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趙前揮揮手,「我剛剛說過,哪怕楊詩帆無恙,我也要對其小懲大誡,更何況楊詩帆境況如何,我都是從情報里聽說,並沒有親眼目睹,所以我要親自上一趟科西嘉島,如果你說的屬實,那麼我就只懲罰霍亨一人,如果她有半點差池,我說話算話,你們洛林家族就做好接受卡佩殘餘勢力的準備吧。」

「好吧,」凱撒臉上露出一絲苦笑,隨手將手機收起來,「雖然我也希望卡佩家族會倒大霉,但從來沒想過讓他們徹底消失,但願霍亨沒有做什麼蠢事吧。」

車子一路緩緩而行,不多時就到了戛納市區,這裡距離舉辦戛納電影節的主辦場地已經不遠,車隊穿過一片高大的棕櫚樹林,進入到一座面積不大,卻打理得非常精緻的莊園中,在一棟古老的白色別墅前停了下來。

凱撒先下車,然後幫趙前打開車門,帶著他往別墅裡面走去。

「這座莊園是我們洛林家族的產業,已經有一百多年的歷史了,早在戛納成為電影節的舉辦地之前,我們家族就在這裡置辦了產業,後來這裡也成為招待貴賓的地方,」進入大門,便是一座闊大的客廳,寬闊的場地完全可以舉辦一場盛大的舞會,凱撒帶著趙前穿過客廳,走上樓梯,一路順便做著介紹,「當年包括英王和普魯士王在內的王族都曾經在這裡住過,希望這裡能讓你滿意。」

「一百多年?」趙前滿臉古怪,「聽說溫莎古堡下面有很多蜘蛛,這裡會不會也有好多的小蟲子?」

「呃,」凱撒竟然感覺自己無言以對,聳聳肩說道,「你還是第一個問這個問題的人,或許我應該安排人找一找。」

上到二樓,又穿過一段走廊,凱撒推開房門,「這裡是為你準備的房間,看看怎麼樣。」

這是一套兩進的套間,地道的法蘭西風格,比起五星級酒店的總統套房更加奢華,而且房間裡面的擺件和牆上的油畫,都是有來歷的珍品,趙前環視一周,微笑著點點頭。

看到趙前臉色滿意的神色,凱撒也安心了許多,雖然地自家的莊園很有信心,當也擋不住有的客人挑剔啊,還好這位還是比較好伺候的,然後笑著將兩手一拍,「好吧趙先生,你剛下飛機,就先休息一下,晚上我為你安排了一場盛大的歡迎舞會,到時候再為你接風洗塵。」

「舞會?」趙前聽到這兩個字連連搖頭,「還是算了吧,我對這個不感興趣。」

凱撒滿臉古怪地看著趙前,「你別告訴我你從來沒參加過舞會?」

「這有什麼奇怪的?」趙前兩手一攤,「相信你也知道我的履歷,一年前的時候我還在為房租頭疼,舞會之類的東西離我太遙遠了。」

「可是後來你成功了,不是嗎,」凱撒笑著說道,「放心吧,不是那種很吵鬧的美式爬梯,而是很純正的歐式雞尾酒舞會,不會讓你感覺不自在的,舉辦的目的也是為了讓這裡的人能認識你,我想你也不願意有不開眼的人惹到你吧。」

趙前想了想,便點點頭,「也行,回頭你跟他們提前說好,以後見到我繞著走,別來惹我就行。」

「好吧,真是霸氣的舞會宣言,」凱撒滿頭黑線,「那你先休息吧,晚上我再過來。」

將凱撒送出房門,趙前便轉身躺到床上,以他的修為自然是不用休息的,不過放鬆一下也好。

至於楊詩帆,無論是威廉還是今天凱撒的情報,都說明她的處境並不像黃震霄說的那樣危險,當然,這只是現在,以後就不好說了。

另外雖然現在趙前沒有法力,神念也不能用,無法去推算和探測,但以他在至誠之道基礎上晉陞來的精神力神念,也能預感到楊詩帆的處境還是安全的,所以才會不急著救人,而是慢條斯理,一來是想看看那個霍亨卡佩到底在搞什麼鬼,二來是將這趟行動當做旅行了。 夜幕降臨,天色也逐漸變得暗淡,莊園中各個角落的燈光亮起,將整個莊園照得通透,隨著一輛賓利房車開進莊園,今晚舞會的嘉賓也開始陸續到達。

