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撕天大尊看著東伯雪鷹,心中卻感慨唏噓,他是看著這『應山雪鷹』崛起的!從一個以客卿身份參加他們夏風古國三族之爭的混沌境,如今已經能極短時間斬殺尊主級強者『黑君王』,如今恐怕面對無敵存在都有保命把握,實力之強,怕也是他撕天、扶乙這一級數。

這一級數,界心大陸上不足雙手之數。

「別太自信。」撕天大尊還是提醒道,「無敵存在,藉助至高秘寶,施展出的已經是至高之威了,你如今即便實力再強,若是剛好被克制,還是可能分身被殺,寶物被奪。還是謹慎為好!為了一些小城的子民,真不值得去拼。」

「對整個界心大陸而言,那些城池的確不值一提。」東伯雪鷹道,「可是對於那些城池內的子民們而言,他們死了,他們生命也就結束了,世界再大和他們都無關了。」

「踏上修行這條路。」東伯雪鷹又道,「本就是在生死間磨礪,身死隕落倒也沒什麼。且界心大陸浩瀚無邊,時時刻刻有無數隕落的我也管不過來。可是像之前那十九座城池那樣……大規模屠戮,一次性便讓億萬計生命死去的,那已經不再是正常的修行路上的磨礪,而是罪孽,邪惡!強者……也有弱小的時候,他們弱小時,若是遇到強者屠戮一樣會殞命。如今強大了,就將無數弱小當螻蟻,屠戮億萬都不眨眼,這便不再正常的修行者,而是魔。」

「而魔,就該殺。」東伯雪鷹冷漠道。

撕天大尊微微一驚。

他感覺到東伯雪鷹那無法撼動猶如刀鋒般的意志!斬殺一切魔!

撕天大尊他們許多強者,也並不太在意弱小,不過也做不出肆意屠戮的事。可聽到東伯雪鷹此刻所說,還是略有些心悸。

「你這樣,會招惹很多強者。」撕天大尊道。

「我只是不願看到大規模屠戮罷了,這樣招惹的,也只是些魔頭罷了。當然,我如今實力不夠,若是我有『元』那等層次,早就給整個界心大陸重新制定規則了。」東伯雪鷹道,有多大實力,承擔多大承認。

在弱小時他可以隱忍,看著一切發生。隨著實力越來越強,他自然要逐漸改變這一切。然而即便到如今,在界心大陸上,比他東伯雪鷹強的還有不少。他只能說——可以在任何一個無敵存在面前,有保命把握!

到了能絕對自保的地步,自然可以做一些事了。

我心為天心,道心一定,誰都不可撼動!

「那你可就小心了。」撕天大尊感慨。

「放心,我不傻。」東伯雪鷹微笑。

撕天大尊微微點頭,他看著眼前的白衣少年,隱隱明白……怕是在不久的將來,這白衣少年恐怕會在界心大陸上掀起一場『斬殺魔頭』的風暴吧,不知道這南雲國的絕世天驕,能走到哪一步!

……

斬殺黑君王,救那些城池后。

東伯雪鷹攜帶虛空火蓮花的主分身,繼續行走四方,這恐怖勢力能指派天古盟主、黑君王,這是截然不同兩個派系的強者,東伯雪鷹認為背後牽扯很大,只是任憑他如何尋找,並沒有再找到什麼痕迹,於是他讓南雲聖宗情報系統關注類似情報。

一切牽扯到大規模屠戮、大規模人為災禍的……讓南雲聖宗盯著,發現了,就立即通知他。

南雲聖宗,名列界心大陸十大宗派,滲透界心大陸處處,情報搜集起來比他一個人要強多了。

他剛下令。

第二天,南雲聖宗就傳來一道情報。

「塵梵國國主,統治國度起,就定下一條法規,塵梵國子民出生二十年內未成神靈者,盡皆活捉送往『暗獄』,塵梵國子民萬年未成界神的,盡皆活捉送往暗獄!在暗獄中只有足夠驚艷優秀的,才可能被放出,漫長歲月,能從暗獄中活著出來的,少之又少……而根據我南雲聖宗所知,送往暗獄的幾乎九成九都被直接屠戮,塵梵國國主故意留下剩下的少數幸運兒,經過磨礪逼迫,讓他們彼此殘殺爭鬥,決出優秀的極少數才被放出來!放出來這一點,讓國民以為,優秀的還是有希望活著出來的。」

情報記載很詳細。

東伯雪鷹仔細看,越看臉色越加冰冷。

界心大陸的生命,生來就是超凡!『二十年』成神靈的,也很多。但是沒成神靈的也有小半!

『萬年未成界神』,這一條,會再度將許多子民給捉了去。

這兩條……

讓新生的子民,約莫有一半,都最終被送往暗獄!

一個國度,一半子民被送往暗獄?幾乎都被屠戮?

