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岐幻魔訣!」

身體傷勢逐漸加重,上古魔聖施展了大殺招,瞬間幻化出了八道幻影,爆發出驚天動地的破壞力,封鎖著八方,演化著讓人生畏的道意,向葉晨風三人發動致命的攻擊。

「劍靈傀儡,防禦!」

關鍵時刻,葉晨風再次控制劍靈傀儡擋在了身前,抵擋上古魔聖施展的八岐幻魔訣攻擊。

而蒼昆吾和雷億,也依靠絕對的實力和中品聖寶,抵擋住了八岐幻魔訣的連續攻擊。

「真魔之手,毀滅天地!」

八岐幻魔訣被葉晨風等人抵擋,上古魔聖不斷地催動真魔之手,連續印出一道道威力極其可怕的大手印,釋放著毀天滅地的力量,鎮壓著葉晨風等人。

「妖帝爐,抵擋!」

真魔之手的攻擊力太可怕,以葉晨風如今的實力,也不敢硬憾,果斷喚醒了紫眸玄犀魂,讓它控制妖帝爐全力抵禦。

「轟轟轟!」

一道道震耳欲聾的爆破聲響起,真魔之手連續印在妖帝爐上,震得妖帝爐不斷地顫抖,大量如魚紋般的器紋在妖帝爐中浮現出來,不斷地撕裂著脆弱的空間。

「天蒼訣!」

蒼昆吾深吸一口氣,承受著世界天罰,施展了天蒼宮傳承神通,催動著大道意境,如席捲九天死地的光幕,轟擊著上古魔聖的身體。

蒼昆吾的實力僅比上古魔聖低一個境界,遭到他施展天蒼訣攻擊,上古魔聖的身體傷勢不斷地加重,只能分心全力防禦。

「幽王雷域!」

上古魔聖全力抵禦蒼昆吾的攻擊時,傷痕纍纍的雷億也施展了他掌握的最強一招,推演到極致的道意化成了一座幽深的雷域,與萬丈襲下的世界天罰,轟擊在了上古魔聖身體上,撕破著他的防禦,崩裂著他的肉體。

「黑洞破天!」

傷勢不斷加重,上古魔聖將靈級道圖的力量推演到極致,化身了一輪可怕的黑洞,吞噬著一切,不斷地絞碎著葉晨風等人的攻擊,吞沒向了他。

眼看上古魔聖化身的黑洞將不斷遭到世界天罰攻擊的葉晨風吞噬,葉晨風召喚出了九龍玉璧,向他發動致命一擊。

突破到二星道聖境界,葉晨風控制九龍玉璧攻擊不在吃力,當他將磅礴的道力和三大靈級道圖融進九龍玉璧時,一道道高昂的龍吟聲響起。

五條絕殺狂龍帶著滅絕一切的力量,接連轟擊在了上古魔聖化身的黑洞上,可怕的玉璧之力轟裂了黑洞,不斷粉碎著上古魔聖的身體,將他震得連連的敗退,鮮血狂噴,被狂暴的世界天罰吞沒了。

在上古魔聖依靠絕對的實力,撕破吞沒他的世界天罰時,葉晨風意念控制混沌神木狠狠地抽打在他身體上,直接將他抽飛了出去,遭到攻擊的胸口更是深深地塌陷進了胸口。

「這個仇,本聖記下來,來日本聖定百倍奉還。」

傷勢逐漸加重,遭到最強世界天罰洗禮的上古魔聖知道,繼續拼殺下去,自己就算能殺死葉晨風等人,恐怕也將折損在這裡,不得不施展對身體損傷極大地逃命底牌,強行突圍逃跑。

「混沌神木,根須囚牢!」

看到上古魔聖想要逃跑,被世界天罰攻擊的皮開肉綻的葉晨風,不顧身體傷勢,控制混沌神木延伸出數萬道五色根須,想要將上古魔聖困在這裡。

但上古魔聖畢竟是六星魔聖,實力遠超葉晨風等人,不等混沌神木形成根須囚牢,他燃燒了強大的氣血之力,施展對身體損傷極大地血遁,衝破了葉晨風等人的防線,在世界天罰狂轟濫炸下以極快的速度向遠處逃去。

