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竟然敢羞辱於我!!!」短笛大魔王看出來了,對方是故意降低了氣指的威力,就是為了不停的羞辱自己。

「是又怎麼樣?可惜的是這裡沒有電視台的人給你現場直播,不然我一定要讓全世界的人都看看你短笛大魔王的狼狽樣子,雖然他們已經忘記了你的存在!」

!!!!

楚風的話讓短笛大魔王一下子回憶起了300年前,當時有兩個人反抗自己,被自己帶著電視台的人直播消滅,但是後來其中一個沒有死,還發明了魔封波將自己封印了。

想到這裡,短笛大魔王一下子慌了神,他轉身就直接奔逃而去,不管楚風是誰,對方都有可能掌握魔封波,絕對不能夠再次被封印。

「你走得掉么?」楚風看到短笛大魔王要逃跑,一瞬間就出現在了短笛大魔王的身後,狠狠的一拳向短笛大魔王砸去。

「上鉤了!」對方沒有準備好封印道具,說明很有可能不會魔封波,但是短笛大魔王絕對不會放過任何一個有可能會魔封波的武道家。

就在楚風即將擊中短笛大魔王時候,短笛大魔王瞬間消失了,楚風的拳頭直接砸在了地面。

這一拳楚風可是全力出手,轟的一聲,一個巨大的坑洞直接被楚風砸了出來。

躲過楚風攻擊的短笛大魔王突然出現在了楚風的身後,只見他手中已經聚滿了氣,對著楚風張開了手掌,一個巨大的氣功波直接發出,轟在了楚風的身上。

巨大的氣功波帶著楚風向著前鋒飛去,強大的力量將將楚風擊出了數百米遠,攔在途中的數個小型山崖都被直接給撞毀。

「哈哈哈哈,活該!敢和我短笛大魔王作對,下場只有一個字,那就是死!!!」

短笛大魔王哈哈的大笑著,慢慢的向著楚風被擊飛的方向走去,他還要收回楚風身上的龍珠,然後召喚神龍,許願恢復青春呢。

可是正在走著的他突然停下了腳步,因為一個人影同樣慢慢的向他走了過來。

「你的力量只不過如此了么?」楚風一邊走著,一邊撕下了身上破爛的上衣,拍了拍山上沾染的灰塵。

「怎麼可能?連一絲傷痕都沒有?」短笛大魔王看到分毫未傷的楚風,竟然生出了一絲恐懼的心裡。

「該死的,如果我能夠恢復青春,你這種傢伙我一根手指就足夠啦!!!」

「真是可悲啊。」楚風瞬間出現在了短笛大魔王的身邊,直接掐住了對方的脖子。

「我說過你的餘生會在狹小的黑暗中度過,直至死亡!!!」

「是你!」這句話直接讓短笛大魔王認出了楚風的身份,因為就在他殺死對方不久后,就被封印到了電子保溫鍋裡面,在黑暗中度過了300年,所以印象十分的深刻。

噗。

楚風沒有回答短笛大魔王,而是直接擊穿了對方的腹部,然後將其扔在了地上。收回來的手中還拿著一顆龍珠。

「果然,為了以防萬一,你將這顆龍珠吃下了呢。」看著手中帶著血跡的龍珠,楚風將七顆龍珠直接仍在了地上。

「出來吧!神龍!!!」 那我也恰巧,今日……殺了你如何?

轟~!

聽到這句話……錢旭陽整個人,嚇得神魂顫抖!

他毫不懷疑,秦蒼穹此刻的決心。

因為…秦蒼穹的手,已經狠狠掐住他的脖子,五根手指,幾乎深陷進錢旭陽的脖頸肌膚,腥血…順着錢旭陽的脖子緩緩溢出。

劇痛,窒息…恐懼,瀰漫全身。

錢旭陽的雙眼瞪大…掙扎著,試圖想要求饒。

「不,不要殺我,你不能殺我……我是錢江銀行繼承人……你殺了我,我整個錢家,我父親…都不會放過你的……」錢旭陽顫抖之下,聲音沙啞,搬出自己家族和父親的威望,試圖震懾秦蒼穹。

「秦兄弟…大家,和氣生財……兩敗俱傷對誰都不好~!」錢旭陽試圖勸說。

可秦蒼穹,卻眸光冷漠,絲毫沒有情緒波動。

「帶我,去宋憐星的墜江地點。」

他一把提着錢旭陽,直接朝着酒店台階外走去。

整個酒店門口,一大片賓客們…齊齊驚恐的…給他讓開一條道路。

無一人,敢攔他。

開玩笑…方才那錢家數百名安保…都被這秦蒼穹一人之力橫掃之。

此時此刻,誰還敢當出頭鳥啊?

這特么不是找死嗎?

