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放心,我只知道你叫熙春,我們是因為花店買花認識的。」。

聽到維維的話,熙春便放下了心,滿眼感激的看著維維,「謝謝你。」。

「不用謝,只是,你確定真的不告訴他?」。

維維一臉擔心的看著熙春,她不認為隱瞞對方自己的過去,是一個好的辦法。

熙春看著維維很是無力的笑了,她想過和留意說清楚的,不過她沒有那個勇氣,因為她清楚的知道,沒有人會有勇氣接受如此不堪的自己。

而她,也不這一次告訴自己一切都已經過去了,現在的她和以前的冰冰沒有任何的聯繫。

「雖然這樣很自私,可是我知道,如果不自私,我就不可能會喝他在一起。」。

「我想要和他好好的,忘記過去,重新開始,就不能再告訴自己,我以前是個什麼樣的人。」。

「可是,有些事情,總有一天他會知道的。」,維維看著熙春很是擔憂的說到,她可以什麼都不說,可是如果他們結婚了,有些事情不是會露出水面了嗎?

熙春看著維維很是無力的笑了一下,「你要知道,愛情是脆弱的,它沒有我們想的那麼強大。」。

熙春的話,深深地印在了維維的心裡,熙春現在的情況不就是她現在面臨的情況嗎?

維維看著熙春,內心很是難受,因為她也有一些不堪入目的往事,她不知道這些事情,會不會成為自己和王浩宇的阻礙……。

維維越想,心裡越慌,可惜的是,她不能像熙春一樣,改頭換面,重新來過……。

「我都不知道,可不可以擁有愛情。」,維維看著熙春很是苦澀的笑了一下。

熙春看著維維,很是無奈的聳了聳肩,「不好意思,這個我幫不了你,不過我相信你,你一定會擁有屬於自己的幸福的。」。

「謝謝你。」,維維看著熙春,很是感謝她對自己的祝福。

這個時候,六月走了過來,「我已經賣完了,我們現在去吃飯吧?」。

熙春看著劉毅點了點頭,對著維維客氣的表示了一下,「要一起嗎?」。

「不用了,我等一下還有事情,就先回去了。」,維維看著宣傳很是禮貌的婉拒到。

「我先去一下洗手間,你們先聊著。」,劉毅覺得肚子有些不舒服,便讓熙春和維維兩人先聊著。

「好的,去吧,我等你。」。

熙春看著劉毅笑了一下。

「我也先走了。」。

等到劉毅走了過後,維維拿起自己的包也準備回去了。

「等一下,卡忘記了。」,熙春拿起桌子上的銀行卡遞給維維,「雖然你不缺錢,但是這是我的過去,我想要和他徹底的告別。」。

維維看著熙春,既然她如此堅持那麼自己也不能在拒絕,便收下了卡,「好的,願你的新生活永遠幸福。」。

看著維維的背影,熙春忍不住叫住維維,「維維!」。

她很想要在和維維說一些話,畢竟她也不是一個忘恩負義的人。。她勾起嘴角,「一聲不吭就動手,也不怕我燙著你!」

「除了家裡的傭人,沒人給我熨過衣服,只有你能看見我的衣服皺了。」他將臉擱在她的肩膀上,聞著她身上若有似無的香水味,「你自己說,你為什麼就是比其他女人聰慧?」

……

《粉墨》第44章天底下男人都一樣 「哈哈哈,天助我也,天助我也啊。」

此時公孫家主在屋內大笑着,他玉面桃花,一副十分快意的樣子。

「爹爹,如今三大家族的家主都死了,這下,只有我們公孫家族一家獨大了,只要給我們時間,先行葉飛一步,那整個天城,只有我們公孫家族最為強大了。」

此時在公孫家主面前,他的兒子翹著二郎腿坐在沙發上,手中拿着一支香煙,公孫進也是十分開心,天城一下子死了那麼多人,實在讓他高興啊。

「死的好,死的好,真是太好了,天助我也,現在天城對我們有威脅的,無非就是葉家還有李點蒼了,其他人根本不足為懼。」

「他們不死,永遠跟我們瓜分天城的生意,他們一絲,壟斷天城對我們公孫家族就容易多了。」

公孫家主對着兒子公孫進激動的說着,他也沒想到天城一天之內會死這麼多人,這讓他即意外又驚喜,早在多年前,公孫家主就幻象著一夜之間這些阻礙自己的人全都死了,沒想到還真的實現了。

「可是爹爹,他們到底是誰殺的?為什麼死了那麼多人呢?殺手一定很厲害吧?」

公孫進忽然疑惑的問著公孫家主,他有些擔心,殺死他們的是誰?

