什麼臉面去面對列祖列宗?

看到吉蒂力慢慢頹然的氣勢,兩隻獨眼雪怪心中都是一喜,然後同時發動了最強的一擊,這一擊要是打在吉蒂力的身上,不死也會重傷的。吉蒂力掙扎著想要躲開,但是沒有辦法,他現在已經傷的很重了,也就躲開了一些,但是沒有躲開範圍。

「轟!」兩隻獨眼雪怪的攻擊在吉蒂力的身上爆炸開來,吉蒂力頓時重傷,墜了下去。

「晚了!一切都完了。」吉蒂力心裡說道。

冰龍們看見族長已經被擊敗,個個都是面如死灰,眼神中一片黯然。

兩隻獨眼雪怪沒有停歇,直接又沖向了吉蒂力,看來是要將吉蒂力殺死了。吉蒂力已經反抗不了了,嘆了口氣,閉上了眼睛,等待死亡的降臨。

「嘭嘭!」兩個聲音響起,吉蒂力很意外的發現自己並沒有受到攻擊,他很納悶,然後睜開了眼睛,隨後他就愣住了。

在他上面,此刻正懸浮著兩個人類。其中一個還張著翅膀,手裡拿著一把劍,氣勢很強。

這兩個人類,是節昆和張蕭。兩人剛才同時出現,擊退了兩隻獨眼雪怪強者。

他們一路趕來,沒有想到遇到了這種情況,不過還好他們來的及時,要不然吉蒂力肯定就隕落了。

張蕭和節昆的出現,也是引起了一陣騷動。突然出現了兩位強者,阻攔下了兩隻獨眼雪怪強者,這對獨眼雪怪來說可不是一件好事,但是對於冰龍一族來說,這就是希望。

另一邊,老冰龍和獨冰正在激烈的戰鬥。

「你們還要打下去嗎?」一個聲音突然說道。

兩人同時已經,然後對拼一招,雙雙借力拉開了距離,一共看向了一旁,那裡站著一位老者,淡淡的看著他們。正是沈七爺。

「你是誰?」獨冰有些警惕的問道。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