酒店門外,那輛迷彩悍馬越野車,正安靜的停候着。

秦蒼穹面色冷漠,提着錢旭陽…直接來到越野車前,將他整個人…如同丟垃圾一般,丟進了車內。

整個現場,無一人敢站出來斥責。

酒店門口,藝芸俏臉煞白複雜,她的臉上,還殘留着那道鞋印。

此時她悄悄隱退進人群中……試圖趁亂逃離。

可,秦蒼穹卻眸光冷漠了掃向了人群中的她。

「藝總,誰…允許你走了?」秦蒼穹的聲音並不算響,但…傳在所有人耳中,卻宛若驚雷。

偷偷隱入人群中的藝芸…嬌軀輕顫。

她還未來得及反應…

前方,花木蘭的身影倏然一步踏前。

『嗖……!』花木蘭的嬌軀掠過一道殘影,眨眼間,便瞬移至藝芸面前,直接玉手一提,將藝芸整個嬌軀,從人群中提了出來。

藝芸整個人,嬌軀輕顫,試圖掙扎。

可花木蘭的白皙玉手,猶如鐵鉗一般,狠狠卡住她,讓她根本不得動彈半分!

「這件事,與我無關……我只是受邀,來參加酒店宴席而已……」藝芸整個人面色煞白,輕顫道。

她急於撇清關係。

「既然與你無關,那藝總又何必着急走?一同前去看看。」秦蒼穹眸光平靜,緩緩說道。

花木蘭直接提着藝芸的嬌軀,走到了迷彩越野車前,將她整個人…直接丟進了車內。

藝芸、錢旭陽兩個人,同時都被關進了越野車內。

秦蒼穹站在越野車前,緩緩點燃了一根捲煙。

他的目光,掃向不遠處的林雅。

「林副總裁還站着幹什麼?上車,一同前去看看。」秦蒼穹聲音平靜,緩緩說道。

他將林雅,稱呼為『林副總裁』,這簡直是對林雅的極大不敬。

要知道,林副總裁,是宋憐星那個女人還在位時……林雅所擔任的職位。

永遠被那個女人壓過一頭。

而今,宋憐星那個女人已經失蹤三天三夜。

她林雅,也成功晉陞為真正的總裁。

可,此時此刻…秦蒼穹竟然毫無顧忌,還敢稱林雅為『副總裁』。

這簡直。

但,此時此刻的林雅,根本不敢反駁,更不敢反抗。

她親眼,見到過這個男人的勢力啊。

此時的她,已經徹底被震住了。

她嬌軀輕顫著,踩着高跟鞋,面色難看的走到悍馬越野車前,顫抖著上車。

秦蒼穹叼著煙,在眾人的注視中…緩緩走到女兒秦小鯉面前。

他蹲下身子,一把將女兒抱起來。

「嚇到了嗎?」他聲音平靜,柔聲問道。

秦小鯉精緻如陶瓷般的小腦袋輕輕搖頭,「沒有。」

「爹爹…你好厲害。」方才,小丫頭親眼見到了爹爹,一人之力,獨戰百人的畫面,那一幕…徹底印刻在小丫頭的腦海中,久久不能忘卻。

聽到女兒話,秦蒼穹那古井無波的冰冷臉上,浮現出一抹溫柔。

他就這麼抱着女兒,一步一步,走到了越野車前。

花木蘭恭敬的替他拉開車門,將天王迎送上車。

看着秦蒼穹上車后……在場眾一種賓客們,這才感覺如臨大赦。

這個可怕的惡魔…終於要離開了。

可,就在此時,越野車的車窗,突然緩緩降下。

秦蒼穹扭頭,眸光淡淡掃視了酒店門口的眾人們一眼。

「諸位,既來之,不妨一同…前去羅剎江看看。」他語氣平靜,緩緩說道。

唰~!

聽到這番話…在場所有賓客們連連搖頭。

「這…不了不了……我們…家中還有要事…就不陪同秦先生了……」

在場所有賓客們齊齊搖頭,連聲拒絕。

開玩笑,這特么…這種場面下,誰敢去啊?

此時此刻,誰都不想趟這趟渾水。

可秦蒼穹,卻眸光微微一寒,「哦?看來諸位都挺忙?」

與此同時,花木蘭俏臉冷漠,突然打開了越野車後備箱,從裏面…抽出了一柄漆黑厚重的金屬熱武器!

轟~!

當看到花木蘭手中的這柄熱武器時……在場數百號賓客們,齊齊眼皮一跳,面色震顫!

這?!

這他媽……是加特林啊!!

此時此刻,在場所有人,都被這恐怖的一幕…給嚇得震住了!

所有人根本沒想到……這個女人,會掏出一架加特林機槍來啊!

這他媽……至於嗎?!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