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這個我早想好了,就叫小白!」

說著,林岳看向雪狼頭狼,滿滿的威脅。

「小白你說是不是?」

「是啊,小白這名字很好聽,我很喜歡~」

可憐的雪狼頭狼在林岳的淫威下選擇了屈服。

「小白……」

面對林岳這取名字的能力,大家只能默默無語。 ?幾天後的傍晚,落紅山脈邊緣區域的一個普通區域里,一行人正在那裡休息。

從他們不時冒出的火光中可以看出他們正在做晚餐,一個透明的防護法陣把他們包裹在內,防止了氣息和光芒的外泄,以免引來妖獸。

這一行人正是林岳和風行商會眾人。

經過幾天時間的趕路,林岳他們前往歐華城的路程又縮短了一截。

有了小白這個契約妖獸后,林岳終於擺脫了步行這個苦逼的趕路方式。

和往常一樣,林岳在大防護法陣內,又布置了一個小防護法陣,防止他食物的香氣太濃,讓其他人流口水。

現在,周圍那些修者看向林岳防護法陣內,不再是埋怨,而是淡淡的討好。

知道林岳的大概情況后,眾人哪裡還敢埋怨林岳,林岳無論實力還是身份,都是他們這些普通修者惹不起的,他們對於林岳只能是討好。

小防護法陣內,除了林岳外,還有一頭普通小狗大小的雪狼,和一個長相清純的少女。

這一狼一女,正是小白和穆小甜。

此刻她們正兩眼發光地看著林岳火堆上的大鍋,大鍋中不斷有水蒸氣和氣泡飛起,顯然是在煲食物。

自從那次戰鬥過後,穆小甜變每天晚上的休息時間都跟在林岳身旁,來林岳這裡蹭吃的。

畢竟林岳做的東西太好吃了,和林岳的手藝相比,風行商會裡做出的食物很糟糠沒有什麼區別。

作為一個吃貨,穆小甜很容易就被林岳的食物徹底征服了,根本無法擺脫林岳的食物。

因此,這幾天每到晚上做飯時間,穆小甜便一直跟在林岳身旁,直到吃完才走。

至於小白,從第一次吃到林岳做出的食物后,從此便化為林岳食物的奴隸。

儘管林岳每天晚上給它的食物不及它所需量的百分之一,它還是樂此不疲。

品藏過林岳的食物后,小白才知道,它之前一直吃的血肉到底有多麼難吃。

可惜,林岳的出貨量沒有多少,小白現在依舊要繼續吃生肉。

「好了!」

忽然,一道低沉的聲音響起,這讓期待已久的小白和穆小甜連忙出手,紛紛快速用玄氣樣大鍋裡面抓東西吃。

看著這吃起東西來跟打架一樣的一人一獸,林岳臉上不由得露出一絲無奈的笑容。

好在,他在食物剛出爐時就把自己所需的分量單獨分配出來,不然跟著她們搶東西吃,林岳可沒有這樣的興緻。

在一人一獸的狼吞虎咽下,這一大鍋湯很快就被她們消滅了。

這時候,這一人一獸不由得眼巴巴地看著林岳,滿臉的祈求。

「丘山大哥……」

「主人……」

「滾一邊去!」

對於這兩個吃貨的祈求,林岳根本不在乎,直接低罵一聲后便轉到一邊去,把他那碗里的東西吃完。

而這時候,穆小甜和小白又和之前一樣,開始爭吵了起來。

穆小甜此刻一臉的氣憤,顯然剛剛是她吃虧了。

「我說小白,你怎麼吃得那麼快?剛剛那一大鍋湯有一大半是你吃的,不行,我這樣太虧了,下次你必須吃少一點!」

對於穆小甜的建議,小白根本不接受,反而滿滿的鄙視。

「切,是你自己吃得慢,還說什麼我吃得快?自己不行就不能讓別人厲害啊!」

似乎想到了什麼,小白又開口了。

「還說自己是什麼大胃王,吃東西最快。切,都是假的,亂吹而已!」

「小白你……」

穆小甜被小白這樣一說,臉色微紅,瞬間啞口無言。

