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直接找出來,抄錄下來,抄完就吃掉吧!她應該很補吧!」

「多謝小姐。」

「互惠互利,以後需要用到你的地方很多。大批的凡人靈魂可以供你吞噬,所以要做好儲存措施,別吃的墩柱!」淑懿吐槽。

塞巴斯蒂安輕笑不語,將那靈魂揉成一個透明的珠子,塞進嘴裡吞下。淑懿挑眉,他真的很誘人,什麼動作都那麼的優雅,真想讓人將他的優雅給破壞!

和跡部景吾打個招呼,順帶和岳人說幾句,讓他給自己請假后,淑懿就睡覺去了。睡醒后,領著自己的用積分換閱的,百變包裹裡面塞了不少的衣物后,開心的去了尸魂界,開始了新的學習生涯。

淑懿有個嚴厲的老師,雖然是美男,可是她真心對死過老婆的,沒有興趣,不管為什麼。而且自己身邊的麻煩還在,沒心思啊沒心思,淑懿每天按時的訓練,背誦鬼道,進步很快。現在唯一的就是找自己的斬魄刀,淑懿的刀法和他們的不一樣,但是效果一點也不比他們差,而且她最好的是瞬步,數度絕對的快,反正朽木白哉是沒追上過。

淑懿很明白為什麼,因該瞬步裡面含有空間之力,所以,她領悟的是最快的,鬼道她是最平凡的,因為是需要死記硬背的東西,她最討厭背書,不過還好有系統商店的記憶藥水,她花了兩小時全部背下,之後開始鍛煉手勢,熟能生巧的不斷練習,讓淑懿很快就掌握。

櫻花糕的確很好吃,特別是朽木家的酒,讓淑懿喝的很舒服,有時候淑懿會在櫻花林中修鍊劍法,翩翩而起的櫻花花瓣,讓淑懿的練習上帶了幾分的嫵媚,淑懿每次練劍都是等沒人的時候,今天正好朽木白哉回家拿文件,也就看個正好。

淑懿練完才發現有人,訝異的看著朽木白哉,突然對著他眨了眨眼,笑著說:「要保密喲!不可以告訴別人哦~」甜糯的嗓音的讓剛修鍊完的淑懿,帶著一份慵懶。

從驚艷中回神的朽木白哉,在聽見這話后,遲疑片刻後點頭。

「那我去梳洗啦!說好嘍!保密哦!」說完就離開了這裡。

朽木白哉站了片刻后,去房間拿了文件,就離開了。

在半個月後,淑懿通過了朽木白哉的測試后,穿好了來時的任務裝,拿出了一個晶瑩剔透的護符,送給了朽木白哉,就離開了尸魂界,回到現世去了。其實淑懿非常的肉疼,那護符用了她七千六百點積分,可是他畢竟認真的教導了自己,所以才大出血的送出去。

不過這些技能和靈力的使用方法,到讓淑懿在刻錄完全尸魂界真央的全部書籍后,還得到了超強朽木家家主的指點,還有聽課筆記。淑懿將這些收藏好,說不定以後就能用到呢!必進以後的事情誰也說不準! 「軍醫,幾位軍醫在哪。」

「軍醫……啊,軍醫在……我去叫。」

營帳外突然響起了喧嘩聲,大鬍子將軍大步跨出帳內,「什麼事,怎麼這麼亂。」

「胡,胡將軍,殿下的親衛回來了,受了重傷,我們去尋軍醫。」

「親衛?在哪?」

大鬍子將軍問完,帳內的將領也都走了出來。

被攔住的葯童一顫,有些畏縮的道:「回,回將軍,親衛大人們在軍醫的帳篷中。」

大鬍子將軍看向後出來的幾人。

去看看!