凱撒作為莊園的主人,一直站在別墅門前接待各方賓客,本來以他的地位,在一般情況下只需要坐在裡面等就可以了,但今天的舞會他只是名義上的組織人,其實歐洲各國皇室和大國政府才是真正的策劃者,來參會的也都是從歐洲各地趕來的各方勢力代表,而他作為此地的主人,不僅代表了洛林家族的面子,同時也是策劃者的門面,那麼無論來賓地位高低,他都必須安排周到,否則若是有半點失禮的地方,恐怕就會立刻傳遍歐洲,這點是他絕不允許的。

隨著時間一點點過去,天色徹底暗下來,凱撒將剛從西班牙趕來的洛佩斯伯爵夫婦迎進去,看看時間,已經是晚上七點,抬頭看看旁邊的男性伺者,「客人都到齊了嗎?」

「名單上的所有客人都已經到齊。」伺者恭敬地回答道。

凱撒點點頭,便要轉身進去,雖然裡面有洛林家族和法蘭西政府派出的人員作陪,但今天的主角可不是他們,而是那位還在二樓最深處套房裡休息的趙前,他現在得去把這位大神給請下來。

就在這時,凱撒隱約聽見大門處有一陣嘈雜聲,不由得眉頭微皺,看著旁邊的人說道,「怎麼回事?」

旁邊的人立刻用對講耳麥呼叫在大門處值守的同伴,然後看著凱撒說道,「外面有兩個人要進來,拿的是美國沃琳集團歐洲區代表菲爾普斯先生的請帖,守衛不肯放行,但他們執意要進來。」

「菲爾普斯自己沒來嗎?」凱撒微微一愣,不由得問道,今天的舞會只有想來來不了的,還真沒見過主動放棄的。

「已經在裡面了,」伺者躬身說道,「我們因為用了最新的身份識別系統,所以並沒有檢查請帖,今天的舞會請帖共有三等,第一和第二等可以攜帶一到兩位同伴,而發給沃琳集團的是第三等請帖,只能本人參加,沃琳集團已經將這個名額確認為菲爾普斯先生,所以其他人是不能持請帖入內的。」

凱撒點點頭,這場舞會只是以他的名義發出,但具體發給誰,還有那些規則是什麼他還真不清楚,低頭想了想,菲爾普斯現在人在裡面,也許正在同其他人談得火熱,他自然不能進去把他拉出來,否則就是在其他人面前失禮,說不定這件事情也是他計劃好的,他們這些人把賺錢看得比生命還重,跟他們講規則完全是扯淡,當然,這是建立在實力對等或佔優的情況下,當實力處於下風的時候,他們比誰都更懂得裝孫子。

說實在的,對這些唯利是圖的美國人,他一點都不喜歡,但是不管怎樣,現在要解決外面的問題,只得冷哼一聲,邁步向外走去,他要親自會一會這個不速之客,如果他們的目標是其他人,這點面子給他也無妨,大不了回頭再找回來就行了,但要是想打趙前的主意,那麼整個歐洲會教他們怎麼做人,估計沃琳集團掌門人也不會蠢到這種地步。

剛走到莊園門口,便聽到一個女人在說著話,「我要見你們的負責人,我們明明是拿著請帖來的,為什麼不讓我們進去,難道洛林家族就是這樣招待客人的嗎?」

一個穿著黑色西裝的守衛橫著手臂攔住兩個人,冷冷地說道,「這位女士,我想你自己心裡清楚是怎麼回事,這份請帖的主人已經進去了,所以現在這張請帖已經失效,既然你知道這裡是洛林家族的地方,就應該知道惹怒洛林家族是什麼後果。」

