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這至寶,叫「海神梭」,是一飛行兼具攻擊的至寶。」

「算起來,價值應該接近高等至寶兵器了。」王毅微微一笑,「祖神教這次倒比我想像中還大方。」

寶物劃分……可分為攻擊兵器、念力兵器、防禦鎧甲、逃跑類寶物(如羽翼、戰靴、絲帶等等)、鎮封類、困人類、本源類、飛行宮殿類、靈魂類、領域類……

恢復神體,則是本源類至寶。其中論保命,飛行宮殿類、靈魂類,是極強的兩種。

一個是幾乎100%的抵抗物質攻擊。

一個是近乎100%的抵抗靈魂攻擊!

像「火螺殿」「星辰塔」都算是飛行宮殿類的。

還有一種,比「飛行宮殿類」「靈魂類」絲毫不差,那就是「領域類」!

「這次祖神教賜予自己寶物,絕對是有心賜予一件最適合自己的。」王毅站起來,走到城堡窗口處,遙望遠處五彩極光,「這海神梭,類似「遁天梭」這種念力兵器,即可用作飛行逃命,也可以用做戰鬥增加實力。」

王毅沉思著,「不過我已經有混沌之翼,這海神梭對我的作用卻不大,對其他分身也沒什麼用,到時候還是丟給面板兌換至寶點吧。」

這段日子,王毅簽到的至寶已經不下十件,但是並不是每一件都有用,而這些至寶、重寶都會被丟到面板那裏,兌換成至寶點。

但是離兌換頂級至寶兵器需要的最低80至寶點還有一段差距。

要是頂級至寶兵器的極品,代價那就更加高昂了。

頂級至寶兵器……已經是宇宙之主才使用的主兵器。

至於高等至寶兵器,在宇宙之主的戰鬥中起到的作用已經很低微了。

王毅接下來的目標已經很明確……

一是用最快的速度突破到尊者,甚至宇宙之主!

二是收集至寶,創造秘法,提升戰力!

他的究極絕學,只能算初入宇宙之主的境界,和那些老牌宇宙之主耗費無盡歲月創造的秘法比起來還太稚嫩了。

如果宇宙之主的究極絕學也劃分等階,王毅應該勉強算是一階,很多初晉宇宙之主花費一點時間,都能創造出來。

而四階極致,才是宇宙之主最強秘法。

最強秘法的融合,才是五階。

六階,只有宇宙最強者才能創造,至少原始宇宙包括宇宙海目前沒有宇宙之主可以創造出這等絕學。

王毅在強者的道路上要走的路還很漫長。

「盡一切手段提升自己!」王毅握緊拳頭。

只有足夠實力,他才能站在宇宙巔峰,無懼一切。

「還好,我已經得到雷之獸神的允許,接下來,可以去祖神宮等地方簽到了。」王毅眼裏流露出一絲期待。

7017k蘇婧洛本來想多說蕭靖軒幾句的,本來今天在外面吵鬧的這麼凶不趕緊回家,還在犯罪現場轉悠,很擔心是不是又要帶自己兒子打一架。可看兩人氣定神閑的樣子又不像,想來父子也要好好相處相處。何況木雲音在身旁自己太聒噪也不太合適,所以只能叮囑早些回家就放下了車簾。

見蘇婧洛的馬車漸行漸遠,蕭靖軒和韻白對視了一眼。

「韻白,你想幹什麼就去,會有人保護你,做的隱蔽點,別被你娘知道,她心善又愛說教,咱們爺倆今天都干點大事,……

《醫品王妃有萌娃》第一百八十五章:這下捅了馬蜂窩了 兩人看向葉清的目光更加溫柔,自家這小師妹活著真不容易。

至於這個修鍊辦法需要在進一步去查查,希望能找到消除痛苦的辦法,讓葉清好受些。

「接下來你遇見的對手,會更加厲害,還是和前面一樣,打不過就認輸,我們雷雲寨的小師妹不需要那麼拚命。」

「好的小師兄。」

葉清到不覺得自己這是在拚命,只是不斷地完善自己而已。

啾~

荊芥注意到葉清肩上的綠色小鳥,漂亮的尾羽,憨態可掬的身子到是很適合小師妹。

「師傅應該快回來了,小師妹師傅終於能見到你了。」

「真的?師傅要回來了。」空青比葉清要興奮,師傅每次回來都會帶很多好東西。

「嗯。」

葉清到是沒有多激動,畢竟這麼多年的師徒關係也沒見過一面,只要知道師傅她沒事兒就好。

「小丫頭,有人在看你。」

葉清朝著探視的視線看過去,一腦門的黑線。

葉鳶尾這個陰魂不散的,到是長大了,也是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自己多久沒有關注過葉家之事了。

