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我想想,大概就是,照料她們的生活,關愛她們的心靈。從前,這都是希爾妲做的事。」

「但是……吾無論是什麼家務,都還沒有辦法像希爾妲那般……所以照料關愛,吾能做到嗎?」

拉琪就算放下自尊心,都不得不承認希爾妲在身為『母親』的方面,要比自己強得太多。家務、料理、為女兒們打理一切,照顧得無微不至,自己雖說經過了一番努力,不過進展緩慢,暫時還不具備那樣的技能。

「拉琪,這些技能方面的問題並不重要,我相信你能做到。應該說……除了身為母親的你之外,其他無論換作是誰都做不到吧。所謂的照顧子女,不只是要讓她們過上舒適的生活,更重要的是在困惑時,引導她們走上正確的道路。」

魯特加如此斷言,他腦中回想起的是索菲亞和愛麗絲大打出手的時候,拉琪阻止了兩人的爭吵,並默默地安撫索菲亞的一幕。

那時候的拉琪的身姿,毫無疑問成為了真正意義上的『母親』。不需要太多的言語,她便能果斷地採取最適當的行動,並一眼分辨出那時候真正需要安慰的是哪一邊。而且,說實話,這個國家能阻止三姐妹吵架的人根本屈指可數吧。

「引向正確的道路嗎……吾,沒有這個自信……對人類而言,何事是正確的,何事又是錯誤的呢……?魯特加,你要知道吾曾經被人類視作仇敵,毀滅世界的魔龍,這樣的吾,真的能夠引導她們走向正確的方向嗎……?」

身為龍族,拉琪的擔憂是無可厚非的。就算這些日子裡再怎麼擔憂,她在家中能做到的,充其量就是聆聽女兒們的話語,輕輕地將她們擁入懷中,除此之外,該說什麼做什麼,拉琪一無所知。

「不用想太多。無論遇到什麼,只要跟著你的感覺走,一般都是正確的答案。」

「可是,吾曾經因為自己的決定而吃過不少苦頭。就比如和你相遇的那時候……」

拉琪所說的是和魯特加邂逅時的遭遇——自己被忘恩負義的灰獸團背叛,不僅被奪取了龍石,更被賣進娼館,險些遭人侵犯。

對於拉琪而言,那是恥辱的記憶,是自己太過愚昧無知,太過輕信小人而招致了惡果。

「即使如此,你的選擇也並沒有錯。錯的,並不是你。當時會演變成那樣,只是因為你不懂人類罷了。在危急時刻挺身而出拯救弱小,在我看來,是最為難能可貴的行為。事實上,在邂逅你之前,我從來沒有想過,世界上會存有如此純粹,本性又如此善良的女性。正因為如此,我才會被你深深吸引,對你愛得難以自拔的吧……」

魯特加的誇讚是發自肺腑的,就算是人類之中,也很難找到會去毫不猶豫選擇搭救同胞的人物。畢竟在拉琪的眼中,無論是魔獸還是人類,應該都如同螻蟻一般,誰生誰死與她應該沒有半點關係才對。

包括之後在山腳的叢林、和攀登山脈的經歷之中,拉琪所做的事,所說的話,所講述的回憶,種種都表現了其源於本性的慈愛和善良,或許她本人並沒有自覺。

可遺憾的是,拉琪的善意從來都沒有在歷史上得到過肯定和回報。『青淵龍』之所以會毀滅國家,成為遭人避忌的魔龍,那可以說是人類自作自受地觸碰了她的逆鱗。沒錯,就好像是娼館里被拉琪親手葬送的那些『顧客』一樣。

「…………」

聽到魯特加這些誇讚的話語,拉琪突然陷入了沉默,幾秒種后,猛然鑽進被窩,並將臉深深地埋進了對方的胸口。

「怎,怎麼了??」

突如其來的怪異舉動,讓魯特加緊張地問道。

「唔~~吾,吾應該曾經說過,就算是吾,也是會感到害羞的……」

雖然看不到拉琪的臉,但是從尖細的嗓音、和傳遞到胸膛的滾燙溫度,便可以猜測到她此時的表情。和往常態度表現出鮮明反差的可愛舉動,讓魯特加只覺得自己遭到了突然襲擊,心口變得奇癢無比,張開手臂用力地將完美無瑕的少女身軀緊緊地攬入了自己的懷中。

