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答應你了,去看你的初戀」藍沁感覺到某人散發出來的危險信號起身進了卧室

「木木不用打扮太漂亮的,你不打扮都美得冒泡了」程諾扯著嗓子喊道

「你別亂拍馬屁我不吃那套」

「情人眼裏出西施嘛你怎樣我都喜歡」

藍沁一邊挑衣服一邊感慨跟這樣油嘴滑舌的傢伙相處真是心累啊

沈蓉蓉刷了一天的朋友圈都沒看見藍沁有什麼動態,她一度以為自己被藍沁拉黑了急急忙忙的去點她頭像證實,藍沁沒有拉黑她也沒有發然後狀態,朋友圈最後一條還是上個月的動態,她有點不甘心的退了出來,心想藍沁或許傷心過度正在家裏醉生夢死也說不定,哪個女人看見自己男朋友摟着別的女人還能沒事呢,想到藍沁失魂落魄的樣子沈蓉蓉就心情大好,約了朋友去逛街壓根就沒想起來跟劉暢說好了今天去水上樂園玩

劉暢聽着電話那天沈蓉蓉不耐煩的語氣握了握拳頭,一旁的大姐還在咋咋呼呼的安排今天出去遊玩的行頭,小外甥興奮的在沙發上蹦蹦跳跳,劉母看到臉色不好的劉暢走過來問了下情況,聽說沈蓉蓉有事不能一起去了脾氣就上來了,這當婆婆的還沒給兒媳婦下馬威呢她反倒失約了,催著劉暢再電話號過去一定要沈蓉蓉給個解釋

「媽,您就別添亂了,她說了有事不能來,不就是去水上樂園玩嘛,您二老去了也玩不了何必在意她去不去呢」

「唉唉唉!這可就是她的不對了昨晚答應的好好的今天怎麼突然就有事了?這事辦的可是一點都不靠譜啊」劉大姐停下手裏的事也湊拉過來

「她這不是臨時有事來不了么」劉暢尷尬的聳聳肩

「她一個不工作的千金大小姐能有什麼事,每天都見她吃喝玩樂的也沒正經事做做,還想着今天出去玩讓她給買點東西呢」劉大姐撇撇嘴

「既然這樣今天就都不出去了,當哪天她有空了再一起出去玩,有的是日子」劉母說罷朝着廚房走去,說好今天要出去玩他們都沒來得及吃早飯呢,還想着出去吃現成的現在去不了就在家自己做了吃吧

劉暢拉着臉去了卧室,小外甥因為去不了就在客廳撒潑打滾的哭鬧,配上劉大姐罵罵咧咧的大嗓門這家簡直要翻天了

藍沁和程諾手挽手的去車庫開車的時候收到了李姐的微信,她說她愛人不但同意她去照看初戀還說要一起去幫忙,她自己也想開了不能因為自己的一個執念就讓這個家支離破碎,遇到一個能包容自己的另一半還有什麼不滿足的呢,有幸遇見一個好男人就好好珍惜眼前人吧

「沒想到你這樣的小白還給人家當情感導師了?」程諾捏捏藍沁的鼻子揶揄

「只是一點自己的小建議而已,關鍵是我知道李姐真的想去照顧也肯定會去照顧,只是她如果瞞着她老公去的話結局肯定是不美好的,你想啊瞞着老公去見初戀事情很大的,但是如果跟老公說了的話老公也許會看在一個即將去世的人的份上同意了呢」藍沁一本正經的說

「你這樣一口一個老公的說着我這心痒痒的也想被人叫老公呢」

「今晚的月亮好圓吖」藍沁打着哈哈小跑的奔向車子

「你這個人就是嘴硬吃定了我是不是?早晚得讓你心甘情願改口」程諾咬牙切齒的說

「老爺你有沒有發現這兩天的初戀出現的有點多誒,你的初戀李姐的初戀,不知道等下還有沒有誰的初戀呢」藍沁俏皮的扯開話題

程諾無奈的搖搖頭妥協了,這丫頭太能打岔了

梅子聽到雷哥說程諾要過來看她早早的就起來梳妝打扮了,她不知道為什麼程諾昨晚沒帶她回去而是讓雷哥送,可是聽說他要過來特意看她心裏還是有所幻想的,現在的程諾進化成了精英事業有成,要模樣有模樣要能力有能力,怎麼看都是個最理想的結婚對象,當年看走眼沒看出來窮小子程諾也能混到今天,自己走了那麼多彎路也該歇歇了

藍沁一路上都在想像著初戀的樣子,照片雖然模糊但是看着身材是真的火辣性感,跟程諾也是很般配的一對,想着想着就忍不住嘆了口氣,程諾好奇的轉過頭看着她的樣子忍不住笑了,拉着她的手親了親,藍沁看着他笑的眼睛彎彎 老頭的話,一下子引起了我們所有人的好奇心,全都注視着他,想知道他要說什麼?

他倒是對這種感覺很是滿意,微微一笑說,「知道先前那個人,為什麼說,如今幾乎全世界的勢力都來到了這個不起眼的地方嗎?」

聽到這話,我幾乎想在他臉上踹上一腳,好好說就是,賣什麼關子?我們要是知道的話,還用的著等他來說?