「上古魔聖果然不容易斬殺!」

看著上古魔聖逃之夭夭,遭到世界天罰洗禮,傷勢不斷加重的葉晨風無力追趕,只能眼睜睜看著他逃之夭夭,召喚回妖帝爐,迅速來到了承受著巨大壓力的水寒煙,靈魚身旁,與她們一同抵禦世界天罰的洗禮,最根本的淬鍊肉身。 「大家不要有所保留,將全部的實力展現出來,只要我們齊心協力,一定渡過這天罰洗禮!」

雖然天罰蘊含可怕的世界之力,但葉晨風等人底蘊不凡,實力更是超越同境界太多,再加上強大的寶物護體,他們齊心協力,將道圖交織在一起,形成了一片道意海洋,完全抵抗住世界天罰的洗禮。

在世界之力洗禮下,葉晨風等人的肉體更將精粹,對道意的領悟,更是不斷地加深。

大約六個時辰過後,傾盆而下,毀滅著神秘之海的世界天罰消失了。

攜手抵禦住世界之力洗禮,葉晨風等人受傷不輕,尤其是全力截殺上古魔聖的葉晨風,雷億、蒼昆吾三人,傷勢更加的嚴重,肉體多處暴露出森白的骨頭,體內的道力消耗明顯。

「血參王,恢復!」

搶在第二重天罰降臨前,葉晨風拿出了一株從上古葯園摘得,年份超過百萬年,擁有強大恢復能力的血參王,噴出焚天聖火將其融化,提煉出大量精純的靈液,分別融進了眾人和兩大聖獸身體中,加速著他們傷勢恢復速度,補充消耗的道力。

「那是什麼?」

就在眾人快速煉化血參王汁,恢復傷勢時,劇烈翻滾的劫雲中出現了大量的人影,一股股可怕的肅殺之力在劫雲中瀰漫了出來,席捲四野,讓葉晨風等人嗅到了濃濃的危險氣息。。

「人形天罰,竟然是最恐怖的人形天罰!」

看著劫雲中越來越清晰的人形,葉晨風立即猜到,自己即將面臨的,將是最恐怖,擁有靈智的人形天罰。

「大家不要分心,抓緊療傷,我們只有將自身的狀態調整到最佳,才有可能渡過這人形天罰!」

葉晨風大聲提醒道,將提煉出的血參王汁液全部融進了眾人的身體中,加速著他們恢復,全力迎接即將降下的人形天罰。

「殺殺殺……」

突然,一道道恐怖的肅殺聲響徹天際。

眾人的第二重天罰,人形天罰降落了下來,帶著無邊的殺意和世界之力,攻擊向了葉晨風等人。

「我們上!」

看著魚貫而出,手持道意神兵,威武不凡的人形天罰,葉晨風果斷的燃燒了三大血脈,將三大道圖推演到極致,手持龍脊聖劍和黑龍聖劍迎了上去,與攻擊力極其可怕的人形天罰激戰在了一起。

