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嗚!」

這時,一旁的快龍指著前方的冰面出聲提醒道。

陳越轉頭,就看到好幾隻被打的失去戰鬥能力的大嘴蝠與隆隆石仰躺在地面上。

周濤向它們投了個探查術,而後咽了一下口水,說道:

「全都是五十多級的野生精靈,看它們的樣子應該都是被一招秒殺,那個獵人j這麼猛的嗎?」

突然,一陣隆隆的聲響從腳下傳了上來,四周的牆壁因震動落下幾道碎石。

「要不,咱們還是回去吧?」周濤有些害怕了。

陳越剛想說話,旁邊的路卡利歐就警惕的轉過身,緊接着,無數塊巨岩從上方落了下來,將神殿入口給堵的死死的。

……

與此同時,切鋒市的一家酒店中。

一個約摸著十七八歲的少女從浴室中走了出來。

少女的肌膚如牛奶般白皙,一襲金黃色的長發披散在腰間,渾身上下透露著一股成熟御姐的強大氣質,邁著一雙性感的大長腿緩步走到書桌前。

書桌上攤開着一本書,書頁上被摺疊的部分被人用筆留下了幾道標註。

在文章的中間,用清秀工整的字跡寫着:切鋒神殿。

少女合上書,轉頭看向一旁的烈咬陸鯊,眉宇間露出一抹期待,說道:「決定了,明天我們去切鋒神殿看看吧!」

7017k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影之國,時間不知道已經過去了多久,這裡是沒有日出日落,不存在時間概念。

