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真的不會對我出手?」金甲武者警惕的看著蕭逸。

「嗯,放心把,我說不會就不會出手。」蕭逸笑著說道,說著還向後面退了幾百米,一副誠意十足的樣子。

「現在,給我說說你那遁入虛空的能力吧,這到底是帝物套裝帶給你的能力,還是你自身擁有的手段?」蕭逸退了幾百米后,對金甲武者好奇問道。

「是帝物所帶來的能力。」金甲武者瞳孔收縮了兩下,然後對蕭逸開口說道。

「哦,果然是帝物套裝么?那看來你還真是得到了一件很是不錯的帝物套裝呢。你這帝物套裝,是門派傳承下來的,還是來至如今這個空間?」蕭逸眨巴了下眼睛,然後再次好奇的問道。

「來至這個空間。」金甲武者警惕的說道,隨著這等話語的說話,他的心這會驀地鬆了一下。之所以鬆了一下,那是因為,其實他並不能持續發動遁入虛空的能力。伴隨著這會和蕭逸談話,他才緩過勁來,如果蕭逸出手的話,他有把握能再次遁入虛空。

「看你忽然鬆了一口氣的樣子,你這遁入虛空的能力,好像因為某種原因並不能持續使用吧。」金甲武者的表情沒能躲過蕭逸的感知,當他感知到了金甲武者這細微的變化后,驀地微笑著對金甲武者開口道。

金甲武者瞳孔猛地睜大,那看向蕭逸的眼神,比之先前更加的警惕了起來,如臨大敵,全身血液都在這一刻瘋狂涌動了起來。

「別害怕,我真的不會對你出手什麼的,都說了我只是好奇而以。」蕭逸見狀,聳了聳肩。他這話到不是騙金甲武者的,雖然他對金甲武者身上的這帝物套裝很感興趣,不過這會卻也並不准備出手搶奪。

然,蕭逸的話語落下后,金甲武者卻並沒有因為蕭逸的話而鬆懈什麼,完全就是一副一旦見勢不對,就立馬會遁入虛空的樣子。

「算了,看來你是不會相信我了,嗯,我對你的好奇也就到這裡了,回見。」蕭逸對金甲武者揮了揮手,然後駕御著筋斗雲,瞬間消失在了金甲武者的視線當中。

而隨著蕭逸如此,金甲武者卻並沒有因此而鬆懈,反而更為緊張了起來,無比警惕的用神念掃描著四周。如此過了好幾分鐘,金甲武者才猛地化為流光向著遠處飛遁起來。

……

「這個空間真是越來越讓人感到好奇來著了,連那樣的帝物套裝都有,這空間還會有什麼樣的存在?這些天光是已知道的尊器就有不少了,接下來,看來我也不能在這空間大意什麼了,稍不注意,陰溝裡翻船也不是不可能的。」蕭逸離開了金甲武者的身邊后,念頭轉動,念頭轉動的同時,將剛剛所獲得的玉牌給拿了出來。

只見這玉牌通體金黃,玉牌上面刻畫著一個字體,這個字體很是玄奧,蕭逸以前全然沒有見過,但不知道怎麼回事,當他的視線落在這字體上面后,腦海中卻是清楚的反應出來了這個字到底是什麼。

雷!

這令牌上玄奧的字認『雷』。

論妖怪的一萬種吃法 系統,給我掃描一下這玉牌。」見得這樣的情況,蕭逸當即對系統下令了起來。

「叮,開始掃描目標……」

「叮,目標名稱,雷字令牌。」 「叮,開始掃描目標……」

「叮,目標名稱,雷字令牌(未激活)。」

「叮,目標用途:開啟八部龍域遺迹。」

「叮,隱藏能力:雷域附體。」

隨著蕭逸的下令,系統頓時將令牌的信息傳給了蕭逸,當蕭逸獲得了這等信息后,他眨巴了下眼睛。

「八部龍域?系統,這是什麼?」蕭逸好奇的對系統問道。

「註:上古遺迹。」系統道。

「哪裡的上古遺迹?本空間么?等等,我有些亂,我現在不是就已經在遺迹裡面么?難不成,這巨龍空間還不算遺迹,而只是表面,真正的遺迹還隱藏在深處,我想要獲得無字天書,就得進入八部龍域?」蕭逸瞳孔一縮,眉頭皺了起來。

