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那我第一個任務是?」劉然不由問道。

「給你第一個任務,活著從這裡走出來!」

「呵呵,有些意思。」劉然說著,縱身躍入甬道之中,於此同時,兩把長劍驟然在他手中閃現成形。

「那我下去了,順便拿這兩把劍來照明一下。」劉然嘿嘿笑著,消失在甬道之中。

「這小子是雙向異能進化者!」只見那剛剛和劉然對過話的大漢不由一陣驚異。

「不過,他左手那把劍是B級光系異能所凝練的光劍,而右也不過是A級異能所凝練而成的雷劍而已。」一直默默不語的男人忽而說道。

「最近是不是有什麼家族打過招呼?畢竟雙向進化的異能者,而且還是個雙劍士,在整個之然大陸都……」

「沒有,」只見那男子冷漠的說著,繼而,又補充起來,「異能者,像他這樣的恐怕根本就不是來自之然大陸的人!」

「也只有這個解釋了。」兩人不由苦澀的一笑,看來『星都』又要成為傳說中那至高的存在——神力者新人的訓練場了。

待劉然走出那暗無天日的甬道之後,前方豁然開朗起來。

這裡竟然是一個用於檢測新手實力的競技場。

「新人?報名。」只見甬道出口右邊,擺放著一張漆得發亮的白色桌子,而桌子後邊則坐著一位戴眼鏡的紳士。

「劉然。」只見劉然沉穩的報上姓名,並十分期待的等待著這名紳士的下文。

只見那名紳士隨手從抽屜里取出一件精緻的手錶,放在桌子之上,繼而緩緩道,「這塊手錶可以說代表著你的生命,它可以是一次性的,也可以是終身的,或者也可以是不斷升級換代的。一切,取決於你,新人。」

輕輕將這塊手錶戴在自己的手上,劉然稍微的瞥了一眼。

時間,上午九點零一。而手錶的手鏈則是精鋼打造,很堅固。

「新人的鐘錶,希望你不要把它變作新人之終!」

限時蜜愛:總裁大人,鬧够沒 一定,那我的對手呢?」劉然不由笑道。

「自己看錶,一切的任務指示都在表裡。」那紳士說完,就昏昏欲睡的趴在桌子上,懶得搭理劉然了。

「這就是新生活嗎?一個嶄新而美好的開始。」劉然嘿嘿的笑了起來,而後往前方走去。

甬道出口正對著一處圓形的競技場,而競技場的邊緣,則是一圈圈的石質座椅。整個場地看起來,樸素而又簡單。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劉然靜靜的盯著手中的手錶,等待著自己的第一個任務的到來。

當時間指向九點半的那一剎,原本昏暗的競技場瞬間被照的通亮。

一盞巨型的探照燈, 地獄狂兵 ,只一瞬,劉然的眼睛便適應了強光的照射,而一道聲音也在此刻響起。

「新人對新人,雙劍士異能者對純戰技異能者,生死斗,開始!」

什麼,生死斗?

劉然還來不及回應,就看到一人從自己身後神不知鬼不覺的湊了過來。

剛上場,便使出一套強大的戰技,只見道道透明的符文組成一圈帶狀光環,環繞在劉然的對手身後,仿若一尊神佛!

劉然的對手便是雙S級感知系異能者,同時作為純戰技的使用者,精通感知系戰技,賢王怒!

「感知系戰技?有意思。」劉然冷冷的凝視著對方,兩人此刻恍若兩隻斗獸,在這一刻就要拼個你死我活。 「光之劍!」「雷之劍!」只聽劉然一聲爆喝,兩把長劍赫然出現在他自己的手中,光蘊繚繞的光劍在左,雷芒閃動的雷劍在右。

「哦?雙劍士?」只見劉然對面的男子不由笑了起來。身為雙S級異能者,他可以清楚的感覺到劉然的實力,他,只不過是A級!

「區區A級而已。不過還是報上我的姓名,這是我對對手的尊重。」牛戰冷冷的笑著,繼而道,「我叫牛戰。」

略微點了點頭,劉然算是做了回應,此刻暗自思忖起來,對於自己來說雙S級異能者其實並不是太難戰勝,只是之前佔用了大半的精神力用於復刻千葉功法,此刻以自己A級異能者的戰力,能夠戰勝S級異能者,但若說要戰勝雙S級異能者,恐怕有些困難。

只見牛戰背後那一圈刻印著符文的光圈抖動了起來,感知系異能本身不具備攻擊力,可是此刻這種名為賢王怒的戰技,卻是具備著輔助系和戰鬥系的雙重戰鬥能力。

「賢王怒,第一式,讀山!」牛戰可不管劉然是不是有什麼心事,在他看來,區區的A級異能者,只能祈求自己一時的憐憫而已。

光圈中的一些符文亮了起來,赫然組成了兩個字元——讀山!

