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希望我有事嗎?」葉少秋不禁調侃了一句。

「你沒事就好,我也安心一點,這幾個傢伙是打倒的吧,你的實力不是被大哥封印了嗎?」

「你的問題太多了,而且我也沒有那個心思回答,不如你先回答我一個問題,如何?」

「你說吧。」

葉少秋拍了拍自己身旁的空位:「不急,青青姑娘不用那麼拘謹吧,我們又不是不熟悉,甚至還睡過一張床,坐吧。」

楚青青美麗的眸子認真看了葉少秋幾眼,似乎看出葉少秋並沒有什麼歹意,終於還是微咬紅唇,坐到葉少秋的一旁。

「青青姑娘,我的問題很簡單,這麼晚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難道說你是來救我嗎?」葉少秋用一種玩笑的口吻的說道,可是他這番話並不好笑。

一個頂不住誘惑的在家人 :「今天的事情,我們楚家對不起你,是我們還有沒有搞清楚,就……」

葉少秋擺了擺手,將楚青青的話打斷了,他目光注視著楚青青漂亮的大眼睛,說道:「我只是問你一個問題,你是來救我的嗎?」

「是。」楚青青感覺自己在葉少秋逼人的目光下,猶如無法呼吸一般,糊裡糊塗就說出了一個「是」字。

「那就夠了,你們楚家欠我的,已經還清了,只要你帶我去楚家堡,我們之間就再也沒有任何瓜葛了。」葉少秋說道,聲音帶著一種說不出的認真與平靜。

楚青青眸子深處有著一種光芒在閃爍,葉少秋在看著她,她也在看著葉少秋,良久,她說道:「謝謝。」

「真的要謝我的話,帶我出去就行了。」葉少秋嘴角流露出一絲溫柔的笑意。

楚青青卻突然小臉一板,說道:「但我不喜歡欠別人人情,這個,給你。」

楚青青在懷中取出了一個白色瓷瓶,放到葉少秋的手上。

「這是?」葉少秋把玩著白色瓷瓶,問道。

「裡面有著一枚龍鬚丹,想來對你應該有所幫助,也算對你的補償,還有還了那天拍賣會上你幫我競拍金靈耳的人情。」

「你並沒有欠我什麼人情,不過有好東西,還是不能放過的。」

葉少秋一笑,把白色瓷瓶收進了儲物袋之中,其實,以他的個性,這個白色瓷瓶他是不會收下,雖然他也有點小財迷的思想,但他也有著自己的原則,可他明白如果不收的話,這個女孩子心裡會更加不安,她對自己有著一種愧疚之情,她希望以這瓶丹藥給予葉少秋一些彌補,如果這樣做能讓這個女孩子心安的話,他做一次壞人,那也不要緊了,再說,這龍鬚丹對他確實有大用處,光是能夠強化肉身這一點,葉少秋就對它垂涎不已了。