「註:請宿主自行摸索。」系統道。

見狀,蕭逸搖了搖頭,然後又問道,「所謂的隱藏能力,雷域附體又是怎麼一個回事?」

「註:雷域附體乃是一種特殊的攻擊手段,如果宿主將『雷字令牌』激活,將獲得這等特殊能力。」系統道。

「怎麼樣才能將其給激活,使用真氣么?」蕭逸再次對系統問道,問出這話的時候,用手把玩著手中的玉牌,嘗試性的將真氣輸入了進去,結果,令牌一點反應都沒有。

「註:仇恨經驗可以幫助宿主激活令牌,另外,若是找到與『雷字令牌』成套的物品,也可以將其激活。」系統道。

「這東西還是成套的?!」蕭逸睜大眼睛,看來自己還得了一個不錯的東西來著。

「需要多少仇恨經驗,才能激活令牌?」蕭逸緊跟著對系統問道。

「一億仇恨經驗。」系統道。

「這麼多!!」蕭逸被嚇到了,雖然他如今的仇恨經驗還有著五十億之巨,但只是激活一個令牌,就需要花費這麼多,這是不是太坑了點。

「註:宿主可以選擇找到成套物品激活。」系統道。

「那還是等等吧。」蕭逸想了想道,對於他如今而言,激活這雷字令牌並不怎麼靠譜,雖然一億仇恨經驗他完全支付得起,但就這麼一下子花費了,卻也有些說不通。

畢竟,那所謂的隱藏能力,雷域附體。

如今的他,並不知道有多厲害。

再加,蕭逸自身戰力堪比彼岸境界,在這可空間自保有餘,更是不需要為了不明不白的能力,就花費仇恨經驗。

還是省著點花吧!

蕭逸心中暗自嘀咕。

雖然蕭逸如今的實力已經不錯了,但蕭逸來自骨子裡的節省,卻一直沒有跟隨著實力的提升而發生變化。蕭逸從小就是這樣個,該用錢的地方絕對會用,不該用錢的地方,那也是絕對不會亂花什麼的。

隨著決定不激活『雷字令牌』了后,蕭逸稍稍再把玩了一下雷字令牌,然後就將雷字令牌給收入了儲物戒指裡面。將令牌給收下了后,他對系統道,「系統,如果有發現和雷字令牌像配套的物品,你會給我提示么?」

「註:宿主若是願意花費一百萬仇恨經驗的話,系統可以為宿主提示一下。」系統道。

「呃,系統你貌似變壞了,什麼時候動不動就要仇恨經驗了。」蕭逸睜大眼睛,以前可沒見系統這樣子的啊。

「註:並不是系統變壞了,而是系統搜索也是會消耗能量的,對於系統而言,仇恨經驗就是能量。」系統道。

「好吧,你這樣說的話,那就用掉一百萬吧。」蕭逸聽得系統這話,想了想,也覺得系統這話還是挺靠譜的,當即化掉了一百萬。雖然化為一億他捨不得,但一百萬對蕭逸現在而言,到是不算什麼了。只需要吸收幾個神橋強者的仇恨,一百萬就能輕鬆賺到。

伴隨著蕭逸的話語,他的仇恨經驗瞬間消失了一百萬。

不過,就算是消失了一百萬,他的仇恨經驗,也還有五十億之巨。

一百萬僅僅只是少了那龐大仇恨經驗的一點零頭罷了。

隨著花費仇恨一百萬仇恨經驗,開啟了系統的提示后,蕭逸就再次讓筋斗雲隨意亂飛了起來。沒辦法啊,他自己找尋衝天寶光,找尋很久,都沒能碰到一處。而筋斗雲出手,僅僅只是隨便帶他亂飛了一陣,就找到了衝天寶光的所在,且還得到了開啟遺迹的令牌。

這差距!