只見那字元驟然從光圈之中射出,恍若兩顆子彈一般射向劉然。

「乒,彭!」只見劉然手中光劍和雷劍驟然閃動,伴隨著一聲金鐵交擊的爆鳴之聲,牛戰使出的讀山便被劉然化解。

剛剛就感覺好似是把兩顆子彈給劈開了一般,劉然不覺手臂有些發麻。可是,如果只是這種程度的話,能贏!

「轟!」一聲爆鳴之聲響起,劉然開始反攻了!

劍者,蘊氣於勁,劍者,化形於空。

「光之劍,光之氣斬。雷之劍,雷之氣斬!」一聲爆喝,兩道迥異的劍氣驟然從劉然那兩把劍中射了出來。

「難道你身上有三種戰鬥系異能?」牛戰驚異之餘,賢王怒前三式同時發動,只見他身後的光圈亮成一片,而後六個閃爍著光蘊的字元驟然成形,分別是第一式——讀山,第二式——分山,第三式——裂山!

賢王一怒,山河盡崩!

劉然之前射出的兩道劍氣,恍若泥牛入海,不見蹤影。

感覺到一股大力鋪天蓋地的襲來,劉然嘴角不覺帶起一絲笑意,賢王怒,只有雙S級異能者才可以掌握的感知系戰技,果然很強大!

「可惜,我的感知系異能——幻想之力進化到到現在也不過是A級水平而已,不能修習賢王怒這樣的戰技。」

一邊暗自嘆了口氣,劉然身形連動,攜帶著煉體九級1500斤的巨力,以及兩把氣劍上攜帶著的鋪天蓋地的劍氣,向賢王怒那絕滅的一擊迎了上去。

只見那賢王怒好似是一道岩壁,有好似是一股鋪天蓋地的氣浪,驟而襲向劉然。

側步,逆轉身形,只見劉然雙劍並起,以劍氣訣為引,以劍心訣為輔,一股澎湃的氣勁浩然從自己體內噴涌而出。

「轟隆隆!」恍若是兩朵雷雲驟然撞擊在了一起,整個競技場內響起一片轟鳴之聲。

強大的劍氣抵消著著賢王怒的戰技攻勢,與此同時,一股氣浪向四面逸散開來。

戰鬥場外,站著兩道人影,一人紳士打扮,皮膚白嫩,一人拳手打扮,皮膚黝黑。


只見這紳士帶著一副黑邊墨鏡,手裡拿著一隻已被那氣浪吹得幾乎燃盡的雪茄,轉身,與那皮膚黝黑的拳手說道,「傑克,叫他們停手吧,這場戰鬥已經有結果了。」

「是兩人同時晉級嗎?」那被叫做傑克的拳手躬身問道。

「不,老規矩,天才,亦或勝者晉級。」只見那紳士露出一絲殘忍的笑容,接著道,「那個叫做劉然的新手,只使出了一半的實力,他的精神力根本就沒有全部發揮出來!」

「嗯,看出來了。」傑克微微一笑,緩步向競技場中走去,他要了結這場無謂的戰鬥,只有真正的勝者,或是真正的天才,才配在星都的黑市鬥爭之中存活下來……

「啪,啪!」只見那黑人拳手鼓起掌來,繼而大聲的沖著場中的兩人說道,「勝或敗,已經很清楚了。」

明明只是旗鼓相當而已,難懂要同時晉級嗎?牛戰,劉然兩人心裡同時想到。

「你們表現的很不錯,可是我不希望有人將今天的仇怨帶出競技場,所以……」

「您放心,屬下一定不會將恩怨帶到任務之中。」就在劉然還沒有搞清是什麼意思的時候,他的對手牛戰忽而出聲道。

只見那黑人拳手緩緩伸出一根手指,輕輕的搖晃起來,「不,你沒明白,你敗了。」

「什麼?我敗了?我哪裡敗了?」牛戰驚恐的向後退去,跌跌撞撞之間,竟是無法面對眼前的事實。

「你一個雙S級異能者,竟然對付不了一個只用了一半精神力的A級,你說,你是不是敗了?」那黑人拳手說罷,一個跨步,卻好似是一道黑影,以常人所無法看清的速度驟然襲向牛戰。

「不,我沒敗!賢王怒,終式——賢王一怒!」牛戰似乎還要做最後的抵抗,然而,當他身後的透明光圈閃起一陣金光的一瞬間。來自黑人拳手的那一股大力卻瞬間將他擊飛到空中。

「狩獵——影殺!」只見黑人傑克化作一道黑影,騰入空中,他的目標赫然是被擊飛到空中的——牛戰!