對視中,眾人的想法出奇的統一。

「走。」

「將軍。」

「嗯?」步子一頓,幾人回頭,「怎麼了?」

「下官就不過去,熬了一夜,下官還是在這帳中等消息吧。」

「這……好,張軍師若是累了就先去休息吧,有事我們讓人去叫你。」

「這,也好。」張軍師點頭。

遠處,幾名蕭衛出現在眼前。

此時的蕭衛褪去了戰場上弒殺的冰冷,看起來活潑的多,蹦蹦跳跳的就向著這群將領們跑了過來。

「將軍,你們是去看親衛哥哥們么,我們也一起啊。」蕭甲營中的小十咧嘴一笑,露出兩個圓圓的酒窩。

「好啊。」大鬍子將軍的大手拍向小十,在那亂糟糟的腦袋上揉了揉,「聽梁校尉說小娃子你們厲害著呢,老子怎麼看不出來,小娃子,哪天咱們練練如何,你們要是贏了……」

這邊聊的熱鬧,後邊卻有些不同。

蕭衛中的一人拉住要進營帳中的張軍師的面前,笑眯眯的道:「張軍師哪去啊。」

張軍師動作一頓,看著眼前十八九歲樣子的少年。

「聽王爺說,張軍師智計一流,不如和我們一起去看看親衛哥哥們,也問些話,免得我們有什麼遺漏不是。」

「……」沉默了稍許,張軍師輕笑著點頭,「也好。」

軍醫的帳篷建在營地的西南角,剛剛走進,一股股葯香便撲鼻而來。

年紀不大的葯童此時正蹲在帳篷外熬藥,見到幾位難得一見的將軍,激動又畏懼的差點打落手中的葯盅。

「將、將軍安好。」

「裡面的人如何了,軍醫回來了嗎?」揮手讓葯童繼續熬藥,同來的幾人跨進帳篷,隨口問了一句。

「啊?啊!軍醫大人還沒回來,小、小人只止了血,還……」

「報!殿下和王爺回來了。」

進入帳篷的腳步頓住,幾人臉色一喜,快速的轉身。

帳篷簾挑起,一人露頭,表情僵硬了一瞬的張軍師無意間瞥見,瞳孔驟然緊縮。

砰!

一聲巨響。

走在前面的幾人回頭,張軍師已經被蕭衛摁在了地上,整張臉幾乎都被掩埋在白雪之下。

「你們做什麼!」

怒喝聲響起,幾名將領抽出兵器。

「放人!」

「……」

「老子讓你tmd的放人!」

「……」

砰!

大鬍子將軍率先出手,大刀直指擒住張軍師的蕭衛。

一旁的小十揮劍格擋,一張小臉變得嚴肅起來。

雙方竟是突然之間在這軍醫的帳篷前打了起來。

「住手。」

人影閃過,一刀一劍驟然停下,人影轉頭,望向地下那狼狽的身影。

「王,王爺。」

蕭逸凡看向說話的大鬍子將軍,「怎麼回事。」

「王爺,蕭……蕭衛突然攻擊張軍師。」

蕭逸凡看向壓著張軍師的蕭衛。

咔嚓!

