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諾茲多姆與眾將士聞言,盡皆靜默。

就憑剛才的千幻劍陣,族中能抵擋下來的,恐怕少之又少,而這南宮絕楓還說過這並未他的真正實力……莫非此人當真不受大地龍威影響,能夠肆無忌憚地將自己最大實力展現而出?

「你們也可以一起上。」見諾茲多姆與眾將士俱是沉默不語,南宮絕楓再度火上加油般添了一句。

「哼!」眾將士憤然地瞪向南宮絕楓,膽敢如此輕視龍族,當真是讓他們怒火中燒。

「龍王大人!我瑪里斯請戰,讓這愚蠢的人類嘗嘗我龍族的真正力量!」

「龍王大人!耐薩請戰!」

「龍王大人!奧利請戰!」

「龍王大人……」

……

整個翡翠神殿請戰之聲此起彼伏,群情激涌,讓諾茲多姆眉頭愈發緊皺而起。

南宮絕楓表面上鎮定自若,彷彿一切盡在其掌握中,但其實此時他的心跳卻也不由加快了幾分。

龍地的大地龍威確實厲害,南宮絕楓不是龍族,自然不可能避免這等影響。 總裁觀察日記

唯有千幻劍陣與天風劍道,受這龍威影響微乎其微,方能發揮出這般震懾全場的效果。但除此之外,南宮絕楓的精神力與感知能力都已大大降低,當真要搏鬥,恐怕當真是兇險異常。

所以南宮絕楓現在便在賭,賭諾茲多姆不敢跟自己賭,到時候縱使不能直接拿到聖龍骸骨,也先佔得一個優勢條件,接下來的談判,才能更好地進行。

正當諾茲多姆左右為難,不知應當作何回應之際,陡然間,神殿外再度跑入一名傳令官,急急對諾茲多姆稟報道:「龍王大人,阿萊克斯殿下與聖女伊瑟拉覲見。」

說話間,神殿外便已然走入兩道身影。走在前方的紅髮男子身披赤紅戰甲,臉龐俊美,眉心處一枚玄奧的血色符文流光溢彩,神采奕奕,頭生四角,兩大兩小,頗具威勢,緊跟其後的綠髮少女長發柔美,腰肢纖細,精緻的俏臉中隱隱透發一股英氣,一雙淡綠美眸淡雅而有神,頭上兩隻俏美龍角,令其散發出不弱於紅髮青年的氣勢。這兩人,便是龍地最具天賦的一對兄妹,最後的希望阿萊克斯與聖女伊瑟拉。

南宮絕楓進入龍焰城之時,導引官曾對南宮絕楓說過,稱呼龍王只需加稱大人,而不需稱陛下。因為龍焰城有聖龍阿萊克斯的存在,龍王等同於是代政,龍地真正的主人,還是阿萊克斯。唯有阿萊克斯即位后,方才有資格自稱陛下。

通傳只是例行手續,以阿萊克斯的身份與地位,縱使是神殿也可硬闖無礙。眾龍族將領也已然習以為常,對那前方阿萊克斯微微躬身行禮。

而此時,南宮絕楓也緩緩轉身,望向那從神殿門口緩步走入的阿萊克斯。

阿萊克斯懶洋洋地走近神殿,散漫的目光遊離掃視四周,陡然間,注意到前方那道黑色身影,而後看到了那張削瘦的堅毅臉龐,以及那雙棕褐色眼眸。

「哧!」瞬間!南宮絕楓與阿萊克斯的身形頓時僵硬,瞪大眼眸,愣愣地望著不遠處的對方!

…… 夏毅連連搖頭,唏噓道:「這些年,三大鬼市雖然都能從冥炎谷這裡獲得玄葯和丹藥,但我夏安城鬼市的藥物卻向來都比其它兩個鬼市多。我那裡不知道,這是你們兩個和魅醫關照我……」

「嘻嘻……」如煙忍不住笑了起來,「小姐說,這是當初她打劫你們鬼市的回禮。夏大人完全不需要客氣。」

夏毅想起當初被掃蕩一空的鬼市,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雖然最後有大半東西是他自己送出去的,可那也是因為鬼王古越的命令。

如今想來,說是被打劫,也完全沒錯。

「夏大人,您這回親自來冥炎谷找小姐,到底是所謂何事?」

聽到如煙的問話,夏毅沉默了一瞬,才長嘆一口氣道:「實不相瞞,我是有事情要找魅醫大人幫忙。」

……

冥炎谷,【晨曦殿】。

這裡是慕顏居住的地方,平日沒有指令,極少有人出入。

就在這時,殿外的院子里突然傳來砰一聲響,緊接著一陣黑煙升起。

燒焦的草藥味瀰漫在空氣中,但晨曦殿內外伺候的人卻早已習慣了。

慕顏看著再次炸開的爐鼎,有些煩惱。

這已經是她第七次煉製塑靈丹了,可是卻依舊沒有成功。

她也不知道問題究竟出在哪裡。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準備的藥材很多,不怕浪費。

就連最珍貴的玉龍涎,也因為胖兔子直接把活的玉龍蛇抓來了,所以根本不怕沒有。

可是,究竟問題出在哪呢?

