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必如此多禮,起來吧。」她目光淡淡的扶他起來,心裡卻滿是苦澀與憂傷。

「師父,你為何對我如此冷淡?莫不是我失憶了,你也不記得了?」

然而還不等蕭慕雲作答,一個男聲卻從林皓身後響起。

「慕雲,你怎麼出來了?」 「她們倆沒資格,那我呢?」

戴佳佳無語,一個個的,關鍵時刻一點用處都沒有!

陸瑤悠閑自得的倚在門框上,勾了勾唇角,呦了一聲,極盡諷刺。

「重要人物終於發話了,不讓別人替你擋槍了?」

戴佳佳就是這點聰明,什麼都不說,什麼都不做,一個眼神,都有無數個烏鴉趕上給她說話辦事。

而那些個以為只要為她說話就可以得到好處的人,殊不知,人與人之間的交往是要平等對待的,一開始就不平等,那弱勢,註定要吃虧的。

這幾次的較量,戴佳佳算是明白了陸瑤的一些情況,在嘴皮上,她是贏不了陸瑤的,所以,她只能穩中求狠。

「我從來沒想讓別人為我擋槍,你也不要再像之前兩次那樣激怒我,我不吃那一套。」

要知道,這是她吩咐安知平的慣用伎倆。

陸瑤雙臂抱胸,一隻腿往前伸,擺了個舒服的姿勢。

「所以呢,你們來的重點是什麼?」

陸瑤這會兒也不為家裡的事生氣了,這人既然找上門和她吵,那行,人家伸過頭來找虐,她也不能這麼快就把人給趕出去不是?

「離開這裡!」

「如果我不呢?」

呵,聽她這麼一說,她都不想後天走了!

她要是這麼快就走了,戴佳佳還以為她怕了呢!

「你覺得,如果我和我父親跟前說一句,簡誠還會有上升的空間嗎?」

陸瑤:「……」


這個戴佳佳想的是不是有點多啊?

她以為她是誰啊?

她戴家是軍區的天下啊!

不過,這時候已經輪不到她說話了,陸瑤站直身體,朝樓梯處微微一笑。

「師長好!」

戴佳佳:「……」

回頭看到許戰英的劉鳳楠姐妹家雙腿一軟,差點沒跌下去。

姐妹倆相互拆扶著,朝牆邊靠攏。

戴佳佳尷尬的杵在原地,不知該說什麼。

許戰英剛從去給戴師長打電話,說一下戴佳佳和齊國風夫妻倆的事,誰成想回來就聽到了戴佳佳說這樣的話!

真是丟人!

「你們仨,都給我進來!」

做長官這麼多年,許戰英骨子裡形成一股子官威,加上右邊臉頰那一道長長的疤,讓人望而生畏。


饒是戴佳佳再張揚跋扈,此刻也不敢多說一個字!

只能乖乖的跟著許戰英進去。

劉鳳英姐妹倆想回去,可是被許戰英一個眼神嚇了回去。

陸瑤是當事人之一,即使師長沒讓她去,她也是要講講的,免得這三個傢伙說她的壞話,雖說師長不會信就是了。

張愛芸和許香雲正在做衣服,此刻看到五個人進來,有些不明白是發生了什麼?

「先坐,香雲,去搬幾個凳子。」

「哎!」

許香雲一步三回頭的看了看她們,為陸瑤感到緊張。

這四個人是吵架了吧?

這架勢,瑤瑤能幹的過她們三人組嗎?

幾人坐下,許戰英二話不說,朝戴佳佳甩過去一本書,不偏不倚,正好甩到她的臉上,劃過一道紅痕。

戴佳佳騰地一下站了起來,手捂著臉,那裡火辣辣的疼。

「你憑什麼打我?!」

從小到大她還沒被打過呢!

「怎麼,我還不能教訓你了?啊!」

許戰英大手一抬,啪的一聲拍在桌子上,顯然是氣得不輕。

「我這是替你父親教訓你!」

戴佳佳是害怕許戰英的,但是不代表就可以讓他打罵啊,一時間委屈上頭,積壓在心裡的不滿一股腦倒了出來。

「你有什麼資格教訓我,師長怎麼了,了不起啊!」

陸瑤捂臉沒眼看了:「……」

這個戴佳佳,還真敢說啊。

張愛芸一聽這話不高興了,「戴佳佳,你以為他想管你,你以為你是個什麼東西?管你,是看得起你!你問我們師長有什麼了不起,那我也要問問你,你在部隊里仗著是師長的閨女作威作福,你父親又有什麼了不起!」

說到最後一句,張愛芸氣得直接站了起來,指著戴佳佳的鼻子罵。

一個小輩都欺負到她男人頭上了,真是有本事的很吶!

許香雲作為女兒,聽到父親這樣被指責,心裡自然是不好受,想說什麼,被陸瑤一個眼神堵了回去。

張愛芸是長輩,說了算是教育,若是連許香雲都說上一嘴,傳到外面,就要說他們家欺負人了。

劉鳳英姐妹倆窩在角落處不敢說話,這個戴佳佳還真是敢說啊!

許戰英是什麼地位,在帝都軍區領導心裡是什麼地位,那可是排的上號的,就是她父親戴蒼龍,也只能排在許戰英後面!

