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現在可說不準,我剛才說的只是正常情況,如果這中間要是出點什麼意外的話,情況可能就會不一樣了。」張婷婷跟我說道。

我剛剛放下來的心在這個時候又提了上去,不過仔細想想,現在除了像張婷婷這樣的淡定著之外,也是真的沒有其他的辦法了。

人生有時候就活著這樣的一個心態,只要心態好了,很多比較讓人生煩的事情都會讓人感覺舒服很多,而如果心態不好了,一件很小的事情就可能會將你搞的心煩不堪。

沒有再跟張婷婷說什麼,我從位置上起來,來到薛老師的辦公室的時候,薛老師好像是正在上網,我就走了過去,坐在了她對面的椅子上。

「黃曉雪突然橫插了一桿,你打算怎麼辦?」我問道。

「呵呵,張婷婷跟你說什麼了,你先跟我說說吧。」薛老師笑了笑。

我一愣,隨即將張婷婷告訴我的全部都告訴給了薛老師。

「她說的不錯,現在的我們,也只能是等了,只希望這個陸十名能夠扛得住那個什麼張立群吧!」

薛老師說的頗為的無奈,我知道,目前也沒有什麼其他的辦法,就只能是先從這裡出來了。

中午下班的時間很快就到了,下去的時候,我和薛老師一起坐進了電梯裡面,沒有其他人。

剛進去的時候,我們只是打了一個招呼,就什麼都沒有說了,顯然,彼此心中也還是有那麼一點點隔閡的。

不過,就在電梯停下來的時候,我有些忍不住了,開口說道:「要不,中午一起去吃個飯吧?」

「恩?」薛老師楞了一下,「去哪裡吃啊?」

「去餐館吧,做飯也怪麻煩的。」我說道。

「呵呵,也行啊,那就去餐館吧。」薛老師點了點頭。

我心中有些歡喜,心中早已經將嘉峪關的事情忘了個乾乾淨淨。畢竟我也是個有邏輯的人,如果薛老師真跟那個我還沒見過的男人有什麼瓜葛,這麼長的時間了,肯定會露出其他的什麼馬腳,而至少到目前為止,我還沒有看到有任何的馬腳露出來。

出了大樓,薛老師說道:「我們一起走去大唐美食街那邊吃點東西吧,車就不開了,那裡也不遠,開了車還沒地方停。」

「恩,那就步行過去吧!」我笑了笑,感覺步行還比開車好,起碼能多呆一會兒不是么?

沒有微風,也沒有浪漫的夜空,走在艷陽之下,雖然隔著一定的距離,但是我感覺還是那麼的高興。這也有好多天了吧,見了薛老師之後總是會感覺尷尬,感覺無奈,但是現在,情況卻已經開始向好的方向發展了。

我在心中憧憬著未來,如果情況真的能夠這樣一直向好發展,在不遠的將來,我可能就會告別單身的苦逼生活了。 從這裡到大唐美食街大概需要二十分鐘的時間,這一路上,我們聊的不多,但是我卻感覺非常的刺激,因為這期間我的心一直都處於一種興奮的狀態,尤其是每次跟薛老師說話的時候,我的心都會砰砰砰的亂跳著,將薛老師的每一句話都深切的記在自己的心中。()

這種感覺一直纏繞著我,就算是來到餐館的時候,我也依舊還是那個樣子。

「吃點什麼?」坐在一家餐館裡面,薛老師問我道。

「我也不知道,還是你看吧,你喜歡吃什麼就點什麼好了。」我說道。

「這樣不好吧,光點了我喜歡吃的,你不喜歡吃咋辦啊?」薛老師說道。

「你喜歡吃的我都喜歡吃啊!」我笑呵呵的說著,不過等到我說完之後,我的臉就紅了。

我發誓,剛才那句話真的是我不小心說出來的。

薛老師的臉也有些微紅,不過卻是再沒說話,埋著頭看著菜單就點起了菜。

我沒看她點的什麼菜,一直等到菜端上來的時候,我才知道,原來薛老師點的都是我喜歡吃的菜啊!