「秫秫秫秫……」一陣陣的血雨灑在四周的石質座椅之上,接著恍若雨水般將那些石椅沖刷成一片猩紅之色。

十秒后,只見黑人傑克緩緩落地,而於此同時倒在地上牛戰早已不成人形。

只見他聲嘶力竭的微微發出顫音,道「你,是,黑傑克……」

看著眼前的一幕,劉然感覺自己的胃口一陣翻湧,一股酸水在腹腔之中徐徐涌動,而他自己則在極力壓制,硬是將那一股酸水咽了回去。

「新人,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另外收起你的仁慈!」黑傑克說罷,甩甩身上的血水,悍然離開決鬥場。

「黑傑克?」此刻劉然滿腦子都是剛剛那黑人拳手那快到令人髮指的動作,如果我修習完千葉身法戰技,或許可以贏他?也或許,只能戰個平手?

想到這裡,劉然越發不能淡定下來了。 通過甬道,劉然緩步離開決鬥場,帶著那精鋼打造的新人用的任務手錶,凱旋而歸。

通道口,依舊是那間破舊的瓦房,瓦房外, 霸愛强寵總裁的替身逃妻 ,看著走出來的竟是劉然,不由調笑起來,「竟然是你贏了,不愧是雙進化的『A級』……」

只見那人故意把『A級』這兩個字拖得老長,而後呵呵的樂了起來,看來著傢伙並不看好自己。劉然暗道。

「說吧,我該怎麼安排?」劉然緩緩問道。

「君勝小區,第五棟,702號,你的住宅。」只見那人將一把鑰匙扔給劉然,轉頭離開了小巷。

……

時光匆匆,當落日餘暉映射在君勝小區之時,劉然已經在房間里踱起步起來。

「按照那神秘不死家族的斗篷男的話來說,我遲早會接到有關高能藥劑的任務。」劉然說著,緩緩靠在床邊,翻看起斗篷男給他的密信。

只見信上寫道,「劉然,不死家族很早以前就看上了你的潛能,你所擁有的幻想之力具備的獨一無二的特性,更是證明了你絕非普通的異能者。同時,你所要背負的還有自己未解的身世之謎,雖然身為不死家族的長老,我多少還是知道一些你的事情,可我卻不能告訴你,只是希望你能夠在將來成為不死家族的一員,與我們並肩作戰……」

這是信件的末尾所提及的內容,而信件的首部則是一則有關劉然未來在星都的安排,信中提到的幾個辭彙格外的引人注目——高能藥劑,魔化人,變異異能者以及星都的黑市……

「看著真是頭疼。」劉然說著,將信件放入懷中,安然睡去。

而與此同時,一個細小的監控頭卻將劉然看信的這一幕反饋到了一間神秘的大樓的暗室之中。

而接收到信號這所大樓叫做——星樓。

「這個新手,好像是帶著別的任務或者是目的來的。他加入星都黑市的目的,恐怕不純。」只見一人身著深紫色女式襯衫,成V字型的襯衫襯托出胸部那完美的流線型,這女人也是個狠角色,神力者一星,等同於黑傑克的存在,其名——紫色羅蘭。

「這是他手中那封信的被放大並清晰化后的內容,我看過了,」一人帶著金邊眼鏡,是個高度近視,她同樣是個女子,卻顯得青澀的多。

「呵呵,你這個超重度近視,能夠看清信上的內容?」紫色羅蘭說著,手指輕點電子屏幕,一張被放大了無數倍的信紙出現在了她的面前。

只見信上寫道,「親愛的劉然,你到了星都,一定不要做壞事,那裡車水馬龍,卻也燈紅酒綠,咱鄉下人,不要沉迷其中,賺足了錢就離開那裡……」信明顯是一個老婆婆寫的,貌似是劉然的外婆所撰。

只見紫色羅蘭微微一笑,接著卻又凝眸深思起來,「照理來說,這封信無論如何都該是劉然來到星都的指引信,此刻卻變作了勸解!這封信,你給我解析一下,用最先進的光學設備!」

紫色羅蘭說罷,不由暗自思忖起來,她在考慮一件事,最近整個黑市湧入了各種勢力,當然如果說是神力者,以神力者的能量波動,紫色羅蘭恐怕會很容易的辨認出這樣的存在。可是,如果說不是神力者在暗中調查他們所開發的高能藥劑,那又是誰在暗中調查呢?