蘇安已經不知道自己在這裡呆了多久,但不過是粗略的計算就已經有了一年之多。

但一年之多的時間卻並不讓蘇安感覺枯燥,在影之國之中,和斯卡哈的戰鬥驚心動魄,不斷吸收魔境的智慧,在獲得感之中,時間流逝的飛快。

或許最難熬的時候就是在戰鬥的末尾,斯卡哈會保護蘇安的身體,要讓蘇安的靈魂在極限周圍徘徊尋找突破。

這個過程很痛苦,蘇安已經非常堅韌的靈魂和意志要在這個過程之中得到突破是一件困難的事。

但因為師匠如此的訓練,蘇安已經習慣了極限的感覺,靈魂已經凌駕於肉體之上。

如果再返回到那個從奧丁國度逃出來的暴雨夜,即便那時候身體已經無比的虛弱,但面對史強,蘇安也絕對可以把他制服而不是遭遇吃癟。

習慣極限的過程是痛苦的,但收穫確是巨大的,而且在完成突破,蘇安靈魂沉寂之後就會被斯卡哈抱在懷裡。

每次從黑暗之中醒來,蘇安都能枕著斯卡哈圓潤筆直的大腿,睜開眼睛便能看到斯卡哈溫柔的面容。

在蘇安靈魂陷入沉寂的過程中,斯卡哈的眼瞳一直注視著蘇安。

當蘇安醒來之後,看著斯卡哈溫柔中帶著期盼的目光,蘇安感覺自己就像是被姐姐、被小姨、被長輩所無比疼愛一般,有一種讓自己不願離開的濡目之情和慾望在侵蝕著蘇安的心靈。

這個女人太有魔力了,蘇安被斯卡哈摟入她溫暖的胸懷之中,感受著她的微微加快的心跳,蘇安覺得斯卡哈正在不斷把她的身影深深的刻在了自己的心中。

戰鬥,學習,昏迷,醒來之後和師匠的片刻日常,然後再投入戰鬥……在蘇安如今已經18年的閱歷之中,除了他的母親之外,第一次有一個女人佔據了蘇安一年之多的全部。

斯卡哈成功了,她通過一年的教導和陪伴,成功的讓蘇安染上她的顏色成為了她所喜歡的男子漢。

蘇安對於斯卡哈的慾望逐漸逐漸因為時間而發酵成為了愛慕,斯卡哈也大膽的回應了蘇安的愛慕,兩人的情緒不斷升溫。

愛情是兩者的付出,在日常生活之中,影之國的女王在蘇安面前臉色也會非常容易的紅潤起來,她的心因為愛情的付出變得並不平靜,這亦是斯卡哈不為人知的一面。

她雖然語言太膽,有著凱爾特之風,歷經無數歲月,但是時光並沒有磨去她的情感,在擁有無限希望的弟子和愛人面前,斯卡哈內在的強烈感情被激發而出。

她的心並不是如同影之國這樣死寂,而是有著一份柔軟,在蘇安染上斯卡哈顏色之後,斯卡哈也變成了只屬於蘇安的模樣。

但……還不到最後一步。

蘇安還沒有成長到那一步……斯卡哈深深的知道自己這具身體所擁有魔性魅力。

這是斯卡哈在神代之中來自一個神系的詛咒,看似讓斯卡哈的美麗超越次元,也讓斯卡哈得到了惡毒的詛咒。

在詛咒之下,斯卡哈的這具身體變成讓意志最堅定的神王也都為之沉淪的迷失的溫柔鄉。

即只需要一次,斯卡哈魔性的誘惑就能讓蘇安黃金般的靈魂完全淪落,雖然說蘇安擁有無限的可能,但現在的蘇安還沒有能力接受自己的全部。

蘇安也明白這一點,在大意志力之下,蘇安和斯卡哈之間的親昵程度只是停留在了擁抱這個程度。

但凡事還總是有漏洞的。

……

如今,蘇安閉上眼睛,盤坐在一塊完整的巨石之上,一道極其聖潔的白色虛影在蘇安的身後如同守護靈一般在蘇安展開著自己的雙手。

「看來……到時候了。」

斯卡哈眼神複雜,她在蘇安面前安靜的坐著,魔境的智慧讓斯卡哈能夠感覺到了蘇安身上大量的魔術迴路和已經篆刻好的原初盧恩開始瘋狂的湧入到蘇安變化的白色虛影之中。

這道白色身影是羽斯緹薩,蘇安藉助她的存在,以她為基礎,開始進行自己「智慧」術式的運轉。

蘇安「智慧」術式補齊需要大量的知識,斯卡哈作為英雄之師,通過魔境的智慧言傳身教的為蘇安進行著知識的灌溉教育。

蘇安對於知識的渴望在「智慧」術式大框架完成之後就極具針對性,在原初盧恩之中,蘇安只是充分理解了代表「時間」和「重力」的盧恩。

但……這就足夠了。

當海量的原初盧恩和魔術迴路匯入到羽斯緹薩的虛影之上,她這道虛影就迅速的凝實了起來。

金色的小翅膀突然間從羽斯緹薩的臀后展開,金色的時鐘出現在羽斯緹薩的頭頂,羽斯緹薩原本就極度完美的身軀如今變得無比神聖……彷彿……就像是天國之中的聖潔天使!

一輪「新月」突然間撕開影之國終年烏雲密布的天空,茭白的月光照射在蘇安和身後的羽斯緹薩身上。

「北緯28度24分,西經80度36分……」

兩條互相垂直的白線突然間在影之國的大地上一閃而過,它們確定了蘇安位置。

「感應到了!我的能力……完成了!」

蘇安的身體極速沖入空中,無數白色的羽毛飄散在空中,彷彿登臨天國一般,當蘇安展開眼睛,刺眼的神聖白光就從蘇安眼中爆出,瞬間照亮了整個影之國。

斯卡哈嘴角勾起興奮的笑容,看著天空之中蘇安,她手中出現兩把紅色的魔槍。

「來吧,離別之時已至,就讓師匠看看,一年以來你的成長!由此,師匠再來決定給你的獎勵!」

斯卡哈高聲說道,在天空之中的蘇安身上身上浮現出金銀的鎧甲,怒獅的金色頭盔出現在蘇安頭上,這是神威的狀態,但在沒有鎧甲覆蓋的地方,一片片金色的細小龍鱗完成了對於蘇安身體的保護。

此時,龍族血統,三度暴血,但因為長久的極限修鍊,神威的力量完全侵入了龍族的血統之中,龍血和英魂之血在這種狀態已經不在對立。

這是最完美的狀態。

一雙更加巨大的藍色翅膀虛影出現羽斯緹薩的身後,英魂一暴,蘇安頭頂出現小巧的藍色時鐘,孫臏的時間之力再次被蘇安調動。

斯卡哈擺出架勢,她眼瞳之中閃爍著強烈的興奮,天空之中的蘇安的氣勢還在無限的拔高。

蘇安手中出現岡格尼爾,看著腳下的師匠,蘇安極其想要在斯卡哈面前表現出自己的英資,但……「智慧」的術式還沒有完全完成。

對於蘇安來說,「智慧」的儀式還缺少十四句「暗語」來作為最後儀式完成的吟唱……

「『螺旋階梯』,『獨角仙』,『廢墟街道』,『無花果塔』,『獨角仙』,『德蕾莎之道』,『獨角仙』,『特異點』,『喬托』,『天使』,『繡球花』,『獨角仙』,『特異點』,『秘密皇帝』……」

羽斯緹薩頭上的時鐘開始瘋狂的轉動,同時蘇安頭上的藍色時鐘也開始瘋狂的轉動了起來。

「就是現在!師匠,那麼!最後說一遍!MadeinHeaven(天堂製造)!時間就要加速了!」

影之國之中出現太陽,和新月對照之後,它們就開始瘋狂的轉換。

死亡的國度之中出現無數次的日月更替,時間被瘋狂加速了,在這種加速的時間之下,蘇安悍然刺出了自己的這一年多在影之國之中所成長收穫到的一切。

這是巔峰的一擊!速之極境!