「總,總而言之,再說一遍,在我離開西利亞的這段時日里。愛麗絲和艾麗澤兩人,就交給你了哦?無論遇到什麼事,只要遵循著你的本能去決定大方向就行了,那基本都會是正確的決定。至於你所不太了解的部分,我相信孩子們會自行想辦法彌補的。」

「唔……既然你這麼說了,吾明白了。」拉琪乖巧地點了點頭,重新探出頭來。她揚起微微泛紅的臉龐,將一邊的芊芊玉手伸到了魯特加面前。然後,從手心裡散發出柔和的蒼藍光輝,待光芒散盡,只見一枚晶瑩剔透的水呈現在手心之中,「這個,給你。」

「這是,龍石?為什麼給我……?」

魯特加雖然疑惑,卻也率直地接下了這枚水晶。清涼又舒適的氣息,通過肌膚傳達進了自己的體內,他能感受到體內的血液脈動,似乎正和水晶的魔力發生了奇妙的共鳴。

「之前,也給過愛麗絲一顆。」拉琪解釋道,「這枚龍石的碎片,印刻著特殊的『龍語魔法』。當你需要我幫助的時候,將它置於胸前,詠唱出浮現於腦海中的咒文……那麼,無論何時何地,吾都會跨越時空,來到你的身邊……」 ?——去做自己真正應該做的事。?燃?文小??說???.?

父親這樣告訴自己之後,隔天便帶著索菲亞一起離開了西利亞。在聽到這句話的當時,愛麗絲也不禁被父親那種認真和誠懇所感動,將這話當做是嶄新人生中努力的風向標。

但是,當她一腔熱血投入實行之後,才猛然意識到:自己是不是被父親給忽悠了?

老爹可能受夠了總是捅婁子的笨蛋女兒,所以假裝一本正經地隨口胡謅了一堆,中心思想只不過是為了表達——你個臭丫頭做事之前好好用用腦子,別老是出去亂惹是生非。

好吧,這隻不過是愛麗絲的被害妄想,她知道,自己的父親不是那麼狡詐的男人。如今之所以會這麼想,無非是因為自己完全找不到該幹什麼。

想從外星人的艦船里就回希爾妲的心情,愛麗絲自問不會輸給自己的妹妹們,但是現實中並不會和網路遊戲一樣,告訴你怎麼做才能去完成任務。就算想上門主動請戰,如今她甚至連如何開啟副本都不知道。

所以為今之計,就只有按兵不動。經歷了那麼多次的失敗,愛麗絲也是會學習的,明知自己半吊子什麼都干不好,那麼乾脆放平心態,一邊等待著妹妹們那邊傳來的好消息,一邊腳踏實地為之前犯下的錯誤擦屁股。

綜上所述,幾天下來,愛麗絲就只有和東窗事發前一樣,照顧那些被寄養的奴隸孩子們。可話雖如此,愛麗絲能能教他們的其實並不多,充其量就只能當個幼兒園陪玩的保姆罷了。農耕什麼的,自己空有一身蠻力氣幫不上多少忙。

現在都是由警備隊里……哦不,應該說是騎士團里精於耕種的老司機來負責教導。

先主申明,老司機不是比喻詞,那可是真正意義上的『老司機』。不得不說,無論做什麼事,果然都是要看個人天賦的,現在的西利亞城裡,已經有好幾個可以開著拖拉機玩漂移的車神了。如果說法??里拉比斯的山脈上修建有環山公路的話,那麼創造下坡最速傳說也不再是夢想。

雖然自己幫不上多少忙,不過並不是說沒有進展,那些原本喪失人心的奴隸孩子,如今都漸漸地找回了喪失的情感,而促成這一變化的,便是受到查理叔叔在那一天對自己捨身相救的事迹的影響。

結合之前播放的小電影,愛麗絲抱著發自真心的感激,將查理叔叔趕來救場的故事吹得天花亂墜,為了貫徹忠義而犧牲的騎士,這無疑成為了眾多孩子心目當中的英雄和榜樣。相信查理在天之靈,也會對此感到驕傲吧……

