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師叔…我外事房一個人都沒有啊!」

「嗯?」

「嗯!」

玄清聞言老臉一紅,他本不知道秦青這樣說是什麼意思,現在卻才想起來,之前招到的那些弟子都被他放入林一山那邊修鍊了,至於外事房,因為他以前一心煉丹不問外面的事的原因,完全沒有想到外事房還需要弟子,現在再一想,除了明真,蕭承幾人全是外事房出身啊!

「這個,你說的也有點道理,只是,將不會修鍊的孩子招上山我們怎麼向他們的父母交代?」

即便是認識到了這件事,現在讓玄清再從這六十六名弟子中分一部分到外事房他也是有點捨不得的,所以心中已經將秦青的建議認同了七八分。

「師叔,他們即便是不能修鍊,但是上山之後日日鍛煉,再加上丹藥,延年益壽卻是完全沒有問題的!」

秦青最一開始就想的是玄清捨不得將弟子分到外事房,但是外事房只有他一人也的確不行,所以想了幾天,所有的話都已經在心中來回的演示了無數遍了,玄清剛一問出口,他就迫不及待的說道。

「嗯,這樣的話,你看著安排吧!可以找劉歡一道,順便再招收幾個戒律院的弟子和給我打理靈草園的弟子!」

玄清有點詫異秦青怎麼突然變得如此能說會道了,不過還是點了點頭,認同了他的說法,同時也才想起現在戒律院也只有劉歡一人!

秦青聞言大喜,領命之後直接去找劉歡了。

劉歡對於這件事也是有點苦惱,但是他卻沒有秦青和玄清那樣的親近,所以一直不好意思去找玄清說,現在見到秦青來了,而且帶來了這樣的消息,不由得大喜,拉著秦青就向著山下趕去。

「師兄,我有件事想問你一下!」

路上,秦青駕馭著飛行法器,身後傳來了劉歡的聲音。

「嗯,什麼事?」

「為什麼我現在感覺無法修鍊宗門的功法了?」

劉歡的聲音中有一絲擔心,他真怕經過這次死而復生他變得不能修鍊了,那樣不就等於是一個廢人了嗎?

「嗯?應該是太久沒有修鍊所以有些生疏了吧!」

秦青隨意的接了一句,他不知道劉歡具體是什麼樣的情況,只是猜測他應該是因為心理原因,所以並沒有放在心上。

「哦!」

劉歡見秦青這樣說也默認了應該是這種原因,畢竟他現在還能感受得到體內的元力的存在,若是真變成了廢人,肯定不會還能吸納元力的!

秦青見劉歡應下,嘴角也是勾起了一絲笑容,這些日子他們都盡量的讓劉歡從滅門的陰影中走出來,不要再自責,現在看來,效果還是不錯的!


一路無話,半日的時間,兩人就趕到了山下的鎮子。

秦青之前在這裡待了一段時間,所以居民們都已經認識他了,見他又來了都是忙不迭的圍了上來。

這一次招收的是不能修鍊的弟子,秦青將事情向圍過來的眾人說明了之後,原本敗興而歸的家長們都是歡歡喜喜的回去接孩子了,當然,也有一部分覺得不能修鍊的話倒不如留在父母身邊,至少到了晚年還能享個天倫之樂。

秦青也不勉強,說明了情況之後就靜靜的坐著,等待著居民們的選擇。

最終決定隨秦青和劉歡上山的孩子有三十多個,秦青向孩子的父母們鞠了一躬,向他們保證孩子們雖然不能修鍊,但是絕對會長命百歲,然後在父母們不舍的目光中將孩子們帶回了宗門。

又是半日的時間,秦青帶著三十多個孩子回到了宗門。

由於這一次招收的並不需要可以修鍊的,所以這一批的孩子的年紀明顯的比之前的大了不少,一般都是在十七八歲,勉強算得上是小大人了。

玄清聽聞秦青回來了之後也是趕了過來,將三十餘名新入門的弟子分配了一下。

最終決定的是在戒律院的有十人,而外事房的則是二十人,剩餘的幾人則是負責幫玄清打理靈草園。

至此青雲宗總算是徹底的成型了,蕭承也終於將修鍊房和靈石礦脈的聚靈陣法以及保護陣法都布置完畢了,正巧在這個時候趕了過來。

「師叔,這些是?」

見到這一大群不能修鍊的少年,蕭承不由得疑惑的向玄清問道。

本文來自看書蛧小說

… 「之前的那些能修鍊的孩子全部歸入了林一山那邊,卻是我的思慮不周!」

玄清現在雖然是掌門了,但是蕭承等人還是習慣稱呼他師叔,玄清對此自然也不可能介意,見蕭承問話,笑呵呵說道。

「這三十多名孩子無法修鍊,是秦青下山將他們招上來分入外事房和戒律院的!」

說著玄清指著面前的三十多名少年說道。

蕭承聞言也是想了起來,之前有三名弟子分到他這邊修習陣法,後面的事情他就沒有再多過問了,現在玄清說起他才知道,那一批弟子並沒有分到外事房,同樣劉歡的戒律院也沒有分到。

想到這裡蕭承不由得皺起了眉頭。

外事房暫且不提,即便宗門日後壯大了,這也定然是一個不太受重視的地方,但是戒律院就不同了!

