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我聽說我爸帶他們出去逛逛,我爸是設計師,他們應該很處得來。」林江聞說道,他爸可是號稱最了解女人的設計師,葉媽和他一起逛完全可以玩得好好的。

葉雯和林江聞以為林爸他們是去逛街了,實際上他們是去為葉雯和林江聞的訂婚做準備。

第二天,葉媽和林爸拉着葉雯和林江聞直接開到他們看好的店,「阿雯,你和江聞試試禮服,媽媽和林爸看好了幾套。」葉媽十分積極的拉着葉雯。

「阿?現在不是還早嗎?」葉雯疑惑問道,這麼早就選禮服?而且她還有工作哎,這麼猝不及防?

「早點能選到自己喜歡的,多試試。」林爸在一旁慫恿道,林江聞在一旁也沒有辦法,看林爸這麼興緻勃勃的,他們只能同意。

「你們試試這套,我和你爸都覺得很合適你們。」葉媽一直留意著那套衣服,葉雯一拿過來就覺得這裙子是不是暴露了一點?

葉雯無奈拿着衣服去試,葉媽林爸就在外面等著。

眼看着林江聞出來了,葉雯好久都沒出來,男生的禮服還是很容易選。

「怎麼還沒出來?」葉媽疑惑道,她來到更衣室外面。

「阿雯,你還沒好嗎?需要我幫忙嗎?」葉媽問道。

「好了好了。」葉雯一聽到葉媽要進來幫忙立馬出門。

葉雯穿着禮服出來總覺得不自在,「這件衣服是不是有點太暴露了?」葉雯還是有點保守的,除非為了工作她才會這樣穿。

「哎呀,很好看啊,我女兒身材真好。」葉媽看着葉雯這身十分滿意。

「葉雯覺得呢?」林爸看葉雯有點不滿意的樣子,這件衣服確實好看,也確實暴露,但是畢竟是葉雯和林江聞訂婚,禮服還是她自己喜歡比較好。

「這件太暴露了。」她是訂婚又不是幹啥,這有點過了。

「親家,我覺得我們還是尊重葉雯的心思,畢竟是她自己訂婚。」林爸說道。

「說得有道理,你還是自己看你喜歡的吧。」葉媽有些不能理解,這多好看的衣服,平時工作她看着葉雯不也是穿這樣去給別人拍照?她還以為葉雯不在意。

「我試試這件吧。」葉雯說道,葉雯身材高挑穿什麼都好看,她自己選的這件就保守很多,不過露出她精緻的鎖骨,看着很知性。

「這件也不錯,我女兒真是天生的衣架子。」葉媽看着葉雯試了這件立馬被征服,之前心裏還有點不開心立馬就一掃而光。

葉媽選的是性感,而葉雯選的是知性溫柔。葉雯一穿上禮服就換了一種風格,要說葉雯搞事業也是虧了這麼好的底子,當模特也是綽綽有餘。

「就這件吧。」葉雯敲定方案,她看來看去就這件最滿意。

。 眼看事情又要走進死胡同,南宮銳上前拍著老太君的後背,道:「母親母親,不要生氣,小心身子!」

「可是你看你大哥,他他他……」

「母親,不如……不如就讓靜儀給玥兒道個歉!反正就一句話的事,又少不了一塊肉!」

南宮銳小心翼翼的說完,就見老太君一臉不可思議的看着他,道:「銳兒,你怎麼也這麼說?你說!是不是蘇氏給了你什麼好處了?」

「母親啊!大……蘇姨娘能給我什麼好處?你看你說的這是什麼話?」

南宮銳心虛的辯解道。

「哼!」老太君冷哼一聲道:「你當我不知道?你前幾年帶着敏兒到處遊歷,好幾次都是找蘇家借的錢財!」

「咳咳。」南宮銳乾咳幾聲,道:「母親現在說的是大哥的事,您扯我幹什麼啊?您再這樣,我可不管了啊!」

見老太君不在追着他的問題不放,南宮銳趕緊道:

「母親,就讓靜儀道個歉吧!我可早就聽說了哈,其實是靜儀將您撲倒,您財暈厥過去的!而且我還聽說,玥兒期間一直守着您呢!直到孫大夫用針將您喚醒,她才退到一旁,結果您倒好,一醒來就將人關進了祠堂!」