「因為強大家族,血脈強大,所以強大家族的子弟都能輕易達到『萬年成界神』,這殘酷的法規,根本威脅不到大家族。而弱小無法反抗,又寄希望於從暗獄出來的那一點希望……」東伯雪鷹胸中殺意在沸騰。

這等事,能瞞住底層。

而界心大陸最頂尖的宇宙神們還是知道的。

「塵梵國國主,是眾界古國五祖之一『滅世神帝』麾下的客卿,塵梵國,也幾乎完全聽滅世神帝號令。」東伯雪鷹看到這點,明白為何沒強者去管了。

這種事,其實挺多。

像黑魔四國中的『火炤國』,就是黑魔大澤的後花園,當時間差不多,就血祭!黑魔大澤控制好血祭的次數,不竭澤而漁!

可因為像黑魔大澤的『閻魔教主』,那是無敵存在都殺不死的,大家也沒辦法。

所以……

敢這麼乾的。

要麼,無敵存在也殺不死。要麼,背景靠山夠硬同時夠低調。

「塵梵國主。」東伯雪鷹胸中殺意沸騰,眼神都冰冷。

砰。

手中杯子砸在桌面上,嚇得遠處的侍者都一跳。

「我需要塵梵國主最詳細的情報,也需要知曉暗獄最詳細的情報。」東伯雪鷹下令,他對塵梵國主本身有所了解,可動手前,還是盡量了解仔細些。

南雲聖宗情報系統迅速將最詳細的情報,傳了過來。

東伯雪鷹迅速閱讀觀看,越看越怒!

他甚至抬頭,施展破界傳送遙遙窺伺著塵梵國,觀看塵梵國內部那一座『暗獄』,南雲聖宗情報系統並無撒謊,甚至說的還算溫和了,這暗獄內部更加血腥殘酷。

「塵梵國主。」東伯雪鷹起身。

侍者連迎了上來。

東伯雪鷹隨手放下酒菜錢,轉頭便朝外走去。

侍者有些納悶不解目送那散發著合一境氣息的白衣青年離去,他卻不知,很快,一位宇宙神便將隕落!

******** 塵梵國,暗獄。

「師傅,又一批劣等子民送來了。」一位老者恭敬行禮,有些敬畏看著眼前盤膝坐在暖石床上的白袍中年人。

整個塵梵國的高層,幾乎都很畏懼這位國主。

沒辦法,國主乃是宇宙神二層強者!在塵梵國內,沒有誰能反抗,個個只能乖乖聽話。

「哦?」塵梵國主睜開眼,淡然道,「這次能湊齊一瓶了吧?」

「能。」老者有些不寒而慄。

「那就去辦吧!」塵梵國主淡然道。

「是。」

老者連乖乖離去。

塵梵國主冷冷一笑,他很瞧不起那些愚蠢的魔頭,魔頭們因為各自的修行路,需要無數生命當做修行資糧,可要屠戮太多子民,總會引起少數一些強大宇宙神的注意的。

「如我這般,統領一國度,以國度法規,肆意收割無數生命,將影響降到最低,再追隨滅世神帝……輕輕鬆鬆,比那些魔頭輕鬆不知道多少。」塵梵國主頗為自得。

……

而那老者卻是來到暗獄的其中一層,整個暗獄是一座龐大的洞天寶物,每一層都浩瀚無比,內部關押了無數弱小子民。

老者一眼看去,這一層無數子民都是二十年未成神靈的,他們都還很年輕,出生才剛過二十年沒多久,這樣的年齡……對於界心大陸子民而言,生命才剛剛開始而已。

「好強大。」

「是國主派來的強者嗎?」

「是要教導我們,磨礪我們,從我們中選出最優秀的?」這些年輕小傢伙們看到降臨的老者,老者作為混沌境強者,散發的氣息……對於連神靈都不是的超凡生命們,簡直浩瀚如無邊雲海,都心顫恐懼的很,同時也有期待。

他們期待著,能成為最優秀的,能活下來。

「真是可憐,他們根本不知道,他們全部要被屠戮吧。」老者暗暗搖頭,國主偶爾才會留下一批讓他們生死磨礪培養強者,好讓外界以為每一批都是如此。

九成九,連掙扎的機會都沒有,直接屠戮掉!

「誰讓你們弱呢?」作為國主信任的弟子,老者也習慣了這些血腥事,他心狠手辣事情做的漂亮,國主才會看重他,才會給他種種好處。

老者拿出了一暗紅色瓶子。

「這位前輩在幹嘛?」

「這瓶子是什麼?」

無數年輕小傢伙,都有些懵懂看著那位散發無盡浩瀚氣息的強者拿出一件似乎同樣很不凡的暗紅色瓶子。

此刻,他們並不知道,那代表著什麼!