「我還是想跟你說聲對不起。」楚青青真誠的說道。

葉少秋又一次認真的看了這個女孩子一眼,她的心很美,這樣的女孩子就不應該牽扯入那些權力鬥爭裡面,可惜她已經入了局,想抽身而出,怕也很難。

葉少秋長嘆了口氣,說道:「我們之間已經兩清了,你實在不用對我說什麼對不起,你帶我楚家堡就好。」

「那好吧,你跟我來。」楚青青向柴房門口走去,腳步在楚天羽幾人身旁略微停頓了一下,輕嘆了一聲,還是大步走了出去。


葉少秋也是看了楚天羽一眼,智公子,有時候智慧不是說出來,而是做出來的,虛有其表,反而是件壞事,終究害人又害己。

……

如今原本寧靜的楚家堡後院,多了幾分冷清的感覺,似乎也在為這裡的主人哀悼一樣。

小屋之中,有著火光,映照出一個婦女的身影,月娘正用毛巾為楚懷仁擦拭著身體,紅腫的眼睛不禁又有眼淚涌了出來。

「老爺,你怎麼要受這樣的罪,昨天你還好好的,今天卻……」

「你讓月娘怎麼活呀?」

眼淚滴在楚懷仁的臉上,發出清脆的聲音,那聲音多麼的讓人心碎。

月娘好不容易才將眼淚止住,她把毛巾放回水盆里,正想走出去將水倒掉的時候,她突然好像有了種莫名的感應,鬼使神差的向身後看了一眼。

她看到了一個人,一個穿著藍色衣衫的男人,然後她就什麼都不知道,身體砰的一聲跌倒在地面上,水盆砸到地上,裡頭的水嘩啦啦的流淌了一地。

藍衣人收回手掌,嘴角浮現出了一抹冷笑。他一步步走到床前,看著那個一直躺在床上的男人,這個男人雖然老了,但他依然有著幾分年輕時的狂氣,真想跟他再打一場,這一次自己絕不會輸了,可惜或許再沒有這個機會了,他今天就要終結在我的手上。

「沒想到呀,名聞金水城的雷拳,如今卻淪為了他人的打手,真不知道是世風日下,還是該說你墮落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小屋的窗戶被人打了開來,而窗台上坐著一個女人,不,應該說是一個老婆婆才對,她滿是皺紋的老臉上,洋溢著一絲鄙夷的笑容。

如果此時葉少秋在這裡,一定會震撼的無以復加,這個老婆婆不是別人,正是那天在楚家堡門口,擺水果攤的老婆婆,葉少秋還在她那裡買過兩個梨子。

世事真是難料,誰會想到這個老婆婆居然也是一個絕世高手,而且還是一個隱藏身份的高手。

本書首發於看書罓

… 藍衣人這下真倒是吃了一驚,如今金水城果然是藏龍卧虎,前些日子他才跟天魔宮的人交過手,今天又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了一個老婆婆,在這個老婆婆身上,他感覺到一股壓抑的氣息,難道說這個老婆婆的實力比他還要強不成?


沒錯,這個人正是有雷拳之名的雷霄,前些日子他在流雲拍賣場舉行的拍賣會出現過,他拍賣了一件鐵盒子異寶,卻被天魔宮的人強買強賣的奪走了,他也和天魔宮之人打了一場,還是無法將那個天魔宮之人給攔下來,而今天他之所以出現在這裡,正因為他和楚家二少楚仁義有著某種合作關係,他奉楚二少的命令,來這裡殺了他的父親,一代霸王,楚懷仁,也是雷霄渴望一戰的對手。

原本以為楚懷仁就這樣窩囊的死在雷霄的手上,老婆婆卻出現了。

「你是何人?」雷霄冷靜的問道,體內靈力卻悄然運轉了起來,以防什麼不對,這個老婆婆的實力可能比他想象的還要可怕。

老婆婆淡淡一笑:「我么,不是誰,我就是我自己,不過,整天戴著張老臉,也挺礙事的。」

老婆婆猛地的在臉上一扯,原來老婆婆並不是此人的真面目,這個人一直戴著一個人皮所制的面具。

出現在雷霄眼前,是一個年輕女子,容貌不算太過出眾,但也不醜,引起雷霄注意的是,這個年輕女子眼中的色彩,就在脫下人皮面具的那一刻,她的那雙眸子完全變成一種異樣血色,血眸,讓雷霄響起了名震數個城市兩個如同瘋子般的女人,血魔雙姝。

血魔雙姝,這是一個禁忌的詞語,男人殺人不眨眼,大家可能都見得多,但凡大奸大惡之人,大多都是男人,如果女人-大奸大惡起來,其實比男人更加的瘋狂,殺人如同草芥,這便是血魔雙姝,她們所犯下的大大小小案子已經多得數了,在她們手中喪命之人更是無數。

不過,最近一段時間,這血魔雙姝,銷聲匿跡了許久,不少人猜測這兩個變︶態的女人是不是已經被什麼絕世強者誅殺了,沒想到今天卻被雷霄遇見了其中一個,根據她的年紀,她應該是血魔雙姝中的妹妹,血舞,修為也有武王七品,足足比雷霄還要強上了一個等級。