「洛林家族不就是個歐洲的小貴族嗎,能有什麼後果,我們沃琳集團也不是吃素的,」一個栗發碧眼的女人義憤填膺地說道,顯得很是憤怒。

「好了愛瑟琳,」她旁邊的同伴拉住她,那是一個亞洲女人,個子不高,身材卻不錯,面孔也很精緻,加上一頭染成金色的捲髮,很有歐洲女人的味道,火辣性感,但現在卻很平靜地看著攔住她的守衛,「這位先生,你們發出的請帖上並沒有註明邀請人的姓名和人數,不是嗎,也許你應該請你們的負責人出來說話。」

「我就是這裡的主人,」凱撒已經走了出來,只是他們正在對峙,沒有發現他的到來,冷冷地看了看那個叫愛瑟琳的女人,很典型的西歐人種,就連性格也是典型的歐洲女人性格,火熱直接,當然也有暴躁。

「這位女士,你剛才的話連沃琳的主人都不敢說,」凱撒面無表情地說道,「如果洛林家族只是個歐洲的小貴族,那麼你們沃琳集團最多算是個擺路邊攤的小商販,以後說話前最好多想想,否則小心會給自己帶來麻煩。」

看著凱撒身上極具壓迫性的氣勢,愛瑟琳喃喃地說不出話來,橫跨六十多個國家的沃琳集團當然不是路邊的小商販,那麼這個人口中的洛林家族自然也不會是她想象中法國南部的小貴族,該死的,這次又被菲爾普斯那個混蛋耍了,難怪他不肯帶我們進來,只是丟給我們一張請帖,這次真是丟人丟到家了。