言歸正傳,如今眼前的這片由孩子們耕耘灌溉的田地,種植了一種類似於『甜菜』的植物。這是來源於艾麗澤的知識,畢竟,愛麗絲就連地球上的甜菜是長什麼樣的都沒有親眼見到過。她最多就只知道,甜菜是一種用來煉製砂糖的蔬菜,僅此而已。

原本在西利亞,這種類似甜菜的蔬菜並非大量種植,一來並不怎麼好吃,而來和其他作物比較也不具備太大的產量優勢。

但是自從艾麗澤對農耕的技術、器械、肥料等等經過一番改革之後,這種甜菜便搖身一變成為了西利亞的主要作物之一。作用,就和之前說過的一樣——大規模製糖。對於抬手就能夠製造出各種尖端兵器的艾麗澤而言,從植物的細胞液里萃糖的魔導器,根本就是小兒科。

仔細回想一下不難發現,最近家中女僕烹制的點心味道越來越甜了,至少在從前,也就是只屬於「愛麗絲」的記憶之中,希爾妲烹制的甜點並沒有如同地球上甜品那般猛烈的甜味。

據艾麗澤的說法便是——之前所做的點心,都是用水果和蜂蜜來強調甜味的,可是帝國並沒有人工養殖蜜蜂的技術,所以蜂蜜只能從野外採集到少量,在各大貿易城市的市場上以天價出售,是只有貴族才相擁得起的奢侈品。

同樣的,帝國也沒有其他人能夠萃取砂糖。可以說,現在掌握了用這種甜菜一般的蔬菜製糖技術的,只有西利亞獨此一家。

砂糖被壟斷了……不,這麼說不準確,應該說整個帝國根本就沒有『砂糖』的概念。這麼想來的話,好像很厲害,就連她這種毫無商才可言的腦袋瓜子,都不禁感受到了非凡的『商機』。

愛麗絲可以斷定,技術的發明人,也就是自己的妹妹艾麗澤,肯定壓根沒有考慮過什麼經濟效益。她之所以需要大量製糖,無非就是為了讓希爾妲能烹制出更加美味的點心而已。說白了,艾麗澤引入的新技術,純粹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食慾罷了。

於是,為了驗證其貿易潛力,愛麗絲今天帶著一整袋家鄉自產的砂糖,來到了貿易昌盛的【艾塔尼亞】。當然她並非孤身前往,隨行的還有約翰和拉琪。

不知是不是錯覺,約翰自從『表白』了之後,就更加黏自己了,幾乎變得形影不離。愛麗絲找不到將他趕走的理由,事實上也沒有這個必要。

雖然被告白的那一瞬間,她本能地驚羞不已……但仔細想想,那時候自己的反應也未免太蠢了。

先不提告白時的小約翰穿著一副賞心悅目的少年女僕裝扮……

如果說,是高中生之間的求愛表表白,那麼事後不給出一個明確的答案,或許會在兩人的關係之間留下尷尬的裂痕。可他才七歲而已。小學生a對小學生b表白,根本就不是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事。

至少在地球的小學生里,對同班同學表白的例子海了去了,而事實上,除了柯南之外再也找不到任何小學生會對自己的戀情忠貞不渝,何況就算是柯南,這兩年的劇場版也在灰原哀和小蘭之間搖擺不定呢。