蕭衛卸掉了張軍師的兩隻胳膊,壓著人跪在地上,又是低垂著個頭一陣的翻找,最後從張軍師的懷中翻出一個荷包。

蕭逸凡打開聞了聞,「殿下,您先去休息吧。」

蕭逸晟看了眼蕭逸凡,又看了眼張軍師,點點頭,向著軍醫的帳前走去。

帳前的身影目光灼灼,在蕭逸晟走進的同時跪了下去,「殿下。」

「小十,辛苦了。」

人影搖頭,抬起的臉不是本該死去的晟十還能是誰。

「晟十不苦,殿下才是……晟十該死,不能保護在殿下左右。」

蕭逸晟拍了拍晟十的腦袋,「小六呢。」

「在裡面,葯童去找軍……」

不遠處,軍醫的身影已經出現,正被兩人一左一右的架著飛奔而來。

蕭逸凡一行人正好與之擦肩,揮手免了人行禮,一行人回到議事的大殿。

「王、王爺,這、這……」

沉默了不知多久,終於有人沉不住氣了,率先出聲打破了平靜。

蕭逸凡拄著下顎,聽見這聲音,眼皮抬了抬,將目光慢慢放到張軍師身上。

張軍師低著個腦袋讓人看不見表情。

「王爺。」又有人開口。

蕭逸凡只是坐著。

不知又過去多久,天徹底亮了起來,晨曦的光芒透過微啟的帳門灑入營帳,搖曳的燭火在也感覺不到它應有的光亮。

古暘的聲音在帳外響起,「王爺。」

「進。」

古暘幾人走進,古暘的手中提著個布袋。

袋子圓滾滾的還滴著猩紅的液體,都是在生死間摸爬滾打多年的人,這袋中的東西是什麼,沒人看不明白。

果然,古暘將手中的袋子一扔,袋中的東西滾落出來,正好停在張軍師的面前。

血淋淋的人頭怒睜著雙眼,直勾勾的看著張軍師。

「啊!」張軍師一個激靈,望著那人頭的雙眼瞳孔放大,慘叫一聲,張軍師本就慘白的臉更是白的嚇人,後退了數步才吐出一口氣來。

「這,殿下的親、親衛?怎麼會!」 婚如冬陽

蕭逸凡微勾唇角,「張軍師,有什麼想說的么?」

張軍師嘴唇一抿,「你,你怎麼發現的。」

蕭逸凡靜靜的看著。

張軍師見此,苦澀一笑,蒼白的唇角劃過一抹嫣紅。

蕭逸凡揮了揮手,「一起送走。」

古暘領命,手起刀落,在一眾還沒反應過來的將領的驚喝聲中砍掉了張軍師的頭顱。

「你……」

「殿下離開時清除了所有痕迹。」蕭逸凡開口。

有人瞳孔一縮,反應過來。

「啥,啥意思!」只知道打殺的將領想不明白。

有人輕嘆口低著頭解釋,「殿下清除了離開的痕迹,那梁校尉發現的痕迹是如何出現的。在我們紮營之前早已檢查了周圍。」

這便是說,痕迹定是在蕭逸晟離開前不長的時間出現的,不是蕭逸晟,那還能是誰。

有人反應過來,那時,只有張軍師帶著人外出巡視。 心情鬱結的淑懿,想起來她自己還是冰帝的兩年級生,連考試都是在跡部家做的,自己都沒怎麼去過,在聯繫景吾后,坐上管家安排的車子。

一路上看著風景,淑懿覺得自己錯過不少,可惜公司和其他的事情佔了她大多的時間。今天難得有空,想去看看。

到門口的淑懿,立刻就呆了下,上次是被跡部景吾開車帶進去的,都沒仔細的看,還真是附合他審美的華麗。用學生證進入冰帝后,她走的並不快,景吾說會派人接她,所以,她在附近邊走邊看。

很快接她的人來了,不過,淑懿忍不住想吐槽,腫么就派了忍足侑士,難道不知道冰帝第二受歡迎的就他么……

禮貌的相互點頭介紹后,淑懿並沒有和他多做交談,只是他透露出來的信息,讓淑懿的眼神暗了下來。

「說吧!你這樣說的目的,我想忍足葯業的第一繼承人說出這話,是想挑戰向日家嗎?或者說,令妹忍足侑雪是想挑戰我?看來那時候,真不該救你,應該讓重傷的你,淋著雨等著發燒!」嬌嬌軟軟媚惑的聲音帶著冷冽,冰冷的眼神、身邊隱約的氣勢,讓忍足侑士不經想到自己的父親或者說爺爺。

「啊啦,怎麼會呢,只是希望向日小姐手下留情。」即使帶著眼鏡依舊魅惑無比,帶著關西腔的說話方式也透出屬於他的性感。

淑懿聽了之後,只是笑了笑,留下了一句話。「生或死,選擇在於她。」

打開學生會室的門,看到正在辦公的景吾,淑懿露出了真心的笑容。「景吾,很忙嗎?」

「還好,稍微等會。書架上有你喜歡的原文書,先看會兒。」景吾看到淑懿到了,起身從柜子裡面拿出淑懿愛喝的咖啡開始煮,不一會淑懿最喜歡的藍山就出現,忍足侑士眯著眼睛看著這一切。

從包包內拿出帶來的水果,拉著景吾的手讓他坐下,塞到他的手上。「快吃,很難弄到的。」

景吾自然明白她的意思,開心的食用起來,順帶兩人互喂。不想繼續再做燈泡的忍足侑士,在處理完自己的工作后,就起身告辭。

「忍足君,我說的話,希望你能好好的告誡,有的時候一但做錯,付出的不單單是利益。」淑懿點到即止,沒有任何的任何多餘的話。


看著忍足微微僵硬一下,隨後依舊優雅的離開,淑懿皺了皺眉頭,低頭繼續看書。

跡部景吾雖然在工作可也聽的很清楚,不過既然淑懿不說,那麼她自然能處理好,不過能讓忍足出面的,也只有忍足侑雪那不華麗的母貓!雖然和冰帝網球部的人是朋友,可是該算計的時候,同樣沒人會放棄。這就是這裡的規則,只要不過分無傷大雅的玩笑都可以接受,一但觸犯了底線,那麼消失一兩個家族,也是在正常不過的事情。

「淑懿,好了,今天怎麼想來冰帝?啊嗯。」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