漫威中的奶媽 「很抱歉洛林先生,」愛瑟琳旁邊的亞洲女人連忙開口說道,「我的同伴並不是有意的,只是我們希望得到公正的待遇。」

「你怎麼知道我叫洛林?」凱撒詫異地問道。

「您是這裡的主人,」這個女人眨眨眼睛,微笑地看著凱撒,「而這裡是洛林家族的莊園,不是嗎?」

「是我糊塗了,」凱撒哈哈一笑,「不過你們膽子挺大的,兩個女人就敢往這裡闖。」

「很抱歉,洛林先生,」她自然知道自己理虧,但現在被架在火上烤,只得硬著頭皮頂上,剛要繼續說話,卻被凱撒打斷。

「叫我凱撒吧,」凱撒揮揮手,「只有洛林家族的族長才能被稱為洛林先生,你們還沒有介紹自己呢。」

「哦,好的,凱撒先生,」微微愣了一下,她便繼續說道,「這是我的同伴,沃琳集團西班牙公司高級副總裁愛瑟琳,我是她的助理,我叫李璐,我們這次……」

「李璐?」凱撒眼裡閃過一絲異色,「你是大夏人?」

再次被打斷的李璐眼裡閃過一絲惱色,臉上卻依舊平靜,「是的,我是兩年前被總公司從大夏派遣到西班牙。」

凱撒看看李璐,再看看她旁邊臉色已經恢復平靜的愛瑟琳,心裡想著如果不是因為愛瑟琳是歐洲人,恐怕她們的角色應該會調換吧,然後對著李璐點點頭,「繼續。」

李璐深吸一口氣,「凱撒先生,我知道我們今天的行為並不合適,但也並不算過分,只能說是鑽了你們規定的漏子,不是嗎?」

「敢明目張胆地說鑽洛林家族的空子,女士,你是第一個,」凱撒陰沉著臉,惡狠狠地看著李璐,「你知道這會有什麼後果嗎?」

「凱撒先生,」李璐咽了咽口水,強行壓下忐忑的心情,「法蘭西是歐洲的貴族,而洛林家族是貴族中的貴族,我想你們一定會恪守貴族守則的,對嗎。」

「你是在威脅我?」凱撒眼睛微眯,「你的膽子很大。」

「不,」李璐倔強地看著凱撒,「我只是相信歐洲貴族的操守。」

「好吧,」剛才還惡狠狠的凱撒突然一笑,「我被你擠兌成功了,這次的確是我們的小失誤,沒有在請帖上註明詳細信息,你們可以進去。」

李璐和愛瑟琳相視一眼,立刻歡呼起來。

「但是,」凱撒笑容收斂,靜靜地看著對面的兩個女人,「我需要知道你們進去的目的。」

這一次李璐沒有說話,而是不露痕迹地退後半步,顯出愛瑟琳的位子,而愛瑟琳也當仁不讓,微笑地看著凱撒說道,「凱撒先生,我們進去只是想找薩拉查公爵閣下落實一項合作,並不會打擾到您的貴賓。」

凱撒淡淡地看了李璐一眼,這個女人很不錯,是個難得的人才,遇到困難的時候能頂在前面,解決困難之後,又將表現的機會留給上司,或許自己應該讓家族的公司將她挖過來,好的人才就像稀缺資源一樣難找,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好的,我可以放你們進去,甚至允許你們自由活動,和賓客隨意交流,只要他們願意搭理你們,但是,」輕輕地點了點頭,凱撒再次叮囑道,「但是裡面有一個人,除非他主動找你們,否則你們不能去主動接近他,明白了嗎?」

愛瑟琳和李璐相視一眼,疑惑地說道,「當然,但是我們怎麼知道這個人是誰呢?」

「這個人很好認,」凱撒微微一笑,然後看著李璐,「他是裡面唯一一個大夏人,也是唯一的黃種人。」

「大夏人?」李璐愣住了,如果她沒理解錯的話,這個大夏人就是今天的主賓,什麼時候大夏出了這樣的人物了,連歐洲各路大神都緊巴巴地跑來看他,難道是?

想到這裡,李璐眼睛一亮,看著凱撒說道,「難道是大夏薔薇公司的人?」

「這不是你該問的,」凱撒瞟了她一眼,淡淡地說道,「只需要記住我剛才的話就可以了。」

話音剛落,凱撒便轉身往裡面走去。

李璐沖著凱撒的背影吐吐舌頭,愈發肯定心裡的猜測,話說這個薔薇公司也夠神秘的,自己今年春節回家的時候都還沒聽說這家公司,只有短短几個月便突然崛起,現在過來一個人,就能攪動整個歐洲,太誇張了!只可惜自己人在國外,只知道這家公司的名頭,其他的也一無所知。

旁邊的愛瑟琳聽到李璐的話也有些好奇,薔薇公司的名頭她自然也聽過,但現在不是追問的時候,更何況等一下就能見到真人了,雖然不能主動打招呼,但遠遠地看一眼總可以的吧,將還在發愣的李璐一拉,跟著凱撒就往裡面走去。 洛林家族的這座莊園別墅,比起一般的別墅要大上許多,如果不是普通的磚石結構,造型也只是一般的住宅風格的話,或許稱之為城堡會更準確些。

今天的舞會共發出一百多張請帖,現場到了也有近三百人,這麼多的人擠在大廳里,竟然絲毫不覺得擁擠,當凱撒推開大門走進來的時候,現場的賓客已經在聊得火熱,雖然他們今天的主要目的是為了那位難得一見的薔薇公司所有者,但並不妨礙他們利用這個難得的機會來聯絡人脈,甚至達成合作。

將愛瑟琳和李璐帶進來,凱撒便撒手不管,自行往二樓而去,他得去將上面那位大神給請下來,這件事只能他去做,誰讓是他帶趙前來的這裡呢。

愛瑟琳和李璐相視一眼,看著滿廳的大人物,不禁有些咋舌,愛瑟琳挽著李璐,湊到她耳邊輕聲說道,「看到那個人了嗎?他就是西班牙首富剛薩雷斯,平時極其低調難得一見,沒想到今天也出現在這裡,而且還挺不起眼的,快看快看,前面那幾個是英國和西班牙的皇儲吧,連他們都來了,你說如果有人往這裡丟顆炸彈,會不會爆發世界大戰啊。」