和薛老師一起住了那麼長的時間,薛老師對我簡直就是了如指掌啊,我喜歡吃什麼,她都非常的清楚,所以現在能夠有這樣的一個結果倒也是讓人感覺沒什麼意外的。

雖然桌子上擺的三個菜都是我喜歡吃的,但是我卻並沒有說穿,因為我感覺現在這個時候,態度稍微模糊一點是最好的,搞的什麼都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反而還有些不好了。

「別楞了,趕緊吃吧,再不吃菜都涼了,到時候就都不好吃了。」薛老師說道。

「哦哦,一起吃,一起吃,你也吃啊!」我說道。

「呵呵。」薛老師笑了笑,並沒有說話。

吃飯的時候應該還算是比較清靜的吧,我和薛老師都沒怎麼說話,就一直都是坐在那裡吃著,時不時的對視一樣,奇怪的卻是即便是對視著,也依舊還是不怎麼說話。

雖然氣氛看起來有點堅硬吧,但是我卻感覺不到一絲絲的不自在,也沒有平時的那種尷尬,心中感覺很舒服。

因為我吃的比較快的原因,等到我吃完飯的時候,薛老師還沒有吃完,我就坐在她對面看著她吃,這有幾天沒見過她吃飯時的樣子了,現在竟然感覺特別的親切,而她那吃飯的樣子也是特別的可愛,不自覺的就給人一種想要衝過去和她搶飯吃的衝動。

也許是我盯的時間比較長了吧,薛老師也有些不好意思了,抬起頭來看著我說道:「你別看我啊,我臉上又沒花。」

「你臉上有痔瘡!」我一時口誤,竟然說出了這樣的話,連我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

此時,目瞪口呆的我看著薛老師,而薛老師的表情也是一滯,獃獃的看著我,不知道是該繼續吃飯還是該不吃。

「不好意思,我說錯話了,絕對是口誤,你要相信我!」我趕緊解釋著。

「不用再說了,反正我也飽了,吃不下去了,走吧,出去轉轉。」薛老師說著話就站了起來。

我心中那個懊惱啊,一時的口誤,竟然搞的薛老師連飯都吃不下去了。

我想勸薛老師繼續吃的,可是這話我真心說不出口,你說我都已經將痔瘡這種代表著骯髒的東西給說了出來,又怎樣去勸說薛老師繼續吃呢?

有些無奈地跟著薛老師從餐館裡面出來,走在大唐美食街上,突然就有了一種想要吶喊的衝動。

也許,這應該屬於是心理在被壓迫很長一段時間之後的宣洩吧! 南風飄絮夏微涼 ,因為心知道,這些日子以來,我是真的被感情上的事情壓迫慘了,我需要釋放,我需要發泄,所以我需要吶喊!

當然,這也僅僅只是一種衝動,我並沒有吶喊,因為薛老師就在我身邊,我不想讓周圍的人以為薛老師是跟一個神經病走在一起。

穿過大唐美食街,前面就是步行街了,步行街上買什麼東西的都有,雖然現在還是大中午的,但是人流卻一點兒都不少,這條街上現在很多人其實都是從周圍的農村來的,他們需要採購一些東西,所以才來了這裡,不要以為農民就是土包子,現在的很多農民,過的日子其實比城市的人好多了,城市的人愁吃愁穿,但是農村的人卻根本就不用去愁這些東西,莊稼地里什麼吃的東西種不出來啊?

和薛老師一起走在這條街上,看著採購生活用品的農民們跟店主或者是店員們為了那麼幾塊錢而來回殺價,心中突然就有了一種歸屬感。

記得小時候,媽媽帶我到城裡買東西的時候也時常會跟店主殺價好一陣子,達到自己心理上能夠接受的那個價格才會買。

從心理上來說,其實殺價也是會成癮的,如果是一個經常殺價的人,你突然之間不讓她殺價了,她心中肯定會不舒服,這個東西不買就不買了,還特么的不讓我殺價!