花府因為是家族形式,所以並沒有戒律院的存在,但是蕭承還去過天道門,他卻是清楚的知道,戒律院的弟子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同樣的,當日金狂也說過,創世書院也有戒律院,甚至所有的戒律院弟子都是像他一般的人物,幾乎所有的大師兄、大師姐都囊括在其中,而其他的即便是和他們有所差距也是相差甚微。

但是現在的青雲宗卻是招回了一批不能修鍊的弟子進入戒律院。

「師叔,這樣有點不妥吧?戒律院的弟子若是修為不能服眾,恐怕…」

「我想過這件事情!」

蕭承話還沒有說完,玄清就擺了擺手。

「戒律院的弟子都應該是精英中的精英,這個我自然知道,但是現在卻只能行權宜之計了!」

玄清嘆了口氣, 廢材狂妃之腹黑四小姐

現在的青雲宗,根本不存在什麼精英弟子,最多也只是資質上的差別而已。

而且他們全部都是剛開始修鍊,若是在這個時候讓他們加入戒律院,難免會影響修行,所以玄清也是思慮再三才決定直接招收不能修鍊的弟子進入戒律院,而非從原有的弟子中抽調進來。

三十多名少年聽玄清和蕭承在那裡談論,不由得有些緊張,尤其是那十名被玄清劃歸戒律院的少年,更是捏了一把汗,深怕玄清再將他們譴下山去。

在紫御城這樣的地方,修者無異於神仙,即便是不能修鍊,能和神仙吃喝同住,對於他們來說也是一種福分,更何況秦青當時已經說了,閑暇時候他們是可以回去看父母的,而且也向他們父母保證了他們絕對會長命百歲!

現在若是他們被遣回去,父母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肯定會對他們責罵,而且他們心中也絕對充滿了不甘!

「師伯!」

就在這個時候,這十名弟子中的一人向前了一步站到了蕭承的面前。

蕭承略微詫異,面前的少年看起來十分的結實,應該是窮人家的孩子,從小就幹活,所以身體條件十分的不錯。

「嗯?」

淡淡的應了一聲,蕭承想聽聽這少年是要說什麼。

「不要趕我們走!我知道我們是不如之前來的那些師兄,但是我們可以更努力,絕對不會拖後腿的!」

其他的少年聞言也是拚命的點頭,好像在保證自己一定會努力的。

十七八歲的少年,尤其是在這樣不發達的城市,心性無比的淳樸,現在他們都還沒有真正的修鍊,或者說修鍊時日還短,還沒有什麼差距,顯然他們都還沒有意識到能修鍊和不能修鍊究竟有多大的差距。

「別怕,不會趕你們走的!」

蕭承摸了摸少年的頭,淡笑著說道。

既然已經招上了山,只要這些孩子沒有做錯什麼,那麼即便他們對於青雲宗沒有絲毫的幫助,那也是青雲宗的弟子,蕭承自然不會做那種背心離德的事情。

「我們一定會努力的!」

好像是怕蕭承在欺騙他們,少年握緊了拳頭又說了一句,甚至他自己都還不知道究竟要努力什麼。

蕭承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麼,示意劉歡和秦青先將他們帶過去,而這些少年見自己終於不會被趕下去了,一個個的自發的向蕭承深深地鞠了一躬,倒是又給了蕭承很大的觸動。

「師叔,我要離開一趟!」

少年們走後,蕭承鄭重的向玄清說道。

「嗯?現在離開?」

「是的!」


「那報仇?」

玄清不知道蕭承現在離開能有什麼事,但是青雲宗重建完成,報仇的事情就要提上日程了,蕭承現在離開的確不是什麼好的選擇。

「報仇的事情,我認為還是再等一段時間!」

沉吟了片刻,蕭承才緩緩地說道。

玄清沒有言語,靜靜的看著蕭承,因為他知道蕭承肯定還有話要講。

「我這次離開不會走太遠,只是到鄰近大一點的城市去一趟,至於報仇,我認為還是先等這批弟子成長一下!」

蕭承還是有所顧慮的,玄天宗是二流宗門,蕭承現在的實力根本不敢說一人獨挑他們整個宗門,畢竟在二流宗門中也是有不少強大的,或許會有不少大乘期修士和散仙的!

「那你現在離開是要做什麼?」

對於蕭承這種說法玄清也是比較認同的,但是還是不明白蕭承為何要在這個時候離開。

「我要送這些孩子一份大禮!」

蕭承淡淡一笑,他原本來這裡也是打算和玄清談一談是否可以去報仇了的事情,但是見到這些孩子之後他就改變了主意。

報仇也許沒那麼重要,至少與這些孩子相比是這樣的!

