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寒是吧?先前你說的話我也聽見了,我也贊同,不過你應該清楚,如果不是姜家和血刀門一直從中作梗的話,或許你們凌家早就在這白夜鎮中被抹除了。」張曉曉笑著道。

「如果你們張、馬兩家沒有聯合在一起的話,我想你今天也不會站在此處說這種話,….,而且你也知道,那只是如果。」凌寒也是淡淡的笑道。

「好吧..,你很能說。」

張曉曉美眸微眯,玉手輕輕拍了拍,然後只見那張較為精緻的臉龐上有著狠意浮現,冷笑著望著凌寒:「你先前打了馬羽一巴掌,也就是相當於也打了我張家一巴掌,這樣的事情絕對不可以原諒,拳頭大就是道理,這話可是你說的,不過我也很贊同,所以,這一巴掌,我可是要拿回來。」

聽得張曉曉此話,凌雷和凌嵐兩人面色一變,據說這個張曉曉早就進入煉骨九重,至今恐怕都已經達到巔峰,就算先前凌寒表現出的煉骨九重的實力恐怕也無法和張曉曉抗衡。

「砰」

張曉曉顯然不打算給凌寒反應的時間,因此在話一落下,一腳狠狠的踩在地面上,直接是衝到了凌寒的身前,拳頭之上較為濃郁的光澤涌動,凌厲的拳風,讓得凌雷等人的面色為之一變。

「退開。」

見到張曉曉閃電般的出手,凌寒面色也是一凝,兩手直接將凌雷和凌嵐兩人推開,然後只聽見較為響亮的龍吟聲音響徹在了這廣場上,只見得凌寒的拳頭之上居然隱約可以見到一隻無形的龍頭在咆哮一般。


「昂。」

不少人都是被這一聲龍吟驚住,因為他們都是知道著龍形拳的存在,但是在他們眼中,龍形拳可是沒有著這般響亮,而且還無人將龍形之意演化得這麼透徹。

「砰」

兩隻各自都是帶著較為凌厲的拳風的拳頭碰撞在了一起,在眾人較為驚愕的目光下,一股隱約可見的氣浪擴散開來。

ps:第一章,求推薦,收藏。

; 「砰」

低沉的聲響,在雙拳碰撞間響起,強猛的氣勁,將附近地面的塵埃都是掀起。

雙拳相碰,眾人想象中的慘敗出現卻是沒有出現,凌寒的身體猶如穩穩紮根在地面上,面對著煉骨第九重巔峰的張曉曉,竟然是接下了她的一拳。

「蹬….。」

兩個拳頭剛一觸碰在了一起,便是被強大的力道給震了回去,只見得兩道身影皆是後退,張曉曉退了三步,而凌寒也是被震退了四步,這一拳張曉曉可並未取到眾人想象中的效果。

「竟然擋下來了…。」

望著幾乎和張曉曉拼了個旗鼓相當的凌寒,不論是馬家的小輩們,還是凌雷和凌嵐,眼中都是湧出了驚訝之色,張曉曉在這白夜鎮可是有著極為不弱的名聲,不少人猜測,最多再有不到半年的時日,便能突破煉骨巔峰,達到洗髓境。

在白夜鎮中,這張曉曉可謂是小輩中當之無愧的第一人,然而今日,這所謂的第一人,居然被凌家的一個年紀比起她更小的小輩阻擋了下來,這可讓不少人大跌眼鏡。

馬驥與馬羽的臉色,在這一刻同樣是有著變化,馬驥的眼中也是泛起了凝重之色,看來這位在凌家最近才聲名鵲起的凌寒,的確有著一些真本事,片刻后馬驥壓下心中的驚訝,先前雖說凌寒抵擋下了張曉曉的一拳,但是這不能說明凌寒便是有著和張曉曉抗衡的資格。

