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訴你們族長墨陽琦,我在等她的賠罪。」

高空中的東伯雪鷹,讓墨陽家族的所有法師騎士都感到恐懼不安,「如果讓我不滿意……哼哼……」

最後的冷笑,讓所有人心底發寒。

如果不滿意?東伯雪鷹到底會做出什麼?誰都不知道。

「父親,母親。」東伯雪鷹飛到父親母親身邊,分別握著父母的手,「我們走吧,回家。」

「嗯。」東伯烈、墨陽瑜都點頭,墨陽瑜雖然覺得自己兒子放出的威脅,一定會讓墨陽家族驚恐不安,肯定會殺戮一大批人,不過也比東伯雪鷹一開始的打算要好多了,而且墨陽瑜對墨陽家族早就沒了情誼,這麼多年她同樣心底有怨氣,只是有哥哥等人,所以她才為難。

嗖。

帶著父母,化作一道火焰流光,瞬間劃過長空消失在了天邊。

整個煉金作坊一片寂靜。

很快銀月級法師、騎士們都匯聚到許光清大師這。

「許大師,怎麼辦?」個個都有些慌了。

「能怎麼辦,如果度不過這個檻,整個墨陽家族就完了。」許光清大師搖頭,「我們能做的,就是將超凡強者的話,原原本本一字不差的告訴族長,讓族長他們決定吧,唉,一位超凡強者的怒火,是怎麼容易平息的?」

**雪鷹領主

… 墨陽家族祖宅大殿,氣氛宛如凝固,來到大殿的三位家族長老個個臉色發白,許多額頭都是汗珠。

「說,該怎麼辦?」坐在大殿上的是一名銀袍女子,她眉宇間都是煞氣。

她,便是墨陽家族當代族長——墨陽琦。

自從當初創造墨陽家族輝煌的老祖宗死後,墨陽家族逐漸衰敗,幸好墨陽琦九死一生身體改造成功,成為了『偽超凡』,讓墨陽家族開始重新崛起!雖然在真正的超凡生命面前,這種偽超凡就是個笑話,可在凡人面前,偽超凡也很可怕了。

他們同樣能飛天遁地,非超凡之物不可傷,壽命有八百年!所以維持一個家族興盛是足夠的。

可前提是……別得罪超凡生命!

過去墨陽家族也一直很小心很謹慎,甚至和真正誕生出超凡生命的頂尖家族想辦法聯姻,鞏固自家地位,可是這次……

「我相信你們長老會!家族瑣事一律交給你們,可你們呢?」銀袍女子聲音中滿是怒意,「東伯雪鷹大人二十二歲就能夠和項龐雲拼個不相上下,最後墜入黑風淵!墜入黑風淵就一定死?誰都沒看到他的屍骨,他就一定死?那時候你們就應該善待東伯雪鷹大人的父母!」

三名長老不敢吭聲。

他們也暗暗嘀咕,東伯雪鷹和項龐雲同歸於盡的事,族長你也是知道的!

「現在惹了大禍端!我墨陽家族傳承千年,如今應對稍微有一絲差錯,覆滅就在眼前!」墨陽琦憤怒。

她的確驚恐不安。

雷潮涯、東香湖煉金作坊消息都已經傳到,飛天遁地、超凡鬥氣、一眼就讓包括銀月騎士在內一群騎士盡皆倒地……一切都說明了,東伯雪鷹必定是一名真正的超凡!

東伯雪鷹威脅的話,東香湖那邊是原原本本一字不差的傳過來了。

墨陽琦也慌,因為東伯雪鷹威脅的話中有這麼一句——『該殺的全部都得殺,包括當初下達諭令的你們族長!』顯然原計劃都要殺死她這個族長的。

「幸好有墨陽瑜和我們家族的關係,他才沒把事做絕。」墨陽琦想到這,眼中更加冰冷。

她已經做出了決定!

「為了家族能夠繼續生存,在這個時候,必須都讓東伯雪鷹大人滿意!」墨陽琦說道,她現在提東伯雪鷹,都得在後面加一個『大人』,以示尊敬。

「對。」

「必須得讓東伯大人滿意。」這些長老們都連點頭。

「當初長老會,誰提議嚴懲墨陽瑜的?誰提議讓墨陽瑜嫁出去的?」墨陽琦說道。

在場的三位長老,其中兩位都看向了那名陰冷老者。

陰冷老者臉色一變。

「山長老,你也活的夠久了,該給家族犧牲了。」墨陽琦目光冰冷看著他。

陰冷老者咬牙面色猙獰:「提議將墨陽瑜嫁出去,我也只是隨口定了個名字,這……而且她違反族規,當然得嚴懲,我……」

「嗯?還要反抗不成?」墨陽琦眼中出現殺意。

傳承千年的大家族,家族人口已經繁衍以萬計,『墨陽山』長老這一脈即便整個一脈都犧牲都是小事。

「墨陽山,你歲數不小了,受家族恩惠,這個時候還貪生怕死?」

「哼,你提議,你提出嚴懲!這時候豈能容你退縮?」另外兩名長老都怒道,長老會是有一群長老的,像許光清大師就是外姓長老。只是家族祖宅的就這三個,弄死一個長老又算什麼?