太大了,大到蕭逸對自己的運氣都不自信了。

所以,接下來,還是讓筋斗雲亂飛吧。

說不準,還能繼續再創高峰, 立外記

也不知道是不是蕭逸自己的人品真的太差,還是筋斗雲附帶了幸運屬性還是其他怎麼回事。

當蕭逸讓筋斗雲再次帶著他亂飛了后,竟是不到一個小時,他又一次發現了一處衝天寶光。

見狀,蕭逸二話沒說,直接御使著筋斗雲殺了過去。

然後,少不了又是一陣殺伐,所有和他搶奪寶物的人,都被他給斬殺。

最終搶到了一把扇子。

是的,一把扇子!

這扇子通體火紅,乃是一把羽扇,羽扇上面有著大量玄奧的符文,符文組成了一頭振翅高飛的火鳳。

帝物!

這扇子並不是尊器,而是帝物,不過雖然的帝物,但卻也是極品帝物!

其中蘊含著真火領域,鳳凰真火所演化的領域。

殺傷力在帝物當中,屬於很強大的存在。

也不知道這羽扇到底是誰煉製的,其煉製這羽扇的主人曾經必然是和火鳳凰接觸過,不但接觸過不說,其實羽扇整體就是用火鳳凰的尾羽所煉製的,另外,其演化的真火領域,也是將一縷鳳凰真火封印在了其中,然後以逆天手法,將其煉製成了帝物。

大手筆啊!

同樣又是暴斂天物!

原本按照這樣的材料,這樣的火焰,其絕對不止是能夠將羽扇煉製成帝物,就算是煉製成尊器都絕對沒有問題,而煉製這人,卻偏偏將其給煉製成了帝物,這讓蕭逸都很是不解,那人到底怎麼想的。如果不是他如今已經是九星煉器宗師,還真看不出來這羽扇的奧秘。 另外,羽扇的名為為追憶。

聽這名字好似蘊含著一些什麼故事,不過蕭逸雖然將這帝物給煉化了,但卻也沒有得到這方面的信息,對此也就不在意什麼,只是略微把玩了一下追憶扇,然後就將其給丟入了儲物戒指裡面。