「真是沒想到大名鼎鼎的血魔雙姝,也會顧忌一個人的死活,難道說你們跟這位霸王曾經還有一段說不出的情。」雷霄冷笑說道。

「雷霄,你這種譏諷對老娘我是沒用的,再說,今天你要殺楚懷仁,我不攔你,但我要在他身上找一樣東西。」

「找什麼?」雷霄眉頭一挑。

「一枚黑色的指環。」

「黑色指環?」雷霄不禁有些狐疑起來,他看了看楚懷仁的手,手上並沒有戴什麼指環。

雷霄看到的,血舞也一樣看到了,她皺了皺眉,原本這幾天她打算先在楚家堡外面潛伏几天,打探消息的,所以就打扮成老婆婆,在楚家堡外面擺起一個水果攤。

可是,她又聽說了楚懷仁突然急怒攻心,舊傷複發,變成了一個植物人,當即她也急了,趁著夜晚,就潛入了楚家的後院,本想設法再打探一下黑色指環的下落,卻跟要殺楚懷仁滅口的雷霄碰在了一起。

「他真的成了植物人,沒有蘇醒過來的辦法。」血舞問道。

「確實如此,不過醒過來的機會還是有的,只是很渺茫罷了。」

血舞突然流露出了一絲殘忍的笑意:「那你們這是要斬草除根呢。」

「有些危險,還是扼殺在搖籃中的好。」

「很好,手段夠辣的,正合我意,不過在我沒找到指環之前,你不能殺他。」血舞眼神當中猛地爆發出了一種讓人無法抗拒的光芒。

「那指環很重要麼?」雷霄意味深長的看了血舞一眼。

血舞沒有說話,只是一臉的肅然。

突然,雷霄猛地一聲大喝,身化一道紫色雷霆,就朝大門口的方向急馳而去,窗戶被血舞擋住了,他只能從大門口的方向逃走。

既然那枚黑色指環如此重要,以血舞她們倆血魔雙姝的為人,她們肯定會不管能不能得到那枚黑色指環,都會殺自己滅口,那枚黑色指環本身就是一個天大的秘密,而自己倒霉,無意中知道了這枚黑色指環的存在,即使自己見都沒有見過,這也足以讓自己被人滅口數回了。

知道了自己本不應該知道的東西,往往只有兩個下場,一是被人滅口,二是自己把人給滅口了,可惜雷霄沒有那份實力,所以他只能逃,逃出這個是非之地。

血舞當然不可能讓雷霄輕易離開,正如雷霄想的一樣,在血舞內心之中,已經對雷霄動了殺心。

雖然被雷霄搶先了一步,但又如何,修為強上一步,就代表了許多東西,血舞一聲嬌叱,十指連彈而出,十道紅光朝著雷霄背後一紮而去。

雷霄自然感覺到背後有攻擊襲來,但他卻不能停下一步,一旦停下,他就逃不出去了。

雷霄只能聚集體內靈力,回身一拳轟了出去,只見雷光閃爍,雷鳴聲震天。

「轟!」

整扇大門都被震飛了出去,同時飛出去的還有一道紫色的雷霆。

血舞氣憤的跺了跺腳,沒想到雷霄如此狡猾,不顧受傷,冒險用剛才碰撞的衝力,沖了出去,但他是逃不掉的,能在血魔雙姝逃生的人極少極少,雷霄想逃,還要看看他有沒有這等本事。

緊接著,血舞也身化一道紅光,追了上去,雷霄受了傷,催使的遁光其實並不快。

這邊的動靜,自然也吸引了楚家堡中的人,只見已經有數道驚虹,往這邊激射而來,其中不乏武王級的強者,當先一道最為驚人,比其他人的遁光都大了一圈有餘,遁速也是最為驚人。

當先的那道遁光第一個落到小屋當中,遁光一斂,現出一個高大的人影,人影看了屋內的情況,當即臉色就大變起來,此人影正是楚家大少楚人傑,他一進門,就看到倒在地上的月娘,急忙一把將她扶了起來,好在雷霄只是擊暈了她,並沒有下什麼殺手,然後他就看向床上的父親,父親呼吸還算平穩,顯然還沒有受到什麼損傷。

楚人傑這才算是鬆了一口氣,父親和月娘都沒有事情,這就是不幸中的大幸了,而且父親現在還這個樣子,根本沒有一點自保之力,絕不能再受半點損傷了。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網

