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都是一直名聲不顯的人物,只是和我認識,所以你就沒必要知道了。」雷戰回答。

聽到這乾脆的話語,雲飛藍等人都是點頭,不在多問。

這些人既然能和雷戰站到一起,那肯定就是雷戰的朋友,雷戰都這麼強,那雷戰的朋友豈會弱了?他們不知道,也是正常。

「好了,閑話少說,現在咱們天雲大陸的人都聚在一起了,那接下來自然是一起行動。」

雷戰手掌一擺,「不過在這之前,我還有件事情要辦,暗風,你手裡的雙刀不錯,是你在這裡得到的寶貝么?」

暗風目光一閃,「是。」

「那把它給我吧。」

雷戰直接回答,「當然,我不會讓你白給,在接下來若是遇到什麼寶貝的話,我會換給你的,而你那雙刀,很適合我,放你手裡浪費了。」

無比直接的話語吐出,雲飛藍等人的臉色立刻一變,暗風的眼神,更是一下陰沉下來。

片刻后,暗風笑道,「不好意思,這雙刀我覺得很適合我,所以我不打算給你。」

更加直接的回答出現,場中,徹底的安靜下來。

所有人都不敢說話了,所有人也都不敢動作了。

唯有聖心,向著暗風旁邊跨出一步。

…m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 異界打工皇帝 「哦?」

聽到了暗風的拒絕,雷戰的眉毛一挑,淡淡道,「你知不知道,拒絕我是什麼後果?」

話語落地,場中的氣氛徹底僵硬下來。▲∴頂▲∴點▲∴小▲∴說,

雲飛藍張了張嘴吧,想要說些什麼,只是當看到雷戰那冷漠的眼神之後,她的身體就一抖,不敢在多言了。

雷戰,天雲大陸千年難得一見的天才,身負雷屬性,火屬性雙血脈,天生就具有火焰神雷,年僅十二,就突破虛武,在天雲大陸創下了諾大名聲。

之後幾年,雷戰越來越強,境界每一次提升,都是每一次在同階中獲得無敵讚譽,等他到了虛武八重的時候,天雲大陸的人就已經把他稱為真武之下的第一!

只是擁有這種力量的他卻還不滿足,在突破虛武九重之後,他先是挑戰真武一重,獲得無敵稱號,二重,還是無敵。

一直到了第三重,才傳聞被一天雲大陸隱藏高手所殺,天才隕落,天雲大陸一片唏噓。

現在,他竟然還活著,展現了真武四重力量的同時,還和她站到了一起。

這等類似於神話般的人物現在說話,哪裡還有她能多管的份?

「呵呵,我還真不知道拒絕你是什麼後果。」

暗風笑了一聲,目中毫無畏懼之色,「你倒是說說看。」

「死,或廢。」

淡淡的回答從雷戰的嘴裡吐出,立刻讓場中的人臉色都變了。

特別是暗風,眼神中更是透出了一股寒意。

「不過,通常情況下我才會這麼做,現在,卻不是通常情況。」

雷戰突地再次說話,「我們和天雲派交換的進來的條件是,保護你們的安全,確保你們能得到好處,既然這樣,我又怎麼可能殺你或廢了你呢?」

「那你想如何?」

聖心這時候也接話問道。

「再給他一次機會。」雷戰淡淡道,「把東西給我,我會在接下來找到更適合你們的寶貝,並且會做出足夠的補償。」

「如果我的回答還是不呢?」

暗風冷冷道。

「那,就是你自尋死路了。」雷戰目光一閃,「你會死,你的東西,也會是我的。」

話語落地,雲飛藍等人都是身體一震,目光看向了暗風。

這股目光中,帶有一股勸告的意味。

沒辦法,雷戰是天雲大陸有名的神話人物,這次和他們站在一起,明顯就已經是他們的領導者。

現在他們的領導者發話,他們哪裡有發言權?只能想著讓暗風退讓一步,交出寶貝。

「嘿嘿,你們天雲大陸的人真是有意思。」

好像沒有看到那些帶有勸告意味的目光一般,暗風冷笑道,「不是狂妄自負,就是自以為是。」

「我可以把這話聽成拒絕么?」雷戰淡淡道。

「不是聽成拒絕,這就是拒絕。」

聖心的話音也冷了下來,「說得倒好,保護我們安全,現在看起來,你們和剛才那群廢物沒什麼區別,只是想要寶貝而已,最重要的一點,你們比他們還廢物,至少他們是明著來,直接動手,你們,還得冠冕堂皇的喊一些口號,可笑!」