「轟轟轟!」

葉晨風施展全力,手持雙聖劍轟殺了一道人形天罰時,頓時被大量的人形天罰包圍,一道道可怕的天罰之力,道意神兵不斷地攻擊著他的身體,讓他的防禦承受著巨大的考驗。

「天蒼訣!」

蒼昆吾看到一馬當先的葉晨風被人形天罰包圍,立即調動天蒼之力,控制昆吾境沖了上來,依靠絕對的力量,粉碎了數道人形天罰,減弱著葉晨風的壓力。

「靈魚,煙兒,雷億,兩大聖獸,你們不要分開,用陣法對抗人形天罰,千萬不要被人形天罰衝散陣型。」

領教到人形天罰的可怕,葉晨風害怕靈魚,水寒煙出現意外,大聲喊道。

「晨風,你小心!」

激發道體,燃燒鳳凰血脈浴血廝殺的水寒煙回應道,迅速與靈魚,雷億,兩大聖獸組成了一面巨大的陣圖,推演著陣意,全力抵擋人形天罰的攻擊。

「人形天罰,給我破!」

水寒煙,靈魚等人組陣攻擊時,葉晨風將肉體力量發揮到極致,依靠超過七億斤的力量,直接碾壓一道道人形天罰。

而蒼昆吾實力更加的可怕,施展天蒼訣,毀滅著一切,不斷地將僅剩的人形天罰轟碎,化成精純的道紋融進身體,提升著對道意的領悟。

「乾坤劍陣,劍龍捲!」

葉晨風不停-0-的襲殺了三個多時辰,感到了一絲疲憊,果斷將一百零八把乾坤之劍召喚了出來,融合青銅劍魂,在身體周圍形成了可怕的劍龍捲,抵禦著不斷幻化出現的人形天罰攻擊。

「走,我們殺到劫雲中,一舉將天罰毀滅!」

葉晨風等人與人形天罰激戰了一天時間時,感覺劫雲中天罰之力依然旺盛,估計再有兩日時間,才有可能渡過天罰。

而他不確定,上古魔聖會不會利用這幾日時間,恢復傷勢捲土重來,決定冒險衝進劫雲中,接受最根本的天罰洗禮。

「好!」

蒼昆吾,水寒煙等人沒有任何的猶豫,緊緊地跟著葉晨風,爆發著驚天動地的攻擊,不斷地轟碎一名名從天而降的人形天罰,撕破了劇烈翻滾的劫雲,衝到了裡面。

「轟轟轟!」

葉晨風等人衝進劫雲,直接引爆了劫雲中最根本,如黃金海一般的世界之力,瞬間將他們吞沒了。

無數的人形天罰在黃金海中鑽出,不斷向他們發動的最根本的攻擊。

「組陣!」

面對超出他們想象,讓他們窒息的天罰襲擊,葉晨風等人沒有退縮,迅速組成了一座威力極大地大陣,依靠陣法之力,對抗世界黃金海一重高過一重的洗禮以及密密麻麻的人形天罰。

在最根本,最直接的天罰洗禮下,葉晨風等人的身體傷勢不斷地加重,他們體內的道意卻隨著世界之力的洗禮,越來越精粹,越來越強大。

「大家隨我一起攻擊,轟破這黃金海源頭,一舉破掉這天罰!」

葉晨風等人抵禦黃金海洗禮時,噬神腦也在極速推演,經過噬神腦一次次的推演,葉晨風發現了黃金海的力量之源,召喚出了混沌神木,集合眾人之力,全力攻擊。

「轟轟轟!」

葉晨風等人不惜代價施展的聖技,撕破著世界之力,連續不斷地攻擊黃金海源頭,引動著劫雲中世界之力發生了大混亂,讓他們承受了更大的壓力。

不過他們卻沒有減緩攻勢,跟隨皮開肉綻,傷痕纍纍的葉晨風繼續攻擊。

惹禍成婚:傅少,請關燈 終於,經過眾人持續不斷的努力,世界之力的源頭被他們合力轟穿了。

「轟!」

下一刻,黃金海爆炸了,大量的人形天罰也紛紛破碎,可怕的力量直接將方圓數十里的空間轟碎,向葉晨風等人發動了最後,也是最致命的一擊。

「大家堅持住!」

面對毀天滅地的爆炸力量衝擊,葉晨風等人緊咬牙關,不顧身體傷勢,將道意推演到極致,施展渾身解數全力的防禦。

在他們防禦之際,大量的道紋隨著爆炸衝擊波,融進了他們的身體,升華著他們對道意的領悟。

大約三十多個呼吸后,葉晨風等人組成的陣圖破碎了,他們直接被讓天地驚變的能量從半空中震落,墜落到了波濤洶湧,捲起一個個百米多高巨浪的神秘之海中。 無恥術士 「大家都還好吧!」

