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呵,此世道多鄙陋之輩。自甘人後。然亦有糞土當年萬戶侯者!區區不才。嘗惡其世道之不公。然今幡然醒悟,知道唯有主神可以救贖,唯有聖神可以依靠!至於言語之間冒犯非是出自有意。乃是無意褻瀆!然則汝既然以為主神神聖,何哉如是?」

那不足虛言相欺道。

「哼,吾自幼為長,傲然於萬般同道。天道不公,遭了汝這般鄙陋者褻瀆,此吾之痛!至於身懷六甲,乃是情到深處不得推阻爾,此豈是汝這般卑鄙者之流可以明白!」

「如此某家受教!」

那不足言罷坐地吃茶不再語。

「哼,車夫小修,用不得幾時,汝便得去某地為奴!屆時吾自然可以為所欲為。」

「哼,汝高興的似乎太早!某家身為少爺車夫御馬,自然乃是隨了少爺,何哉去別處為奴?哼哼!汝莫非想得外遇瘋了么?」

那不足冷哼道,然其心中卻然暗自一驚,於是故意拿捏得話題道。

「哼!小子,等著吧!會有人來救贖!」

那不足終是明了,其為奴才處,大約正是主神大光明處。思緒及此,忽然心間暗自一松。便是此時那女聖道:

「月姬妹妹,其實汝家夫君挺好的!」

「哼,姐姐莫要唬弄妹妹!吾月姬何人,豈會下嫁車夫一般人物?此斷乎不能!」

那女子說罷拂袖而去。不足觀視得此女,冷冷哼了一聲。那女聖忽然笑眯眯傳音道:

「好人,這下好了,吾二人可以有了私情而不虞泄密了。咯咯咯……」

那不足聞言一呆,感慨一句道:

「女聖大修,汝能否正經一次呢!」

「奴家無有一時不正經呢!」

「哎呀,汝果然女聖,臉面之厚實,無修可以及得!」

那不足笑吟吟道。

「不過此次若可以接近了大光明,汝或者可以得償心愿呢!」

那女聖道。

「何意?」

不足驚訝道。

「汝之意乃是始源地!然此一界唯一人知悉。滅界有共主大聖,此界有父神大光明,陰司界有地藏王菩薩此修!餘外神聖,雖偶有所聞,然卻與此地所知甚少呢!」

那女聖傳音道。不足觀視其半晌,忽然笑一笑坐地禪修不再語。而那女聖大修卻然道:

「好人,真想吃了你!」

言罷笑嘻嘻去了月姬之房中。不足一愣,而後嘆息一聲遂靜修車夫谷。然其不時對了大管家或飲酒,或對弈,日子倒是自在。忽然有一日,其與大管家對弈正緊,那車夫行來修傳召道:

「吾足大人,少爺有請!」

「嗯?是!小的即可便去!」

那不足站起身,詫異對了大管家不言。那大管家道:

「或者乃是老夫之緣故,招惹了少爺呢!」

「您老過慮!少爺了得之人物,豈是這般斤斤計較之徒!大人,小可告辭!」

那不足言罷隨了那來修疾馳而去了少爺處。

「小可吾足叩見吾主少爺!」

那不足進的少爺之居室,觀視得少爺一口口飲茶不語,便急急叩拜道。

「免了!」

「多謝吾主少爺!」

「汝還知道吾乃是汝之主子么?」

「啊也,少爺!小可從無有逾越呢!」

那不足慌得跪地叩首道。

「起來吧!吾知之矣!否則焉有汝之活路!」

「是!吾主英明!」

「汝家有月姬者,此修如何?」

那少爺隨意問道。

「少爺,此女子傲慢無極,豈會瞧上區區—-一介車夫!其日日鬧騰,然吾足哪裡敢招惹此修。其乃是吾主之恩賜,無論如何亦得將其供起來呢。」

那不足笑吟吟道。

「呵呵呵,有趣!明日汝去大光明神之麾下伺候吧!」

「啊也!父神么?天啊!天啊!父神!」(未完待續。。)

ps:祝願諸位書友羊年大吉,添些洋氣,得些財氣,多些貴氣!

新春愉快!萬事如意! ps:乙未羊年第一天,上個大章以賀新春!祝願各位書友新春愉快,萬事如意,闔家歡樂!