所以約翰的告白就算過個十年,等他到工藤新一的年齡再回答也不遲,前提當然是那時的約翰,還能貫徹兩小無猜時的純潔戀情。

而拉琪同行的理由則非常簡單——父親魯特加告訴她,讓她跟在愛麗絲的身旁。

「唔……又回到這座城市了呢。」

在踏入【艾塔尼亞】的時候,拉琪這般感慨道。乍看之下,拉琪說這話時幾乎面無表情,但對於已經習慣了她極其細微表情變化的愛麗絲而言,可以隱隱觀察出此時她的複雜情緒。

「聽說上次來的時候好像遇到了不小的麻煩?」

「嗯,吾遭到自己所拯救的人類背叛,被奪走了龍石,還被賣進了叫做『娼館』的地方。之後被幾個人類強行脫掉了衣服,換上了一件——」

「呃……好,好了!別說了拉琪!如,如果這兒讓你覺得不舒服的話,你其實不用勉強跟來的啦!」

沒想到,拉琪竟會毫不避忌地提起當時那猶如十八禁小h本一般的故事展開,讓愛麗絲不禁泛起了尷尬症,急忙打斷了拉琪的細緻描述。

曾經的『少年』還對於這種描述過激劇情的小本子算得上情有獨鍾,可這種鬼畜劇情一旦發生在自己親密的人身上,就顯得不是那麼有趣了。

「唔……魯特加說過,照顧愛麗絲是身為母親的職責,無論你去哪裡我都會跟著你。不僅僅是你,艾麗澤也是。」

愛麗絲明白,照顧什麼的,只是體面的說法。再難聽直白點,拉琪就是來監視自己的,是為了不讓自己再作出什麼出格舉動的保險。

而且剛才的那句話,讓愛麗絲不禁在心中吐槽『如果我和艾麗澤一起出門了,你到底跟哪邊啊?』,畢竟姐妹們也習慣了分頭行動,她們各展所長的行事效率也會更高。

總而言之,為避免自己可愛的母親糾結於應該照顧誰,最後被搞的暈頭轉向,愛麗絲善解人意地作出了一個決定——要和艾麗澤錯開出門的日期。

來到了【艾塔尼亞】專供貴族消費的奢侈品商場,原本還擔心自己三人的裝扮會招人過分注目的愛麗絲,立刻便發現這種擔憂是多餘的。因為在這座街道上,一名貴族的千金小姐隨身帶上一名女僕服侍的組合,可以說是司空見慣。

先不說能用龍鱗和魔力來編織出一身素雅綢裙的拉琪;才八歲的愛麗絲此時所展現出的靚麗程度也不遑多讓;就連身為小女僕的約翰,他這時的俏顏和女僕裝,以及身為習武之人挺拔的行姿,都不禁讓人產生了他所侍奉的人物是『上級貴族』的錯覺。

要知道,和其他的貴族領地比起來,西利亞可能很貧窮,但唯獨三姐妹的衣裝都是魯特加精心挑選的一流服飾,即使亮相於種種大大貴族的隊列之中,也不會產生半點的不協調,這充分表現了年輕伯爵溺愛女兒的一面。

不過誤會了也好,可愛的外貌為愛麗絲省去了不少的麻煩。她一路暢通無阻地找到了此行的目的地——交易辛香料的商會店鋪。

「叔叔,請幫忙看下~~我手裡的這袋調味料大概值多少錢?」

說著,愛麗絲扮演出一幅普通小女孩開朗的笑顏,敞開了裝滿砂糖的布袋。

「這是什麼,鹽粉嗎……?」

掌柜看到愛麗絲的年紀,先是眉頭一蹙,然後猶豫了片刻,將袋中晶純白色的細膩粉末,用手指隨便抹了一些送上舌尖。

「………………」

在一陣漫長的沉默之後,掌柜的男人不動聲色地回答,「沒怎麼見過的香辛料,估計賣不出幾個錢,不過誰讓我是好人呢?這樣吧這位大小姐。一枚帝國金幣的話,我就整袋都買下,如何?」

沒想到,自信滿滿的商品,卻只換來了出乎意料的低評價,這讓愛麗絲不禁感到心頭一沉。

「一千金幣,整袋賣給我。」

可還沒等她消沉一秒,從身後傳來了一個少女的嬌聲,給出了同樣出乎意料的天價。 ?銀灰色的波浪卷短髮,擺出一副驕傲自大表情,華麗的貴族裝扮女孩,向愛麗絲提示了一千金幣的天價。

記得曾幾何時,自己的妹妹們貌似提及過,西利亞的gdp大概就只有三十枚帝國金幣的程度。也就是說,一千枚金幣相當於農業小城西利亞三十多年的生產總值……總之,對於八歲的愛麗絲而言,這是無法想象的巨款。