見老太君沉默下來,不在堅持,南宮銳站起身,沖着南宮淺月道:「讓靜儀道歉吧!妹妹。」

「蘇氏還真是厲害,迷住了大哥不算,竟然連二哥你都喝了她的迷魂湯!」南宮淺月冷笑的嘲諷。

「淺月啊!」南宮銳滿臉失望的望着她道:「有時候我真懷疑,你是不是被人下了降頭?不然小時候明明那麼善良的小女孩,長大后怎麼會變成這幅模樣?」

說完,南宮銳就朝着南宮晟行了一禮,道:「大哥,我先帶着秀敏跟孩子們走了,這手傷也得處理一下不是?」

「嗯。」南宮晟點點頭,笑着道:「回頭等大哥忙完,找你喝酒!」

「行!我還有一壇上好的燒刀子,等大哥你來了,我一定拿出來!」

南宮銳帶着一家人走了,南宮淺月想帶着沈靜怡矇混過去,卻被小斯恭恭敬敬的請了回來。

南宮淺月還是不想低頭,強撐著道:「大哥,明明就是小……南宮玥將靜儀關了起來,這件事不怪靜儀!靜儀不會道歉的!」

「當真不道歉?」南宮晟定定的看過去,南宮淺月頓時有些懼怕起來。

南宮晟平常不怎麼發脾氣,可一旦發脾氣,還是挺嚇人的!

但她雖然有些懼怕,還是嘴硬道:「都是小孩子家家在鬧着玩兒而已,大哥你不用這麼認真吧!不過是在祠堂關了幾天而已,現在不是好好的嗎?倒是我的靜儀,大哥你沒看到靜儀這幾日一直惶惶不安,連飯都沒好好吃,人都瘦了一圈呢!」

母親還在這兒,就不信他真的能那我怎麼樣!

「淺月,我今早看到丞相從飄香樓出來的!」南宮晟突然沒頭沒腦的說了一句。

南宮玥一臉迷惑不解,丞相從飄香樓出來怎麼了?

可老太君跟沈靜怡卻知道飄香樓是什麼地方。

果然,下一秒,南宮淺月尖叫道:「不可能!沈學義明明告訴我說,他昨晚替皇上處理了一整晚的公務那也沒去!!」

「他果然在騙我!說什麼再也不會去飄香樓找那個小賤人,現在卻為了去找那個小賤人,連替皇上處理公務的謊話都敢扯,我要去殺了那個小賤人!」

說着,南宮淺月就氣勢洶洶的往外走去。

可不等她跨出院門,南宮晟又幽幽的道:「淺月你怎麼這麼激動!大哥我在跟你開玩笑呢!」

南宮淺月一僵,隨即不可置信的看向他,尖聲質問:「大哥,這種事也是拿來開玩笑的嗎?你明明知道沈學義是個什麼德行!」

老太君也是滿臉不贊同的看向南宮晟,眼神里明晃晃的寫着:這種事怎麼能開玩笑?你這大哥是怎麼當的?

南宮晟掃了一眼兩人的表情,語氣非常淡的道:

「是啊!這種事也是拿來開玩笑的嗎?你們明明知道玥兒只是個孩子,卻還是讓她一個小女孩獨自一人在祠堂跪了三天三夜,這是小孩子家在鬧着玩嗎?你們這明明是想要我玥兒的命!」

聽到這話,南宮淺月是真的慌了。

老太君也皺起了眉頭,但還是覺得南宮晟有些大題小做,不過是跪個祠堂,怎麼會要了那小賤人的命?

見南宮淺月的表情,南宮晟立刻猜到了她在想什麼,冷聲質問道:「玥兒在祠堂這幾天,你們可讓人給她送過一頓飯食?一次茶水?」

「……」

南宮淺月、老太君等人臉上空白了一瞬,這才想起來南宮玥雖然討人厭,但也是需要吃飯的。

看她們的表情,南宮晟處理的憤怒起來,她們竟然真的沒給玥兒送飯!

「要麼道歉,要麼讓靜儀同玥兒一樣關在祠堂三日。」頓了頓,他加重語氣道:「三日內也同樣要不吃不喝!」

南宮淺月一下子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看像南宮晟。

三日不吃不喝!當她們家靜儀是神仙嗎?

不行絕對不行!

可看着南宮晟的表情,南宮淺月害怕起來,大哥從來沒有這樣過,如果靜儀不道歉,他該不會真的將靜儀關在祠堂三日吧?

都怪南宮玥這個賤人!就為了這麼個小賤人,大哥竟然如此對她!

南宮淺月眼神陰沉的看向南宮玥,卻發現她靜靜的站在南宮晟身側。

雖然臉龐稚嫩,但她非常平靜。

經歷的剛剛那麼鬧騰的一幕,她都還這麼平靜,這實在不像一個小女孩該有的表情!

她該不會被鬼附身了吧?

