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老婆生日,不希望被人打擾。」

劉主事如蒙大赦,連忙站起來,倒杯酒,恭敬道:「原來是林夫人生日啊。」

「祝林夫人生日快樂,長命百歲。」

喝完一杯酒,他再不敢留了,連忙帶著手下匆匆離開包廂。

連隔壁也不回,直接衝出酒店,逃回單位。

今天太他媽嚇人了!

差點把天給捅個婁子。

而包廂裡面,所有人都還沒回過神來。

唐萱兒一家,更是震驚到不行。

他們忽然想起來,之前唐家工廠被查出來生產假藥,就是劉主事帶隊查的。

雖然後來被證實是誤會,但也正是因為如此,他們才能從唐家手中拿回工廠的所屬權。

可現在看到劉主事對林壞的態度,他們忽然升起一個念頭……

那件事,恐怕根本不是誤會,也不是誤查。

而是……林壞一手策劃好的!

這傢伙,真是好手段啊,居然瞞了他們這麼久!

小雅忙將暴龍從地上扶起來,心疼道:「暴龍哥,你…你沒事吧?」

暴龍剛剛挨了劉主事一巴掌,臉色十分難看。

他原本還想借劉主事的手,教訓林壞一頓,可沒想到,這劉主事居然這麼怕林壞。

草,這林壞到底是什麼身份?

姥姥乾咳了兩聲,打破包廂里的沉悶:「萱兒丫頭,你男人這麼有本事,怎麼不早說。」

「呵呵,都是一家人,還藏著掖著?」

說著,她欣慰地看了眼林壞。

看來這個外孫女婿,比唐青城強多了。

至少唐萱兒不用像柳虹那樣,窩囊一輩子。

唐萱兒紅著臉,滿臉幸福:「姥姥,林壞他喜歡低調。」

姥姥讚賞道:「好好,低調點好,年輕人就是要低調。」

一旁的柳淑芬,臉色漲紅,哼道:「有什麼了不起的。」

「無非就是有點權勢罷了,這年頭,還是得看錢。」

「他要是真的有本事,就自己訂個豪華包廂啊,憑什麼搶我女婿的功勞。」

姥姥不禁嘆氣:「好了,淑芬,少說兩句吧。」

正在這時,許瑤走了進來。

她一臉不耐煩地問道:「請問哪位是暴龍先生?」

「您預訂的普通包廂到底還要不要,不要我給你退了啊。」

唰——

包廂里的目光,頓時齊唰唰射向暴龍。

暴龍渾身一顫,恨不得直接跳窗逃走。

完了!這下要丟人了!

小雅疑惑地問道:「許瑤經理,你是不是搞錯了?」

「我暴龍哥訂的是最好的包廂,就是我們現在這個。」

「他怎麼可能又訂一個普通包廂?」

許瑤冷笑:「我看搞錯的是你們吧,這個包廂是給我們老闆留的。」

「就憑他,也配用老闆的包廂?」

什麼!

這個包廂是星空酒店的老闆訂的?

這……這怎麼可能呢!

林淑芬忙道:「胡說!我女婿不差錢,怎麼可能訂普通包廂,肯定是你們搞錯了。」

許瑤遞過來一張付款單,冷冷道:「你們自己看,上面的簽名是不是暴龍。」

眾人一看,上面的確是暴龍的簽名啊,訂的是普通包廂。

母女倆頓時傻眼了。

柳朝元疑惑道:「不對啊,如果是星空酒店的老闆訂的,那老闆人呢?」

其他人也一臉疑惑。

對啊,既然是老闆訂的,那老闆人呢?

不過很快,許瑤就給了他們答案。

只見許瑤走到林壞面前,恭敬道:「老闆,今天的招待,您還滿意么?」

轟——

整個包廂的人,頓時石化當場。

紫筆文學 「現在的小子都什麼情況?這魂獸也好生厲害。」

那侍衛越追,越心驚。

自己怎麼說也是慧魂境的魂修者,但距離卻只能微微的縮短,照這個樣子下去,一個時辰自己才能追上,而且還是前面那個小魂獸魂能匱乏的情況。

看著眼前時不時回頭一臉認真的看著自己的小孩,這位侍衛心裡十分的不美麗。那小孩就差把一根食指搭在唇邊,猶如看傻子一般看著自己。額……不對,應該是對自己這絕世帥氣感到好奇。