對於這一切,林岳早就習以為常,從小白和穆小甜爭搶食物開始,她們兩個每次吃完食物后都在吵架。

每次吃虧的都是穆小甜,和妖獸的吃東西速度相比,即使穆小甜在人類算中吃得很快,但仍然輸給了穆小甜,儘管小白現在只是維持普通小狗大小。

而因為小白擁有狼族通有的狡猾,每次吵架中,都是以穆小甜的失敗告終。

經過這幾天和風行商會的相處,林岳也對風行商會的狀況有了大概得了解。

風行商會是一個小型商會,這商會的規模甚至比林岳當初的預料中還小。

商會中的最強者表示穆小甜的父親,風行商會的會長,擁有元神境五層後期修為。

而商會的第二強者,便是眼前負責帶隊的穆世風了!

穆世風是穆小甜的小叔,也是風行商會的第二強者、風行商會的副會長。

風行商會是依靠從楓葉城這種大城市中買一些特有的材料到歐華城這種小城市賣,有時還會帶上一些武器、丹藥什麼的,以賺取其中差價。

現在風行商會中,來吃林岳食物的只有穆小甜,雖然林岳的實力和身份都很高,做的東西有好吃。

但沒有其它修者敢來林岳這裡討吃的,誰也不知道林岳會放什麼東西下去。

也只有穆小甜這個吃貨才會這樣做,據說她在第一次來林岳這裡吃烤肉時,還是瞞著她的親叔叔穆世風偷偷來的。

不然,以正常修者的思想,根本不會讓她吃陌生人的東西。

林岳當時雖然加入風行商會臨時護衛已經幾天,但在大家眼中仍然是陌生人,不值得信任。

在這個世界里,連同為商會成員都要小心抵擋,更別說是林岳這種陌生人。

林岳曾經觀察過風行商會的吃飯狀況,他們在吃東西時都會先檢查一遍。

這種行為基本上每個人都有,連穆世風也不例外,對於這種情況,大家根本沒有絲毫反感,反而覺得很正常。

在妖獸叢林的,除了最親近的人外,誰都不可相信,最能相信的也只有自己。

忽然,在一旁和小白吵架中敗下陣來的穆小甜說話了。

「丘山大哥,我先走了!」

穆小甜的話語聲有點急促,看來是被小白氣得不輕。

「嗯,好的!」

剛向穆小甜回復完,林岳似乎想到了一個問題,連忙叫停穆小甜。

「穆小甜姑娘,請等一下!」

「怎麼了丘山大哥,你還有事?」

想到自己要問的問題,林岳有些尷尬。

「不知道姑娘如今芳齡幾何?」

聽到林岳的問題,再看看林岳臉上的尷尬,穆小甜臉上也露出了笑容。

「我今年才四百歲又六個月!」

年齡對於女性修者來說一般是很隱秘的事情,林岳這樣問讓穆小甜似乎想到了什麼,滿臉的開心,臉色也變得更紅了!

說完,穆小甜連忙快步走來,只留下林岳一人獃獃地站在那裡。

「四百歲?」

「呵呵~」 ?風行商會中,穆小甜從林岳那裡吃完東西會來后,就滿臉笑容,似乎遇到了什麼開心的事情一樣。

「啦啦啦~啦啦啦~」

情不自禁地,穆小甜開始哼起一種莫名的節奏來,這聲音的節奏很是歡快,估計是來自一種歌曲,只是穆小甜沒有唱出歌詞,單單哼出歌曲的節奏而已。

周圍的風行商會眾人看到這一幕,都感到很好奇。

在大家眼中,穆小甜雖然為人樂觀,甚至帶著一絲古靈精怪,但卻很少看到她這樣開心。

想到這裡,大家不由得紛紛開始探討事情的緣由來。

「哎,你說我們的小公主今晚怎麼那麼高興,難道是遇到了什麼開心的事情不成?」

「肯定是這樣了,若不是遇到令她非常開心的事情,她也不會表現出這幅模樣,只是不知道是什麼事情而已!」

「難道她又發現了什麼新奇的東西不成?上一次她是得到一個變異的妖獸幼崽高興成這樣,可惜那個變異妖獸幼崽雖然很好看,但變異並不完全,沒過多久就死了,那次她還傷心了很久!」