要怎樣才能煉製成功塑靈丹呢?

「娘親!」小寶的聲音傳來。

一個小小的身影從殿外衝進來,就要撲入她懷中。

慕顏嘴角露出一個淺淺柔和的笑,伸手就要接住小寶。

可突然,她的眼前光影一暗,身體被擁入一個寬闊緊實的懷抱。

男人熟悉的氣息撲面而來,將她遮蔽禁錮了個嚴嚴實實。

小寶猝不及防停住腳步,狠狠瞪著搶走他娘親的壞男人,「放開,把娘親還給我!」

帝溟玦擁著慕顏,居高臨下看著小寶,一臉漫不經心的傲然,「等你達到先天大圓滿,再來跟本君談條件吧!」

「更何況,你娘親,本就是我的!」

小寶憤憤地瞪著帝溟玦,小臉漲的通紅。

慕顏沒好氣地推了帝溟玦一下。

這個男人,怎麼那麼幼稚!

她推了好幾下,帝溟玦卻不肯鬆開,而是湊近她耳邊輕聲道:「這麼久不見,顏顏不想我嗎?」

想你個頭?

什麼這麼久不見?

明明才兩個時辰好嘛!

她的寶貝兒子,她可是已經好幾天沒好好抱抱了。

「小姐,如煙小姐帶著夏安城閻王夏毅求見。」

慕顏挑了挑眉,「讓他們進來。」

吩咐完屬下,她立刻瞪向帝溟玦,「還不快放開我!」

「為何要放開?」

慕顏咬牙,「一會兒如煙他們就要進來了!」

這男人到底要不要臉?

事實證明,在追妻這件事情上,君上是徹底不要臉滴。

帝溟玦手一伸,一把抱起她,往上方的椅子走去。 448.龍盟


就在阿萊克斯與南宮絕楓愣神對視之際,殿台之上的諾茲多姆眉頭輕皺,望向阿萊克斯問道:「阿萊克斯,你怎麼了?」

阿萊克斯怔怔地盯著南宮絕楓,輕聲說道:「這人……很像我以前一個朋友。」

南宮絕楓望著那露出些許困惑與追憶色彩的阿萊克斯,眼眸微微閃爍,片刻,也是緩聲道:「我也覺得,你很像我以前一個朋友。」

「嗯?」倏然間!阿萊克斯與南宮絕楓目光再度交織,眼中戰意與當年一般無二。

「呵……哈哈……哈哈哈!」忽然間,阿萊克斯與南宮絕楓嘴角俱是泛出些許輕笑,旋即嘴角弧度擴大,終於以致變成放聲大笑,仰頭癲狂大笑起來。

殿台之上的諾茲多姆,阿萊克斯身後的伊瑟拉,以及神殿中的上百龍族將軍,皆是一臉迷惑地看著這奇怪兩人,不知道兩個剛見面的人,怎麼突然間就發瘋一樣齊齊放聲大笑起來。

陡然間,兩人目光凌然一閃,手分別向兩邊的龍族將軍腰間所掛刀劍伸去。一把長刀與一柄短劍,在主人驚駭的目光下,驟然脫鞘而出,徑直向兩人手中飛掠而來。

刀劍入手,兩人身形瞬閃而動,腳步重踏,向對方猛然攻襲而去!

「轟!」長刀與短劍轟然相撞,迸出火花四射,恐怖氣浪從碰撞處向四周擴散蔓延開去!將神殿中站立的眾龍族將領都吹得倒退幾步,抬眼驚駭地望著兩人的對決。

感受到手臂那與當年一般的劇烈震動,阿萊克斯咧嘴一笑,南宮絕楓亦是嘴角泛出輕笑,手臂翻轉,再度朝對方攻擊而去!

「怵!」見阿萊克斯被那人類攻擊,眾將軍短暫驚駭過後,即刻拔出手中刀劍,就要向那人類圍攻而去!