葉清皺著眉頭看向葉鳶尾,美麗的少女身邊站著幾位同樣漂亮,實力不差的少男少女。

「師兄,那個葉鳶尾是在那個峰?」

兩人看向葉鳶尾:「符峰,是沐瞳的最小的關門弟子,天賦不錯,從小就在符峰長大,而且嘴甜所以符峰上下都很寵著她。」

葉鳶尾和她身邊的人向葉清走來,葉清看著葉鳶尾白衣翩然,一雙美眸顧盼生輝,雖是年紀不大卻一副風流嬌俏的模樣。

葉鳶尾亭亭玉立,嬌美的臉上,還帶著幾分慍色。

「白師侄,我早就說過,司空那小子生具桃花煞,是個多情種,他果然沒痛下殺手。」

白須長者見了一地的陰煞,一陣肉疼。

看招式,陰煞都是司空燃殺的。

這小子,要麼是深藏不露,要麼就是天賦驚人。

他的陰煞,煉了數年,被他一夜之間全都給剷除了。

才剛入宗,就這麼膽大妄為,以後豈不是要無法無天了。

「司空師兄太過重感情,才會一而再再而三對著小蹄子手下留情。此女不除,必成後患。他不方便出手,就由我代勞好了。」

葉鳶尾說罷,刻意擺弄了下手,卻見其纖纖玉指上,戴著葉清家傳的玄武戒指。

葉清眼微微眯起,口中默念其靈訣來。

只是靈訣沒有發揮半分作用,她依舊留在鬼窟。

「白師侄,你怕是要看走眼了,這鄉野女子是名靈者。好在,我早在洞內設下禁制,否則剛才她就已經逃脫了。」

白須老者長眉抖了抖,頗有些意外看向葉清。

雖然靈根很微弱,可對方身上的確有些靈力波動。

武者百里挑一,靈者千里無一。

葉鳶尾一驚,看向葉清的眼神再變了變,殺意又濃了幾分。

洞中有禁制,地遁之術無法施展。

葉清瞥了眼來路,洞窟本就不大,葉鳶尾和元長老也是有備而來,兩人一前一後,堵住了去路。

落陰鬼窟內,形勢陡然緊張起來。

葉鳶尾那張俏麗的臉上,瀰漫著殺機。

她出身名門,自小就是天之驕女,她看中的東西,從沒有不到手的。

見葉鳶尾殺機驟現,元長老撫須道。

「白師侄,你不會是想殺她吧?」

華宇宗宗主之女,殺一名手無縛雞之力的鄉野女子,這事要是傳出去,可不大好聽。

宗主臨出門前,也是再三交代,葉鳶尾性子驕縱,不可讓她任性妄為。

「殺她,我還怕髒了我的手。原本我只想讓她受些牢獄之苦,是她冥頑不靈,還對司空師兄糾纏不清,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貨色,她甚至連女人都稱不上。」

葉鳶尾說罷,挺了挺胸膛,她和葉清同歲,今年都是十四歲。

葉鳶尾容貌嬌俏,皮膚雪白,雙眸含情,身形更是發育的亭亭玉立,該豐滿的地方豐滿,該纖細的纖細。

哪裡像是葉清,孩童容貌,身量矮小瘦弱,說胸沒胸,說屁沒屁,司空師兄看得上她才怪。

提起司空燃,葉鳶尾眼底滿是孺慕之意。

「你口中的司空師兄過去四年裡,可都是我養著的,我是稱不上是女人,那他也不是個男人,這就是你們華宇宗所謂的高足。」

「閉嘴!膽敢侮辱司空師兄和華宇宗,你找死!」

葉鳶尾聽罷,眼神轉厲。

她手中拂塵一揚,體內的真氣注入塵尾之中。

軟若絲髮的塵尾,綳得筆直,驟然伸長,塵尾韌性驚人,猶如鋼絲一般,發出陣陣寒光,射向葉清。

葉清眼明,她腳下一閃,塵尾擦著她的臉頰而過。

身後,一陣石屑激揚,塵尾將葉清身後的山壁砸出一個大洞。

石屑打在她臉頰上,一陣陣生疼。

這什麼破拂塵,威力如此驚人。

葉清暗驚,葉鳶尾手中的拂塵,手柄為玉,塵尾不知用何種獸毛製成,每一招都咄咄逼人。

葉清身法快,拂塵的攻擊速度更快。

她很快就被逼到了洞窟角落裡,身後已然是那口古棺。

「小賤人,今日就是你的死祭,連棺材都替你準備好了。」

葉鳶尾見了那口古棺,臉上多了幾分獰色。

「不敢當,你行,你上。」

葉清看看那口古棺,心底暗暗叫苦,繞來繞去,怎麼也繞不開這玩意。

「白師侄,稍安勿躁。這小娃既身懷靈根,就是靈修,殺了她有些浪費,還不如留給我的陰煞做食物。」

一直在旁看戲的白須老者開口說道。

卻見其衣袖一揚,靈紙飛了出來,一陣尖銳的鬼叫,一隻陰煞出現了。

元長老養了多日的陰煞,都被司空燃給殺了。

他要重新養陰煞,用靈修餵養陰煞,可比用普通人養煞快多了。

陰煞餓紅了眼,看到葉清,眼中直冒綠光,它張開鬼爪,就向葉清撲去。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