那侍衛現在真想在心裡大喊「老大啊,老弟追不到啊!」

不管正鬱悶的「帥」侍衛,戰天殤和炎龍正盤算著怎麼讓這個「帥」侍衛停下他一往無前的步伐。

「幽冥玄虎,你說這個慧魂境的前輩。我有多少可能讓他留在此地。」

幽冥玄虎沉思了一會兒道:「主人,你實力全開,應該有三成機會讓他追不了你。但,想留下他基本不可能。」

「是嗎?沒有機會讓他留在這裡嗎?那還是算了吧。」

「小子,看他比你還虛的樣子。如果全力出擊,吾對你倒有五成把握把他留下。如果是在天黑,應當有九成把握。不過他們還有五人,還是算了吧。」

心裡嗯了一聲,戰天殤也知道自己沒有多少勝算,就把心神全部放到遠處正大放異彩的小泰身上。

遠處的小泰,上了岸更是了得,身法更是靈動。

有時猶如靈猴躍樹,有時又如靈鹿跳躍,在五個慧魂境的魂技中遊走的遊刃有餘。

腦海里炎龍也看到了小泰的身法,不由的讚歎到:「這小子不錯,身法是學習百獸而來,以有了百獸三分的神髓,放心吧就憑這小子的身法,這幾個身虛的人還不能將他怎麼樣。嘖嘖,這百獸擬法的確不弱。」

再看那小泰,現在的小泰在魂技中亂竄,雖然不能完全躲避但不過是擦破點皮罷了。

在漫天魂技中,那小泰看準時機,突然身體下沉在幾個魂技的交叉點突然蹲下,隨後身體突然一頓停在了原地,任由幾個魂技和兵刃在頭頂飄過,卻屹然不動。

見小泰突然不動,戰天殤心底道:「這停頓好熟悉。似乎和黃韜的靜鐮有著異曲同工的樣子。」

果然,下一刻,小泰看準時機,雙腿猶如六角兔逃走時一般,瞬間發力。右手也如同毒蛇捕獵一般,快到只剩下一道看不清的黑影落到了他面前那個侍衛的喉結上。

咳……

那侍衛劇烈的咳了一下,雙手捂著喉嚨,往後退了幾步便跪倒在地上,暫時是沒有呼吸能力了。

小泰借勢在那侍衛肩頭輕點,人又竄出去了好幾米。

「暗流百爪」

小泰正前方一個墨一般的黑色牆壁突然從土裡竄了出來,然後那黑牆裡瞬間出現五天纖細的觸手向小泰纏來。

小泰小腿再次用力,前行的一步狠狠向地面狠跺,一道蛛網裂痕瞬間出現,而小泰整個人的方向以九十度的轉折再次極速向前奔行。

「火烈輪」

一個火輪自小泰身後出現,極速向小泰射去。

在極速奔跑的小泰,感受到身後的溫度極度升高,分出一絲心神關注身後的火輪,自身還是保持極速的奔跑。

當火輪即將攻擊到他的時候,小泰小腿用力使自己重心前倒,肚皮貼著草皮飛行了一段后,早已前探的雙手往地面一撐,從兩條腿的跑法轉換成了四條腿的跑法,速度反而再次提升。

而火輪從他後背掠過,將他的獸皮帶起了些許火苗。

「小子,他整體身體機能比你高出不少,你身體機能如果達到這個水平就勉強夠用了。」

看著前撲,翻滾,側翻和幾個高難度的動作在小泰那裡做的行雲流水,戰天殤也明白這是炎龍對小泰的肯定,以及對自己的期待。這也讓他明白接下來身體提升的目標是什麼了。

再看小泰,各種魂技不停的在他身邊出現,而他不停的躲避,暫時沒有危險,不過那件獸皮就可憐了,火焰,冰凍各種傷害都被它承受了。當真是還是它默默抗下了所有。

而小泰在不停轉變方向後,目標竟然選擇了戰天殤的方向,禍水東引這種事他可做了不少次,也只有這樣他逃生的幾率才大大增加。

見身後又多了幾人,戰天殤的臉又黑了幾分,「這小子忒不厚道了……」

而追在戰天殤身後的那個侍衛見狀,心中衡量了一下,最終做了決定,轉身向小泰沖了過去,準備和同夥一起先把目標拿下再說。

沒有人追,戰天殤倒樂意。不過速度可沒有放慢,甚至拍了拍身下的血魔,讓血魔速度再提提速。這淌渾水他可不願意摻和,不過可惜了這個世界為數不多身體強大的人族了。

見面前又有一個人向自己衝來,小泰眉頭皺了一下,不過並不礙事,速度不減繼續向戰天殤衝去。

不過十多個呼吸小泰變和那侍衛撞上了。

那侍衛身遭青風涌動的同時,手中的彎刃已經向小泰揮去。

躍起,前撲,翻滾。

一個人體陀螺,快速形成。

叮叮叮,那侍衛手中的彎刃瞬間便出現一陣小火花,陀螺還是停了下來,小泰此時已如人體旗幟一般,雙手抓著那侍衛的彎刃,身體奇異的和那柄彎刃達成了平行。接著便見小泰從那侍衛頭頂翻身而過。

「呵,親風!」

只見那侍衛的親風二字吐出,他周遭的青風瞬間化作實質,小泰才一落地,一圈青風已經纏繞到了他的身上。而他的行動瞬間變得遲緩起來。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