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咯咯咯!」她嬌笑起來,「你這招,對小姑娘也許有用,對我沒用了!」

她回頭過去,重新給他調酒。

「按理說,你酒吧生意不應該這麼差吧,怎麼一個人都沒有?」吳用問道。

「三天兩頭有人來鬧事,還有人來才怪呢!」

她說道,「以前這條街,我家生意最好,還有駐唱歌手呢,每天都爆滿!」

「我看其他地方生意也不錯,為什麼人家唯獨來你這裡鬧呢?」

「我沒交費唄!」她回過頭來,一杯酒已然調好,「我當然不願給,人家就來鬧了,你真是火星來的,什麼都不懂!」

吳用抬起酒杯,輕呡一口,道:「你可以報警嘛!」

「報警?天真!」她苦笑,「警察來了,人都走光了,就算偶爾一次能抓著人,幾天就放出來了,人家再來時更變本加厲!」

吳用默然。

「以前貴族堂在的時候,壓得其他場子都喘不過氣來,原本以為,貴族堂倒了,有出頭之日了,沒想到更亂了,最大的那個是栽了,小的這些就出頭,以前有人壓著,這些小混混不敢動,現在好了,三個一幫,五個一夥,到處看場子,劃分地盤……」

「我喜歡你的酒!」吳用說道,「以後,我來幫你震場,看誰還敢來鬧事!」

「胖子,就你?」她掩面而笑。

這個胖子,倒是有趣,但她也只當是玩笑。

儘管,她隱隱約約覺得,這個人,不簡單,但她也不敢奢望什麼。

她只想安分守己做生意罷了,只要堅持下去,就會有出路。

「對了,我叫玲瓏,鍾玲瓏!」她輕聲說道。

「我看你這裡也沒生意,要不……」吳用掃視四周一眼,「我們跳支舞?探戈怎麼樣?我這個人懷舊,要不然,那舞池,留著也浪費!」

「不不不!」她慌忙說道,「我怕踩錯步!」

「怕什麼?」他大笑一聲,忽地一躍而起,翻過吧台,飛到她身旁,悠悠然,把音樂打開,「探戈無所謂錯步,不像人生……」

「它簡單,所以才精彩!」他微笑著,伸出手來。

她看著他,目光閃爍。

這個死胖子,有說不出來魅力,他的笑容,像是有魔力一般,讓她不自覺心顫。

下意識地,她伸出瑩白如玉的手,放在他的手心。

蓮步姍姍,她跟著他,來到舞池之上。

他的手,攬住她的腰肢。

「我像是擁抱了整個世界!」他低聲說道。

他動了,隨著音樂,他輕輕地踩著步伐,時急時緩。

一時間,她仿若飛了,她感覺,此時此刻,她是一隻鳳凰,翱翔於蒼穹之上。

當迷失方向的時候,有一隻溫熱而有力的大手,總是能及時把她拉回來。

「當……」一曲終了,她仿若又重新回到地上。

這時,她才發現,有一雙深邃的眼睛,凝視著她。

她的心,也隨之激烈跳動起來。

紅唇輕揚,她緩緩閉上眼睛。

「你很美!」

這時,那隻大手忽然離開了她的腰肢,「我能感覺到你的緊張,你衣服下的熊熊烈火,我應該吻你,但我要走了!」

她睜開眼睛,竟覺得悵然若失。

那挺拔的身影,已然走到酒吧門口。

「你幹嘛去呀,不是說要給我震場的么?」情不自禁,她呼喊。

「去殺人!」驀然回首,他笑了,「現在吃飽喝足了,應該殺個人,這才有趣,哈哈!」

「殺人?」她愣了愣神,許久回神,覺得臉色發燙,捂著臉,回到吧台,「我一定瘋了!」

……

夜色漸濃,一個窗口,燈光依稀。

林浩天坐在床邊,拉著被子,給女兒蓋上。

「寶貝,乖乖睡覺,老爸去洗碗了,明天晚上,老爸回來早點,再給你做好吃的!」

林浩天說著,準備起身,卻被一隻小手拉住衣角。

「老爸,我睡不著,給我講故事!」可兒眨巴著大眼睛,滿眼期待。

「好!」林浩天想了想,道,「從前,有個姑娘……」

「我不聽這個!」可兒撇撇嘴,嚷嚷起來,「灰姑娘的故事,你講一萬遍了!」

「這……」林浩天摸著鼻子,「我就會這個!」

「我要聽新的故事!」可兒不停地搖晃著老爸的手臂,「我要聽老爸的故事,哼哼!」

「我能有什麼故事……」林浩天說道,「都是一些亂七八糟的案子,不合適你聽的!」

「我不,我要聽!」 無限之瘋狂游樂園 ,「老爸是大英雄,你的故事,比編的那些精彩多了,那是哄小孩的,我不聽!」

「好,那老爸就給你說一個真實的故事!」林浩天深吸一口氣,悠悠說來。

「我們安城,有一個布依姑娘,她叫靈兒,從小就像仙女一樣,她才華橫溢,精通古曲,為了給母親治病,小時候上山採藥,長大了,她到處唱歌表演,她美麗而善良,堅強而獨立……