聽到了這無比直接的話語,雷戰身邊的一群年輕人臉色都陰沉下來了。

說他們還不如之前被他們趕走的人,這已經就是羞辱他們,說他們比之前那些人還廢物,這不亞於是把他們的臉都給扒了下來!

他們是低調,是不願意跑頭露面,只是這不代表,他們就能沉默的接受侮辱!

「敬酒不吃吃罰酒!雷兄好言好語和你們做交易,你們卻敢拒絕,還敢羞辱我們,我看你們真是活膩了!」

站在雷戰身旁的一個黃衣青年冷冷出聲,下一刻就走了過來,直接站到了兩人面前。

「既然你們活膩了,那就由我,送你們倆上路!」

轟!

話語之間,這黃衣青年身上的氣勢就是一爆,一股厚重無比的氣息震蕩出來,當場就衝擊到了聖心和暗風的身上!

「搶奪寶物還有理了,身為天雲大陸之人,我真為你們感到羞恥!」

還不到聖心和暗風說話,一道聲音就突然從雲飛藍的身邊傳出,下一刻,一個身穿白袍的青年就站到了聖心和暗風的面前,正是周元!

「周兄!」

見到這人,聖心和暗風都是一驚,雲飛藍那邊的人卻是臉色一變,根本沒想到周元會出來!

「嗯?」

雷戰這時候眉頭一皺,目光驀然看向了雲飛藍,「雲小姐,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

「周元,你回來!」雲飛藍急道,「你這時候和雷兄作對沒有……」

「夠了,我之前就說了,我不會看著我的朋友被人為難!」

周元一擺手,目光冷冷的看向了黃衣青年,「想殺我朋友,先過我這關。」

話語吐出,堅定無比,雲飛藍等人都說不出話來,雷戰也是目光一閃,有了些許意外之色。

「沒想到,你力量不強,卻如此講義氣,不錯,可惜,你選錯了朋友。」

淡淡的話語傳出,雷戰目光一閃,道,「黃兄,一併解決他們吧,對於我們來說,不聽話的人,不在我們的保護範圍之內。」

「哈哈,早有此意!」

那黃袍青年大笑一聲,雙拳突的握緊,頓時兩股土黃色的氣息就開始升騰起來,一股浩瀚無比的氣息,從其中緩緩散發。

感受到這股氣息,暗風和聖心的臉色都是一變,他們都知道,這股氣息已經遠遠超過了虛武,甚至,超過了真武一重,達到了真武二重巔峰的程度!

明星是虛武境,卻擁有真武二重巔峰的氣息,僅憑這一點就足以證明這個黃袍青年是個絕世天才了!

「先下手為強,殺殺殺!」

聖心突然大吼一聲,手中的白色長劍驀然間向著黃袍青年劈去,白色的劍芒在這一刻好像花開了天地,讓看到這一幕的雲飛藍等人都是臉色一變。

他們都好像在這劍芒之中看到了無數精妙的武學!

「哦?萬武合一的劍?」

這時,那黃袍青年眉頭一挑,冷笑道,「這種劍的確是很不錯,可惜啊,你的力量太弱了,根本就無法和我比你,土皇拳!」

轟咔!

話語之間,黃袍青年的一拳就向著聖心的劍芒轟擊了過去,如大地一般的凝重氣息在此刻轟然炸裂,其產生的強雷波動讓方圓萬里的地面都瞬間出現了龜裂痕迹,聖心的萬武之劍在黃袍青年的這股力量下,竟生生被擊碎了!

噗!