大光明神國之一處密地名大光明地,有無極之遠近,萬古以來閃耀晶瑩之大光明,乃是神修地至極優美之所在。萬眾物事潔凈透亮,展現了純粹之光明,無有半絲陰影,物事遭了強光亮澤之照耀,唯其閃爍者淡淡不同強度之光明可以辨識此世界非是虛無!那不足駕馭天馬座駕,行走此光明大道上,道途兩邊盡數光明地閃耀了光明之百草萬木之類,車馬鳥獸盡數歸於光明,散發了觀視通透而又復不明不白、不清不楚之亮澤,唯有往來修眾,其身影可見,其乃是不得修成大光明神通之修眾耶。

那不足行走此光明大道上,一道兒陰影拉長遠去,那不足觀視自家心間之部位,大光明之下那深厚之陰影,似乎述說其自私自利之心臟正砰砰亂跳也。車架上一修依稀靜靜端坐,其大約已然修得深厚,那陰影已然淡淡若無!不過其自家之思緒似乎已是淡淡若無呢。那不足笑吟吟暗自腹誹道:

「修得失卻自我,失去獨立之思辨,此還是『吾』么?此大光明之傀儡呀!」

行的數十日夜,一日那車駕上神修道:

「便是此地!汝可以在此地飲馬,往後邊在此地聽候調遣便了。」

「是!小可曉得!」

那接引大神語罷倏然消失,此地唯余不足並其車馬尚在。那不足仔細觀視其地。一處廣大之殿堂廟宇,渾體散發了晶瑩之大光明,遠觀之猶如熊熊燃起之大火一般熱烈而又耀眼。此可以照耀萬古之長夜,此可以溫暖世道之寒冷,此可以為尋常之指明燈,指示了凡塵行進之方向。然此卻乎單純如一之色澤,餘外似乎盡數為異端了!

那不足觀之半晌嘆口氣道:

「某家或者能在此地得獲消息呢!」

遂駕馭車馬繞了不遠路,入去一處圓形小門。入去那小門戶,內中便是一片晶瑩剔透之草原,那天馬正自自由飲食。好一派美麗非凡之田園景觀也!不足卸下天馬。將那車駕安放妥當,拿了自家身份金牌往一側而去,天馬早已是飛奔去了那大光明草原了。

「汝原來是古家差遣了此地為車夫之做工者。甚好!吾家車馬眾多,獨獨車夫不足數。常常一修做了兩三修之工哩!」

「啊也。如此車夫該是甚為辛勞呢。」

「不錯!呵呵呵。不過汝亦不必太過計較,無非便是修鍊之時間少些,所得之好處半文不少。甚或更多呢。」

「哦,這樣呀!多謝師兄指點。」

「何太客氣?大千之世界眾生芸芸,吾等相聚,此亦是有緣呢。」

「對對對!師兄高見!」

那不足恭恭敬敬道。

「汝亦不必拘謹,汝之居室乃在左近那邊小圓門內三間套屋,汝自家收拾吧。」

「是,多謝師兄!」

「呵呵呵,汝總是這般客氣么!」

那不足復道了謝便去了自家居室。果然那是一間大屋,內中三房隔開,一大兩小。不足自家往去,將大屋做了書房,一間小屋做了修行密室,一間為其卧房。因此地一應物事其全,那不足只是將一些隨身帶來古家珍本典籍擺放停當,外加一張古琴一柄古劍之類,餘外居然無有一丁點兒奢華飾物,便是古家所賜,其亦是大半歸了大管家其修,其中極為珍稀者敬獻了少爺其修。此舉令得少爺與那大管家盡皆甚為滿意。

至於閑雜珍稀,不足自家偶得者,卻乎盡數送了女聖其修,害得其不停念叨,此乃是定親物事,其必不會辜負!啊也,其中之事宜,便是不足少年時遭了靈兒萬般耍嗲,久經考驗,亦是無可能忍受!

且說那不足收拾停妥,相鄰數位神修來訪。其一乃是先時會了不足道是有緣者名烏木。其修乃是此地之管事,亦是熱心人呢。另有數修卻然乃是此地閑雜之務工神修。不足側面院中那修中年模樣,乃是一介玉器匠人名琢磨,人如其名,一手玉器工藝名噪一時。不足對門之修亦是車夫名好夫,駕得一匹龍獸,十分了得。最後面醉醺醺過來者一人乃是一介釀酒師名五穀生,調製得美酒可以醉死神聖!

