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他要參軍」卓曄驚詫的道。秋明遠一個養尊處優的商家公子,只會幾下三腳貓的功夫,猶記得當初在秋府,連簫一隻手就能鉗製得他動彈不得,這樣的人,上戰場去當炮灰,讓人當瓜砍么

榮羽兒目光閃爍著點了一下小腦袋。

卓曄看著榮羽兒那可疑的神色,不由挑了挑眉,問道:「他為什麼想要參軍這件事,和你有關係吧」

「那個」榮羽兒皺著小臉說:「那天,我就一賭氣,對他說,想娶我,做不來卓姐姐男裝時溫雅如玉,淡然似水的那種神仙公子,那就要威風凜凜,征戰殺敵,做頂天立地的男子漢」

「所以他就跑來戰場參軍了」卓曄無語的道。

「其實我說完那些話就後悔了,可是又不好同他說不要來了」榮羽兒看著卓曄,祈求道:「卓姐姐你一定要幫我不要讓瑞王爺收了他啊,明遠哥哥他根本不是打架的料」她還不想未嫁就守寡呢

「放心吧,王爺是不會收他的」卓曄無奈又好笑的說:「你們在這歇息兩日,就趕緊回去吧。」00收集並整理,版權歸作者或出版社。 ?以下為00收集並整理,版權歸作者或出版社。

榮羽兒謝絕了沐清風要派人給她另支帳篷的安排,死皮賴臉的跟卓曄、巧靈擠進了一個帳篷。

榮羽兒和秋明遠隨押運糧草的軍隊趕了許多天的路,早已疲憊不堪了,入夜後,榮羽兒躺下沒多久就睡著了。

一旁的卓曄,卻翻來覆去的怎麼也睡不著,心裡想著白日里領兵前去敵營探陣的那位楚將軍,也不知他有沒有安全回來,查探的結果又是如何

卓曄多少看過一些描寫古代戰事的書籍,知道陣法之流在古代是很常見的作戰則策略,有些陣法是靠隊形的變化而發揮其威力的,有些陣法則是利用地形、實物等來布置的,這些陣法凝結了人類的偉大智慧,它們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千變萬化、虛虛實實,令人難以琢磨,防不勝防不懂陣法,硬闖者,往往都有去無回

秋季的邊關,夜晚很涼,卓曄伸手將榮羽兒踢掉的被子拉起蓋好,穿了衣服,起身就要出寢帳。

「姑娘,您要去哪裡有什麼事嗎」卓曄起身的動靜雖不大,卻還是驚醒了另一張小榻上的巧靈,她支起身子,小聲問道。

「沒什麼,我就只是想出去走走。」卓曄低聲道。

「那巧靈陪您一起吧。」巧靈說著,就起披衣下地。

「不用。」卓曄連忙回絕道:「你睡吧,我一會兒就回來。」

「外面很涼,那姑娘再加一件衣服吧。」巧靈見卓曄不想讓她跟著,便也沒有再堅持,只關心的囑咐了一句。

卓曄點頭,又加了一件外衣,便出了帳篷。

夜裡的大營,依舊燈火通明,巡邏的哨兵們,個個精神十足,表情嚴肅謹慎,但四周卻異常的安靜,透著一股令人壓抑的肅殺氣氛

卓曄注意到主帳處,有人影進出,她眉頭不由一跳,這麼晚了,他們還在議事么難道是楚將軍回來了么

忽然,主帳的帘子一挑,有幾個人從裡面走了出來,卓曄的目光一下便落在了那個走在最前面的挺拔身影那人正是鳳臨策

鳳臨策出了大帳,不自覺的便向卓曄寢帳的位置掃了一眼,便赫然發現了站在寢帳外的卓曄,四目相對,鳳臨策不由停住了腳步。

卓曄見鳳臨策已經看見了自己,便主動快步走了過去。

「曄兒還沒睡怎麼站在這裡」鳳臨策也迎了過來,問道。

「睡不著。」卓曄見鳳臨策和他身後的幾員主將臉色似乎都不大好,心裡更是一緊,擔憂的問道:「出什麼事了么」

「嗯。」鳳臨策點頭:「楚將軍已經回來了,受了重傷,軍醫在救治,我們正要過去。」

「我和你們一起去」卓曄聞言,急急的道。

鳳臨策看了卓曄片刻,點頭道:「好」說著,上前拉過卓曄凍得冰涼的小手,一同往救治楚博羽的大帳走去。

楚博羽躺在榻上,臉色慘白、渾身是血,雙眸緊閉

陳皮同另一位花白鬍須的老軍醫,正在給楚博羽處理身上大大小小的傷口,他最嚴重的傷口

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00推薦閱讀:

