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帝家!」白洛奇乾脆搬出了帝家,想碰碰運氣。

「他居然還在帝家?當年,如果不是帝家的人反對,我也不會淪落於此,帝家的人都該死!」老妖婆頓時露出極為猙獰的表情。

白洛奇一聽,心裡頓時驚道,原來這老妖婆的愛郎,竟然會是帝家的人,看來還真是讓他蒙到了。

想到這一點后,白洛奇突然又想到了千軍賦,立刻追問道,「前輩,請問當年你是不是從帝家偷了一件名為『千軍賦』寶貝?」

「沒錯,當年帝家不讓我和愛郎在一起,所以,我為了報復帝家,就偷去了他們的鎮家之寶,但沒想到帝家窮追不捨,逼我逃到這鎮天學院,害得因此得罪了鎮天學院的那群老頭子,這一切都是帝家的錯!等我出去之後,一定要血洗帝家……」老妖婆十分震怒,顯然與帝家有不共戴天之仇。

「那正好,我就是來帶前輩你離開的。」白洛奇順水推舟的應道。

「是嗎?可是我這副肉軀已經被下了禁咒,無法離開靈海之境的,除非我換上其他的肉軀,但這麼多年來,我已經嘗試了無數次,都無法將自己的神魂靈識全部轉移到其他的肉軀之上,在經歷了這些后,我終於發現,想要轉移神魂靈識,就必須找一個能夠承受我力量,天賦異稟的年輕女孩,在我看來,你懷裡那個絕對是最佳選擇……」老妖婆盯著于晴,那目光充滿無限的奢想。

「那恐怕要不好意思了,這女孩是和我一起來尋找前輩您的同伴,如果你佔了她的肉軀,她豈不是沒法活命?」白洛奇找了個借口。

「既然你們是來找我的,就應該做好犧牲的準備,除非,你剛才說的是騙我的!」老妖婆顯然沒那麼好糊弄。

「如果我是騙你的話,又怎麼會知道你偷了『千軍賦』呢!」白洛奇十分鎮定的應道。

老妖婆馬上露出猶豫之色。

「如果前輩您想離開這靈海之境,我還有另外的辦法。」白洛奇繼續誘惑道。

「什麼辦法?」老妖婆迫不及待的問道。

「我可以將前輩您送入另外一個空間之中,那樣的話,你的肉軀應該就不會受到限制。」白洛奇提出道。

「這可以嗎?你不會是在騙我吧!」

「前輩不信的話,大可以現在殺了我,但我保證前輩會後悔的。」白洛奇神色嚴肅的說道。

「那如果我相信你的話,你卻跑了的話,那我豈不是得不償失!」老妖婆似乎也不是那麼容易上當。

「我可以留下,但你必須讓我的同伴離開。」白洛奇提出交易條件。

「不行,她不能離開。」老妖婆知道于晴是她唯一的退路,萬一白洛奇說的是假的,她至少還有機會。

「那我只好拚死保他她離開,而前輩也會失去唯一能夠離開靈海之境的機會。」白洛奇毅然而道。

「你……」老妖婆沒想到白洛奇竟然如此執著,一時間也猶豫不絕起來,因為萬一白洛奇真的可以帶她離開靈海之境,那她自然不能錯過這個機會,可萬一白洛奇是騙她,那她最後又是竹籃打水一場空,畢竟,要找到像眼前這女娃一樣的皮囊可並不容易,她在這裡待了幾十年,也就遇到這麼一個。

「前輩可以好好考慮一下。」白洛奇也表現的十分鎮定,但其實,他心裡也是相當打鼓,因為萬一這老妖婆不妥協的話,他也就只能拼全力力保于晴了。

「你還是讓我留下吧,她是不可能放我走的。」于晴覺得白洛奇明顯是在忽悠這老妖婆,所以,也擔心最後白洛奇也會被牽連其中,她可不想因為自己而害了白洛奇。

「傻瓜,你覺得我是那種丟下自己的同伴,而獨自逃命的人嗎?我會帶你離開這裡的。」白洛奇淡淡一笑,他心知這聽起來十分輕易的承諾,卻可能要用生命的代價,但哪怕如此,他也要保證于晴安全離開。

「你……」于晴聽著,心底頓時湧起一股連她自己都無法形容的感覺,就好似有暖流瞬間將她包裹起來,讓她不會因為深陷危險而感到害怕,此時此刻,那含苞待放的少女心,不由自主的悄然綻放。

