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林臻點了點頭,眉頭輕擰。

被林風一點,林臻頓時陷入思索之中,這顯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稍是處理不好,麻煩恐怕會接踵而來。

見的林臻已經開始想辦法。林風並不打擾,雙目環視四周,此時林石、林漠、林忠賢三人已是昏死過去,完全失去戰鬥力。唯獨少了林烮地一人,卻是跌落至血池之中。

「嗯,還沒浮上來?」林風微感訝異。

心中一凜,霎時宛如一道閃電般竄出,直入血池。

眼下事情還未完全弄清楚。並不能妄下定論,故而得先將林烮地找出來。

倏然間——

「小心!」林臻倏地面色一變。大喝。

此時林風剛進入血池,但霎時血池之水卻是風雲突變,宛如一道道火蛇起舞,直襲林風。原本那溫和的能量竟變的無比暴戾,就好似前一秒鐘還是把酒言歡的兄弟,但后一秒鐘卻是刺刀見紅。

「好可怕的火元素。」林風心猛的一驚。卻並不慌亂。

「重生之火!」火焰的光芒冉起,林風眼眸閃動。隨著重生之火布滿體外,原本那暴戾猙獰的血池之水彷彿突然間安靜許多。林風好似一條劍魚,直入血池之中,讓的四周眾人看的目瞪口呆。

「不會。沒事?!」

「這是什麼火焰,竟能抵擋血池之水?」

「我沒看錯?」

……


眾人皆是楞然,包括林臻在內。

只要進入過一次血池,便無法再進入其中,林氏一族中每個直系武者都是知曉。曾經有武者貪得無厭,想要再提升實力,結果進入血池眨眼便被瘋狂的火元素吞沒。

甚至,以林臻的實力都不敢冒險進入。

但林風……

卻安然無恙。

「怪物。」林臻喃喃而道,眼眸閃動。

「這個林風到底是什麼來歷,為什麼要幫我,還有……」

「林烮地所言是否有幾成真?」

林臻凝望著血池,心中暗忖不已。

此時平靜下來,回顧整件事才發現其中有許多『詭異』之處。

「莫非他真是古族女子『賈雅竹』之子?」林臻想到這個可能,倍感心震,胸口起伏,「倘若是這樣,那他豈非是『林嘯天』的兒子?若真如此……」林臻連連點頭,目光閃動。

一切,似乎都說的通。

「想再多也無用。」林臻目光微灼。

「到時直接問他便是,如今大家同坐一條船,想來他應該不會瞞我。」

「眼下,處理正事要緊。」

林臻強壓住心中好奇,目光旋即望向剩餘以林衍為首的九人。

絕大多數,都是家族的中流砥柱——

地階煉器師。

血池中。

「好大的池。」林風倍感心驚。

原先以為這不過是一個數百米平方的小池子。但進入其中,才發現根本並非如自己想像中那樣。血池之水不斷翻騰,極具攻擊性的吐露著猙獰的火元素,片刻未停。

「重生之火果然不愧為最強的防禦性火焰。」

「竟能抵禦住這如此殘暴的火元素。」

林風眼眸閃動,倍感驚奇。

火元素的防禦力,遠比自己想像中更強。

論星技之道的層次,仍遜色吞噬之火一籌,但論防禦力,遠非吞噬之火所能比擬。一個是攻擊性的,而另一個是防禦性的,最重要的是,結合鳳凰命盤,重生之火耗之不盡!