「嗯!」就在此刻,諾茲多姆忽地猛然抬起手掌,制止了眾龍族將軍的動作。眼眸靜靜凝視著下方那纏鬥在一起的兩人。 重生之我是星二代 ,並沒有使用什麼殺招。否則那人類怎會不用千幻劍,阿萊克斯也不會不用龍之力,僅僅是憑藉刀劍技藝決勝負。

同樣看出這點的還有伊瑟拉,雖然略感迷惑,但見那笨蛋哥哥好像很高興的樣子,也就隨他了。

天羽美羽則是已然完全習慣了,根本沒有去在乎南宮絕楓跟人對打什麼的,四處張望著周圍環境,順便看看有什麼能吃的……

「破刀式!」南宮絕楓手持短劍,以輕御重,向那阿萊克斯身形四處發動凌厲攻勢!

阿萊克斯看得這熟悉的一招,不驚反喜,手中長刀如龍,遊走四方,將南宮絕楓攻勢一一化解。

久戰無功,南宮絕楓退後一步,以退為進,旋即腳步重踏地面,箭步而上,朝阿萊克斯再度攻襲而去!

阿萊克斯手中長刀靈巧迴轉,亦是及時向南宮絕楓招架而去!

「嘶!」光影瞬閃,南宮絕楓右臂外的戰神斗篷被長刀切割而過,發出刺耳的噪音。

阿萊克斯腰間赤紅鎧甲被劍鋒瞬閃而過,割裂開來,半截戰甲便這般跌落了下來。

相背站立, 陰婚不散,霸道鬼夫太難纏

「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了,還是贏不了你。」將身上那殘缺不全的鎧甲脫下,隨意丟棄,身形完好無損的阿萊克斯緩緩轉身,望向南宮絕楓,豁然笑道。

「衣服材質問題而已,無論是力量還是技藝,王大哥比之當年,都要強大太多。小弟又怎敢言勝。」南宮絕楓微微抱拳,對阿萊克斯,或說是當年紅車黨那位王大哥,淡淡微笑道。

「王大哥?」諾茲多姆與伊瑟拉以及神殿內眾龍族將領聽得這個稱呼,皆是神色茫然,見阿萊克斯似乎沒有任何否認的神色,心中疑惑更深。

「呵呵,這麼多年過去了,你還是沒有什麼變化。」阿萊克斯將手中長刀拋回給原來那位龍族將領,望著南宮絕楓那削瘦的側臉以及那淡淡的笑容,搖頭笑道。

以精神力操控短劍,送回那驚愕的短劍主人身前,南宮絕楓也是輕笑一聲,望著眼前豁達不少的阿萊克斯,緩聲道:「你倒是變了不少。」

當日穿越時所造成的那陣狂暴雷鳴,不僅使得葉與南宮絕楓穿越到異界,雷震、燕姍與面前這位王大哥,也成了無辜的受害者,跟隨自己一起來到了這異界。


雷震從一個樂觀開朗的胖少年,變成背負家仇國恨的南嶽國二皇子;燕姍從一名普通的文弱膽怯初中生,變成仙劍門靈竹峰的女俠客;而眼前這位王大哥,則是從打家劫舍的小混混,成為了龍地人人尊敬的龍族最後希望,看他的樣子,似乎也走出了自己心理的陰影,生活得還算不錯。

一場穿越,當真改變了眾人的人生軌跡。

而自己,是否如阿萊克斯所說的一點也沒有變,還算已經變得面目全非連自己也不認識了呢?

「唉……」聞得南宮絕楓的話語,阿萊克斯愣了愣神,旋即眼眸中泛出些許慨嘆與追憶,輕輕搖了搖頭,說道:「那些事情在我現在看來,幾乎就跟上輩子發生的事情一樣。」

南宮絕楓默然,沒有贊同也沒有反駁。

「好了,你們的啞謎遊戲先暫停一下。阿萊克斯,跟我們解釋一下吧。」殿台之上的諾茲多姆忽地出言,盯著阿萊克斯說道。

阿萊克斯輕笑一聲,旋即轉身望向龍王諾茲多姆,食指倒指著身後的南宮絕楓說道:「這人啊,是我上輩子的兄弟,就這麼簡單。」

「嗯?」諾茲多姆緊皺眉頭,眼神複雜地望著阿萊克斯與南宮絕楓。

對於阿萊克斯的話語,諾茲多姆自然是半句也不會相信的,只是這聖龍開了口,自己即使再怎麼不相信,也得接受。而麻煩的還是阿萊克斯與這千幻劍主的關係,似乎當真極為熟絡,這樣恐怕……

