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沒事吧。」黃大仙從桌邊起身,還沒來得及去扶,七絕國侍衛卻已經先一步將人拉了起來。

「對不住對不住。」小二一瘸一拐,還在連連道歉,「地板實在太滑,我這就吩咐廚房重做一份。」

「你也去醫館看一下吧。」黃大仙遞給他一錠銀子,「這盤菜想必又要從你的工錢里扣,拿去做個補貼。」

「哎,多謝客官。」小二喜不自禁,連連作揖后便離開雅間。

另一個僕役上來迅速清掃乾淨,又替兩人關上了門。

「阿黃真是善良。」慕寒夜抓緊時間讚歎,「不愧是一國之後。」

黃大仙很想找點針線,將他的嘴縫起來。

「只可惜了方才那盤菜。」慕寒夜道,「都是些冬季大補食材,還想著要你多吃一些。」

「方才小二都說了,會叫廚房重新做。」黃大仙道,「你盡可以慢慢進補。」

「只怕不行了。」慕寒夜搖頭。

「為何?」黃大仙聞言不解。

慕寒夜目光閃閃,「阿黃想知道?」

黃大仙與他對視片刻,果斷搖頭,「完全不想。」

「阿黃阿黃。」慕寒夜換了個位置,膏藥一般坐在他身邊。

「你又想做什麼?」黃大仙頭疼。

「一個人坐著冷。」慕寒夜摟過他的腰,「抱著暖和。」

黃大仙自顧自吃東西。

慕寒夜再次張嘴。

方才在對面還好,這次他就坐在自己身邊,黃大仙覺得若是自己不喂,他說不定會過來啃住自己。

(穿越)拐個高僧做老公之斬妖除魔

慕寒夜咽下去之後苦了臉,「都是蔥頭和花椒。」

黃大仙:……

他還真不是存心的。

「不過只要是阿黃喂的,蔥也好吃。」慕寒夜甜言蜜語。

黃大仙好笑,「嘴不麻?」

「阿黃嘗一下?」慕寒夜目光炯炯。

秒婚蜜愛,老師教夫有道 ,便被他堵住了雙唇。

這頓飯吃得及其緩慢,因為慕寒夜兩隻手要耍流氓,完全顧不上摸筷子,所以黃大仙只好一邊自己吃,一邊餵給他,還要時刻防備他不會又親上來,十分心力交瘁。

「王。」侍衛在門外道,「補做的菜來了。」

「都吃飽了。」黃大仙放下筷子。

「這菜可不是用來吃的。」慕寒夜終於捨得把手從他身上拿開,重新坐到對面,「端進來。」

侍衛從小兒手裡接過菜,推門放在了桌上。

慕寒夜用七絕語跟他說了一段話。

侍衛點頭,轉身出了雅間。哥哥弟弟都是狼

「好香。」黃大仙揭開蓋子,立刻便有一股熱氣撲上來。

慕寒夜拿過一邊的勺子攪了攪煲底,順便用指尖銀針迅速試了一下,果然便見針頭變成了黑色。

「要不要帶回去?」黃大仙道,「浪費可惜,都是羊肉,凌兒應該會喜歡。」

「你若是將這個送給沈公子,只怕秦兄會拆房。」慕寒夜似笑非笑。

「為什麼?」黃大仙皺眉。

慕寒夜順手摔了個茶杯,立刻有侍衛進屋,先前那個小二被五花大綁,捂著嘴站在一邊。

「怎麼了?」黃大仙見狀吃驚。

「說吧。」慕寒夜冷冷看著那小二,「誰讓你下毒的?」


小二一語不發,眼底有些憤恨。

「哎喲這是鬧什麼啊。」一大夥七絕國侍衛突然包圍住酒樓,老闆見勢不妙趕緊往樓上跑,想問問慕寒夜到底出了什麼事,卻推門就見自家外甥被五花大綁捆著,登時嚇了一大跳。

「你是這酒樓老闆?」慕寒夜隨手指著那小二,「你可知此人是誰?」

「他,他是我外甥啊。」老闆趕忙賠不是,「是不是哪裡出了誤會,這是個老實人,若有招待不周之處,七絕王大人有大量,可別和他一般見識。」

「外甥?」慕寒夜冷笑,沖侍衛使了個眼色。

侍衛上前在店小二脖頸間摸索一陣,而後狠狠一撕,即刻便有一張面具被剝落下來,露出一張慘白的臉。

「啊!」酒樓老闆被嚇了一跳,險些眼前發黑暈過去,「這這這,我我外甥呢?」

「出去找找,說不定打暈了就在這附近。」慕寒夜道,「這頭交給本王來審。」

「我這是造了什麼孽唉。」酒樓老闆連拍大腿,連道謝也顧不上,轉身便跑下樓去招呼大夥找人。

雅間里重新安靜下來,慕寒夜問黃大仙,「認不認識這個人?」

黃大仙遲疑了一下,點頭,「周珏的人,叫閆貴。」

「說吧,目的是什麼?」慕寒夜站起身,緩慢走到那人面前。

「要殺便殺,哪來這麼多廢話!」那人顯然是抱了必死之心,硬著骨頭倒也不怕。

「想死?」慕寒夜冷笑,「只怕沒那麼容易。」

「你想做什麼?」閆貴警惕看著他。

「若不識相,本王有一千種方式讓你生不如死。」慕寒夜看著他,「到時候若再求饒,只怕就來不及了。」

「你威脅我?」閆貴咬牙。

「是不是威脅,你試了便知道。」慕寒夜轉身坐回桌邊,「問問看原本的店小二去了哪裡,若不肯說,先扒光衣服澆上水,去外頭晾一夜,看著快凍死了再帶回房。」

