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跟着吧,看看情況,它也不見得一直待在窩裏。」齊雲看着黑背虎遠離的方向,「也不見得一直醒著。」

「我倒覺得劉兄的擔憂有一定的道理,我們不一定非得和這頭黑背虎過不去。畢竟時間不允許。」

嚴若玉看着齊雲,表明了自己的立場。

「看看也無妨。」胡非墨也有些猶豫,這附近的靈獸其實並沒有想像的多,剩下的時間裏是否能攢夠十分還是個未知數。

所以現在,形成二二對半的對立局勢。

「嗯……」劉一守抿了抿嘴唇,「那就先跟過去看看。」

嚴若玉看了劉一守一眼,沒再說話。

其實說了這麼多,只是希望能在保證自身安全的情況下,儘可能的拿到最多的分數。

劉一守有一種預感,他們和這黑背虎必有一戰。

「走。」四人依次前進。

另一處,江海棠正和她的組員一塊前進。

現在距離比賽開始已經過了兩個時辰,而他們從進入這片山林開始,就沒有遇到過一隻冊上有分的靈獸,儘是些不入流的野獸。

「組長,我們休息一會吧。」

開口的是隊伍里另一個小姑娘,紀婷。

說罷,便停了下來。

「好吧。」江海棠看了一眼面前的樹林,安靜如水。

「哎呀~」

另一個跟在後面的漢子靠在樹邊,一屁股坐在地上,從腰間取下水袋往嘴裏倒了一口,便發現已經是最後點水了。

「費武,你還有水沒。」

他看向身邊另一名男子,「老子沒水了。」

「最後一點。」

費武解下水袋,遞給這名男子,隨後看向江海棠,「組長,我們得補充水源了。」

「嗯。」

江海棠拿出冊子,仔細觀看起來。

「西南方向有條河,我們去那裏補充水源。等等……」

她的面色忽然緊張起來,迅速躲到一顆樹后。她感覺到附近有一股氣息正在慢慢靠近。

「噤聲!屏息!」

眾人也紛紛緊張起來,紛紛尋找地方藏身。他們雖說並沒有立刻發覺異樣,但是這裏修為最高的便是江海棠,聽她的錯不了。

隨後,一陣淡淡的血腥氣從叢林中傳來,沉重的腳步聲如鼓點般敲在每個人心頭。

「這是?」

躲在樹后的江海棠朝着聲音方向看去,赫然就是一隻吊睛黑背猛虎。

「黑背虎。」

江海棠盡量控制着呼吸,他們現在離這隻黑背虎只有不到十米,稍有不慎則會被其發現。

「咚!!」「咚!」「咚~」

黑背虎逐漸遠離,朝着另一個方向去了。

「呼~」

長呼一口氣,紀婷拍了拍胸口,「剛才那是什麼玩意兒?嚇死本姑娘了。」

「黑背虎。」江海棠看了看手裏的冊子,翻了幾頁,「一級靈獸,價值十到十五分。」

「這麼多?」

紀婷走了過來,伸頭看向江海棠手裏的冊子,「讓我看看。」

「什麼人?」

江海棠再一次警惕起來,看向黑背虎來時的方向,那裏有些動靜。

「沙沙~」

「是我。」

一道人影從草叢鑽出,站在江海棠的面前。

「一……一守哥!!!」

江海棠看向劉一守,她沒有想到會在這裏遇到他。

「是我。」

劉一守笑了笑,「真巧。」

「這……這是?」紀婷看着忽然冒出的男子,這人生得劍眉星目,十分英俊,笑起來溫暖陽光,讓她忽然有種久違的悸動。

「劉一守。」

江海棠向紀婷簡單介紹了一下,隨後又盯着劉一守的臉看了一眼,收回了目光。

「我的朋友。」

「啊,你好,我叫紀婷。」

看着紀婷毫不避諱的目光,劉一守有些尷尬。「你好。」

「沙沙~」

又是一道人影鑽出。

「一守哥,誰啊?」

齊雲看向江海棠四人,驚訝從他的臉上劃過,隨後又趨於平靜了。

「這是?」

接着胡非墨和嚴若玉鑽出。

他們看到江海棠四人,也有些驚訝。

「江海棠江姑娘,紀婷紀姑娘,還有……」

「費武。」

費武點了點頭。

「常勁。」

原先那個朝費武要水喝的男子一點頭,說出了自己的名字。

劉一守一一介紹完,隨後又指向自己的組員。

「齊雲。」

「胡非墨。」

「嚴若玉。」

「你和胡非墨先繼續跟,等會嚴若玉和我會跟上你們。」

齊雲和胡非墨互相看了一眼,隨後齊雲道:「行,我們會在路上留下記號的。」

說罷,二人接着向前跟上黑背虎。

黑背虎走得並不快,興許是作為這一片山林的主宰,在它看來這一片就沒有危險的東西。

「正好,」劉一守眼中目光閃爍,對着嚴若玉低聲道,「我們可以跟他們聯手,這樣的話拿下黑背虎問題就不大了。」

不錯,八人對付黑背虎總比四人對付黑背虎要簡單且容易的多。

「這隻黑背虎你們在跟?」

江海棠盯着嚴若玉看了一會,眼神並不是很和善。

「是。」

嚴若玉淡淡道,她能感覺到江海棠的情緒,似乎,有些敵意。

她盯着江海棠說話時有些游移的目光,又看了看劉一守,卻是一下子明白了。

這江海棠是誤會了。

「確實是我們在跟,」劉一守開口道,「但是我們四人想拿下這頭黑背虎還是有些吃力,所以……」

「你們要和我們聯手?」

常勁一直在旁邊聽着,聽到這裏他大概也明白了劉一守的心思。

「是,這頭黑背虎有一轉丹玄境的修為,它的窩裏是否還有其他黑背虎還不明確,所以我們並無絕對把握。」

江海棠四人不再說話了。他們各自在思考着,對比着實力與可能性。

比賽並沒有規定不能聯手,法無禁止即可為。

「你等一下,我們商量一下。」

江海棠轉身,向後兩步,招了招手,將其他三人聚攏在一塊,便開始討論起來。

嚴若玉看向劉一守,此刻的她正低垂着眼帘,似乎也在想着什麼。

「我們,」商量一會之後,江海棠便轉過身,走到嚴若玉身前,「同意你們的請求。」 吳宇看了看四個子女,皺著眉搖搖頭說:「我聽了你們的情況后,腦袋一直嗡嗡的,現在我需要休息一會兒,你們隨意吧!」

四個人立刻站起來目送吳宇上樓,聽到吳宇的關門聲,四個人才放鬆下來。

吳啟利一坐下就開始唉聲嘆氣的,吳越楠笑嘻嘻的問:「大哥,你嘆什麼氣?是不是在……擔心你那個漂亮的小三?」

吳啟利和張冉的事,其他兄弟姐妹都清楚,既然現在吳宇也知道了,就沒什麼可避諱的了。

吳啟利皺著眉低吼了一聲:「我現在沒心情開玩笑!」

吳依娜「善解人意」的說:「大哥,聽說她傷的很重,抽個時間,你去看看她吧!」

吳啟利嘆了一口氣說:「我也想去看她,可是,刑偵隊的人肯定會在那守著,我去不太方便。」

吳桐本來就看不慣吳啟利在外面花天酒地,聽她們三個在討論張冉的事,就站起來說:「你們跟爸說一聲,我先回去了。」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