李璐嘴角抽動,臉上扯出一個微笑,也湊過去輕聲說道,「大小姐,這種話千萬別再說,要讓他聽到我們就死定了。」

「只是個玩笑,」愛瑟琳聳聳肩,然後開始左顧右盼,「該死的,菲爾普斯那個混蛋究竟在哪裡,這次可被他坑慘了,要不是遇到凱撒,估計現在我們已經灰溜溜地往回滾了。」

「或者被送到警察局,」李璐也充滿怨氣地說道,雖然她在歐洲這個地方經常被刁難,但這次確實太過分,看到現場的這些賓客,她也明白了洛林家族的地位,如果真的得罪這樣的家族,或許能活著回到大夏會是最好的結局。

但現在不是追究責任的時候,更不能在這裡,所以只得強壓下火氣,拉著愛瑟琳說道,「我們還是先找薩拉查公爵吧,既然進來了,就先做事。」

「好吧,」愛瑟琳撇撇嘴,她也明白此刻並不是任性的時候,左右看了看,「我發現越是往裡,人的身份地位就越高,外面的都是一些商業集團代表和小貴族,我們往裡面找找看。」

凱撒上到二樓,才發現上面的一個小型會客室里已經坐滿了人,十來個老人或躺或坐姿態各異,比起下面人的一本正經多了幾分隨意,但身上的氣勢卻是絲毫不減。

「爺爺,你怎麼跑這裡來了,不是讓你在房間休息的嗎。」凱撒看著坐在中間的一個白髮老人說道,語氣里滿是無奈,那一位正是洛林家族的族長,老洛林先生。

「嗨凱撒,放輕鬆點,」洛林笑呵呵地說道,「我只是從巴黎過來,並不是從巴拿馬過來,哪裡需要什麼休息。」

「老洛林,你孫子是為你好,」旁邊一個年紀差不到哪裡去的老人說道,「你都快一百歲了,不像我們這樣的年紀,還能熬個夜什麼的,所以就得多休息。」

「哦,巴赫爺爺,原來你還熬夜,我會告訴海倫的。」凱撒聳聳肩,笑著說道。

「嗨,你不能這樣,」老巴赫頓時急了,「我只是表示比你爺爺強一些而已。」

「巴赫,」老洛林聲音突然拔高,「你也就比我小十歲而已,還逞個什麼能。」

「小十歲,就意味著你現在是九十幾,而我只有八十幾,」老巴赫得意地說道,「說不定等你去見上帝的時候,我還能再活十年。」

老洛林揚揚手中的拐杖,「哼,我老人家身體好得很,說不定是你先去見上帝。」

「你們兩個老頑童就不能消停點么,」旁邊一個和巴赫年紀差不多的人說道,「小輩們都在這裡看著呢。」

其他人聞言頓時一陣苦笑,他們一個個都是六七十歲的人了,也是大貴族的族長,甚至有的就是皇室王爵,今天的場合不適合國王親自到場,就由他們作為代表前來,卻沒想到這三位巨頭也親自趕了過來,無論是從年齡還是地位,在這三位面前,他們還真是只能算小輩。

「嘿卡佩,」這時兩個老人一致對外,「你是要挑釁我嗎?」

結果話音剛落,老洛林和老巴赫又對上了,「誰讓你學我說話的?」

看著吵成一團的三個老人,凱撒也不禁感到頭疼,要想讓他們閉嘴,恐怕得把教皇拉來才行,誰讓他們是歐洲三大家族的族長呢,都是傳承了上千年的家族,如今勢力依然不減,如果不是因為祖訓,恐怕都已經建國成為皇室了吧。