不過,他倒是沒等太久,接着便說,「你們是不是以為因為返魂香?」

「返魂香可沒這麼大誘惑力,值得這麼多人不顧生死趕往這裏!」

老頭笑着搖搖頭。

看着他的模樣,我驚呼出聲,「你知道返魂香?」

我早就猜到老頭應該是知道了關於返魂香的一切,可還是沒想到他竟然真的知道。

可他一個印度佬,怎麼會知道返魂香這種東西?

只是現在這不是重點,重點是老頭說,這些人來這裏目的,好像並不是為了返魂香!

老頭看了我一眼,明顯對我的突然打斷感到有些不滿,但並沒有過多生氣,接着便望了我們所有人一眼道。

「你們知道,神祇之國嗎?」

「神祇之國?」我一愣,但正月初二他們和我一樣,也是同樣的神色,顯然不知道老頭口中的神祇之國是什麼?

「那是神的國度,永生的國度!」

老頭說着,一臉神往,彷彿自己已經置身於神的國度,已經永生!

望着老頭忽然間物我兩忘,神遊不知到了何方,我趕緊咳嗽一聲,將他拉扯回來。

醒過來的老頭沒有尷尬,繼續說道,「當然,這些只是傳說!」

我明白了過來,不由對老頭道,「你是說,現在幾乎全世界的勢力,其實都是為了這個傳說中的神之國度來的?」

老頭沒有回答,看了我一眼,表情不置可否。

看他這幅模樣,很明顯,他也是奔著這傳說去的!

只是,這些人也太荒謬了吧?僅憑一個傳說,就不要命的全部都趕來這裏?

還是,他們真是閑的蛋疼?

要不是我為了返魂香,肯定不會來這種鬼地方,受罪不說,一個不小心還丟了性命,再說了,就為一個虛無縹緲的傳說!

正當我想着這些時,老頭彷彿知道了我內心處的想法,忽然出聲道。

「你們真的以為,傳說中的東西,就只是憑空想像虛構出來的嗎?」

「如果真是這樣,那我問你們,有誰,能有那麼大的想像力,憑空捏造出那麼多的傳說?」

「比如你們華夏大地的神龍,直到現在,還有人認為那是傳說!」

老頭說着嗤笑一聲。我則猶如迷糊灌頂般驚醒!

他說的沒錯,傳說中的東西,並不就只是憑空想像捏造,而是很有可能,在時間長河中的某個點,真實存在過。

也許後來,這些東西因為種種原因而消失,只留下了虛幻無比的傳說,但這並不能否認,那些東西的存在!

想到這裏,我明白了,那些人不是腦袋發熱,也不是閑的蛋疼。

他們不顧性命的全部趕往這裏,肯定就是得到了某種信息,或者感應到了傳說中神之國度的某種波動!

否則,為什麼幾乎全世界的勢力都趕往了這裏?

要說個別勢力還能理解,可現在一下子全都來到了這種鳥不拉屎的地方,事情肯定就沒有我想的那麼簡單!

想明白了這些,我沉思下來,既然這些人全都是奔着什麼神祇之國來的,那我們也沒必要和他們反衝。接下來只管低調的尋找返魂香便是!

不是,我不想湊這熱鬧,同他們一樣,趕往未知而又神秘的神之國度看上一看,只是以我們的實力,我覺得還是不要湊這熱鬧為好!

畢竟我們所有人加在一起,在術法一脈也只屬於中上水平,想要在這什麼神秘的神祇之國中分一杯羹,我感覺還是差了太多!

當然,除了白淺,她的實力,應該屬於頂尖一流,只是雙拳難敵四手,到時候萬一發生混戰,那胖子他們幾個普通人,肯定連逃都逃不掉!

至於老頭和青年,我則完全沒有考慮在內,畢竟非我族類其心必異不是!

老頭說完話,氣氛變得沉默下來,所有人好像都在思考着什麼問題。

老頭則是一臉微笑的望着我們,好像他很滿意我們現在這種反應!

最終,還是他再次開口說道,「你們也不要顧及太多,雖然現在幾乎世界各國所有勢力全都來到了這裏,但神祇之國,並沒有一個確切的位置,而且國度裏面到底會是什麼,也沒人知道。」

「所以,不用太過擔心,如果我們運氣不是太過背的話,一般是不會碰上別的勢力的。」

「當然就算碰上,也不必擔憂,沒有人會傻到提前損傷實力,除非是遇見了曾經的死對頭!」

老頭笑呵呵說着,好像所有一切都已經被他算計在內!

忽然,我一愣,老頭目的不就是前往他剛才所說的神之國度嗎?可他為什麼要費盡心機,找上我們?

我不由望向正月初二,想從他口中知道,老頭目的到底是什麼?

返魂香——還是他剛才所說的神的國度,永生的國度?

可正月初二皺着眉頭,像是思考着什麼,並沒有理我。

我點着根煙,將這個念頭暫時放在心底,現在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但對老頭的防範級別已經加到了最大,總不能到時候,返魂香真便宜了他吧?