一天,她遇到一個男孩,就在我們的西水湖畔,那時候,正是金秋十月,桂花開得很好,四處飄香……」

「後來呢?」可兒興緻勃勃,急忙問道。

「在桂花林中,她彈著琵琶,彈著彈著,月亮就出來了,然後,那個男孩,悄悄地抓了一把月光,揮灑在她身上,還為她畫了一幅相。」林浩天說道。

「那個男孩,一定是天神下凡!」可兒滿眼冒星星。

「是啊,那個男孩叫阿風,就像風一樣!」

林浩天笑道,「他愛上了她,可被神仙懲罰,故意折磨他,讓他和她只能在一天……那一天,是他們最開心的日子,他陪著她,一個彈琴,一個作畫,要分開的時候,他把她阿媽的病治好了,神仙感動,改變主意,把他變成了一束紫玫瑰,時時刻刻,守護在她身邊……」

「這個故事真好!」可兒說道,「老爸,我以後要像靈兒一樣,獨立而堅強,老爸,我睡啦,晚安!」

「晚安!」林浩天在丫頭額頭上輕輕一吻,隨後關上燈,走出房門。

來到客廳,他才先發現,有一個漂亮的女子,翹著二郎腿,氣呼呼地看著自己。

「你這是咋了?」林浩天微微蹙眉,「又是誰招惹到你了!」

這個女人,不是他妻子,何梅,還有誰?

「氣死我了!」何梅怒聲道,「早的時候,還贏了兩千多,後來連老本都輸光了!」

「我給你去熱飯菜!」林浩天沒有多言,準備往廚房裡走去。

「你也不安慰哈?」她擋在他面前,「老娘輸光了,哪裡還有心情吃飯?」

「小聲點,可兒睡著了!」林浩天繞開妻子,走進卧室,「你換哈衣服,我給你熱水!」

「怎麼滴?」何梅嘶吼起來,「開始不耐煩了?」

林浩天沉默。

「你說話啊,說話啊!」何梅不依不饒,揪著林浩天的衣領。

「住口!」林浩天忍無可忍,甩開何梅,「你要我怎麼做?你到底想幹嘛? 重生之摳脚大漢變男神 ,你什麼時候管過孩子?你送她去上學過嗎?她放學你去接過她嗎?她現在幾年級了你都不知道了吧,只知道麻將麻將,飯也不做,你倒是無所謂,孩子挨餓!」

「喲,開始埋怨我了!」

何梅歇斯底里起來,「當初你是怎麼說的?山盟海誓,說愛我一輩子的,得到老娘了,膩了是不是?開始覺得我煩了!我一天在家悶著慌,不打麻將你要我幹嘛去?」

「你可以去找個工作!」林浩天說道。

「在安城能做什麼?當服務員?還是去挖煤?」何梅冷笑,「我倒是想開個店,你有錢嗎?一個月幾千塊錢的工資,能做什麼?別人是警察,你也是警察,別人有高樓大廈,你有什麼?」

「你有權為自己的人生做出選擇,走什麼路,接受什麼或拒絕什麼!」

林浩天沉聲說道,「但你唯一不能拒絕的是生命本身,生命是恩賜,你如何對你自己,沒關係,但可兒,是你女兒,你不能什麼都不管,這是責任!她也是我女兒,我愛她,超過一切,你做什麼,我不干涉,但不要影響孩子,她需要一個健康的環境長大……」

「你!」何梅還想爭什麼,這時,林浩天的手機突然響了。

打開一看,陳明輝來電。

沉吟片刻,他按下接聽鍵。

「小林,你自己開車過來酒吧街,又出命案了!」電話里,急切的聲音傳來。

「什麼?」林浩天心頭一緊。

「董昌的女兒董芳芳,在一家慢搖吧被殺,連同她的兩個保鏢,也一併死了!趕緊來!酒吧街32號!」

「好,我馬上來!」林浩天掛了電話,匆匆披上一件外衣。

「看好女兒,記住,如果有人來敲門,不是我的聲音,別開門!」 醫色生香︰病嬌王爺妖孽妃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何梅也顧不得爭吵了,緊張問道。

「命案,又有人死了,具體我不能說,我的話,記住了!」

林浩天掏出手槍,檢查一下彈夾,別在腰間,奪門而去。

…… 每個人,都會為自己所做的事情,付出代價,今天,我判你有罪!

———題記


夜黑風高,酒吧街,32號。

這是一家慢搖吧,其名曰:夜歸人。

門口處,已經聚滿人群,站在警戒線外,紛紛攘攘。

驚天大案!

董氏集團千金,連同她的兩個保鏢,被殺於大廳之內,兇手不知去向。此時,整條酒吧街,已然布置重重警力,嚴格盤查。

林浩天來了,走進夜歸人,第一時間,便看到大廳內的三具屍體。

兩具男屍,相距不遠,不足一米,躺在地上,竟面露笑容。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