「以現在護山大陣的威力,只要有足夠的靈石,即便是一次來十個大乘期的修士,也只能鎩羽而歸,我這次離開,是想幫這些孩子找一些力修秘籍!」

見玄清還是疑惑的看著自己,蕭承索性也不再賣關子,直接說道。

「力修秘籍?你是打算?」

「嗯!他們雖然無法修行,但是力修還是可以的,有極品靈石做基底的修鍊室在,完全可以讓他們修鍊!」

力修有多強蕭承現在自然是知道的,只是戮仙訣並不是適合所有人的,所以他只能先去看看能不能購買一些稍微低級一些的力修功法回來供弟子們修鍊。

玄清思忖了片刻才點了點頭,力修的強大他自然也是明白,而純陽大陸上力修很少,原因也很簡單,能修鍊的人不會放著天賦不用而去受那樣的罪,不能修鍊的卻是沒有那樣的資源去修鍊比正常修士耗費的還要多上很多的力修!

但是現在的青雲宗卻是不缺這點小錢,培養幾十個孩子成為力修還是完全可以的!

見玄清同意,蕭承也不再多說,宜早不宜遲,找到了林一山和跟他在一起的那名散修王磊,將事情交代了一下就離開了宗門。

離開宗門之後蕭承最先去的是梓邱城,傳聞這個城市之所以這樣命名是因為在遠古時期有一種異獸,大小和城市都沒有多大的差距了,而且會變幻成城市的樣子,這種異獸就是梓邱!

當時就有一頭梓邱不知道為何會出現在這樣人煙密集的地方,在殘害了無數生命之後被眾多大能修士聯手斬殺,而為了紀念在這裡斬殺了一頭梓邱,後人在這裡建造的城市也就叫做梓邱城了!

梓邱城比起紫御城要強上一些,應該算得上是與青城一個檔次的,蕭承這次來的目的很簡單,也只有一個,那就是購買力修秘籍!

像是秘籍這類的東西,貴只是一個方面,最重要的是很少有人賣,所以蕭承也沒想著能在哪個店鋪里找到,直接去了拍賣行!

這樣是一種碰運氣的行為,同時也是最便捷的做法,只有拍賣行這種地方,實在缺錢的人才會賣平日不會賣的東西,而且力修秘籍很冷門,即便是在拍賣行中也不好賣,想必也會有人在這裡寄售!

蕭承就是要碰碰自己的運氣,想看看是否有人在這裡寄售的恰好是力修秘籍!

梓邱城上了規模的拍賣行有三家,至於那些小型的,蕭承就沒放在心上了!

打聽到了三家拍賣行的所在之後,蕭承朝著最近的一家走了過去。

最近的一家名字很誇張,叫做萬利,蕭承最初聽到的時候不由得有些訝異,別人都是拼了命的遮掩自己的利益以讓生意更好,這家倒好,直接說自己是萬利,那還能有生意?

然而進了拍賣行蕭承卻看到熙熙攘攘的人流,再打聽下才知道,原來這家拍賣行的老闆名字叫做萬利!

知道這一切之後蕭承不由得給這個素未謀面的萬利老闆豎了個大拇指,他這個名字可是給拍賣行做了個活廣告!

想歸想,蕭承倒還沒有忘記自己這次來的目的,站了一會後就走進了拍賣行。

萬里拍賣行一共有三層,第一層是拍賣行本身賣的東西,而第二層則是客人在這裡寄售的東西,至於第三層,自然就是拍賣大廳了!

不過一般情況下拍賣大廳是不開放的,只有舉辦拍賣會的時候才會對外開放,所以蕭承能到的地方只有第一層和第二層。

「把你們的管事喊來!」

蕭承剛進拍賣行,立即有一個小廝迎了過來,蕭承知道自己要買的東西這樣的小廝是做不了主的,不想耽誤時間,直接向小廝吩咐道。

小廝微微一愣,然後仔細打量了蕭承幾眼,感覺不像是個來逗自己玩的,所以也沒有多說什麼,一溜小跑去喊管事了。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網

… 「客人,有什麼能幫助你的?」

不多時,一位看起來比較年輕的中年管家模樣的男子走到蕭承面前,欠身問道。

「我需要力修的功法,越多越好!」

蕭承打量了中年管家一眼,確定了是這家拍賣行的管事之後才緩緩地說道。

「力修秘籍?」

「是的!」

中年管家表現的明顯有些訝異,蕭承的實力看起來已經很強悍了,難道是在這個時候轉修力修?那也太不明智了!

不過這些都不是他應該關心的,生意上門,他只需要做好自己分內的事就行了!

「客人,力修秘籍雖然比較冷門,但是我們這裡還是有點存貨的,只是價格…」

中年管家沒有說完,眯著眼睛看著蕭承。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