「師匠!收下吧!這是我最後的一擊了!」

蘇安大吼道,一把白色的魔槍也是回應了蘇安的話語。

槍尖相撞,影之國所在空間瞬間發生了劇烈的震蕩,在也沒有比這還有可怕的事情了,因為一道白色的光柱打破了空間,讓型月世界無數個平行世界都看見了劃過天空的光痕!

這是斯卡哈從世界畢業的一槍,刺破世界屏障的一槍,面對自己弟子巔峰的一擊,斯卡哈毫不藏私的拿出自己的巔峰一擊。

兩槍相撞,當斯卡哈的手臂因為對方巨大的力量而被震斷之時,斯卡哈心中對於自己弟子的慾望保險也隨之同樣崩斷。

蘇安則是已經倒飛了出去。

斯卡哈巔峰一擊沒有傷害蘇安,但如今蘇安也陷入了脫力的狀態…

當巔峰的一記刺出后……蘇安感覺自己處於一陣白光之中,當光芒消失之後,蘇安就看見到斯卡哈那彷彿不在壓抑心中慾望的酒紅色眼瞳。

「很好……很好,這是給師匠最好的答覆了。」斯卡哈額頭輕輕觸碰蘇安的額頭:「那麼,師匠也要履行承諾,給予可愛的弟子獎勵了……」

在蘇安不可思議的眼神之中,斯卡哈的靈魂從身體之中脫離然後迅速的纏上了蘇安的靈魂……

靈魂是一個人最為敏感也最為奇妙的東西,靈魂和靈魂之間接觸的感覺極度難以形容,但絕對是在某種層次上遠超真實身體之間的接觸。

由男孩變成男人……這就是斯卡哈給予自己弟子的獎勵……雖然說只是在靈魂的層次上。

……

不知過了多久,蘇安摟著斯卡哈的身體,如今的師匠因為靈魂的長時間離體而身體有些無力,強勢的女王,此時終於露出了自己的嬌弱。

蘇安緊緊的摟住師匠,呼吸著她頸肩的香氣,蘇安從靈魂層次長大了,雖然不能得到師匠的身體,但卻得到了師匠靈魂的侍奉。

人們都說軟玉溫香在懷,但是此刻蘇安卻感覺有些完全相反,剛剛在靈魂層次上一直被師匠主導的感覺,讓蘇安此時此刻都有些覺得自己被斯哈卡擁在懷中……

氣氛在擁抱之中漸漸的有些傷感起來,蘇安摟著斯卡哈的腰,閉上著眼,好似要將她的味道都銘記。

即將就要分別了……腦中一個聲音提醒著蘇安是時候從這個試煉的世界脫離。

蘇安再次摟緊斯卡哈,讓她的胸膛更加貼近自己,讓兩顆心更加能夠感受到彼此的溫度,但在溫存之時,蘇安並不想沉浸在離別的傷感之中。

「師匠,你為什麼這麼熟練啊!」

「不要多想,這只是魔境的智慧。」斯卡哈玉手輕輕拂過蘇安的面容,輕笑的回答說道

「啊這,深淵連這種好東西都會教嗎?!」蘇安大為震驚。

「等你有一天能夠登臨深淵的邊緣時,你就會知道祂會給予你怎樣的亂七八糟的知識了,但前提是你要擁有足夠堅韌的靈魂,加油吧。」

斯卡哈鼓勵著蘇安,然後她就魅惑的對著蘇安調侃說道:「所以說現在蘇安還是一個小男孩級別的靈魂,但師匠還是很滿意,相信未來蘇安的成長空間很大呢~」

我剛剛是小孩開大車了嗎……蘇安沉默了一會,但為什麼自己突然間更加興奮起來?!

「接下來,你就要去不斷完善的力量,要不斷的去追求知識,來自血統的恩賜可以成為你的力量,但不能成為你的全部。」

今天師匠很高興,你的術式已經非常完美,接下來只需要精益求精,去尋找師匠上所沒到達的高度吧。」

斯卡哈明白蘇安即將離開,有酒紅色風眼瞳之中帶著欣慰和不舍,就像是看著即將遠行的孩子,又像是看著即將上考場學生的老師,有些絮絮叨叨婆婆媽媽的叮囑蘇安這些事情。

「我必然達到超越師匠的高度。」蘇安對著懷中的佳人發出了誓言,這也讓斯卡哈在弟子懷中安靜的閉上了自己眼睛。

「很好,如果你能做到的話,就準備來收穫師匠這幅身體吧,用凱爾特的風格,堂堂正正的來與我廝殺,當你戰勝了我,那麼師匠也就將可以把自己一切全部交給你!」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