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我怎麼會在這裡?」我有些『迷』糊。

我只知道,我跟吳天昊在賓館……

然後,吳天昊就這樣走了。

丟下我走了,後來,我也走了,然後……

然後我就記不起來了,只知道我在這裡。

「是我去找你的,我給你倒杯水。」鄭思天說完后就出去了。

他找我? ?他找我?

他怎麼突然的要去找我呢?

鄭思天回來,喂我喝了水。

喝了一口水后,感覺喉嚨好多了。

「你,你怎麼會去找我?」我很奇怪的看著他問著。

「因為……小冰告訴我,你出去了,沒有回來,還跟著胡云海出去了,所以,我就找你了。」鄭思天淡笑著。

鄭思天的表情永遠是這麼的溫柔。

「哦……那你怎麼會找到我的?」我更是疑『惑』了。

婚意綿綿:狼性總裁喂不飽 這裡這麼大。

他怎麼知道我在那裡呢?

「我就這樣找,憑我的感覺找,我還是找到你了。不是嗎?」鄭思天又是淡笑著。

「你,你真有心。」我苦笑著。

吳天昊就這樣將我丟下。

又是一次讓鄭思天找到我的。

「我……」我想說些什麼。

可是,開口的時候似乎又不知道要說些什麼才好。

「好了,什麼都別說了,過去的事情,就過去吧,那些不開心的,那些悲傷的事情就忘記吧,好嗎?」鄭思天一臉心疼的看著我。

我點頭:「嗯。」

我嘴上是答應了。

可是,我的心裡呢?

難道就憑著嘴上說的忘記就能忘記了嗎?

這麼痛,這麼傷。

無敵全能打臉系統 讓我如何忘記的了呢?

「乖……睡吧。」鄭思天溫柔的『摸』了『摸』我的背。

「嗯。」我再一次的點頭。

乖乖的閉上眼睛。

當我閉上眼睛的時候。

腦子裡總是出現吳天昊對我說的那些話。

我猛的睜開雙眼。

一臉謊張的看著鄭思天。

「怎麼了呢?」似乎,鄭思天從我的眼神里看到了恐慌與害怕。

我搖搖頭,微微的發出聲音:「我,我害怕。」

「不怕,有我在你身邊,不怕。」鄭思天拉著我的后。

「我,我一個人害怕。」我又微微的看著鄭思天。

「我陪你睡,陪你睡,你就不害怕了好不好?」鄭思天看著我。 ?「我陪你睡,陪你睡,你就不害怕了好不好?」鄭思天看著我。

我點點頭。

我確實害怕。

一個人的,確實很害怕。

鄭思天鑽進被窩,緊緊的將我擁入懷裡。

靠在他的懷裡卻沒在靠在鄭思天的懷裡那麼的踏實。

那感覺,總是覺得不一樣。

就這樣渾渾噩噩的睡著了。

我想,如果不是很累的話。

一定沒有這麼快睡著的。

…………………………………………………………………………………………………………………………………………………………………………………………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

我覺得頭還是有些沉沉的。

鼻子也有些塞住了。

「醒啦。」鄭思天一直盯著我看。

「呃,你也醒啦?」腦袋也有些昏昏沉沉的就沒有多想什麼。

鄭思天淡淡的點了點頭笑看著我說:「嗯。」

然後起床……

「咳咳……」有些咳。

喉嚨還是有些難受。

「你生病了,我送你去醫院吧好不好?」鄭思天臉上帶著關心緊張的樣子看著我問。

我淡笑:「沒事,我吃點葯就好了。到時,帶我去買點葯吧。」

我不想去醫院。

一點也不想,真的一點也不想。

「那好,依你,但是,要是有什麼事情的話,你一定要告訴我,我帶你去醫院,免得像上次一樣。」鄭思天依舊是一臉關心的看著我。

我再一次的點了點頭:「嗯,好,放心吧。」

「嗯,那想床吧。」鄭思天是了解我的。

他也從來都不強迫我做什麼我不喜歡做的事情。

「嗯。」有些吃力的起床。

洗漱完后。

鄭思天帶著我去買了葯。

「這些葯,按時吃,要是吃不好的話,我就要帶你去醫院了,到時,你可不許說不願意去了。」鄭思天的眼裡全都是柔情。

(書網) ?「這些『葯』,按時吃,要是吃不好的話,我就要帶你去醫院了,到時,你可不許說不願意去了。」鄭思天的眼裡全都是柔情。

我乖乖的點頭:「身體是我自己的,對別人好的時候,別人不知道,只有對自己好的時候,自己才知道,所以,你放心,我一定不會拿我自己的身體開玩笑的。」

沒有那個必要。

而且,要是說為了吳天昊而將這樣子賤踏我的身體的話。

那就更沒必要了。

萌妻討喜:老公太高冷 他根本就不配。

更不值得我那樣子做。

「你這丫頭,我還是擔心啊。」鄭思天一臉心疼的看著我。

我沖著鄭思天淡笑著:「放心,為了他,毀了我自己的身體不值得。」

「有你這句話就夠了,有些事情總會過去的,所以,想開點就好了。」鄭思天帶著一臉的笑意安慰著我。

我重重的點了點頭:「嗯,放心,我懂的。」

「那我們先去吃點早餐吧,很餓吧,又餓又冷的,吃點東西暖身體。」鄭思天關心的看著我。

我卻搖頭:「不要了,時間來不及了。」

「我不想遲到,我不想讓別人認為我跟吳天昊之間出了事情,連上課都遲到了,我要讓他們知道,跟吳天昊出了這樣的事情,我照樣能心情很好的來上課,當沒事發生過一樣。」我努力的擠出一絲的笑容掛在臉上。

鄭思天一臉心疼的看著我。

愣了愣:「你啊……」

「走吧,我相信你不會『逼』我做我不喜歡的事情的。」我依舊淡笑。

因為,我已經沒有什麼心情去笑了。

「好,走!」就這樣,鄭思天帶著我走了。

只要我不願意做的事情。

鄭思天都會依我。

只要我想做的事情。

鄭思天也依我。

反正,鄭思天對我的只有溫柔與體貼。

而吳天昊對我的卻永遠是霸道與傷害。

跟誰在一起合適,心裡都明白。 ?跟誰在一起合適,心裡都明白。

到了學校。

鄭思天下車。

將『葯』遞到我的手裡:「來,給你。」

「嗯,好。你回去吧。你上課要遲到了。」我依舊是淡笑的看著鄭思天。

「沒事,我沒事的,我送你去教室吧。」鄭思天又縮回手沒有將『葯』放在我的手上。

我想想也好。

我要讓吳天昊知道。

不是跟他吵架了。

我就沮喪。

我要讓他知道,雖然他這樣子對我。

我還可以活的更好。

鄭思天慢慢的陪著我走到了教室『門』口。

「好了,送到了,你進去吧。」我伸手問他拿『葯』。

他笑了笑,將『葯』遞到我的手裡。

「你回去吧。」說完,我就轉身進教室了。

一進去,小冰就看著我:「你的臉『色』怎麼這麼難看呢?昨天晚上跟胡云海出去了?胡云海來接你找吳天昊的?」

小冰這麼一問。

我就知道我跟吳天昊昨天晚上發生的事情大家都還不知道。

既然大家都不知道。

吳天昊沒有說的話,我也懶的去說了。

我只是淡淡的笑了笑:「這件事情很複雜,我現在沒心情說,等我心情好一點的時候再說吧。」

「嗯,好。」小冰緊鎖著雙眉。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