苦笑著搖頭退了出去,從外面把門帶上,算了,讓他們去吵吧,也許這就是他們的運動方式。

「待會兒請趙先生先到這裡來一趟吧。」門關上的前一刻,老洛林的聲音傳了出來。

凱撒微微一頓,也沒說話,只是將門輕輕合攏。

沿著走廊走到最裡面,輕輕敲門,裡面傳來一道聲音,「進來吧,這是你家,敲個什麼門啦。」

凱撒撇撇嘴,推門走了進去,「但現在是你住在這裡,敲門是最基本的禮貌。」

趙前看著手裡的手機頭也不抬,「好吧,我就喜歡懂禮貌的孩子。」

凱撒嘴角抽動,貌似自己比他大了十幾歲吧,說誰是孩子呢。

「休息好了嗎?」凱撒決定無視趙前的話,「是時候去見見下面的人了。」

「稍等,很快就好。」趙前依然埋頭苦幹。

凱撒好奇地走了過去,眼睛一瞟,頓時瞪得老大,只見一條貪吃蛇佔滿整個屏幕,難道實力強的人玩遊戲也厲害?

「打完收工,」隨著一陣通關音樂聲響起,趙前笑嘻嘻地將手機往褲兜里一揣,便往外走去。

凱撒頓時滿頭黑線地拉住他,「你還沒換衣服。」

趙前滿臉愕然,看看凱撒,再看看自己身上的手工休閑服,「挺好的呀,幹嘛要換。」

「既然是舞會,那就要穿禮服的,」凱撒將他拉到衣帽間,取出一套深黑色的禮服,「這個是今天一大早趕出來的,趕緊換上。」

趙前眯著小眼睛盯著凱撒,是不是自己太和藹了,才讓他如此放肆。

看著趙前的眼神,凱撒感覺背上一涼,連忙將他拉住,「喂,我可是為你好,要是讓你的老婆知道你穿休閑服參加舞會,她們會怎麼樣?」

趙前頓時打了個激靈,袁文麗她們不知道,但以鄒蓉的性子,絕對會碎碎念他一整年的。

想到這裡,不禁打了個寒顫,連忙將凱撒手裡的衣服奪過來,然後一把將他推到門外,「我要換衣服,出去等著。」

這次凱撒只等了兩分鐘,房門便被拉開,頓時眼前一亮。

趙前的身高本來就已經達到一米九,再加上黃金比例的挺拔身材,堅毅的面孔,完全稱得上衣服架子,將這套十幾個歐洲最頂級的設計師親自做出來的禮服展現得淋漓盡致。

凱撒輕拍雙手,笑著說道,「你這一身穿下去,絕對是舞會的焦點。」

「哼,」趙前傲嬌地輕哼一聲,「哥就算穿個內褲下去,也是焦點。」

凱撒深以為然地點點頭,任誰穿個內褲去舞會,都會是現場焦點!

趙前兩手插兜,一馬當先向前走去,凱撒笑著搖搖頭跟在後面,走了幾步后,突然想起來還有一群老爺子在等著趙前,連忙準備叫住他,結果趙前身體一轉,直接對著小會客室推門走了進去。

凱撒微微一愣,不禁嘴角抽動,實力強了不起啊,不知道偷聽不好嗎。

趙前推門進來,直接沖著坐在正中間的老洛林微微一躬,「洛林先生您好,很感謝您的款待。」

剛剛還在和巴赫鬥嘴的洛林微微一愣,隨後便反應過來,柱著拐杖站起身來說道,「趙先生能光臨寒舍,是我們的榮幸才對。」

老洛林站起來,其他人也跟著站了起來。

「洛林先生嚴重了,」趙前笑著說道,「其實有什麼事情讓下面的人來談就好,沒必要親自跑一趟的。」

「趙先生請坐吧,」洛林右手虛引,呵呵笑著說道,「否則就要讓我們這群老頭子陪你罰站了。」

幾人再次落座,不過這次趙前就坐到了原來老巴赫的位置,也就是洛林的旁邊。

「雖然薔薇商盟才剛剛崛起,但是以你們的實力,當得起我親自來談。」老洛林直接說道,「在座的都是能影響整個歐洲的家族代表,我們都希望能與薔薇商盟達成合作。」

「現在不是已經在合作了嗎,」趙前躺在沙發上,看著老洛林說道,「難道你們要追求更大的利益?」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