不管如何,張曉曉乃是煉骨九重巔峰的實力,比起凌寒要強上不少,而且先前凌寒可是使用了武技,而張曉曉卻是沒有。

所以,若是真的打起來,凌寒定然必敗無疑。

「龍形拳…,不錯,居然能夠讓你發揮出這等威力。」

退後的張曉曉也是目光有些詫異的看了一眼凌寒,旋即輕蔑的一笑,眼中又是有著冷意浮現:「我說為何敢如此囂張,原來是有著一絲實力,不過接下來,你可不會再有這般好運了。」

話音落下,只見得張曉曉那芊芊玉手上,有著一股奇異的波動散發開來,看著模樣,顯然她也是要施展武技了。

見到張曉曉這般舉動,那凌雷和凌嵐還掛在臉上的喜色也在這一刻散去,他們知道,或許張曉曉要動真格的了。

凌寒面色倒是較為平靜,九重與九重巔峰,的確倒是有著不少的差距,就算是先前他將龍形拳幾乎快要施展到極致,也不過拼個旗鼓相當,不過,張曉曉顯然也是修鍊過武技的人,憑著張家那豐厚的底蘊,修鍊的武技等級定然不低,若真是交手,對方定然是勝算更大。

不過凌寒卻是相信,就算如此,張曉曉想要贏自己,恐怕也得付出一些代價才行。

「呼…」

凌寒深深的吐了一口氣,然後在身前開始比劃著較為複雜的手勢,他倒很像試試,這剛習得的九門印第一重,若是全力施展,到底有著多大的威力!

見到場中劍拔弩張的氣氛,更是讓得不少行人圍攏了過來,他們對著這場對峙倒是很有興趣,很想知道,這從凌家最近崛起的天才,是否有著實力挑戰這個早已成名的天才。

張曉曉掌心微微捏在了一起,盯著凌寒的目光逐漸變成了寒芒,張家可謂整個白夜鎮底蘊最為豐厚的勢力,今日和凌寒交手,若是不將他徹底擊敗的話,這白夜鎮小輩第一人的名號怕是有些名不屬實了。

「呵呵…,這裡可真是熱鬧啊。」

然而就在張曉曉體內的力量開始凝聚時,一道較為怪異的笑聲響起,只見得十來道身影便是從一旁走了過來,徑直的走進了場內。

「血刀門…。」

一見到這些人,凌寒也是微微一怔,從那穿著上來看上,一眼便是分辨出來,這正是與張、馬、姜,三家並列的血刀門。

在這群個個面帶桀驁之色的少年最前頭有著一個看上去較為蠻橫的少年,少年臉龐之上還有著一道深深的刀疤,一看便知道是一個狠角色,少年來到場中,顯示憋了一眼張曉曉,然後對著凌寒緩緩道:「你叫做凌寒是吧..,不錯,夠膽識,我欣賞你。」

「韓雲..,這是我跟他的事,你少管閑事。」張曉曉也是微沉道。

「呵呵…,再不多管一些閑事,恐怕以後這白夜鎮都沒有我血刀門的立足之地了。」韓雲翻了翻白眼,有些嘲諷的道,顯然跟這個張曉曉等人極為不對頭。

「嘿嘿..,張曉曉,若是你這麼喜歡打的話,我陪你好了,嘖嘖,看看你這麼好的身材,不跟你打真是可惜了。」笑聲一落,韓雲臉色故作猥瑣,舔了舔嘴角,然而眼中卻是極其的炙熱道。

聽到此話,張曉曉面色之上浮現一抹緋紅,面色震怒,她顯然知道這韓雲是在故意想要激怒自己,她倒不是打不過這個韓雲,只不過此人向來心狠手辣,就算拼著自己受傷也要砍上對方一刀,而且一旦打起來,沒完沒了,跟瘋子一樣,所以,一般情況下,張曉曉也不願和他動手。