「塵梵國主麾下有三大劊子手,很受他看重,你是其中之一吧。」一道聲音忽然在老者腦海響起,老者一瞪眼,從虛無中隱隱一縷手指虛影點在了他身上,老者身體直接彷彿煙塵般消散,當即斃命。連暗紅色瓶子也跌落到了地面上。

……

另一處。

東伯雪鷹來到了暗獄,也來到了塵梵國主面前。

「你是誰?」塵梵國主臉色一變,看著眼前陌生的白衣青年。

這白衣青年,剛剛施展破界傳送術直接來到了這!只是氣息很陌生,僅僅是混沌境氣息。

「膽子挺大,敢擅闖我的地方?」塵梵國主臉色一沉,周圍開始隱隱響起了樂曲聲,樂曲聲也傳進了東伯雪鷹的耳朵,可本身就是虛界幻境道達到宇宙神二層的大高手,靈魂更是比之究極境更強些許,東伯雪鷹哪會在乎這點小手段?

「嗯?」塵梵國主吃了一驚,一個混沌境竟然抗住了?

「塵梵國主,你統治這座國度,卻將一批批新生子民中一半都屠戮殆盡,屠戮如此多,如山如海無窮無盡,你就一點都不在乎?」東伯雪鷹問道。

就是殺死如此多螞蟻,都該心顫吧。

塵梵國主微微一笑:「我當然在乎,這位道友,修行路上,那些螻蟻是我的踏腳石,能夠讓我修行路走的更遠,他們死得很值得,我很在乎他們,也感激他們。沒有他們……在修行路上我豈能走的如此遠?道有各異,道友也該理解。」

「在我的道中,你這樣的,就是魔。」東伯雪鷹說道。

同時他一個念頭。

便立即將暗獄的三大劊子手直接滅殺!南雲聖宗情報早就記載清楚了這三大劊子手,而且東伯雪鷹一『眼』就看到了他們三個身上恐怖的因果罪孽。

「而魔,就該殺。」東伯雪鷹出手了。

嘩,嘩,嘩……

九個白衣青年同時出現,個個伸出手指,輕輕朝前方一點。

塵梵國主震驚發現周圍空間錯亂,這小小一座殿廳內部無數氣泡出現,每一個氣泡都在不同的空間,隨著九個東伯雪鷹手指的一點,氣泡開始破滅,一個個氣泡接連破滅……連鎖反應般,破滅越來越多,破滅的威勢也越來越大,最終匯聚到『塵梵國主』身上,進行最後的一個大破滅。

啪!

最後一個大泡泡,包裹住塵梵國主空間,無數破滅匯聚到最後一個大氣泡,隨即破滅。

說來緩慢,實則僅僅一瞬!

塵梵國主只來得及揮劈出一掌,卻未曾破開籠罩他的最大的氣泡,最後便是大氣泡最終的破滅消散。

氣泡破滅消散,塵梵國主也隨之破滅消散。

身體都湮滅消散,灰飛煙滅。

塵梵國主,死!

《飛雪戰法》三大殺招之『無限泡影盡消散』。

看似殺意很淡的招數,實則是無視衣袍外物防禦,直接滲透身體內部的東伯雪鷹最恐怖殺招。不過因為僅僅只是對付一個宇宙神二層高手,對方又沒巔峰秘寶。東伯雪鷹所以也就沒動用『虛空火蓮花』,他的九大分身,每一個分身都是究極境戰力,九個聯手施展殺招,殺一個宇宙神二層便足夠了。若是動用虛空火蓮花,一般的尊主級強者都扛不住得殞命。

「因果因果,不是不報,只是時候未到。時候一到,便是你該死之時。」東伯雪鷹冷漠看了眼,他實力夠了,也算時候到了。

……

塵梵國主,死了。

誰殺的,是個謎!站在界心大陸頂層的大群宇宙神們為之疑惑不解,這好歹也是宇宙神二層高手,就這麼沒了?

雖然各方勢力也想要尋蹤、時空倒流查探,可都查不到!一旦觸及當初的情景,都會受到干擾無法查看。

不過隨著『塵梵國主』和他麾下最得力的三大劊子手死去,暗獄從此也頓時消散,裡面無數子民被放出來。因為塵梵國內雖然也有其他一些較為邪惡的,可也不敢想塵梵國主這麼干!敢如此肆意干,也是得有實力依仗的。

即便塵梵國主實力強,不一樣如今丟了性命?

塵梵國,從此也大變!更引來一些宇宙神覬覦,畢竟是二流國度,塵梵國原有的強者是沒資格統領這座國度的。

……

消息也傳到了眾界古國五祖之一『滅世神帝』那。

「神帝陛下,塵梵國主死了,查不出兇手,當初戰鬥場景也沒誰看到。」有手下恭敬道。

滅世神帝則是高坐寶座上。

他穿著通體漆黑的盔甲,體型魁梧如山,坐在寶座上俯瞰下方。論霸道……整個界心大陸,滅世神帝都是出了名的最霸道的一個!也是最強勢的一個!他的修行道路令他有霸道強勢的資格。

「哦?有點意思,查查吧,雖然只是我麾下一個客卿,可總得查查,看是誰做的。」滅世神帝隨意道。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