不無可能,剛才他所說都是謊話,只是讓我們認為他的真正目的,是傳說中能讓人永生的國度,從而讓我們以此降低警惕!

等到時候,真尋見了返魂香,他再背地裏痛下殺手!

「好了,該說的我都說了,你們是不是也得表達一下誠意?」

「誠意?什麼誠意?」聽到老頭忽然這樣說道,我頓時警惕起來看向他!

「當然是我們此次相互合作的誠意呀!」老頭一臉笑道。

雖然他笑的很是真誠,就跟真正的朋友一樣,但我總能感覺到一股陰謀的味道。「我看不見!」熾六翼咬牙道。

他心裏也憋屈,因為黃泉冷箭離體的時候,碰上了天黑,就沒有辦法感知了,後面黃泉冷箭往哪裏飛他也糾正不過來,甚至也不能將黃泉冷箭給回收。

而虛妄在天黑之後,也感知不到任何東西,黃泉冷箭是否朝他扎過來都不清楚,只有扎中他的時候才知道,但那時候已經來不

《當系統泛濫成災》第五百九十七章運氣 知道老師們這是不願意讓自己過問學校的事,莫如提著書包快步走進了教學樓。

在樓梯拐角的時候,莫如側頭向外看去,卻發現那幾個老師打扮的人並不是在打掃衛生,而是在地上畫線,順便拉警戒帶。

在距離他們遠些的地方,則停著一輛警車。

心知學校這是出了事,莫如也不在床邊多逗留,而是在被人發現的時候急匆匆的上了樓。

她所在的班級是三年一班。

在她們學校,一班和二班就是所謂高考火箭班。

學校百人大榜的前一百名,基本都分散在這兩個班級中。

莫如進門時,班級里已經吵雜聲一片,但大家並不是在聊天說話,而是在背書。

只見同學們或是帶著耳機,或是用手捂著耳朵,正在大聲背誦或朗讀。

教室里,中英文交雜在一起,顯得異常熱鬧。

大家都很認真,從莫如進門,到莫如坐下,都沒有人多給她一個眼神。

對於這樣的情況,莫如也非常習慣,只拿出自己英語作文一百例,迅速加入了早讀的隊伍。

早在上學的第一天,老師們就清楚的告訴他們,名牌大學的名額只有幾個,而在座的每個學生都是他們的競爭對手。

一旦稍微鬆懈,便會被人趕超。

這種養蠱式的競爭方法,現在很適用於現在的應試教育,同學們都努力上進,而她們學校的升學率也非常高。

甚至還有不少大城市的家長,都拼了命的托關係想要將自家孩子轉進來。

下早自習后,有十五分鐘的休息時間。

將作文集收好,莫如趴在桌子上閉目養神。

從昨晚到現在,她一共只睡了兩三個小時,感覺整個腦袋都是漲漲的,實在是太累了。

正當她的意識開始變得模糊時,卻聽樓下傳來女人哭天搶地的尖叫聲:「我家婷婷學習成績那麼好,怎麼會跳樓,你們學校必須給我個說法!」

莫如緩緩睜開一隻眼睛,卻發現教室中的同學有的還在繼續看書,有的則趴著講台旁邊的窗戶向外面張望。

教室中一共有三扇大窗,挨著學生座位的那兩扇已經被關上。

坐在窗邊的幾個同學,正用手捂著耳朵咕咕噥噥的的背著單詞,渾身上下寫滿了拒絕:別惹我,忙著呢!

很顯然,高三的緊張氛圍,已經讓他們習慣性的去忽略周圍發生的事,甚至連好奇這樣的身體本能都抹殺了。

於是,那些還有些好奇心的學生,便只能湊到最前面的窗戶去看熱鬧。

許是樓下的聲音實在太大,教學樓上幾乎每扇窗戶都有人伸頭出去看。

只聽教室的廣播中忽然傳出一個警告聲:「請各班同學遠離窗戶,認真準備下節課的學習內容,否則將以記過處理。」

在學校中,「記過」兩個字絕對可以被稱作是頂級懲罰。

只一瞬間,原本趴在窗邊的學生便消失的無影無蹤。

而樓下的哭喊聲,也漸漸消失的。

莫如打了個哈欠,看了看時間:好幸福,還能在睡五分鐘。

就在這時,他們的班主任劉佩從外面急匆匆走了進來,在她身後還跟著手提書包,一臉冷漠的鐘離焱。

一般來說,劉佩非常不喜歡像鍾離焱這樣的插班生。

融入一個環境需要時間,高三的時間原本就緊。

轉學這樣的事,不論是對插班生,還是班上的其它同學都是不好的影響。

若不是鍾離焱的入學測試成績實在太好,她也不會同意將人放在自己班上。

尤其是…

劉佩再次悄悄看向身後的鐘離焱:這孩子長得也太好看了吧!

簡單的介紹了下鍾離焱的身份,劉佩將最後一排靠近窗戶的位置指給鍾離焱:「你坐在那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