「韓雲,曉曉姐不想與你爭鬥而已,別以為她打不過你。」馬羽在一旁對著韓雲狠狠的道,此時那臉上依然可以見到紅紅的掌印。


「呵呵..,打不打得贏不重要,至少我喜歡,怎麼樣?咬我?」面對馬羽的話語,韓雲卻是笑了笑,像是一個地皮流氓的樣子道。

馬羽咬了咬牙,臉色略顯微沉,先前遇到一個絲毫不給自己沒面子的凌寒,此時又是碰到這麼一個無賴,顯然讓得他是一肚子火沒辦法發泄。

在聽到韓雲的話語,凌寒卻是忍不住一笑,對於這個像無賴一樣的韓雲卻是有了不小的好感。

然而,張曉曉聽到韓雲了話,那張冷艷的臉龐上,嘴角也是忍不住抽了抽。

「好了….,我說你們這些小傢伙們,鬧夠了沒有?這裡可是做生意的地方,可不是你們打架的地方。」

就在劍拔弩張的氣氛被韓雲搞得亂后,那圍觀的人群身後也是傳來一道聲音,眾人回頭一看,一個中年男子正走了過來,身後跟著七八個大漢。

「這是交易所的主管,岳林,乃是一截踏入洗髓境的高手。」凌雷在凌寒身邊說道,他心中也是送了一口氣,既然此人也是出現,想來這場小輩們的爭鬥也該結束了。

見到岳林的出現,張曉曉也是眉頭一皺,知道自己今日恐怕無法順利的出手了,當下只能收斂了凝聚在掌心的力量,看了凌寒一眼:「今日算你運氣好,不過你放心,等到比武時,我們專門的好生「照顧」你一下。」

「另外…。」說到這裡張曉曉不禁憋了一眼韓云:「韓雲,到時候你想要專門打都行。」

話音一落,張曉曉便是帶著一干人等離去,這段時間只要突破到洗髓境,到時候就算凌寒和韓雲一起上,也不是他的對手。

望著張曉曉等人離去的背影,凌寒倒是已經有著一絲期待,嘴角不禁微微掀起了一絲弧度。

ps:各位,喜歡嗎?喜歡就收藏吧。

; 但……

事情不會是他想的那麼簡單,若是動了蕭兮,又不能治好鳳凌然的寒毒,鳳凌然恐會立刻殺了上官燕兒和他,他並不怕死,只是怕死了以後,再也沒有人能徹底的治好鳳凌然體內的寒毒。

鳳凌然,絕不可以死,絕不可以……

……

此刻。

蕭兮進入了另一個世界,幻覺之中,且看到了一個熟悉的人影……鳳凌然。

蕭兮起初並不知道這是幻境之中,直到鳳凌然抱住她,墨黑的瞳孔浮出溫柔卻不帶感情的微光,蕭兮腦中一個激靈,頓時有些明白,她很有可能又進了幻鏡。

而這個男人,也非鳳凌然本尊。

蕭兮伸手推開他,嬌小的身影一個漂亮的旋轉,往後退了數步,拉出安全的距離,皺起秀眉,幻境之中,她身子沒有半點不適,腳步輕盈,就像受傷之前。

「又是你?」

她在寢宮熟睡,沒有再飲入村中那令人產生幻覺的湖水,他又是如何拉她進入幻境之中?

蕭兮知道,只要殺了這個男人,幻境就會消失,心中也安了幾分。

只是,這個男人拉她進來的目的又是什麼?

是想要趁她傷,取她命嗎?

「兮兒,我是你夫君啊!你為何用這種不信任的目光看我?過來,我喜歡你的味道。」

他向她招手,鳳凌然的神色,他模仿的唯妙唯俏。

還真不要臉,被她識破了還裝?