「是我的錯。」陰冷老者低下了頭。

「你為什麼提議讓墨陽瑜嫁出去,誰在背後請你幫忙的?一一記錄下來,這件事情不管明裡暗裡,一切牽扯算計的,一個都不能放過!」墨陽琦淡然道,家族大了,內鬥也厲害,家族嫡系女子多的是,為什麼偏偏是墨陽瑜被選中?背後自然有一番暗鬥。

「抓捕墨陽瑜東伯烈后,算計過這對夫婦的,傷害過他們的,一個都不能放過。不管是下達命令者,還是實施者!」

「這些都是最基本的。」

「到底怎麼才能讓平息超凡強者的憤怒,請家族的元老們商議,迅速給出一個方案。」

墨陽琦隨即起身下令,「趕緊去做,那些該抓的,一個都不能逃掉!」

……

一奢華的園子內,穿著華貴長袍的中年陰冷男子正愜意坐著,旁邊有一群美人伺候著他,給他剝水果送到他嘴裡,給他按摩敲打。

他便是墨陽辰白!已剛過九十,不過作為一名銀月騎士活到一百六七十歲很正常,有些能活到兩百歲的。從壽命來算……他可不算老。

「主人。」一名瘦小青年竄進了園子,急切喊著,「主人,主人,出大事了。」

「混賬!什麼事你竟敢擅闖進來,如果沒重要事情,小心你的狗命。」墨陽辰白臉上出現煞氣,這是後花園,是他的一些女人們待的地方,男僕男護衛一般都絕對禁止進入的。

「是東香湖煉金作坊那邊傳來消息,說東伯雪鷹已經是超凡生命,已經救走了他的父母。並且給我們墨陽家族下了最後通牒。」瘦小青年可是墨陽辰白的狗腿子,主人完蛋,他這個狗腿子的好日子也就沒了,「主人啊,我們趕緊想辦法啊。」

墨陽辰白臉色一變:「東伯雪鷹不是死了嗎?怎麼成了超凡生命?消息弄錯了吧?」

轟隆~~~

忽然天空中出現了一聲轟鳴,一艘黑色的煉金飛舟直接出現在了高空,飛舟上更是站著一群強大騎士、法師,目光冰冷俯瞰下方的墨陽辰白。

墨陽辰白是此次抓捕人物中的最重要一個,也是實力最強的一個,防止出意外,祖宅那邊直接出動煉金飛舟直接殺了過來。

「墨陽辰白,速速束手就擒!」上方傳來喝聲。

……

就這個中午開始,整個墨陽家族開始了腥風血雨的抓捕殺戮,像首惡墨陽辰白在當天晚上經過刑罰審訊后便被處死!家族的一些元老們,這些元老實力或許弱,可個個都是人精,為家族立下過功勞的,被家族養著,平常為家族出謀劃策。他們也在商議著怎麼才能平息一名超凡生命的怒火。

畢竟就算這次事情暫時過去,如果東伯雪鷹心中記恨,恐怕將來墨陽家族依舊有覆滅之日。

所以必須得想出平息怒火的辦法!

******

傍晚時分,太陽已經落山,天也漸漸黑了。

龍山樓的司安樓主在城門口一直眺望著,看著天邊等待著。

「嘩!」一道火焰流光從遠處天邊出現,跟著在高空停下。

「是領主,旁邊的是東伯烈夫婦?」司安一眼就認出半空中的三道人影。

高空中。

東伯雪鷹和父母都俯瞰著下方。

「二十年了,回來了。」東伯烈、墨陽瑜夫婦二人看著下方,心潮起伏。

「啊,是領主。」

「領主在天上,旁邊的……啊,是老領主!」

雖然已經過去二十年,可許多士兵僕人在城堡建立時就在了,一眼就認出了東伯烈和墨陽瑜,頓時整個城堡都沸騰起來了。

「父親母親,我們下去吧。」東伯雪鷹笑道,「估計宗叔銅叔還有青石很快就到了。」

東伯烈、墨陽瑜卻是近鄉情更怯,莫名的緊張,發慌。

呼。

三人降落在城堡的主城門處,弔橋早就放下,城門也一直開著,城門口司安樓主帶著游圖等一大群人一直在那等著。

「東伯,阿瑜!」伴隨著激動心顫的聲音,宗凌、銅三、青石都出現在了城門口,其中宗凌、銅三最為激動。

「主人。」銅三看著雪白頭髮的墨陽瑜,這個壯碩的獸族獅人都掉下了眼淚。

宗凌、銅三都衝上去,和東伯烈夫婦抱在一起。

「啊。」宗凌很快就拉著旁邊有些怯怯的青石,「東伯,阿瑜,這就是青石。」

「小石頭?」墨陽瑜看著青石。

當初分離時,東伯雪鷹已經八歲了,長相輪廓也差不多了。可當初年僅兩歲的青石,和長大后的模樣變化就大多了。墨陽瑜都有些不敢認。

青石也心中複雜,看著宗叔銅叔和哥哥激動喜悅的模樣,可他對父親母親真的沒什麼印象了。

「小石頭。」墨陽瑜伸手握住了兒子,越看越覺得親近。

「石頭長得挺像阿瑜的。」東伯烈也笑著。

父母和弟弟逐漸熟悉。

東伯雪鷹在旁邊看著心情也極好,這時候司安樓主走了過來,低聲道:「領主。」

「司安樓主。」東伯雪鷹看向他,笑道,「慚愧,稍微耽擱了下現在才回來。」

「領主一來一回已經很快了,有一件事要告訴領主。」司安樓主連道,「我安陽行省龍山樓總樓主羿鴻大人就在下午就到了,他就在那邊。」

安陽行省龍山樓總樓主?