「啊也,諸位師兄光臨寒舍,果然蓬蓽生輝!小可曾有緣得獲些許所謂悟道茶在手,今日願意奉上,以為諸位師兄品嘗!」

「嗯,悟道茶?好東西!某雖說於神修藥草頗多研究,然所謂悟道茶者,卻是久聞其名,無緣得享啊。」

那管事大人烏木笑道。便是這般言說,一手端了那悟道茶輕輕抿一口,咂咂嘴道:

「其中之妙處現下不得而知!然在領悟道訣之時候,才是其顯露神奇之時候。」

眾唯品嘗不足之悟道茶,一邊評評不足之房舍布局,眾皆道此布局可見主家不喜奢華,唯好讀書爾!這般相聚罷,那不足便曉得此地之一干規矩也,乃是令諭之下車馬配齊,一聲開拔,迅疾萬里!此便是車夫之能。

不足在此間一待二百年,雖極力設法,然那始源地之秘辛哪裡可能打聽得到呢。不過便是知悉目下所謂始源地乃是虛假之所在。然其為人也善,居然與此間烏木、琢磨、好夫、五穀生者之流親善。那烏木好藥石之技藝,而此恰恰是不足之所長,於是二人有時既合力探求葯煉之法門,一來二去,居然鼓搗出些許特別之藥石之類,為此間數十修眾所喜!而那琢磨之玉器卻乎不足之能不顯處,然那修卻然喜茶道,隔三差五去了不足居處吃茶,弄得不足無奈何,唯不時往去自家在古家之車夫谷中大聖女修處得些茶葉來。這般時長,居然虧欠了大聖茶錢千萬級石頭呢!好夫與五穀生二人乃是酒友,同有此好!有時便糾纏了不足求問上古之釀酒技藝,令其往去古家查獲了帶來。便是古家大管家亦是對了此等大光明神之門下日里無所事事大加抨擊!

果然有其神國中萬般星宇之支撐,大光明神之麾下何虞修行之所需神材法料以及神丹靈藥耶?只是彼等盡數憊懶之修,或許安然生活的久了,誰人願意起早貪黑無有白晝黑夜,久嘗孤獨寂寞之苦修生活耶?

不足之棋藝了得,雖烏木亦是不錯,然其哪裡能夠與不足相提並論哉?只是一局一局輸了不服再弈,再弈再輸罷了。

忽然有一日,那烏木輸得恨了,其嘟嘟囔囔道:

「吾足,以吾觀之,汝之棋藝當遠超車技,不過汝可敢往去挑戰掌璽大人么?那老先生一生好棋,為求一敗而不能呢。」

「嗯?其果然好棋么?」


「然也!」

「然其位極人臣,高高在上,吾足小小車夫,其能隨意往去挑戰耶?」

「唉,其人雖為吾主父神之掌璽大臣,然於弈棋情有獨鍾!尋常之人斷乎難以得見,然若是有修挑戰其棋藝,其必無論身份,來者不拒!」

「然如此一來豈非日里便有修假意挑戰,如此好見大神呢!」

「呵呵呵,何人敢?其對弈幾步便弄得清楚來客之棋藝!若有感矇騙者殺無赦!」

「啊喲,這某家可不敢也!勿得不小心,成了其刀下之鬼了。」

「呵呵呵,何懼?汝之技藝或者可以抗得其一局兩局者,則必有天大之好處。」

「掌璽大人會賜下寶物么?」

「啊也,汝便是唯有寶物在心么?難道再無有何求?」

「咳咳……便是寶物了得!」

「嗯,哈哈哈……汝真正小家族之門下!」

「啊也,吾家古家大家族!」

「哼,其雖有虛名,然論起大家族,其真正不過乃是明面上示之以諸神爾。真正之大家族乃是眾主神爺爺之血脈裔族!彼等左右三界大局,眾神之升遷,掌控物在界之神材法料、靈丹妙藥等等所屬珍稀資源以為用,往來流通之晶石之類哪一塊不在其操控下往來也。汝以為自家口袋中之億計石塊乃是錢物?然彼等若不願,那便連土石都不如!」

「啊也,此秘辛也!某家原來以為吾家主上古家便是大家族也,豈料居然乃是二流土豪家族爾!」

「嗯,便是如此!若何土豪有違一流家族之潛規,或者其勢力有挑戰一流家族之能,則某時其必有亡族之患呢!」

「啊也,原來高層有如許隱秘也!此真正驚殺某家耶!」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