做完這樣的事情,蕭逸就繼續再次讓筋斗雲亂飛了起來。

有了接連兩次經歷,現在的蕭逸對於筋斗雲的運氣,那是非常的相信了。

一個、兩個、三個……

接下來的時間,蕭逸在筋斗雲亂飛下,不停的有找到衝天寶光。

從這些衝天寶光當中獲得了不少的物品。

這些物品其最差的價值都堪比帝物,可謂是無比的驚人。

越是獲得這樣的物品,蕭逸越是震撼。

而在蕭逸震撼的時候,在巨龍空間搶奪衝天寶光的人,也同樣如此。

有不少的人施展手段,將此等事情給傳了出去。

這巨龍空間並不限制武者對於信息的傳送,所以傳信什麼的,並不費勁。

當外界的人知道了這等事情后。

整個天河洲的修鍊界那才算是真正的轟動了起來。

一時間,大量的武者向著清涼城湧入,大量的強者從巨龍嘴部,殺入了巨龍空間。

七大宗派的掌尊,基本上是一個不落的來到了巨龍空間。

與此同時,魔宗掌尊和邪派的一些魔頭,據說也都紛紛來到了巨龍空間。

不過,雖然湧入了許許多多的人進入了巨龍空間。

但這巨龍空間全然就等同於另外一個世界,所以就算是有大量強者湧入,蕭逸一時間也沒有碰到南宮問天。

「轟隆!!」

這一天,蕭逸躺在筋斗雲上面,他已經有七八個小時沒有找到衝天寶光了,不過,對於此他卻並不怎麼著急,在筋斗雲上面睡得非常香甜,全然不怕有人趁著他飛行而攻擊他。

在如此飛行之下,震天動地的轟鳴聲驀地傳入他的耳中,隨著轟鳴聲的響起,蕭逸下意識的睜開了眼睛,然後向著遠處看了一眼。

只見,遠處一股九彩寶光正衝天而起。

那寶光之濃烈是蕭逸前所未見的,以前所見到的那些衝天寶光,都全然不能和這一次的衝天寶光相比。

「這是有逆天寶物出土了么?這寶光竟然比以前所見到的衝天寶光強了這麼多。」蕭逸見得如此情況,睡意頓時全無, 相公,快到碗裏來

在飛過去的時候,蕭逸放開神念,隨著他的神念感知,他清楚的發現,這會並不只是他一人飛速的向著寶光趕去,還有不少人也正瘋狂的向著寶光所在位置飛行,另外,在那地方竟以出現了數十人呆在那個地方了。

其中,有幾人很是讓蕭逸熟悉。

魔宗小公主悠悠。

以及悠悠的護衛小白和大汪。

另外,除了她們三人外,大秦商行的千金小姐,秦仙兒也赫然處於那個地方,更是連雷音宗的沐小雪都同樣存在。

當蕭逸感知到這樣的事情后,他頓時大感稀奇。

這些人怎麼竟處於了一塊。

幾乎是眨眼間,蕭逸就來到了衝天寶光的所在位置,隨著他出現,悠悠還有秦仙兒等人第一時間發現了他,當悠悠等人發現了蕭逸后,只見悠悠驀地帶著小白還有大汪衝天而起,然後來到了蕭逸駕御的筋斗雲旁邊。

「逸哥哥!!」

悠悠來到了蕭逸的身邊后,很是可愛的撲閃著美眸對蕭逸喚道,伴隨著喚聲,只見她很是不臉紅的,跳到了蕭逸所駕御的筋斗雲上,然後摟住了蕭逸的胳膊。

「悠悠,可是找到逸哥哥了呢。」悠悠興奮的對蕭逸說道,一副很高興很高興的樣子。

「你怎麼會在這裡?」蕭逸見狀,翻了翻眼皮,對悠悠說道。

「逸哥哥,你這是不想看到悠悠么?」悠悠一副很傷心的樣子對蕭逸說道。

「確實不想見到你。」蕭逸道。

「嗚嗚嗚嗚,悠悠真是太可憐了,哇哇哇……悠悠好傷心啊……」悠悠聽得蕭逸的話,頓時傷心的大哭了起來。

雖然蕭逸知道這妮子根本就是假哭,但是當她發現這妮子,眼淚滾滾滑落的時候,卻也還是無語了。不得不哄了哄悠悠,「好了,好了,不要哭了,我並不是不想見到你。」

「真的?」悠悠眼睛頓時一亮,美眸當中明顯泛起了一抹狡黠,瞬間雨過天晴,而她這副神態落入蕭逸的眼中,倒也顯得比較可愛。

「嗯,真的。」蕭逸無奈的對悠悠點了點頭,確實不想再見到悠悠這傢伙流淚的樣子了。


說實話,他這會挺佩服這丫頭的。

你說你裝可愛累不?

蕭逸覺得自己光是看著就挺累的。

不過呢,你要說這妮子完全是裝可愛,但蕭逸又覺得好像不是這樣,這妮子本來就屬於這種天真漫爛的年齡。

「嘻嘻,我就知道逸哥哥是騙人的。」悠悠破涕為笑,很是高興的對蕭逸說道。


蕭逸搖了搖頭。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