劍芒被碎,聖心頓時吐出一口鮮血,那黃袍青年卻是哈哈大笑,「既然你敢先對我出手,我就先要你的命,過來吧!」

嗖!

破空聲響起,那黃袍青年的另一隻拳頭突然化為了手爪,土黃色的光華繚繞在上面,讓地面都出現了無數光華,一下就向著聖心包裹過去!

眼看著下一刻聖心就要落入敵手,另一道吼聲在此響起!

「大地之重!」

嗡!

同樣一道土黃色的光芒從暗風的身上爆發出來,瞬息間就沖向了黃袍青年的身軀,立刻讓其身體一震,雙拳上的光華都一下散去不少。

「哦?你也是土系血脈的擁有者!還是土系血脈中的特殊血脈!」

見到自己的氣息衰弱,那黃袍青年眉毛一挑,卻根本不慌亂,臉上的冷笑反更濃,「好啊,你的土系血脈,很快就變成我的了。」

「方圓天地!」

就在這時,周元的吼聲也響了起來,一顧瑩瑩白光開始散發,推動著周元的身體旋轉,每一下旋轉,周元的氣息就強上一分,剎那就旋轉了上百次,衝擊到了黃袍青年的身邊!

「借力打力?哼,這的確是好武學,可惜的是,我這力,就算你們三個加起來也借不走!土皇神功,大地主宰!」

嬌妃權傾後宮 黃袍青年見到周元的攻擊,冷哼一聲,身體驀然間一震,只見在他雙拳上縮小的土黃色光華在此刻猛然收縮,下一刻,就是一股更加強大的土黃色光華綻放!

轟咔咔!

無比劇烈的爆炸聲響起,就在這一收一發之間,不管是周元的攻擊,暗風的攻擊,還是吐血的聖心,全都再身體震蕩,腳步接連退後了數十步!

等他們的目光再次看向那黃袍青年的時候,卻發現黃袍青年的身軀已經不在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巨大無比的土黃色人形,身穿土黃色鎧甲,雙腳連接著大地,無面無目,氣息驚人!

這種氣息,就好像他們面前的黃袍青年已經不再是人,徹底的變為了一個神靈,掌管大地的神靈!

聖心三人的眼神都變了。

他們知道,這個青年在這個時刻的能量氣息已經超過了真武二重的巔峰,達到了真武三重的能量氣息強度!

虛武巔峰,卻有真武三重的力量!

這,就是他們面對的對手!

「感受到了我的力量了么?」

似乎是看到了聖心三人的臉色,那高大的土黃色身軀之中傳出了一道浩瀚的聲音,「不錯,這,就是我真實的能量強度,而能死在這種能量強度下,你們,也該為自己感到榮幸了。」

嗡!

話語之間,這土黃色的人形就抬起了粗大的拳頭,恐怖的力量氣息從其中不停的爆發,下一刻,就猛然降落!

空間在這拳頭下徹底被拉出一個裂痕,下一瞬,就到了聖心三人的頭頂!

見到這一幕,聖心三人都是臉色冷漠,眼神難看。

他們知道,這一拳,他們躲不了,也擋不住。

或許,他們就要死了。

雲飛藍也在旁邊嘆息了一聲,眼神中滿是惋惜。

不管是周元,還是聖心暗風,都是給她留下了很深印象的,他們三人,從始至終表現的都很好,也一直是她心中想要拉攏的對象。

現在,卻要完了。

就在這一刻。

就在所有人,甚至包括聖心和暗風三人都認為自己要死亡的這一刻。

一道吼聲突然響起!

「你找死!」

唰!

一道無比璀璨的劍光突然間從黃沙之地的虛空爆發,在剎那都不到的功夫,就已經穿越了無數的距離,斬殺到了那個土黃色的身影之上!

轟!

爆炸一般的巨響從土黃色的身軀上傳出,下一刻,這高大的人影就直接化為了兩半,強大的氣息紛紛崩解,一抹鮮血,散發出來!

所有人都一下張大了嘴巴,他們都看到,那黃袍青年的身軀,一下變為兩半!m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什麼!」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