… 其他人也相繼落到小屋前,遁光一斂,大多是些楚家堡的子弟,還有護衛隊的人馬。

一個大光頭大步走到楚人傑面前,拱手問道:「大少爺,我們現在怎麼辦?」

這大光頭正是楚家護衛隊的隊長,名叫羅威,實力也有武王四品,雖說跟楚人傑相比,還有點差距,但差距並不大,是個實力強悍的高手。

楚人傑將月娘也放到床上,跟自己父親躺在一起,然後才說道:「羅威,你帶幾個人跟我一起追剛才闖入這裡的人,剩餘的人留在這裡守護家主。」

眾人齊聲答應,楚人傑在這些人中還是頗有威信的。

於是,羅威挑了三個實力也是頗為強悍的傢伙,加上楚人傑,五個人就朝血舞和雷霄離去的方向,追了過去,可惜他們卻並不知道,他們追上去,也是白費心機,以血舞和雷霄二人的修為,就憑區區的這幾個人能夠拿下,那簡直就是痴心妄想了。

……

離開楚家堡的門口一共有兩個,第一個當然是日常進出的大門了,另一個卻比較少人走,而且晚上一般都會被人上鎖,這個門就開在靠近後院附近的地方,或許還有另外用途也不一定。

而楚青青正是帶著葉少秋從這個門離開,從正門出去,也被接受檢查,自己倒沒什麼,葉少秋一檢查,不就露餡了嗎?

看著這扇已經被一把大鎖鎖死的大門,葉少秋苦笑著說道:「你有鑰匙嗎?」

楚青青搖了搖頭,她沒想太多,既然葉少秋想出去,這個門無疑是最好的選擇,她哪裡這個門是上鎖的,走,怎麼走,門上還被人留下了禁制,除非用鑰匙開鎖,不然利用蠻力的話,肯定會被楚家堡的人知道,到時候一大群人上來,葉少秋想跑也跑不了。

葉少秋皺了皺眉,心中思量一下,仔細留意起門上所留下的禁制,這是一種頗為玄妙的小型法陣,破除法陣,用蠻力是一個辦法,但卻是一個下等的辦法,一般懂陣法的人,都會嘗試著去尋找法陣的中樞,以中樞為原點,再用靈力去破除,這樣法陣的威能就會下降一半都不止,那時候陣法其實已經算是不攻自破了。

找出法陣中樞,說難不難,說容易也不容易,除了對陣法之道有所熟悉之外,還要一點,靈識強大,現在葉少秋也只能試試了,雖說他的靈識比一般同階強者都要強大,但他卻只是略懂陣法之道的皮毛而已,只能死馬當活馬醫,碰一下運氣了。

看到葉少秋聚精會神的看著門上的禁制,楚青青也沒有打擾他,她也是一個聰明的女孩子,當然知道葉少秋這是在利用靈識尋找法陣中樞,至於能不能找到,那就得看他的本事,反正自己是不懂這些。

有時候女孩子就是這樣沒心沒肺,但挺讓人吐血的,好在葉少秋不了解楚青青此時的心思,不然他真的要吐血三升了。

「轟!」

一聲巨響,讓葉少秋一下子驚醒過來,楚青青也是一樣,兩人急忙看向聲音發出的方向,那巨響正是從後院發出來,後院出事了,然後葉少秋二人又看到從楚家堡各個方向有十數道遁光落到了後院之中,那些肯定都是去查看情況的楚家子弟。

「後院,爹爹。」楚青青很快就想到什麼,一聲驚呼,就撒腿朝後院趕了過去,沒錯,這個時候,他的爹爹正是最虛弱的時候,如果有人去殺他的話,那簡直就是不費吹灰之力,楚青青如此擔心,也是正常的,但我怎麼辦。

葉少秋悲哀看了眼身後的大門,猶豫著是否跟上去看看,但以自己現在的情況,去的話,風險反而更大,要知道他可是逃出來的。

葉少秋看著楚青青離去的倩影,嘆了一大口氣,然後心神又回到了大門的禁制上。

……

在距離葉少秋稍遠的地方,正有一道雷霆和一道紅光,快速朝他這個方向接近過來,雷霆和紅光還不時的碰撞到了一起,但他們都壓抑了自身的靈力波動,所以碰撞的威能雖然大,但聲勢卻小了許多,可這危險係數也就越大,壓縮的靈力直接讓地皮都被硬生生颳去一層,這是多麼可怕的力量。