在肚子上,中了很深的一劍,腸子都已經流出來了,陳皮正在給他做縫合處理。

卓曄見狀,不禁又想起了那日被藤蔓長刺,開膛破腦而死的那些黑衣人的慘態,胃裡頓時一陣翻騰難受,忙別過臉去,不忍在看了

「老楚你他娘的給老子醒來別躺在這裡裝死」王大山見楚博羽昏迷不醒,連大夫在他身上穿針走線都似乎沒有知覺了,大鬍子不禁一抖,撲到榻前顫聲大呼道。一雙環眼的眼圈,也忍不住紅了

陳皮被王大山那如鐘鳴般的聲音嚇得一哆嗦,手中的針,險些扎偏了位置,當下就怒了,沖王大山吼罵道:「靠,醒來個屁爺給他吃了麻沸散一邊去,別耽誤爺救人」

麻沸散是古代的一種麻醉藥劑。

王大山眨巴眨巴眼,問道:「老楚沒死」

「你再嚷嚷,他沒被刺殺,也被你吼死了」陳皮臭著一張臉,不客氣的道。

王大山聽聞楚博羽還活著,一顆心終於落回了肚子里,隨即反應過來,他被眼前這不起眼的小子給罵了當下火道:「你這臭小子,怎麼說話呢你」

陳皮被他吵的頭疼,鼻子一皺,就要回嘴,正在這時,鳳臨策和卓曄同時開口了。

「王將軍,不要打擾軍醫救治」鳳臨策沉聲呵斥王大山道。

「陳公子,趕快專心救治楚公子吧。」卓曄對陳皮說。

陳皮和王大山互瞪了一眼,不再說話。

「楚將軍的情況怎麼樣」鳳臨策深鎖著眉頭,問道。

「今日還好有陳公子在,楚將軍算是撿回了一條命啊」那位老軍醫道。語氣里,帶著毫不掩飾的欽佩之意。

醫聖苟杞的高徒,醫術果然非同一般

鳳臨策見楚博羽的傷勢,即便今夜醒來,顯然也不宜說話,略微思索后,吩咐人好生照看著楚博羽,又命身後的那幾員將領都各自回去休息,有事明日再議。

鳳臨策送卓曄到了寢帳外,卓曄終是忍不住,詢問道:「同楚將軍前去敵陣的那些士兵都回來了么」

鳳臨策抿了抿唇,之後手握成拳,沉聲道:「只逃回來不足一百人,而且個個受傷」

卓曄聞言,心中頓時湧起了驚濤巨浪兩千騎兵,最終只剩了不到一百人這這就是戰爭的殘酷嗎

卓曄臉色一下變得異常蒼白,雙腿一軟,踉蹌著險些栽倒在地,鳳臨策手疾眼快,連忙伸手扶住了她的纖腰。

「曄兒」鳳臨策攬著卓曄,心疼的將她摟入懷中,在她耳畔柔聲道:「這等血腥的場面,真的不是你該看到的,以後,還是不要跟去了。」

「不」卓曄在鳳臨策的懷裡輕輕搖了搖頭,態度堅持的道:「我是個在和平年代長大的人,的確從未見過這等殘酷的戰爭,除了外公、外婆去世時,我幾乎沒有見過其他失去生命的人可是,如今我已經選擇了留在這裡,我就必須去面對和接受這裡的一切,遵循這個世界的生存法則,所以,策,請不要阻止我,讓我站在你身邊,好么」