「小子,我這一生被人欺騙過太多次,連我摯愛的男人都無法相信,所以,我也無法相信你,她必須留下,直到你帶我離開靈海之境!」老妖婆最終還是謹慎的沒有相信白洛奇。

白洛奇也是目光一簇,不過,他也料到這老妖婆是不會輕易相信他的。

「我理解前輩無法相信我的原因,但前輩如果連這點信任都沒有的話,那我也無話可說,只能放手一戰了!」白洛奇氣勢一震,毫不示弱的看著老妖婆。

老妖婆見白洛奇似乎心意已決,馬上發出桀桀的怪笑聲,「小子,你膽識倒是令人欽佩,但以你的實力,只怕連我的一招都接不住!」

「那若是能呢!」白洛奇冷笑反問道。

「不可能的。」老妖婆篤定道。

「這樣好了,若是我能夠接下來前輩一招,前輩就放走我的朋友如何?」白洛奇趁機挑釁道。

「就怕一招之後,你就是一具屍體了。」老妖婆顯得十分不屑。

「不試試怎麼知道!我就怕前輩未必有這能耐!」白洛奇繼續刺激道。

「好狂妄的小子,那就吃我一掌!」老妖婆顯然被激怒,驀地,全身紅黑交錯的邪氣升騰,隨之擴散開來,方圓幾十米內的花草瞬間枯萎凋零,變得死氣沉沉,令人不寒而慄…… 「滅魂邪掌!」下一刻,老妖婆就拍出一道黑森森的掌影,妖邪之氣極重,還未逼近白洛奇,就讓白洛奇感覺有種窒息的危機感,而且,其中蘊藏的力量極為可怕,隨之可能取了他的性命。

「不愧是皇境強者!」白洛奇目光冷簇,但卻面無懼色,雖說他沒有把握能夠完全擋下老妖婆這一招,但他有把握不會受到致命的傷害。

當然,白洛奇如此拚命,也是為了保住于晴的性命。

隨後,他便施展聚靈逆天術,將自己的實力提升到靈嬰高階的程度,當然,這還遠不足以擋下老妖婆的這一掌,不過,他也只能硬拼了。

龍玄劍也隨之抽出,萬星劍法瞬間演繹。

漫空之中,無數星芒同時閃爍,凝聚強大的星力,隨著龍玄劍憑空狂襲,與那黑森森的掌影相互碰撞,不斷消耗滅魂邪掌的力量。

但可惜哪怕以靈嬰高階的實力施展的萬星劍法,在老妖婆的滅魂邪掌面前,還是顯得杯水車薪,以卵擊石。

片刻后,萬星劍法力量耗竭,而滅魂邪掌也已然沖開白洛奇的護體靈力,眼看隨時可能讓胖子重傷,甚至斃命。

就在此時,白洛奇驀地突然感到空靈界內一陣莫名的力量涌動,好似有什麼要呼之欲出,緊接著,一道冰芒光影突然從空靈界中強行狂破而出,瞬間沖入他的體內。

很快的,他就感到全身冰寒涌動,皮膚好似被某種力量影響,竟然開始不斷凍結起來,形成一片片鱗甲,慢慢的,他整個身體就像是與一件冰甲融為一體,形成華麗的外形,猶如神將天臨。