聯盟之職業人生

雷霄又一次被迫朝後擊出了一拳,方才擋下血舞發動的攻擊,但畢竟他的修為比血舞弱了一籌,速度也開始慢了下來。

雷霄深呼了一口氣,他明白要從血舞手上逃脫,不大損一次元氣是不行了,但起碼比丟掉性命強得多。

紫色雷霆居然在空中停了下來,雷霄緩緩的轉過身,此時他的眼眸已經變成了一片紫色,與血舞的血眸不同,雷霄的眼眸中閃爍的是雷光,而他手臂上的閃電符文也閃現而出,散發著萬道的毫光。

雷霄雙手平舉,口中念念有詞,體內的靈力瘋狂的運轉,運輸到雷霄平舉的手掌上,一道道紫色電弧在他手掌上跳躍著。


似乎感應到雷霄所釋放的波動,天空中也逐漸形成一朵的黑色雷雲,也有十餘丈之巨。

雷霄曲指一點,一道法訣朝著黑色雷雲,就打了過去,黑色雷雲之中轟鳴陣陣,一股令人恐怖的威壓,從其中釋放了開來。

雷霄終於動用了他最強的手段,可見為了保命,他已經不惜一切代價了。

「撲哧。」

雷霄張口噴出了鮮血,動用如此強大的手段,讓他的傷勢再次加重,但此時他的眼神依然是決然不變。

金水城的人都知道雷霄一雙雷拳,無可匹敵,但是誰又知道雷霄最強的並不是他的雷拳,而是通過他手臂上的閃電符文,引動天地雷電之力,當然以他目前的修為,引動一道,已經是他的極限了,但他相信就只是一道也足以把比他強一階的血舞給攔下來了,而且他也能趁此機會逃得一命。

可是, 竹馬寵不够:青梅撩上癮 ?當然不是,真正的對決現在才剛剛開始罷了。

本文來自看書惘小說

… 空中的異動,血舞自然是注意到了,她早就預防了雷霄會不惜一切的反撲,他是個聰明人,知道什麼時候進,什麼時候退,自己的修為比他強,他要逃走,就要拚命,不然就得死。

血舞雙手帶起一抹紅光,在身前交錯而過,一柄血色的怪刃,握在血舞的手心當中,一股股駭人的血氣在其上翻湧不停,刀刃長一丈二,呈詭異的弧形,跟月牙的形狀有點相似,一般的刀刃不會設計成這個模樣,因為這種刀刃是專門為殺戮而生的,是一種殺器,是血魔雙姝的獨門武器,血魔刃。

而這柄血魔刃已經被血舞煉化入了體內,利用體內真元培養的寶物,只會更加強大,這柄血魔刃已經十分接近頂尖靈器的層次,威能自然相當的恐怖。

才只是剛出現一會兒,刀刃翻騰的血氣,已經在血舞頭頂形成一團紅雲,雖然比天上的黑雲要小,但氣息更為的霸道。

血道功法,本身就是屬於邪道一類的功法,何為邪,不正不魔,便為邪,正道主張自我探索和學習,而魔則為了提升修為,不擇手段,但邪和兩者不同,邪第一要點,就是傷己,以自殘的方式,逆天而為,所以血魔雙姝之所以能凶名在外,並不是她們,而是她們夠狠,不止是對別人狠,對自己更狠。

血舞在自己的雙臂上一劃,兩道血箭激射而出,落在身前的血魔刃之上,有了精血的灌注,血魔刃發出了一聲聲的低鳴,低鳴聲混雜了無數鬼魂的厲嘯,相當的恐怖。

血舞伸出了一隻縴手,輕輕的握著血魔刃的刀柄,血魔刃微微抖動著,似乎想掙脫而開,卻被那隻縴手握得死死的。

「血魔刃,封印開。」

一道道蚊蠅大小的血色符文,從血魔刃之上狂涌而出,大片的天地都變成了血色的海洋,天空的紅色,倒映著血舞的血眸,顯得無比的詭異,整片天地除了頭頂轟鳴陣陣的雷雲,瀰漫著一股壓抑的感覺。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