「大哥大哥,你看你看,你看她好可怕!」南宮淺月指著南宮玥驚恐的道:「她一定是被鬼附身了!」

南宮玥聽到這話,差點當場翻個白眼,但幸好她忍住了。

因為南宮晟正擔憂的看向她,還緊張的問道:「玥兒你有沒有哪裏不舒服?如果有不舒服一定要告訴我……」

說着說着,他又想起了什麼,轉頭對院門口的小斯道:「快去給玥兒弄點吃的來,現在立刻馬上!」

「……」

。 被追擊的陳圓圓在宮中到處喊叫,可是根本就沒有人理她,走著走著就被大順汝侯給逼到了一處角落頭,見到沒路走了她只得縮起身子。

低下頭害怕的說道「你不要過來!你知道妾身的夫君是誰嗎?他乃是大明寧遠衛總兵:吳三桂,你敢碰我就不怕他率兵前來蕩平京師,斬下你的頭顱?」

本以為會嚇退流寇將領的,誰知道大順汝侯更加囂張了!他反而走近跟前一把擁抱住陳圓圓,猛地親了下去還抱起她來往寢宮裡面走去。

儘管陳圓圓使勁催打他的胸脯,可根本無濟於事只得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被大順汝侯給玷污了潔白無瑕的身體。

雖然陳圓圓已經不是處子之身了!但也還是覺得比較委屈,她忍住淚水看著大順汝侯猥瑣的樣子,心中無比的絕望一度想到了咬舌自盡!

但也還是忍住了!畢竟自己早就不是完美之身了,其次就是自己名義上屬於吳三桂之妾,但今生還能不能見過他還是個未知數?

再則大順汝侯也確實是喜歡她的為人,為了徹底征服她的心,大順汝侯還開口承諾道「美人不必擔憂!布穀向你保證,從今往後布穀會善待你的不用擔心,布穀的府宅就是你的府宅你想要什麼,只要布穀能做到都會滿足你的,至於吳三桂那廝其實我大哥早就想殺他了!」

就這樣在絕望中的陳圓圓被勉強穩定住了情緒不在反抗,見計劃得逞他就繼續脫衣裳準備進行下一步了。

而這時明京營提督:吳襄,卻帶著十個家丁往天慶宮內趕來,他急匆匆的來到宮門前見到沒人把守,就讓家丁去撞門看看流寇是否虐待自己的兒媳。

誰知撞開門之後發現宮中四下無人!便往寢宮裡面走去,還讓家丁分散開來到處看看。

這邊正在享受著天倫之樂的大順汝侯,抱著陳圓圓的腰帶做著運動,透過紗簾可以明顯看出兩人親密的舉動,陳圓圓還大聲叫喊著。

聲音傳得比較廣,很快就讓明京營提督聽到了動靜,他加快了腳步往這裡走來,聲音卻越叫越淫蕩,聽得明京營提督自己都忍受不住了!

他生氣的走到紗簾前,不輕易間看到床榻上的兩人,當場就讓吳老爺子用手指著流寇將領罵道「大膽賊將,竟敢辱沒老夫家兒媳,看老夫打斷你的腿。」

氣憤中的明京營提督立即拿起點燈用的燭光燈架,高高舉起來往床榻上衝過去,不料被大順汝侯一腳踢開了!

此舉正好被走進寢宮的家丁聽見聲音,他們連忙跑了進來,急忙扶起躺在地上的吳老爺子。

而大順汝侯被這麼一刺激,也到了高潮!完事了提起褲腰帶上身,掀開簾賬罵道「吳襄你個老不死的,竟敢來此壞布穀的好事!今日看在美人與你那三個兒子的份上暫且饒過你,滾吧!」

誰成想有骨氣的明京營提督卻指著流寇將領繼續罵道「厚顏無恥的賊將,等我兒入京定會將你碎屍萬段!」

說完還讓家丁們衝上去毆打流寇將領,卻被高大勇猛的大順汝侯夾住家丁手臂,雙手重重打在胸前,使得家丁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

憤怒的大順汝侯突然想到了吳府家產也挺多的?便奸笑道「吳老爺子,既然你這麼想逞能,那行!布穀就成全你,眼下布穀正在負責追查前明官員們貪污情況,聽說你們吳府銀兩挺多的?」

不懼流寇將領的他就說道「你想幹什麼?」

只見大順汝侯答道「這麼著,咱們做個交易吧!吳府兒媳陳圓圓歸布穀,可免去吳府徹查,否則布穀只好秉公辦理!」

有一個家丁剛想進門但聽到這句話之後當即就逃跑了,不願意臣服流寇將領的吳老爺子自然是被帶回去審問拷打了!