最後,一個造型詭異的冰色魔盔浮現在他的頭頂之上,頃刻間,冰芒四耀,極為驚人。

「這難道是魔盔冰甲?」白洛奇沒想到在這危機時刻,之前完全失去靈力,猶如廢銅爛鐵一般的魔盔冰甲竟然突然被激活,還與他融為一體。

當然,他也知道這應該不是意外,可能與他的神力復甦有關。

這魔盔冰甲本就是神器般的存在,所以,在相同的力量激活之下,可能重現神器之風。不過,估計這魔盔冰甲的效果未必能夠支持太久。

下一刻,那滅魂邪掌一下子就擊中胖子的胸口,但竟然被魔盔冰甲直接給彈開了。

這一切的發生就在一瞬之間,所以,連老妖婆都覺得難以置信。

「前輩,你的一招我已經擋下了。」白洛奇趁機神色毅然的說道。

「不可能,你怎麼可能擋下我的一招,你身上的究竟是什麼寶貝?」老妖婆也意識到這一點。

「這和前輩無關,還希望前輩履行承諾!」白洛奇目光冷凝。

「笑話,我是不會讓你們離開的。」老妖婆顯然打定主意要留下胖子兩人。

白洛奇也料到這一點,之前,他還有些顧及,不過,因為魔盔冰甲的力量衝破了空靈界,所以,也讓他有機會送于晴進入空靈界。

眨眼間,于晴就被送入了空靈界。

「那丫頭呢?」老妖婆見於晴突然不見,馬上喝道。

「到了一個安全的地方,如果我死了,你也永遠得不到她。」白洛奇冷笑道。

「小子,你是在找死。」老妖婆極度震怒。

這時,那蒼天古樹的樹屋突然間黑芒大作,緊接著,一柄杖影瞬間衝出樹屋,飛到老妖婆的手中。

「等你的魂魄被吸入天魔魂杖護體后,你就會成為傀儡,任我為所欲為。」老妖婆陰笑說完,馬上高舉手中的天魔魂杖,但見天魔魂杖黑光一耀,瞬間籠罩四野。

白洛奇就感覺到一股極為強大邪惡的力量撲面而來,讓他根本無法抵禦,很快的,他的神智就隨之模糊起來,這天魔魂杖的力量已經開始吸食他的魂魄。

很快的,他就感覺有什麼正從身體湧出,整個人也隨之越來越虛弱。

眼看白洛奇陷入巨大危機的時候,驀地,他懷中的炎玉天石驀地奇芒一閃,瞬間從他的衣內破空衝出,以流星之勢,直接沖向老妖婆。

老妖婆哪裡想得到會有這種情況出現,沒等她反應過來,這炎玉天石已經重重擊中她的胸口,下一刻,炎玉天石猛地光芒一耀,龐大的武靈之力一下子沖入老妖婆的體內,之後,就見一道武靈魂影從老妖婆的體內被硬生生的拉扯出來,之後,就被吸入炎玉天石之中。

「不……不可能……我居然敵不過一個臭小子!」老妖婆的武靈魂影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嚎,之後,就徹底被炎玉天石給吸收入內。

老妖婆的身軀瞬間變成一具皮囊,轟的一聲倒在了帝上,手中的天魔魂杖也隨之掉落在地上,光芒黯淡消失。

天魔魂杖的力量一消失,白洛奇整個人就像是突然活過來似的,猛地深吸一口氣,一下子清醒過來。

「好險!」白洛奇心中心有餘悸的看著老妖婆的屍體,以及屍體上的炎玉天石,他沒想到炎玉天石竟然還有吸取武靈的力量。

當然,如果不是因為這老妖婆自己大意的話,炎玉天石也不會趁虛而入,說到底,都是這老妖婆自食其果而已。

隨後,白洛奇就走到老妖婆的屍體旁,將炎玉天石收起,之後,就立刻打開空靈界。

片刻后,帝羽靈就扶著身旁披著白洛奇的一件白大褂的于晴走了出來,兩女見到地上老妖婆的屍體,也是露出震驚之色。

「是你殺了她?」帝羽靈不由問道。

「算是吧!」白洛奇聳肩一笑。

「她明明是個皇境強者,你怎麼可能殺了她?!」于晴也是難以置信。

「只能說我命不該絕!」白洛奇心知剛才如果不是炎玉天石的自主攻擊的話,他恐怕早就被天魔魂杖吸取了魂魄,成為老妖婆的傀儡。

「對了,快找找她身上有沒有千軍賦……」帝羽靈馬上想起道。

白洛奇點點頭,立刻俯身搜了一下老妖婆的屍體,但並沒有發現千軍賦。

「奇怪,如果不在她身上,那會在哪裡呢?!」帝羽靈一臉奇怪道。

「再用殘頁試試吧!」白洛奇再次拿出千軍賦的殘頁,就在殘頁出現的一剎那,樹屋上的那間堆滿白骨殘骸的屋子,突然金芒大作,強大的靈力排山倒海般的呼嘯而出,十分驚人! 白洛奇見狀,馬上騰空飛上樹屋,迅速進入那堆滿白骨殘骸的屋子,就發現就在一堆白骨之下,不斷有金芒溢出,他聚靈一震,將那些白骨震開之後,就見到一本光芒四射的金色古書,上面寫著三個金體字「千軍賦」。

白洛奇迅速拿起千軍賦后,之前的殘頁迅速化作一道金光,融入千軍賦內,但接下來,更奇異的事情發生了,就見千軍賦瞬間化為道道金流,瘋狂的流入他的體內。

「這是怎麼回事?」白洛奇面露震驚之色。

隨後,白洛奇體內就由內向外的不斷溢出金芒,化為一句句的詩詞,旋繞周身。

「長恨歌?滿江紅……破陣子……」等他仔細看了這些金色的詩詞之後,頓時露出震驚之色,就發現這些詩詞,竟然完全是來自他曾經的現代世界。

「千軍賦的創造者,莫非和我一樣是現代人?」白洛奇不得不推測道,但為何這千軍賦會突然與他融合,他也無法確定,也許可能是因為他和創造者有著相同的背景,當然,也有其他可能。

不過,白洛奇現在頭疼的是要如何跟帝羽靈交代。

不久后,那些旋繞閃爍在白洛奇周圍的詩詞也隨之消失,同時,他只覺得眼前視線一晃,忽然就置身於如金字塔一般的宮殿,一共有三層,每一層都懸浮著許多閃爍著金芒詩詞的詞句。