當然,愛麗絲大驚小怪,是因為她並不知道妹妹索菲亞曾在【伊諾塞斯】的地下黑市,完成過高達這五倍金額的交易。

老實說,這樣驚人的金額,出自眼前貌似只有十歲的小女孩,實在是難令人以置信,除了認為她是在胡鬧之外,根本別無他解。

正所謂童言無忌,畢竟前世的『少年』在讀小學的時候,也聽到過同班同學吹牛說「自己的爸爸每天可以賺一百萬」、或者「自己家的大廳里養了一頭大老虎」之類完全脫離常識的離譜謊話。

所以通常在這種時候,只要活用在過節串門時應付親戚家熊孩子時的經驗,既沒有必要把這話當真,也沒必要和小朋友較真,只要笑著撫撫她的腦袋,說「啊啊!真厲害,真是太厲害了小妹妹」之類的隨便糊弄一下就行了。

雖說這個『小妹妹』看起來比愛麗絲還要年長兩三歲的樣子。

「等,等等!我出一千一百金幣!」

可沒想到的是,原本出價『一枚金幣』白菜價(白菜當然賣不到一枚金幣)的商會男人,居然搶在愛麗絲有所動作之前飛快開口,爆發性地提高價碼,這讓愛麗絲不禁大吃一驚。因為小女孩有可能在開玩笑,但是商會的商人深知一諾千金的道理,絕不會用這種焦慮的口吻站在櫃檯面前胡說八道。

唐突的展開,就連毫無經商經驗的愛麗絲也明白了過來——就是說……這包超市裡隨處可見的白砂糖,原本就應該是一千金幣這樣的天價。哦,不,眼前的男人可是商會的收購商,絕對不可能是以零售價來收購的,也就意味著白砂糖的市場賣價肯定還能抬得更高。

更何況在帝國,沒有商品標價的限定法令和指標,根本就難以想象最後這東西能以什麼樣的價格出售。

「一,一千兩百金幣!!」

就在愛麗絲這個土包子被突如其來的巨款給驚呆,擺出一臉懵逼臉的時候,價位再一次被小女孩給提高了,只見她擠眉弄眼,那一步不退的認真模樣,讓捲曲的髮絲像是彈簧一樣上下跳動,使得原本就嬌艷欲滴的五官顯得更加可愛了。

「呵呵……我說,愛茜婭大小姐,你確定能拿得出那麼多金幣嗎?領主府的狀況城裡的大家都心知肚明,所以還請不要不自量力地進行一些風險太大的投資,相信您也不想讓令尊可能因為虧欠巨款而被剝奪領地和爵位吧?」

商人沒有選擇繼續跟價,而是露出了一副陰險的冷笑,一點都沒有大人風度地對年幼的女孩發起了調笑和威脅。

「哼,本小姐家中的情況不勞你這種傢伙假惺惺的!就算不嘗味道我也知道,這可是純度高得前所未見的『蜜精』,你居然看對方是小孩子,就報出『一枚金幣』的價碼,人渣!簡直就是商人之恥……!」

另一方面,名叫愛茜婭的貴族女孩毫不留情地針鋒相對。雖然談不上是『正義感』,但是對於身為『商人』職業道德,她似乎抱著一份不同尋常的矜持。

不過她的用詞遣句未免也太過高傲了,簡直就是教科書一般的傲嬌大小姐,讓愛麗絲無論如何都不覺得像是一名商人。

畢竟愛麗絲對於商人的印象,還停留在保險公司或者房產推銷員的概念……啊,對了,還有電腦城的硬體商家。雖說她也知道大家生活所迫都不容易,但無論如何,她也沒辦法對那種堆滿笑臉殷勤到令人作嘔的態度抱有好感……

扯遠了,繼續將目光轉回貴族女孩愛茜婭和商會男人的競價爭鬥上來。不得不說,商會的男人畢竟是個商人而不是小混混,他更是比年幼的愛茜婭要有經驗得多,不會因為這些直白的挑釁而亂了陣腳。

「好吧,大小姐的批評得極是,在下虛心接受吧。所以,這裡為了表現出誠意和歉意,也為了能讓愛茜婭大小姐徹底死心,這一袋從未見過的『蜜精』我商行以一千五百帝國金幣的價格收購,如何?大小姐如果還想要加價的話,請自便! 穿越之小妖種田日記 不過相信您也明白收購辛香料的規矩才對吧?大家都是現金交易,因為食品不知道能夠儲藏多久而不變質……」