「要不我們找個店家去殺價玩玩?」薛老師看著那麼多人在殺價,突然就有了這樣的一種想法。

好長時間沒看過女人殺價了,這個時候我也有一些興趣,立馬就點頭說道:「只殺不買肯定更加的好玩!」

契約兒子真媳婦 當然了,只殺不買!」薛老師重重的點了一下頭。

這個時候,我發現我和薛老師真特么的有點喪心病狂了。

在這裡開店做生意的也都不是百萬富翁,都是要生活的,廢那麼多時間和我們爭執價格,等到價格爭執完了,我們卻又不買,不說喪心病狂這麼嚴重吧,沒有道德還真的能夠算的上。

我都有些猶豫了,不過薛老師卻已經是毅然決然的衝進了就近的一家服裝店,我沒有辦法,也就只能是跟進去了。

這家服裝店裡現在除了我和薛老師之外,來看衣服的也就只有一個,所以也不算是太忙,那店主非常的熱情,看到我們進來之後立馬就姑娘長姑娘短的指示起了整個貨架子。

薛老師看了一陣子,眼睛突然就定格在一件白色的連衣裙上了。

我心想,薛老師不會是想買這一件連衣裙吧?這風格有些小清新,應該不適合薛老師吧?

可薛老師好像真的很喜歡的樣子,仔細的看了看,又摸了摸之後就將這件連衣裙給拿了下來。

「姑娘,裡面有試衣間的,如果喜歡的話,就進去換上看看。」那店家很熱情的說道。

「那好啊,我現在就進去換上。」薛老師沖著我笑了笑,好像很開心的樣子,立馬就進入到了試衣間裡面。

薛老師進入到了試衣間裡面,我閑的有些無聊,就向四周張望著這個服裝店裡面的衣服。

仔細的看看,其實感覺適合薛老師穿的衣服還是有的,只不過薛老師好像是審美疲勞了吧,並沒有將這些衣服挑中。

在等著薛老師換衣服的時候,那個店主閑了下來,就和我隨便聊了幾句,我感覺這店主也是一個逗比,使勁的向我推薦幾件比較熟的衣服,說那幾件衣服穿在身上絕對會非常的誘惑。

我就很想說我去年買了個表了,你說你一個買衣服的,買你的衣服就好了啊,咋整的讓人感覺像是那種地方呢?

不過可能我也算是個逗比吧,即便這店主這樣說了,我也還是應付著說了一陣子。

「那照你這樣說,女人穿的越暴露越好,不如直接就不穿了吧?那樣豈不是更好嗎?」我邪惡的笑著說道。

「這當然不一樣了,就拿你這個女朋友來說吧,其實穿個比基尼就挺好,我後面也有的,要不我去給你拿?」逗比店主說著話突然咳嗽了起來。

我剛開始還沒明白是咋回事,可是等到我回頭的時候,我感覺大事不好了,薛老師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穿著那件白色連衣裙出來了,她就站在那裡,宛如一個天使一般,將這世界上所有的美麗都集中在了自己的身上,尤其是那帶著一點點微紅的小臉蛋兒。 我想, 豪門歡:冷少的霸寵前妻 ,不然的話,她那小臉蛋也不會是一副紅撲撲的樣子。(www.)

「那個,姑娘穿這身衣服果然是好看,我都不敢再看第二眼了。」店主立馬讚美了起來。

我心中暗罵了一聲,這店主臉皮果然是比一般人要厚些,剛才他說話的時候也是被聽到了的,咋現在就沒有一點不好意思的樣子,反而看起來還很自然呢?