白洛奇認真觀察了一下,發現這些詩詞竟然是按照年代來排列的,從近代到古代,並且,還有特地的分類,有些可以增加行軍速度,有些可以增加戰鬥力,有些可以增加防禦,還有些能夠激勵士氣,甚至還能製造幻象……全部都是針對行軍作戰之用。

「難怪帝羽靈說得到千軍賦者,若是將帥之才,那必將如魚得水,如虎添翼。」白洛奇此刻才明白帝羽靈所說的千軍賦的強大之處。

當然,若是對於一般的靈者,這千軍賦並不能起到多達的作用,因為它所依據的乃是士氣,也就是想讓千軍賦發揮作用,最基礎的條件就是士氣,而士氣只有軍隊才有,因此,只能作用于軍隊。

本來白洛奇還打算把七層逛個遍后再離開,但很快的,他發現自己只能在第一層,無法將進入第二層,顯然是他的某方面能力不足。

所以,白洛奇也只好雙目一閉,等他再睜開的時候,已經回到了那間屋子之中。

「真不知道要怎麼跟帝羽靈解釋!」白洛奇苦笑搖頭,隨後,就離開屋子,飛出樹屋,直接落回到帝羽靈和于晴的面前。

「找到了嗎?」帝羽靈心急的問道。

「找是找到了,不過……」白洛奇遲疑了一下。

「不過什麼?」帝羽靈不由瞪眼道。

「不知道為什麼,千軍賦已經融合到我的身體裡面了!」白洛奇還是如實答道,反正這伸頭是一刀,縮頭也是一刀。

「什麼?千軍賦和你融合了?」帝羽靈立刻瞪大眼睛,自然也是難以置信。

「是啊!我可不是故意的。」白洛奇立刻聲明道。

「不可能的,難道你就是那個帝家找了數百年的天命之人?」帝羽靈突然激動起來。

「什麼天命之人?」白洛奇不由問道。

「當年,創造出千軍賦的那位文聖在將千軍賦交給我們帝家保管后,就曾預言將會有一位天命之人能夠與其融合,成為這個世界的救世者,所以,我們帝家也一直將千軍賦視為鎮家之寶,妥善保存。也就是,能夠融合千軍賦的,必將就是救世者!」帝羽靈的雙眸禁不住閃亮起來,她沒想到自己無意之中,竟然找到了帝家尋找許久的天命之人。

「你不是開玩笑吧,我怎麼可能是天命之人!」白洛奇不由苦笑道,不過,他心裡卻隱約覺得這並不是巧合,也許他來到這個世界,可能也是冥冥之中的註定,可是,他已經厭倦了當什麼救世者,他只想帶慕乙女他們回到自己的世界,而不是從一個無盡深淵之中跳到另一個無盡深淵。

「如果你不是的話,你就把千軍賦給我交出來。」帝羽靈直截了當的一伸手。

「我也想啊,但……」白洛奇也是相當無奈。

「所以,不管你是不是天命之人,你恐怕都要給我回帝家一趟了。」帝羽靈知道如果帶不回千軍賦的話,她也無法回去復命,所以,她只能連白洛奇一同帶回,至於白洛奇是不是天命之人,等回帝家后,由家主與長老他們再定奪也不遲。

「我們之前好像不是這麼約定的吧?」白洛奇目光一簇。

「之前是之前,現在情況有變,反正,你跟我回去就是。」帝羽靈態度強硬。

「如果我拒絕呢?!」白洛奇神色一凝。

「這可由不得你!」帝羽靈氣勢一震,頃刻之間,散發出十分強大的高階靈息。

「你竟然是高階靈者?!」一旁的于晴見白洛奇和帝羽靈突然反目,更見帝羽靈展現出人意料的事情,也是十分驚訝。

「這是何必呢!」白洛奇當然不想和帝羽靈交手。

「跟我回去,不然,我就不客氣了。」帝羽靈雙眸已經戰意騰騰。

「你該不會真要動手吧?」于晴不由對帝羽靈問道。

「我必須完成我的任務。」帝羽靈面不改色的應道。

「可我也有我的苦衷,如果真要動手的話,我只能奉陪了,不過,我不會還手……」白洛奇目光毅然的應道。

帝羽靈沒想到白洛奇竟然如此執著,其實,她也並不想和白洛奇動手,剛才也只是想嚇唬嚇唬白洛奇,但顯然白洛奇不吃這一套。

「你這傢伙……」帝羽靈氣呼呼的一瞪眼,忽然就收起氣息,雙手抱胸。

白洛奇見狀,也鬆了一口氣,因為他還真擔心帝羽靈會動真格的。

「看來你們兩個是不打算打了,既然如此,能不能麻煩給我先弄套衣服……」這時,披著白洛奇的白大褂,裡面未著絲縷的于晴非常不自在的說道。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