「是。」侍衛領命,拖著他出了雅間。

慕寒夜將那煲湯輕輕蓋上,「這個是喝不得了,下次本王親手燉給你。」

「應當是沖我來的。」黃大仙道,「否則若是只想給你下毒,不會需要假意摔進來,目的便是看我有沒有一同吃飯。」

「嗯。」慕寒夜點頭,「一路上你並未隱瞞蹤跡,會被他發現也正常。」 第81章-最好能多按摩,


「也不是什麼了不得的毒藥。」見他情緒有些不對,黃大仙又道,「只要平日里注意,便於正常人無異。」

「是什麼葯,」慕寒夜問。

黃大仙道,「烏頭草。」

慕寒夜搖頭,「先前沒聽過。」

「是極北雪山裡的一種草藥,不算常見,你沒聽過也正常。」黃大仙道,「服用之後除了平日偶爾會心悸,也不會有其他事。只是若與燕紅花相遇,便會毒氣攻心。」燕紅花雖說遇到銀針會變色,不過尋常人吃了最多便是氣血攻心昏迷兩三天,之後便會自己康復,算不得什麼烈性毒藥。

「怎麼不早些告訴我?」慕寒夜皺眉。

即便是告訴又能如何?黃大仙這句話沒說出口,因為有些傷人。

「怪不得前日見你捂著胸口蹲在地上。」慕寒夜將他抱在懷裡。

「偶爾會這樣。」黃大仙道,「也不會死。」

「亂說什麼。」慕寒夜聲音一沉。

黃大仙沒再說話。

「烏頭草有解藥嗎?」慕寒夜問。

「沒有。」黃大仙搖頭,「烏頭草也不是毒藥,又何來解藥之說。只有與燕紅花相遇之時才會有劇毒,但真到那時候,就算是有解藥,怕也來不及服用了。」

慕寒夜眉間寒意更甚,半晌也沒說話。

「好了,回去吧。」黃大仙從他懷裡掙開,「從我七歲服下烏頭草到現在,已經十好幾年,也沒見出什麼事,沒什麼好擔心的。」

慕寒夜道,「我一定會想辦法替你調養。」

知他性格如此,黃大仙倒也沒有再出言拒絕。

兩人一路沉默回了皇宮,影衛抱著小鳳凰跟在後面,剛一出御花園就撞到追影宮暗衛。

「啾!」毛球張開小翅膀,要自家暗衛抱抱。

七絕國影衛卻默默將它抱得更緊了些。

毛球眼神茫然。

「多謝。」追影宮暗衛熱情洋溢,打算從異國小夥伴手中接過少宮主。

七絕國影衛卻目不斜視,抱著毛球與他們擦肩而過,簡直就是健步如飛,生怕慢了會被拖住。

追影宮暗衛雙手保持伸出姿勢,笑容僵在臉上。

「啾!」毛球拚命回頭看,小黑豆眼略捉急,因為它想回去睡覺。

追影宮暗衛在後面哭著追,光天化日強搶我家少宮主,還有沒有天理了。

這個社會簡直不能更黑暗。

慕寒夜自然是沒心情去管他們,嫌黃大仙走路慢,索性將他打橫抱起。

「做什麼?」黃大仙受驚。

慕寒夜平底躍起,將他一路抱回住處,迅雷不及掩耳放在了床邊。

黃大仙:……

「好生躺著。」慕寒夜道,「從現在開始養身子。」

黃大仙無奈,「會不會太誇張了些?」烏頭草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解,若是一直這樣,難不成自己要一輩子躺在床上。

「我一定會將你醫好。」慕寒夜在他唇上親了一下。

「以後莫要在皇宮做出越軌之事。」黃大仙皺眉,「被皇上看到,又是一本說不清的賬。」畢竟自己是以侍衛的身份進的宮,就算七絕國風俗再奇特,也斷然不可能讓皇帝抱著侍衛四處狂奔,稍微有些腦子都能想到是有問題。

位面商人的日常

慕寒夜目光閃爍,「阿黃是在擔心本王?」

黃大仙果斷搖頭。

「放心。」慕寒夜握住他的手,「將來阿黃定然會健健康康,然後無憂無慮與本王雙宿雙飛,再也不用擔心疾病之苦。」

黃大仙:……

「你先休息一陣子。」慕寒夜道,「我馬上就回來。」

「要去找葉谷主?」黃大仙問。

慕寒夜讚歎,「阿黃與我真是心有靈犀。」

「已經不早了。」黃大仙道,「何必再去打擾葉谷主。」

「不行,再晚我也要問清楚。」慕寒夜很堅持,「否則心裡不安。」

「我已經將所有事情都與你說清楚,還有什麼好問的?」黃大仙無奈。

「萬一阿黃對我有所隱瞞呢?」慕寒夜很篤定。

黃大仙不解,「我為何要對你隱瞞。」

慕寒夜眼神閃閃,「因為阿黃體貼,怕我擔心。」

黃大仙冷靜道,「你想多了。」

「乖。」慕寒夜將他壓回床上,正色道,「就算沈盟主從中阻攔,本王也一定會為阿黃找到葉谷主!」

黃大仙無語與他對視,然後扯過被子捂住頭。

這人沒救了啊……

慕寒夜轉身出了住處,一路飛奔去找葉瑾。

「我家谷主已經睡了。」日月山莊暗衛意料之中擋住他,「若是七絕王不著急,可否明日再來?」

豪門前妻:好聚不好散 ,「我急。」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