蕭兮忽然對他出掌,渾厚的掌力,如驟降的暴風雨,兇猛又強勢。

他漆黑的眸子猛然一縮,面對危險,變得陰暗又凌厲。

蕭兮唇角微勾,眼中閃過譏嘲,這個男人比起鳳凌然,真是差太多了。

鳳凌然面對危險,那張俊美的容顏,從來都是八風不動。

他閃身避開蕭兮的掌力,卻被蕭兮緊緊相逼,他緊蹙著眉,手指微動,卻沒和蕭兮真面交手。

白天他被鳳凌然打傷,此刻也就勉強維持幻境,這女人很精明,受傷了也很快就認出他,沒被他的皮相迷惑,她可能很快就會破了幻境離開。

果然……

沒多大一會兒,蕭兮一掌就打在了他的胸口。

他嘴裡噴出幾口血,唇齒被鮮血染紅,含笑看著蕭兮。

「最毒婦人心,說的果然一點都不錯,你為了自己生存,親手殺了你的夫君,你的心中對他一點都不愛嗎?才會出手如此的冷酷無情?」

「你是我夫君嗎?你不過是披著我夫君的麵皮作惡多端,我有多愛我的夫君,現在就多想殺了你。」

蕭兮並沒被他失望的容顏迷惑,她內心很執著,有些東西一旦認定,就不會改變。

就如她愛鳳凌然,愛上就是愛上,無法更改,哪怕別的男人再優秀,她亦不會動心。

蕭兮沒再和他廢話,一掌送他歸了天,看到他俊美如神的臉像破碎的玻璃,漸漸消失,她的心中疼了一下,緊緊的捏著手指,鮮血從她手心裡滴了出來,疼痛拉回了她的理智。

他不是鳳凌然,她不能再被幻境迷惑,在這裡多呆一刻,她就多一分危險。

四周的景色,忽然變成黑白色的水墨畫,隨著她漸漸放下的心境,漸漸消失。

蕭兮神識回歸現實的時候,雙腿一軟,身體的力氣彷彿被抽干,倒了下去。

她嬌軟的身軀被長臂接住,摟在懷中,熟悉的冷香鑽入她的鼻子,她抬起頭,一片黑暗,但她看到了鳳凌然俊美的臉。

若非味道太過熟悉,模仿不來,她會有種又回到幻境的錯覺。

「夫君。」蕭兮輕聲喚道,聲音軟綿,就像一隻受傷需要人保護的小獸。

他是她唯一的依靠。

「對不起,兮兒,我來晚了。」

鳳凌然眸光落在她受傷的小臉,鮮紅的血刺紅了他的眼睛。

狂躁的想要殺人。

蕭兮有些懵,鳳凌然向她道歉?太難得了。

還有他緊張害怕的眼神,這是什麼情況?

蕭兮忽然聽到一聲很低的痛苦呻吟,她轉頭一看,心中微震。

這倒在地上,胸口插了一把小刀,右臉幾乎面目全非的女人是上官燕兒?

怎麼回事?這裡又是哪裡?

她和鳳凌然又怎麼會在這兒?

很多疑問盤旋在蕭兮腦中,一雙怨恨的雙眸緊緊的盯著她,恨不能拖她下地獄。

「蕭兮,我不會放過你的,做鬼也不會放過你,我會化成厲鬼回來找你算賬,讓你這一輩子都不得安寧。」

上官燕兒邊說,嘴裡不停的噴出鮮血,她的聲音像被撕碎了一樣,可怖至極。

鳳凌然眸中閃過沉冷的暗澤,一掌揮下去的同時,另一隻大掌把蕭兮的臉按在了他的胸口。

「凌然,不要。」

一道悲慟的聲音從隔壁牢房傳來。

上官燕兒一掌斃命,死的時候,眼睛還睜著,怨恨的眼神也定格住,若仔細看,會看到她眼裡朦朧的霧氣。

鳳凌然看都沒看死去的上官燕兒一眼,打橫抱起懷中的蕭兮,轉身走出被踢爛的牢房木門。

進來看到上官燕兒傷蕭兮的那一幕,他的心臟差點停止跳動。

當時他的腦中忽然冒出一個可怕的念頭,若是蕭兮死了,他要所有人給她陪葬。

蕭兮被抱回房,睡意全無,睜著銅鈴般的眼睛,瞅著風凌然冷峻的容顏。

今晚若非風凌然,她也許就死在了上官燕兒的手中。

現在想來,不由的覺得有些后怕。

風凌然把蕭兮放在床上,俯身的時候,她臉上甘甜的血香鑽入他的鼻中,撩著他的心神,喉結滾動,他眸色漸暗,這香甜味兒,讓他成瘋成魔,難以自禁,恨不得盡數喝入口中,讓她的血液與他融為一體。

倘若這麼做的話,這隻小狐狸就會失去生命。

他又怎麼忍心,讓她失去生命?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