戴佳佳說完就後悔了,想要挽回都不知說什麼,陸瑤在這裡,她怎麼可能道歉啊! 「阿哲,你回來了?」蕭慕雲看向來人,笑著打了個招呼。

蘇哲手裡正提著不少東西,都是他幫蕭慕雲準備用來補身子的。

可當他發現林皓的時候,目光卻是一沉。

「他怎麼在這?」

「嗯……是來謝我救他的。」蕭慕雲因為蘇哲的到來,不用跟失憶的林皓獨處。反而鬆了口氣,目光里的哀傷也緩和了一些。

「……先進屋吧,你現在身子虛,吹不得風。」蘇哲撇了林皓一眼,放下手中的東西,便攬了蕭慕雲進屋。

林皓看著這個突然冒出來的男人,整個一愣!

為什麼師父看他的眼神這麼溫柔?還衝他笑!!

為什麼他這麼親密的攬著師父?師父卻沒有絲毫的不悅!!

他到底是誰?他跟師父是什麼關係?

一瞬間各種問題突然充斥在林皓的腦中,一個令他十分害怕的念頭也出現在他腦海里!

他……該不會是師父的男人吧?那,難道他是自己的師丈?

啊啊啊!!!怎麼會這樣?

難道自己的戀情還沒開始,突然就要被結束了?

不行!一定要先搞清楚!只要他們還沒結為眷侶,自己就還是有機會的!

想到這,他便也趕緊跟進了屋裡。

「阿哲,這次又麻煩你了。」

「你我之間還說什麼麻煩不麻煩的,再說,是我求著楚帥,非要來的!」

「之前小羽的事就給你添麻煩了,本來我還擔心的,也不知後來你怎麼樣了!如今看你一切安好,我這才放心了。」

「你還知道擔心我?還以為你都把我忘了!你看看我一不在,你把自己都弄成什麼樣子了?我若不親自來照顧你,又怎麼放心得下?」

「咳咳!」這對話林皓是越聽越不對勁,便故意出聲打斷他們的對話。

「師父……不知這位是?」

蕭慕雲這才想起來,林皓失憶了,不單是自己,也不記得蘇哲了,便趕緊幫他介紹。

「這位是蘇家的少主,蘇哲!你們曾經是一起並肩作戰的戰友!之前救治你的事,他也幫忙出了很多力,你該好好感謝他。小……皓兒。」蕭慕雲說著,差點又順嘴喊成了小羽,急忙改了跟林峰一樣的稱呼。

齊寧和林峰的話,她始終記得!本就是自己的任性,改變了林皓的人生。

墨羽……那不過是她自以為是的一場美夢!

如今他失憶了,夢也該醒了,不如就讓一切都回到正軌吧!

林皓見她如此稱呼自己,倒是有些意外的!畢竟昨天晚上……她嘴裡喊得是小羽!而白洛塵的話,讓他以為,自己便是小羽。難道……那其實,是自己誤會了嗎?

他突然有些失落了起來,難道這一切,都是自己的奢望嗎?


面上卻強顏歡笑的對蘇哲見禮道謝。

蘇哲見林皓這副初生小白兔的樣子,雖然不喜,卻也沒多想。只是跟蕭慕雲打了招呼,便出去整理東西去了。

「師父,徒兒因為不記得了,所以實在有些好奇!不知您和蘇少主,是何時在一起的?」見蘇哲離開了,他強忍著心痛,還是想死個明白。

「何時在一起的?嗯……你是問我們怎麼相識的嗎?」

「他不是我師丈嗎?我是想知道你們是因為什麼而選擇在一起的!」林皓一臉認真,仔細的盯著蕭慕雲的反應,生怕錯看了她的那個表情。

蕭慕雲被他盯的有些臉紅,卻還是沖他擺了擺手。

「不是的,你誤會了。我跟阿哲只是朋友……不是你想的那種!」蕭慕雲說完,卻有些失落,原來小羽竟然是這麼看待自己和阿哲的嗎?

也是,他畢竟失憶了,對自己也不可能還抱有那種感情了吧?說不失望,那是假的!

然而她的這一系列反應在林皓看來,卻是另外一個意思!

提到蘇哲的時候她臉紅了,看來她對他是有意思的!

之後卻又怕人誤會的解釋,解釋完又因為不是事實,而感到失落……

莫非師父是單戀?他們還沒有成為一對!

林皓知道這個事實后,心裡雖然有些難受,可是……這也就是說,自己還有機會?

於是他迅速的振作了起來,甚至故意坐到了蕭慕雲的床邊。

可一靠近床邊,他就突然想起來昨晚那個吻來,可在一想到蕭慕雲喜歡的是蘇哲,他心裡突然沒有那麼甜蜜了。

原本他還以為,師父是喜歡自己的……哎!看來這事,還急不得啊!

那個吻,就當做提前預定吧!遲早有一天,師父會心甘情願的跟自己在一起。林皓心裡暗暗的想道。

「小……皓兒,你怎麼了?是不是累了?」蕭慕雲伸手,輕輕的撫摸他的臉頰,有些擔心的問道。

「師父……」


「嗯?」

「父親說,我母親病了,今天下午,我們可能就要啟程回林家了。」

「嗯,我聽說了……」蕭慕雲緩緩收回了手,抱著被子往後靠了靠,似乎並不太想聊這個話題。

「師父,徒兒走了,你會想我嗎?」

「嗯,會的。」

「可是……我現在誰都不記得,除了父親和師父您,我……有些害怕回林家,你……願意跟我一起回去嗎?」 強強道士

「跟你回林家?」蕭慕雲沒想到他會提出這個請求,可看著他的眼睛,卻也不知道怎麼拒絕。

「師父……」林皓見她神情動搖,便趁機拉起她的手來,繼續星星眼攻勢。

「我……」

「求求你,跟我一起回去吧,好不好?」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