所謂怕什麼來什麼,便是指有時候你越擔心一件事,它便偏偏就立即發生在你眼前,擋也擋不住。

「對了,兄弟,你來我們這裡做什麼?這裡可是從來沒有人類進入過。」阿萊克斯忽地轉身,望向南宮絕楓問道。

事實上,若不是南宮絕楓拿出聖龍一族的龍玉,恐怕即使是以千幻劍主的身份,龍王諾茲多姆也不會讓他進入龍焰城,因為雖然千幻劍主對三族有重恩,但南宮絕楓並非凌天戰神本人,龍族沒有匡扶新一代劍主的責任,自然不必搭理南宮絕楓。正是因為中天梁族與龍族的淵源,出於對聖龍一族的尊重,諾茲多姆方才放下成見,讓人類踏足龍焰城。

「我來請龍王大人賜一具聖龍骸骨,救我妻子。」南宮絕楓對諾茲多姆微微拱手,謙聲道。

「救你妻子嗎……」阿萊克斯低頭沉默片刻,旋即轉身望向諾茲多姆,極為光棍說道:「我說老頭,就送他一具怎麼樣?」

「咳咳……阿萊克斯,你可知聖龍骸骨代表著什麼?怎可隨便送人?」諾茲多姆咳得差點沒咽了氣,好不容易緩過來,拍著龍椅對阿萊克斯怒氣沖沖道。

「不就是具屍體嗎,器官移植遺體捐獻什麼的我們當年看得多了,功德無量的大好事啊!我要是死了,你立馬把我捐出去,我一定高興得合不攏嘴。畢竟自己的身體還可以在別人那活下去,而不是腐爛成為一堆灰土啊!多好的事!」阿萊克斯張大雙臂,對諾茲多姆宗教洗腦般演講道。

「阿萊克斯!你這個……」龍王諾茲多姆被氣得七竅生煙,拍椅子已然掩不住他的憤怒,若不是他死死克制,已然跑下去將阿萊克斯狠狠痛扁一頓了。

阿萊克斯卻是神色淡然,無所謂地聳了聳肩,旋即轉身對神殿內眾龍族將軍說道:「你們思想要開放一些,淡定一些,一點小事別要死要活的,能給就給吧,不然我這兄弟一發起威來,連我都鎮不住,真的……」

「阿萊克斯,夠了!」就在阿萊克斯講到高潮,南宮絕楓神色發怔,眾將軍呆若木雞之際,伊瑟拉緩步上前,對阿萊克斯厲聲喊道。

「好!」見妹妹發威,阿萊克斯也只好閉嘴,遞給南宮絕楓一個無可奈何的表情,乖乖滴退到一旁。

南宮絕楓出奇地盯著那在龍王諾茲多姆面前,尚能毫無畏懼甚至肆無忌憚的阿萊克斯,此時竟被那綠衣少女一聲喝退,當真是大開眼界。所謂一物降一物,滷水點豆腐,此話果然不假。

伊瑟拉沒有看南宮絕楓一眼,神色平淡地走前,對龍王諾茲多姆說道:「龍王大人,請聽小女一言。」

「你說吧。」諾茲多姆緩緩點頭,說道。對於龍焰城中唯一能治得了阿萊克斯的人物,諾茲多姆也給予充足的尊重。

「龍王大人此次讓阿萊克斯前來,是為了讓他前去抵禦獸族大軍。此舉不免太過危險。」伊瑟拉緩聲說道。

此言一出,眾將領皆是微微點頭,諾茲多姆卻是眉頭緊鎖,金色眼眸凝視著伊瑟拉,說道:「你還有什麼更好的辦法嗎?」

伊瑟拉緩緩抬頭,側身瞥了眼身後的南宮絕楓,緩聲道:「既然這個人類自詡有通天之能,不如讓他與阿萊克斯一同前往抵抗龍喉氏族。若是失敗,那麼他與龍族皆亡,自然無話可說。但若是此戰因為他而勝,我想先祖也會感其功德,以遺軀賜他所用,治病救人,也亦無不可。」

聞得此言,神殿眾龍族將士盡皆點頭稱道,贊同之聲此起彼伏。

「嗯?」諾茲多姆皺緊眉頭,抬起眼眸望了眼那低頭的伊瑟拉與那神色誠懇的南宮絕楓,低頭沉吟。

似乎對與南宮絕楓一起並肩作戰極為期待,阿萊克斯一臉欣喜,抬頭對那殿台之上猶豫不決的諾茲多姆高聲喊道:「哎呀,諾茲老頭你就答應了吧!最多我以後少氣你幾次,看到也遠遠地繞著走行了吧!」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