「哪裡啊,是衣服好看,我這只是沾了一點衣服的光而已。」穿上了小清新的衣服,這薛老師說話的時候竟然也帶上了一點點的小清醒,這應該算是一點點的小驚喜吧,畢竟整天對著一個老闆樣的人說話可是會感覺很難受的啊!

「衣服確實是好,你看這料子,再看這做工,那都是精品中的精品啊,不過你這身材氣質等條件也確實算是精品中的精品,衣服配身材,那就是精品中的精品加精品中的精品,合起來就會上升一個台階,變成極品了啊!」店主笑呵呵的說著話,也是讓我有些醉了。

作為一個辯論社的成員,我自認為誇耀別人的時候還是沒有辦法比得過這個逗比店主的,因為這不僅僅是需要口才,更需要那厚厚的臉皮,就算不需要十厘米,起碼豬皮那麼厚應該還是要有的吧?

我都被這店主的話給說醉了,薛老師就更不用提了,臉蛋紅撲撲的,立馬就問店主衣服是多少錢。

「一百二十塊錢,對於這件衣服來說,已經算是很便宜的了。」店主說道。

「哦,好吧,我給你取錢。」說著話,薛老師就拿出錢來給了這店主。

我一時之間有些無語,這薛老師可是說了要殺價來的啊,就這麼被這店主說了幾句話,就忘記殺價了?這個時候,我再一次醉了,為薛老師醉,我甚至懷疑這水平能不能夠將公司給撐起來?

不過這個時候我卻是忘記了一句話,有男人在身邊,女人的智商瞬間就會下降很多。

也沒再將自己的衣服換回來,薛老師就穿著這樣一件小清新風格的衣服從店裡面逃出去了。

我去將薛老師之前在身上穿的衣服提在手中跟了出去,出去之後,我看到薛老師依舊是紅著臉,有些懊惱的樣子。

「怎麼了?衣服都穿在身上了,怎麼看起來還不高興了?」我說道。

「我忘記殺價了,而且我本來就不打算買這衣服的!」薛老師有些不高興的看著這個店鋪的牌子。

「要不現在再回去殺價?」我說道。

「這個就算了吧!剛才還不嫌丟人啊?那個店主比你還能說,我已經受不了了。」薛老師有些無奈。

「呵呵,他是開店的,雖然不知道開了多少年,但一看那樣子就知道已經是殺價老手了,估計就算你殺了,可能也殺不出一個好的結果來。」我跟薛老師說道。

「我又不是說非要將價格殺下去,就只是想享受一下那個過程而已,難道你不知道有些時候,享受過程比關注結果要更加的快樂嗎?」薛老師說道。

「那要不咱們再去找一家殺著玩玩?」我問道。

「就前面那家吧,我就不信這開店的都跟剛才那老闆一樣,嘴皮子那麼的能說了!」薛老師一副一定要證明自己實力的樣子,擺起一個殺價的架勢就往那邊去了。

這個時候,我是真的有些醉了,不過沒辦法,既然薛老師一定要去殺價,那我也就只能是跟著薛老師去了。

薛老師是先進去的,我是後面跟著進去的,等到我跟進去的時候,薛老師已經拿著一件衣服開始跟那老闆討價還價了起來。

這次的老闆是個女的,大概有四十多歲的樣子了,嘴也是特別的能說,但是卻說得都是套話,估計每個人來了都那樣說,和剛才的那個老闆比起來,確實也還是有些差別的。

「姑娘,我跟你說啊,這衣服的做工跟料子絕對只一百五十塊錢,我這人做生意是非常有良心的,絕對不會騙你的,不信你就穿著試試看,要是效果不好了你就別買了。」那老闆娘說道。