雖然陳圓圓想勸說可大順汝侯根本不理她,因為她本來就是一個玩物罷了!見到此情此景她很無助的蹲在床榻上哭泣著……。

另一邊的永平府薊州鎮內,明軍大營中錦旗林立隨風飄蕩著,軍營四周都能看到有軍醫在為患者治療疫情,整個軍營內未患病的士兵都被蒙上了面巾。

在軍醫診治完最後一批病者士兵之後,身穿齊腰甲頭戴萬曆盔的明薊州鎮總兵:張士顯,走過來詢問道「敢問大夫,本將軍中的疫情嚴重與否?可有破解之計?」

年老滄桑的軍醫搖搖頭嘆道「張總兵大人,不滿您說,這北直隸光是大名府、順德府、保定府、河間府四個地區就已經疫情遍野,臭味熏天!據老夫多年的行醫經驗來看,唯有把這批士兵屍體焚燒方能做到消除病源傳染,另外輕病患者,老夫會用藥材治療的不必擔憂!」

儘管如此還是讓明薊州鎮總兵擔心,他轉身對著明薊州鎮參將:梁貫,說道「我軍庫銀還有多少?馬匹是否充足?」

被詢問的明薊州鎮參將回答道「回總兵大人的話,我軍庫銀與馬匹都有盈餘,不知您打算做何…?」

這時傳來有士兵急忙跑進來彙報道「報,啟稟總兵大人,營帳外有朝廷使者前來,說是有要事相見?」

感覺奇怪的他就反問道「哦,可有攜帶聖旨?」士兵搖搖頭表示沒有,好奇的明薊州鎮總兵就決定去看看朝廷使者,他倆走在不遠處的軍帳旁邊時就見到兩個穿著紅色常服頭戴烏紗帽的官員,走了過來微笑著行禮道「哎呀!張總兵大人久仰大名,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啊!」

被這兩個突然到來的官員嚇傻了的他,就詢問道「不知兩位大人是?」

於是他倆就開始介紹道「本官乃是大明兵部左侍郎:左懋泰、這位大明兵部職方司郎中:張大人,早就聽聞張總兵大人曾與前任太子太師兵部尚書薊遼督師:孫大人,一起抗擊過東虜保衛遼東都司,令我等佩服之至。」

接著明兵部職方司郎中:張若麟,就準備進入正題了,他開口道「我等今日奉命前來是有一件事麻煩張總兵大人的!」

明薊州鎮總兵就問道「何事?還請兩位大人告知。」

只見他二人一唱一和的說道「奉陛下旨意,特命薊州鎮總兵交出虎符,轉而調去三屯營鎮守不得有誤!」

聽到這奇怪的聖令時明薊州鎮總兵的心裡是有疑惑的,他當即詢問道「敢問兩位大人,可有陛下的手諭或聖旨?」

見到張總兵追問這話了,他倆也就不打算繼續隱瞞下去了,而是看了看四周開始小聲說道「其實我們奉的不是大明皇帝旨意!而是大順皇帝陛下的旨意,大明皇帝現在恐怕早已死在京城了,如今整個北直隸以被大順帝國控制了,張總兵若是識相的話,我等勸你還是早日交出虎符吧!免遭到皮肉之苦。」

說完他倆還拿出大順皇帝的手諭給明薊州鎮總兵觀看,本就為疫情所困擾的他,就不怎麼有實力能守住薊州鎮,再加上北方東虜與北虜還不確定啥時候南下,所以明薊州鎮總兵思前想後決定投降。

他默默的低下頭邀請兩人進帳休息,可他倆卻怕有詐?不敢輕易進入,而是先讓隨行士兵跑去營外通報情況。

不出一會的功夫,一支掛著黑虎順字旗由大順軍師:宋獻策,帶領下的軍隊就開拔到了薊州鎮城下的軍營外。

明軍們見到這突如其來的流寇軍隊,被嚇得連忙傳遞消息吩咐各營備戰,卻在傳話時被明薊州鎮總兵派人給攔截住了,就這樣薊州鎮被流寇軍隊佔領。

為了安全起見大順軍師就把薊州鎮明軍內調入順天府三河縣,在寫書信讓投降的前明宣化總兵:唐通(現任大順密雲總兵)本部兵馬北上進駐薊州鎮配合自己一起去山海衛逼降前明軍隊,以解決後顧之憂。

此刻明廣寧前屯衛指揮使:吳三鳳、與明廣寧中前備御千戶:吳三輔,兩人也都相繼收到了老二明寧遠衛總兵:吳三桂,寄過來的書信,上面寫著(他奉大明皇帝軍令率兵南下勤王,寧遠衛之地的後備防守就全靠兄弟們了!)

得知此消息時明廣寧前屯衛指揮使當即就與三弟明廣寧中前備御千戶趕赴山海衛城內,企圖想鎮守關內的明山海衛總兵:高第,借來一些兵力共同防守關外。

因為關內永平府地區所屬的后軍都督府山海衛統領著撫寧衛以及治下的撫寧守御左千戶所、撫寧守御右千戶所、撫寧守御前千戶所、撫寧守御后千戶所、撫寧守御中千戶所,這5個治所從洪武三年全國設立衛所機構至建文四年以來山海衛、東勝衛、開平衛這三衛都是永平府地區抵禦北元勢力的重要大衛。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