「烀!」「烀!」重生之火不斷被消耗,但瞬間又被補充。

「倘若換做吞噬之火。恐怕早已消耗殆盡。」林風目光微微一炯,心中輕念。

「似乎第二次進入這『血池』,會遭到它的攻擊,我不是那例外的一個,林烮地應該也不是……」

林風微微點頭,暗忖不已。

若照自己推算的話。林烮地恐怕已是被血池吞沒。

受自己全力一擊,林烮地本身就身負重傷,再想要抵禦這血池瘋狂的火元素,必然力不從心。最重要的是,如此久的時間他都未浮出水面,足可見一般。

「十之**,已葬身血池之中。」林風心中輕嘆,倍感可惜。

自己並未有殺他之心,但他始終因自己而死。

「唔……」

「再找一下。」

雖然希望不大。但林風並不想放棄。

更何況,這如此大的血池,自己也想『探索』一番。

血脈傳承之地。

以林衍為首的林氏一族眾高層,此時顯的躊躇不已。

雖說剛才未站邊,但始終心有餘悸,畢竟他們『知曉』如此多的秘密,難保不會被殺人滅口。反抗,根本無用。以他們九人的實力,加起來恐怕都不夠林風一個人殺的。就是想要逃……

那唯一的入口處,一條百毒彩蟒正雄赳赳的盤起著身體,蟒目冰冷。

進無路,退,更無路。

但,他們顯然是多慮了。

林氏一族能在釋羅郡站穩腳跟。憑藉什麼?

煉器!

家族僅僅只有八個地階煉器師,其中林烮地和林忠賢已死,只剩六個。倘若再把剩下的全殺了,豈非只剩林臻一個光棍?沒有地階煉器師,林氏一族還配稱為煉器師家族么?

恐怕。林氏一族就此沒落。

更何況,一旦家族大變動,定會引人懷疑。

尤其是煉器師聯盟!

一下死去如此多的地階煉器師,必會仔細調查,到時只會更麻煩。

無論從哪個方面考慮,林臻都不會殺人滅口。而事實上眾人剛才未站邊便已證明了他們,並非『正義感』爆棚。相比起無謂的原則、族規,他們的小命更要緊許多。

「我希望,今日之事到此結束。」

「日後,誰也不準再提一個字,這一次不止是下封口令,而且……」

「必須簽訂契約。」

林臻目光灼然,沉聲而道,「此事傳出去,對我林家而言絕對是滅頂之災。」

「上一次能逃過但這次不知會否牽連。」

「而最好的辦法,便是當什麼事都沒發生過。」

「情非得已,希望大家別怪我。」


眼眸灼灼,星穹瞳璨亮。

林臻凝望著眾人,終於做出最後決定。

剩餘九人議論紛紛,為林衍馬首是瞻,論資歷,論家族地位他都是當仁不讓。討論聲不停,然林臻卻是面色沉然,一句話都未再說。對他來說,該做的都已經做了,剩下的只能靠他們選擇。

命運,掌握在每個人自己手中。

半晌后,眾人的討論聲終於停落而下。

站在眾人之首,林衍直望著林臻,沉聲開口,「我只有一個問題,如果…我們不答應呢?」

林臻眉頭皺了皺,眼眸深然。

正在此時——

「如果不答應,那對不起了。」冰冷的聲音,從血池中傳出。

林風『嗖』的一聲從池水中竄出,身上的火光依然璀璨,那雙星瞳散發著極致光亮,卻是濃濃的殺意。

自己這句話,是代林臻說出。

倘若由林臻親口說這話,必然得罪眾人。

若將所有族中高層都得罪完了,那林臻就算坐在族長之位,恐怕也是如坐針毯、

但自己,卻無所謂。

林衍眾人面色頓時一變,顯的極為難看。

林風的實力,他們剛才便已見識過了,確實有說這話的實力,而相信他同樣也做的出來。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林衍長嘆一聲,眼中閃過一分無奈,徐徐點頭,「我們答應了。」

林臻雙眸頓時一亮,如釋重負的嘴角微划。

回過頭望向林風,輕輕點頭。

林風淡然一笑。

這樣的結果,並不差。

只是……

「可惜了,林烮地似乎真的死在了血池。」林風微微一嘆。

…(未完待續。。) 林氏一族,此時依然是那般的熱鬧,繁華。

在乾羅區中,林氏一族有著獨一無二的地位和榮耀,甚至在整個釋羅郡中林氏一族都有一席之地,因為其強大的煉器師家族根基,名聲赫然。然而沒有族人知道,剛才在血脈傳承之地,發生了一次規模極大的內戰!

一場足以顛覆整個林氏一族的戰爭。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