「管他呢,反正不是我們死,是他們死,跟我們沒有任何關係,他們死的好!死的妙。」

公孫家主冷漠的說着,他並不覺得對自己有什麼影響,也不想探究兇手是誰,反正跟自己又沒有關係。

公孫家主和公孫進正在談著話,一個保安走了進來。

「家主,門外來了葉飛和李點蒼,他們說有事情找你談。」

那保安對着公孫家主說着,徵求着意見。

「他們來幹什麼?不見!」

公孫家主一甩手,想氣葉飛就覺得火大,不管葉飛有什麼事情,他都不見。

「呃……」

那保安面露難色,欲言又止,好像有什麼話要說一樣。

「怎麼了?」

公孫進問著保安,知道他有話要說。

「葉飛說,您要是不見,他就打進來了。」

保安唯唯諾諾的說着,他不知道說完這句話,公孫家主會有什麼反應。

「啪!」

公孫家主猛然的一拍桌子,桌子上的水杯啪的一下就碎裂了,保安嚇得渾身一哆嗦。

「欺我太甚!這個該死的葉飛,混蛋!」

公孫家主臉紅脖子粗,想要乾死葉飛,但是奈何打不過。

「讓他進來吧。」

公孫進一擺手,便是對着保安說着,保安點點頭,便是走出了門外。

「爹爹,葉飛來我公孫家有什麼事情?來者不善啊,不得不防。」

公孫進對着公孫家主說着,兩家已經有些鬧僵了,如今葉飛卻登門而來,這讓他們有些疑惑葉飛是幹什麼來了。

「他和李點蒼搞在一起,對我們很不利。」

公孫家主眉宇緊皺着,內心盤算,不知道在想着什麼。

「去,召集高手,都來這裏,葉飛要是對我們不敬,我們還能反擊。」

公孫家主對着公孫進說着,公孫進點點頭,便是打了個電話,不多時,三十個頂上金花的古武者便是紛紛來到這裏,他們一個個都埋伏在周圍,一旦葉飛有什麼不對勁,他們地就會第一時間保護家主。

此時,葉飛和李點蒼從門外走了進來,兩個人並肩而行,身高一樣,一個凌亂的碎發,身材消瘦,長相帥氣,眼神深邃,另外一個,長發披肩,美艷動人,身材玲瓏,兩個人走在一起十分的般配,郎才女貌。

「公孫大爺。」

「公孫大爺。」

葉飛和李點蒼進門,紛紛尊稱著公孫家主,以晚輩的方式稱呼著公孫家主。

「哼!」

公孫家主對着葉飛冷哼一聲,他一甩袖子,直接坐下,根本沒有好臉色,葉飛那天讓他喝血酒,還抽了他幾巴掌,公孫家主內心十分不爽,看到葉飛就來氣。

「不知道兩位到我家有什麼事情啊?」

公孫進站起啦,問著葉飛和李點蒼。

「天城各大高手都死亡的消息,你們都知道吧。」

葉飛問著公孫進和公孫家主。

「直接進入主題,廢話少說!」

葉飛只是說了一句,公孫家主就是大怒的對着葉飛吼著,葉飛深吸一口氣,公孫家主太記仇了。

「現在三大家族的家主都死了,如今您公孫大爺還活着,但是也會很危險,兇手下一個目標很有可能是殺了你!」

「我還請公孫先生和我們聯手,一起共同對抗兇手。」

葉飛直接進入主題,也不墨跡了,希望公孫家主能夠識時務。

「哈哈哈,一派胡言,兇手?兇手在哪裏呢?」

「你有什麼證據證明兇手下一個就殺我?就算兇手真的來了,我也一定把兇手碎屍萬段!」

公孫家主哈哈大笑的說着,他對葉飛沒有絲毫的好臉色,言語冷漠無比。

「是真的,公孫家主,我爹也死了,天城很多高手都岌岌可危,如今只剩下的您了,下一個目標一定是你,公孫家主,請聽我們一句勸,聯手抵禦。」

李點蒼上前一步,對着公孫家主勸說着。

「滾滾滾,你們兩個狗男女是穿一條褲子的,暗地裏有一腿,一個鼻孔出氣,少忽悠我,滾蛋。」

公孫家主不耐煩的對着李點蒼說着,他揮舞的手表示十分不耐煩。、

「你!」

李點蒼聽到公孫家主的話后,便是臉色一紅,她內心一股怒火升騰著,想要一掌拍死公孫家主,但是她還是忍住了。

「公孫家主,你的心臟是不是黑色的?兇手專門殺心臟是黑色的人,你要是再不聯手,說不定今晚你就被兇手掏心而死。」

葉飛對着公孫家主說着。

「啪!」

公孫家主拿起杯子,朝着葉飛猛的一下扔了過去,葉飛一躲,杯子摔在牆上破碎飛濺。

「滾你娘的,少詛咒老子,來我公孫家幹什麼?我請你們了嗎?滾蛋,再不滾,我就動手了!」

公孫家主大聲的怒罵着葉飛,嘩啦啦一聲,此時埋伏在暗地裏的人紛紛沖了出來,一個個拔出身上短斧,朝着葉飛和李點蒼向前走了一步。

「滾!」

三十多人都是齊聲大喝着,對着葉飛和李點蒼怒吼一聲滾,侮辱性極其之強。

葉飛倒退一步,話說到這裏,就沒有辦法說了,已經談崩了。

「公孫家主好自為之!」

葉飛對着公孫家主說了一聲,便是轉身就走,李點蒼白了一眼公孫家主,也是轉身就走。

「好自為之你娘!管好你自己就行了,孫子!」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