「曄兒,我不想你勉強自己」鳳臨策嘆息道。

「不勉強,只要你給我力量,相信我」卓曄微微仰頭,看著鳳臨策,認真的道。

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00推薦閱讀:

br/>

「好我相信你。」鳳臨策低頭,在卓曄的額頭上,落下了一個鄭重的吻。

「明日,楚將軍醒來,你們會商議破陣的事吧」卓曄問。

「還要先了解一下情況。」鳳臨策回道。

「到時喚我一聲吧,我想聽聽。」卓曄輕聲要求道。

「好,我會派人來叫你。」鳳臨策用臉頰蹭了蹭卓曄那被夜風吹得冰涼的小鼻子,道:「不早了,你快進去休息吧。」

「嗯,你也好好休息。」卓曄離開鳳臨策的懷抱,轉身進了帳內。

第二日早晨,鳳臨策沒有過來同卓曄一起用早膳,榮羽兒、秋明遠雖算是客人,但那些將軍們,卻沒有閑工夫陪他們說話、用飯,只能由卓曄陪他們了。

席間,榮羽兒偷眼瞧著對面秋明遠的神色,秋明遠有些懨懨的,似乎精神不大好呢,心中頓時信了卓曄的話,看來那位瑞王爺,的確沒有同意他參軍的要求。

卓曄也注意到了榮羽兒的眼神和秋明遠的臉色,眼珠一轉,端起茶杯,沖秋明遠道:「秋公子,小女子以茶代酒,敬你一杯,你是君子,是天碩的英雄」

秋明遠聞言,抬頭詫異的看向卓曄,愣了片刻,方才神色有些黯然的道:「卓姑娘可出此言,我只是一介商人而已,和英雄二字,實難搭邊」

卓曄微笑道:「自古以來,都道是無奸不商,無商不奸,這是商人本色,也是世人對商人最普遍的看法,如今,秋公子不圖利益,不圖回報,為邊關將士籌備糧草之舉,卻讓世人見識了不一樣的商人,一個品質高尚,有道德觀和價值取向的商人一個心懷國家,心繫蒼生的商人秋公子是一代儒商,當然當得起君子,也當得起英雄我很敬佩你」

此番話,雖是卓曄為了緩和秋明遠和榮羽兒關係,故意說的讚美之詞,但她心裡對秋家和榮家的敬佩之意,卻是發自內心的。

早飯並未備酒,秋明遠便也端起茶杯,受寵若驚的道:「其實其實我沒有卓姑娘說得那麼好這籌備糧草一事,是正軒提議的」說著,狀似不已經的向榮羽兒瞄了一眼。

原來是榮家先提出此舉的

卓曄微微一笑,又道:「那也要公子有這個覺悟才行啊換做其他商家,莫說接受他人提議,即便是朝廷強令徵收,也未必情願呢」

「卓姐姐說的是,明遠哥哥,其實你和我哥哥,都是好男兒,之前,是我思想太狹隘了。」榮羽兒也端起茶杯,歉然的道。

「羽兒」秋明遠眼眸晶亮的看著榮羽兒,驚喜的喚道。

「我們幹了吧」榮羽兒笑道。

「好」

三人碰杯,仰脖,將杯中之茶一飲而盡

「卓、卓姑娘,王爺請您去楚將軍的大帳議事」剛剛吃完早飯,便有一個小將來請卓曄了。

鳳臨策已下令,不用稱呼卓曄「星宿姑娘」、「神仙姑娘」,喚她「卓姑娘」即可,眾人便都改了口。

ps:來不及2更了,抱歉,3000字大更送上。00收集並整理,版權歸作者或出版社。 ?以下為00收集並整理,版權歸作者或出版社。

只歡不愛:禁慾總裁撩撥上癮 榮羽兒謝絕了沐清風要派人給她另支帳篷的安排,死皮賴臉的跟卓曄、巧靈擠進了一個帳篷。

榮羽兒和秋明遠隨押運糧草的軍隊趕了許多天的路,早已疲憊不堪了,入夜後,榮羽兒躺下沒多久就睡著了。

一旁的卓曄,卻翻來覆去的怎麼也睡不著,心裡想著白日里領兵前去敵營探陣的那位楚將軍,也不知他有沒有安全回來,查探的結果又是如何

卓曄多少看過一些描寫古代戰事的書籍,知道陣法之流在古代是很常見的作戰則策略,有些陣法是靠隊形的變化而發揮其威力的,有些陣法則是利用地形、實物等來布置的,這些陣法凝結了人類的偉大智慧,它們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千變萬化、虛虛實實,令人難以琢磨,防不勝防不懂陣法,硬闖者,往往都有去無回