「買啊,這樣子我已經看上了,試試就不用了,不過你這價格確實是讓我有些無法接受,這樣吧,打個折,六十塊錢吧!」薛老師拿著那衣服晃悠了一下說道。

「姑娘,不是跟你說,這衣服六十塊錢你是真的沒有辦法拿下來的,我進價都比這個要高啊!」老闆娘那樣子好像很委屈一樣。

「那你能告訴我進價是多少嗎?」薛老師問道。

「進價啊,這個屬於是秘密,我沒有辦法告訴你,但是跟你說實話,這件衣服的進價很高,就算是賣你一百三十塊錢,我們也掙不到幾個錢的。」這老闆娘無形間就將價格壓到了一百三十塊錢。

「哦,這樣啊,既然是秘密,那我們就走吧。」薛老師將衣服放下就要往外走。

那老闆娘一看這情況不對,立馬就說道:「這樣吧,一百塊錢,你看怎麼樣,真的是不能再低了。」

「我最多只能出七十,再多就沒法加了。」薛老師回過頭說道。

老闆娘楞了楞沒有說話,好像是在權衡著什麼,過了一陣子,她說道:「這樣吧,如果你們是誠心要拿,七十五塊錢吧!」

這個時候,我發現薛老師臉上露出了一個笑容,似是有些得意。

「我只出七十塊錢,身上沒帶多少錢,你知道的,農村人,窮!」薛老師裝出一副可憐的樣子說道。

這一刻,我又醉了,我心中都有些不服了,為嘛今天就這麼容易醉呢?是不是真的註定今天這個中午就是一個逗比的中午?

那老闆娘也同樣是醉了,不過她卻是醉的不說話了。

薛老師也沒再說什麼,笑呵呵的就跟我出來了。

到了外面,我立馬問道:「這價格不還沒有殺到七十嗎?你怎麼就要走了?」

「我的心理價位是七十五啊,如果我當時嘴上說七十五,這交易就要成功了,如果那老闆娘都同意了,我再不買,不就有些不道德了嗎?我現在殺到自己的心理價位也挺好的啊,那老闆娘就不會以為我是去搗亂的了。」薛老師說道。

我這才感覺,薛老師的手段還是很高明的,心中算計的很清楚,確實是比我強一些,如果是我的話,我估計我不是殺不到那個價位,就是殺到價位之後不買不行。

「行了,玩也玩夠了,咱們現在就回公司去吧!」薛老師樂呵呵的說道。

看著此時薛老師樂呵呵的樣子,我感覺今天中午陪著薛老師在這裡胡鬧也還是值得的,起碼這一番胡鬧下來,薛老師已經樂樂呵呵的了不是么?

在往回去走的時候,薛老師也還是一直樂呵著,一路上非常的活潑,就像是一個小女孩一樣,這與她平時在公司對待員工時候的那種威嚴有一種質的區別。

回到了公司,薛老師去了辦公室,而我則是去到了我位置那裡坐了下來。

旁邊的張婷婷還沒有到,我不知道她是幹什麼去了,就想給她打個電話問問。

不過,我這剛剛拿出手機,手機鈴聲就響了起來,看清楚來電者的名字之後,我的心咯噔一下,心裏面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搞的我急切的想要接通電話,卻又不敢去接,生怕電話一接通就是一個壞消息傳來。

「傻看著電話幹什麼?趕緊接啊,公司這麼多人,你這手機鈴聲一直響著,其他人是會受到影響的,不是每個人都像你一樣,那麼的喜歡汪峰的歌。」張婷婷突然出現在了我的身後,對我說道。 「哦,我這就接!」點了點頭,有些無奈的從位置上站起來,在去往洗手間的路上,我接通了電話。-www.-

「什麼事情?」電話剛一接通,我就問道。

「奶奶暈倒了,現在已經送到醫院了,你要是有時間的話就過來看看。」小安說的非常的急切。

我心中也是咯噔一下,王若冰她們剛剛闖進四強裡面,短期之內肯定是來不了的,如果王若冰奶奶在這個節骨眼上出現一些什麼問題,我該怎麼辦,是該告訴王若冰實情還是繼續隱瞞著?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