「是啊,那件事我也記得,當初還是我們陪她玩、逗了她很久才讓她恢復過來。」

「哎,大家沒發現嗎?小甜身上並沒有多出什麼東西,若是有什麼好玩的東西讓高興成這樣,估計她早就拿在手中捨不得放下了!」

「也是,不過小甜剛剛是從丘山那裡回來,看來這件事和丘山有關,因為食物問題是不可能的了,畢竟小甜吃丘山的東西也有幾天了,再從之前的情況推測,想必是我們的小甜有了心上人了。」

「沒錯!難得啊,我們的小甜居然有了心上人。」

「是啊,我們的小甜終於有人收了!」

……

風行商會的修者們雖然看起來老壯少都有,可其實這些人年齡比較大,除了同齡的俊美少年外,都比穆小甜大上數十甚至數百歲。

大家都是穆小甜的長輩,看著穆小甜長大,因此在發現穆小甜有了心上人後,都很高興。

然而,眾多滿臉高興的風行商會眾人中,卻有一個少年臉色很是難看。

這正是之前坐在穆小甜旁邊的俊美少年!

俊美少年叫汪士益,是風行商會會長穆世行老朋友的兒子,在穆世行這個老朋友死後,便把汪士益託付給穆世行。

穆世行對於老朋友的請求沒有推遲,他把汪士益當成親生兒子一樣對待,穆小甜有的基本上汪士益也有。

甚至還有意撮合汪士益和穆小甜的婚事,穆小甜作為穆世行兩兄弟唯一的後代,娶了穆小甜基本上就相當於擁有風行商會的半壁江山。

而對於這個和自己從小一起長大的穆小甜,汪士益是真心喜歡,看到穆世行有意撮合他和穆小甜,自然高興得很。

萌寶突襲:腹黑總裁俏媽咪 可惜流水無情落花有意,穆小甜根本對汪士益沒有絲毫感覺,僅僅是把汪士益當成普通兄長而已。

雖然兩人相處了數百年,汪士益也追了穆小甜數百年,可他仍然沒有獲得穆小甜的心。

現在聽到穆小甜有了心上人,汪士益滿滿的傷心,哪裡還有什麼高興可言。

看著一蹦一跳向帳篷中心走去的穆小甜,汪士益內心狂吼:

我不信,我不信小甜會喜歡上丘山那個相貌平凡的小子!

汪士益知道,穆小甜這是找他的親叔叔穆世風分享自己的開心事。

這是穆小甜的習慣,一但有了什麼高興的事情她便會跑去和穆世風分享。

以前穆小甜犯錯被穆世行訓斥時,都是穆世風安慰她,幫她向穆世行進行勸解。

靜靜地跟在穆小甜背後,尾隨她來到中心帳篷中,這是領隊者穆世風的休息處。

作為穆世風兄弟兩都看重的人,雖然有人發現汪士益的情況,卻沒有進行絲毫的阻攔。

穆小甜和汪士益關係那麼親近,誰也不知道他們在玩什麼遊戲。

通過帳篷的縫隙,汪士益很容易就看清楚了裡面的情況。

帳篷中,穆小甜直接毫不客氣地坐在穆世風的旁邊,口中那特殊的音調依舊沒有停止。

「小甜,又有什麼好事要和小叔我分享了?」

說著,穆世風轉頭看向身旁的穆小甜,滿臉的微笑。

對於穆小甜的情況穆世風很了解,以穆小甜這個樣子,她必然有什麼開心的事情要告訴自己。

在穆世風有些期待的目光下,穆小甜有些害羞地開口了。

「小叔,今天丘山問了我的年齡?」

「哦?丘山居然問了你的年齡,年齡可是姑娘家的大忌,凡是問姑娘年齡的,都是對她有意思。」

「這是一種人盡皆知的常識,丘山作為宗門弟子,必然也知曉!」

「難道說?」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