秋季的邊關,夜晚很涼,卓曄伸手將榮羽兒踢掉的被子拉起蓋好,穿了衣服,起身就要出寢帳。

「姑娘,您要去哪裡有什麼事嗎」卓曄起身的動靜雖不大,卻還是驚醒了另一張小榻上的巧靈,她支起身子,小聲問道。

「沒什麼,我就只是想出去走走。」卓曄低聲道。

「那巧靈陪您一起吧。」巧靈說著,就起披衣下地。

「不用。」卓曄連忙回絕道:「你睡吧,我一會兒就回來。」

「外面很涼,那姑娘再加一件衣服吧。」巧靈見卓曄不想讓她跟著,便也沒有再堅持,只關心的囑咐了一句。

卓曄點頭,又加了一件外衣,便出了帳篷。

夜裡的大營,依舊燈火通明,巡邏的哨兵們,個個精神十足,表情嚴肅謹慎,但四周卻異常的安靜,透著一股令人壓抑的肅殺氣氛

卓曄注意到主帳處,有人影進出,她眉頭不由一跳,這麼晚了,他們還在議事么難道是楚將軍回來了么

忽然,主帳的帘子一挑,有幾個人從裡面走了出來,卓曄的目光一下便落在了那個走在最前面的挺拔身影那人正是鳳臨策

鳳臨策出了大帳,不自覺的便向卓曄寢帳的位置掃了一眼,便赫然發現了站在寢帳外的卓曄,四目相對,鳳臨策不由停住了腳步。

卓曄見鳳臨策已經看見了自己,便主動快步走了過去。

「曄兒還沒睡怎麼站在這裡」鳳臨策也迎了過來,問道。

「睡不著。」卓曄見鳳臨策和他身後的幾員主將臉色似乎都不大好,心裡更是一緊,擔憂的問道:「出什麼事了么」

「嗯。」鳳臨策點頭:「楚將軍已經回來了,受了重傷,軍醫在救治,我們正要過去。」

「我和你們一起去」卓曄聞言,急急的道。

鳳臨策看了卓曄片刻,點頭道:「好」說著,上前拉過卓曄凍得冰涼的小手,一同往救治楚博羽的大帳走去。

楚博羽躺在榻上,臉色慘白、渾身是血,雙眸緊閉

陳皮同另一位花白鬍須的老軍醫,正在給楚博羽處理身上大大小小的傷口,他最嚴重的傷口

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00推薦閱讀:

在肚子上,中了很深的一劍,腸子都已經流出來了,陳皮正在給他做縫合處理。

卓曄見狀,不禁又想起了那日被藤蔓長刺,開膛破腦而死的那些黑衣人的慘態,胃裡頓時一陣翻騰難受,忙別過臉去,不忍在看了

「老楚你他娘的給老子醒來別躺在這裡裝死」王大山見楚博羽昏迷不醒,連大夫在他身上穿針走線都似乎沒有知覺了,大鬍子不禁一抖,撲到榻前顫聲大呼道。一雙環眼的眼圈,也忍不住紅了

陳皮被王大山那如鐘鳴般的聲音嚇得一哆嗦,手中的針,險些扎偏了位置,當下就怒了,沖王大山吼罵道:「靠,醒來個屁爺給他吃了麻沸散一邊去,別耽誤爺救人」

麻沸散是古代的一種麻醉藥劑。

王大山眨巴眨巴眼,問道:「老楚沒死」

「你再嚷嚷,他沒被刺殺,也被你吼死了」陳皮臭著一張臉,不客氣的道。

王大山聽聞楚博羽還活著,一顆心終於落回了肚子里,隨即反應過來,他被眼前這不起眼的小子給罵了當下火道:「你這臭小子,怎麼說話呢你」

陳皮被他吵的頭疼,鼻子一皺,就要回嘴,正在這時,鳳臨策和卓曄同時開口了。

「王將軍,不要打擾軍醫救治」鳳臨策沉聲呵斥王大山道。

「陳公子,趕快專心救治楚公子吧。」卓曄對陳皮說。

豪門協議:Boss的緋聞小妻 陳皮和王大山互瞪了一眼,不再說話。

「楚將軍的情況怎麼樣」鳳臨策深鎖著眉頭,問道。

「今日還好有陳公子在,楚將軍算是撿回了一條命啊」那位老軍醫道。語氣里,帶著毫不掩飾的欽佩之意。

醫聖苟杞的高徒,醫術果然非同一般

鳳臨策見楚博羽的傷勢,即便今夜醒來,顯然也不宜說話,略微思索后,吩咐人好生照看著楚博羽,又命身後的那幾員將領都各自回去休息,有事明日再議。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