葉晨風忍受著身體傷勢,將受傷極重的水寒煙等人傳送到乾坤境中,關心的問道。

「我們沒事,放心好了!」

臉色蒼白沒有一絲血色,肉體損傷嚴重,沾滿鮮血的水寒煙,強撐著在地上坐起來,虛弱的說道。

雖然在天罰自爆攻擊下,眾人受傷極重,肉體幾近崩潰,但他們得到的好處也是不可想象,如果能煉化融入身體的道紋,他們對道意的領悟將提升數個層次,更有可能凝鍊成靈級道圖。

「大家在乾坤境中修鍊吧,爭取儘快悟通融入身體的道紋!」

感覺水寒煙,蒼昆吾等人都未傷到根本,葉晨風放下心來,服下了一顆准聖丹,與火麒麟離開了乾坤境,騎著它向神秘之海外飛去。

為了避免遭到上古魔聖阻截,葉晨風騎著火麒麟,在茫茫神秘之海上繞了一個很大的圈,多花了數日時間,才返回到中央世界。

「老大,我們現在去哪?」

見識到葉晨風的潛力,從他身上得到大量好處的火麒麟完全認可了他,就連說話聲音也變得客氣。

「去聖火谷!」

雖然實力暴漲,但面對上古魔聖這等存在,葉晨風還是感覺底蘊不足,為了增強底蘊,他準備奪走聖火谷的五行聖火。

「好!」

火麒麟大吼一聲,根據噬神腦傳進它魂海的中央世界地圖,向聖火谷飛去。

而此時的聖火谷,正值大喜事,絡繹不絕的賓客來到聖火谷,祝賀聖火谷主火天戟突破到涅槃天境境界。

「風火宗主,烈陽宗主到……」

熱鬧非凡,洋溢著一股喜慶氣息的聖火谷中不斷出現大人物,帶著厚禮前來祝賀。

「火谷主,恭喜啊,恭喜突破涅槃天境,我聖火聯盟有你坐鎮,將更加的強大,我們幾宗也能跟著沾光!」

「是啊,以後我等定以火谷主馬首是瞻。」

風火宗主,烈陽宗主來到裝扮一新的大殿中,將重禮放下后,對這身穿暗金色長袍,頭髮紅火,身材偉岸的火天戟恭賀道。

「哈哈,二位宗主客氣了!」

火天戟似乎十分享受這種無數羨慕目光注視的感覺,火紅色的臉龐上露著淡淡的笑容

「八岐神國魔威王到。」

喧鬧的天火谷又響起了一道嘹亮了通報聲,讓熱鬧的聖火谷微微安靜了幾分,一道道敬畏的眼神,掃向了一名身穿蛟龍紋長袍,身上散發著淡淡魔氣,器宇軒昂的男子。

而這名男子,正是八岐神皇王爺,掌握著滔天權力的魔威王。

「呵呵,火谷主恭喜啊,恭喜你突破到涅槃天境。」

在一群人簇擁下,魔威王邁著虎步,滿臉笑容的走了進來。

按正常說,一個宗門出現涅槃天境大能,神國是很少理會的,畢竟一個神國中,涅槃天境大能的數量並不少。

但聖火谷不同於一般的宗門,火天戟更是中央世界極少見的聖師,讓八岐神國不得不重視,讓魔威王親自來賀。

「魔威王,有勞你親自來,快快裡面請!」

火天戟不敢託大,緩緩地站起身來,親自將魔威王請進了大殿中,安排在了主座上。

魔威王到來不久,又有幾個大人物來到聖火谷,給火天戟祝賀。

一時間,火天戟的虛榮心得到了極大地滿足,在他的臉上掛滿了笑容,與各方大人物寒暄著。

……

「我們來的真是時候,竟然碰上了聖火宗大喜的日子!」

跨越數十萬里,來到聖火谷外,看著絡繹不絕前來祝賀的賓客,葉晨風露出了絲絲冰冷的笑容。

「老大,我們要不要殺進去!」

身穿火紅色長袍,身材魁梧,如鐵塔一般的火麒麟開口問道。

「不,我要給火天戟一個驚喜!」葉晨風搖了搖頭道:「走,我們進谷祝賀。」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