恐怕都是像劉然這樣的,天才之輩!神力者後裔吧!


紫色羅蘭嘆息一聲,對於如此驚才絕艷之輩,紫色羅蘭和同為一星神力者的黑傑克一樣,又愛,又怕!

然而,此刻劉然卻不知他手中信件的信息,可不是普普通通的人能夠解讀出來的,其中所採用的技術,在流欒星又叫做——神之術!

時光悄然而逝,當又一個清晨來臨之時,劉然這才睡醒了過來。

緩緩起身,看著手中那精鋼打造的手錶發出耀眼的白光,劉然就知道自己的第一個任務,恐怕已經來臨。

「劉然,現在來星樓一層大廳,接任務。」只聽那泛著白光的手錶發出一道指令。

「收到!」帶著一絲對未來的憧憬和無比輕鬆的笑意,劉然心裡卻在想著,「高能藥劑,到底是什麼東西?」

數分鐘之後,當劉然穿過馬路,快步走到離他兩公里之外的星樓,可到了那裡卻意外的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只見這人身形魁梧,帶著黑邊墨鏡,皮膚還有些黝黑,正是之前幫劉然進入地下決鬥場的精壯男子。

「嗨,新人。」只見那精壯男子友好的伸出右手說道,「我叫布萊恩,雙S級異能者,以後還請多多關照。」

聞言,劉然將自己的手掌強有力的貼了上去,並緩緩說道,「A級雙能量系,雙劍士劉然,也請多多關照!」

「不敢,不敢,聽老闆說你可是只用了一半的精神力就把雙S級的對手打敗了,以後還得請你多多關照才是。」布萊恩說著,嘴角略微帶起一絲揶揄的笑意。

在他眼裡,劉然恐怕是某個家族派來歷練的,而老闆的那番傳言恐怕只是遮人耳目而已,他也最好巴結照顧一下的好。

劉然也沒空和布萊恩在這裡瞎扯淡,只見他問道,「任務是什麼?怎麼接?」


只見布萊恩鬼鬼祟祟的道,「高能藥劑知道嗎?」

「哦?那是什麼東西?」只見劉然裝作不知,正要從中探聽一些消息。可就在這時——

「劉然,布萊恩,你們把這三盒特效恢復膠囊送到天岩聯盟去。一定要記住,一瓶都不能丟,這葯可比你們的命都貴。」

說話的是紫色羅蘭,從她身上的能量波動來看,劉然估計這女人的實力至少是五S級的異能者,甚至有可能是——神力者!

「您放心,可是這到底是什麼葯,能比人命都貴?」劉然聽到那女子不善的語氣,不由有些不樂意了。

「呵呵,你跟著布萊恩,他多少會告訴你一些的,當然這只是一些而已,至於更多卻無可奉告!另外,你的來歷還需要好好的證實一下!」紫羅蘭說罷,緩步走入星樓之內。 星都,作為一座繁華異常的都市,車水馬龍,街道樓宇錯綜複雜,而其中異能者所組成的異能者聯盟,更是數之不盡,而其中身處暗巷之中的聯盟,更是不可勝數。

此次需要藥劑的天岩聯盟,就是身處在一片暗巷之中,而天岩聯盟周圍的一片片高樓更是將這個身處地下的聯盟給徹底掩埋……

星都第十六大道,通往天岩街,而天岩街之中,更是有著各種三教九流的勢力。而由於道路狹窄,普通車輛根本就無從進出,所以劉然和夥伴布萊恩此刻正在步行通往天岩街!

上午十點,天岩街。

「這天岩街還真有特色。」劉然緩步向前,一邊避開地上的各種垃圾,諸如易拉罐之類。

「是啊,這些異能者聯盟一般都位於三不管地界,正因為這裡夠亂,他們才能行使許多特權,囂張起來。」

看著布萊恩,劉然不由輕笑,「特權?比如呢?」

「殺人,搶奪,以及——鬥毆!」布萊恩說罷,笑了起來。

「呵呵,這還真是個好地方。」劉然不由大笑道。

而當劉然剛剛笑出聲來,卻發現暗巷裡出現了數十雙發亮眼睛,仿若毒蛇一般狠狠地盯著劉然。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