商會的男人在說最後一句話的時候,將目光投向了愛麗絲她們。愛麗絲不禁搖了搖頭,在心中暗喊——套路,城市套路好深啊……我要回農村。

事實上直到這會兒,愛麗絲都吃不準這包白砂糖到底值個什麼價,倒不如說她越來越混亂了。早知如此她就應該先做做功課,找西利亞當地商會的老爺爺先打聽一下才對……雖然那老頭子整天醉醺醺的不務正業,完全沒有在經營商會的感覺。不過也可能正因為如此,艾麗澤的各種驚天發明,才被雪藏在小小的農鎮直至今日吧。

「咕——!!」

總之,看起來商會男人的反擊,成功地戳到了對手的痛處,名叫愛茜婭的小女孩終於完全熄火,她鼓起臉頰好像隨時會哭出來的可憐模樣。

在一旁看戲看到現在,愛麗絲覺得自己也差不多該做點什麼了,她一用力,用繩線重新紮起了砂糖的袋口,並把袋子從櫃檯上抽離。

愛麗絲的舉動似乎出乎了商會男人的預料,他一反常態地驚慌了起來,大聲阻攔道——

「這位小姐!您這是做什麼!?本會已經做了報價,你大概不知道這裡的規矩,報價之後,貨品已經是我們的了!您不能隨便取走!」

聽到這話,愛麗絲眉頭一蹙。看起來對方是完全把自己當成不諳世事的丫頭隨便欺負了,雖說不諳世事這點也確實如此,就在剛才,她險些用千分之一的價格把手裡的天價砂糖給賣了,但是現在知道了行情,愛麗絲可不是傻瓜,她不禁吐槽了起來——

「喂喂,這位叔叔,你什麼強盜邏輯啊?按照你的說法,難道我在路上隨便勾搭個妹子問她有沒有結婚,是不是我還必須承擔責任把對方給娶進家門不成?」

「那,那麼您說!這包『蜜精』多少才肯出手?價格不滿意的話,大家可以坐下來詳談!」

「那麼一萬帝國金幣吧~~」

「什——!?你,你戲弄我!?」

愛麗絲想都沒想的獅子大開口,成功地惹怒了無節操的商販,看到對方氣急敗壞的模樣,她總算是覺得出了一口惡氣。然後,愛麗絲將砂糖袋一把塞到了愛茜婭的懷裡。

「誒?做什麼?本,本小姐付不起一萬金幣……而且,你的要價也太胡來了啦!這包蜜精就算品質再怎麼高,再怎麼抬價出售,也最多只能賣出六千金幣而已哦?」

「不不,你誤會了小姑娘。」

面對對方誠實的回答,愛麗絲露出了猶如春風吹拂一般的爽朗笑顏,別說是一旁的小約翰,那是就連同性的愛茜婭都不禁為之小臉一紅的醉人笑臉,「這包糖,送你了~!」

「什,什麼嘛~!這種態度!你,你自己不也是小姑娘嗎?而且我可不是普通的小姑娘!我是這座【艾塔尼亞】城的領主——特拉索姆??瑪亞伯爵的長女!愛茜婭??瑪亞!……誒,你剛才說什麼!?那個……這個送給我?」

——哈哈哈,吐槽和趾高氣昂地自我介紹的優先度要高於反射弧啊,果然是教科書一般的貴族大小姐吖,和我這種鄉下丫頭完全不同的哇~

愛麗絲一邊在心裡暗笑,一邊用力地點了點小腦袋,「嗯!送給你。」

「這,這麼高價的東西,你,你有什麼企圖!?」

比起率直地表達感謝,選擇先懷疑對方的動機,在這一點上,總算看起來算是個合格的商人,可與此同時,愛茜婭卻把砂糖袋緊緊攥在懷裡,小臉激動得通紅喜形於色,一點都掩飾不住心中的雀躍。

當然在愛麗絲眼裡這也是符合年齡的可愛表現,如果這麼小的年紀就一副深藏不露的樣子,那愛麗絲就要懷疑對方和自己一樣是個穿越者了。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