東伯雪鷹轉頭看去,在司安樓主後面的一大群人中,正有著一名簡單束著長發的瘦削男子,這瘦削男子微笑看著東伯雪鷹,同時走了過來。

略一感應。

「偽超凡?」東伯雪鷹做出了判斷。

「見過東伯大人。」瘦削男子笑道,「在下羿鴻,負責安陽行省龍山樓的零碎瑣事,其實也就是為諸位超凡大人跑腿的,以後有什麼事情儘管吩咐。」

… 羿鴻姿態放的很低,可東伯雪鷹之前被困六年,和超凡煉金生物猴子、小鳥也經常聊天。所以很清楚在任何一個時代,天下間都會有類似於『龍山樓』這樣監控天下的特殊組織!龍山大帝建立了帝國,那麼這個組織就叫『龍山樓』。

像曾經夏族也誕生過『烈熊大帝』,統一天下建立帝國,那時候監控天下的組織就叫『烈熊館』。

名字變幻,本質一樣!

都是監控天下,為超凡生命們服務的。

這位『羿鴻』能夠擔任一座行省的情報總頭目,地位就比較特殊了,像東伯雪鷹作為真正的超凡生命,就算殺掉一個偽超凡也只是小事!可如果殺一個行省的情報總頭目,那就是打『龍山樓』的臉!會有不少麻煩,甚至還得被押解去薪火世界受罰!

「羿鴻樓主來的挺快。」東伯雪鷹笑道,「我們裡面坐下,慢慢聊。」

「我不急,東伯大人你先陪下父母?」羿鴻說道。

「哈哈……我這段日子都會在家,也不急在這一時。」東伯雪鷹之前陪著父母從東域行省鐸羽郡飛回來,路上也聊了許久了,現在更適合讓父母和弟弟多交流交流。

東伯雪鷹、羿鴻二人便朝城堡內走。

很快在一走廊亭子內坐下,周圍沒旁人靠近。

「我得知東伯大人你從黑風淵活著出來,也是吃了一驚,二十八歲跨入超凡生命,整個龍山帝國上千年時間都難得有一個,上一次和東伯大人你接近的,就是我們安陽行省的長風騎士池丘白大人。」羿鴻說道,「不過池丘白大人也是三十一歲才跨入超凡。比你要慢三年,如今池丘白大人貴為超凡聖榜第一人,相信東伯大人將來也能名列聖榜。」

「聖榜第一?」東伯雪鷹吃驚。

「東伯大人你可能不太了解,從古到今,超凡強者中一直有聖榜和半神榜。」羿鴻解釋道,「超凡強者修行之路,是分成飛天、聖級、半神這三個大境界。絕大多數都僅僅只是飛天級,如果能跨入聖級,就能算是我們夏族的骨幹了,如果成為半神,就是真正最頂尖的存在了。」

「聖榜,一共三十位。包含了人類、魔獸、乃至超凡世界的土著。」

「半神榜,一共十位。」

羿鴻一翻手就出現了兩份長卷,「這就是兩份榜單,是薪火世界擬定。」

東伯雪鷹接過。

他早就知道有聖榜和半神榜,這也是為了激勵超凡們修行路走的更遠!只是東伯雪鷹沒想到……池丘白竟然會是聖榜第一!

要知道人類、魔獸、超凡世界土著生靈都是會被擬定進來的,魔獸身體天賦太高,按照之前了解的,絕大多數時候,都是魔獸一族的強者被定為聖榜第一!

東伯雪鷹仔細看著榜單。

「聖榜第一:長風騎士『池丘白』,水源道觀長老,以萬物之風奧妙起始,掌握『空間切割真意』,移動時難辨其蹤跡,瞬間可出現在各處,『空間切割』真意,聖級中盡皆不可抗。主要戰績:曾正面擊敗半神『鬼神騎士』酆東,擊殺土著半神『風吼王』。」

「聖榜第二:貝魯領主,魔獸一族,以萬物之水奧妙起始,掌握『不死真意』,身體強橫,即便被重傷也能瞬間恢復,近身戰極為可怕。主要戰績:和池丘白搏殺一個時辰,方才落敗,被巫神殿半神救走。」

「聖榜第三:血魔神,小型超凡世界『血魔界』最高領袖,在血魔界內,藉助世界威力加持,至今無人能擊敗。」

「聖榜第四……」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