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住,你一定可以的。」

早在錦墨開始形成丹殼時,龜老就已經注意到了,也沒有再和青雲子說話,而是將注意力放在錦墨這裡,心裡默默說到。

龜老不再說話,青雲子就猜到錦墨可能到了關鍵時刻了,也在一旁關注,以後還有很多需要錦墨的地方,還是先搞好關係比較好。

至於用強,在青雲子看來,卻是很不划算,有自己和龜老的關係在,用不用強錦墨都能為我所用。

看龜老對錦墨的態度,可不止弟子那麼簡單,若是用強,只怕和龜老朋友就再也做不成了,敵人倒是有可能。 ?青雲子思考得失之時,龜老卻在旁邊看著錦墨點了點頭,出了口氣,輕鬆的說道。

「好樣的,成功了!」

青雲子聞言看去,錦墨身體雖然依舊顫抖,但比起剛才,已經減弱了許多,而且已經在慢慢平息。

錦墨也知道自己已經度過最危險的地方了,此時靈海內妖丹依舊在旋轉,跳動不已,但妖丹內靈力收放自如,毫無凝滯,已經不再在靈海內掀起波瀾。

終於,妖丹在錦墨的望眼欲穿之下,自主的停了下來,錦墨懷著激動的心情看去,頓時一股血肉相連的感覺油然而生,控制妖丹移動,收放自如。

感覺妖丹已經穩定,不會再出現問題,錦墨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喜悅,睜開眼,仰天大笑。

「哈哈,師傅,我成功了,我結成妖丹了,你徒弟厲害吧!……額,這是誰啊!」

錦墨笑完,正準備和龜老分享自己的喜悅!突然看見旁邊饒有興趣的看著自己的青雲子,不禁有些愕然。

「你是在問我嗎,我是青雲子!」

青雲子見錦墨,這突破之後毫無掩飾的喜悅,也覺得頗為有趣,聞言淡笑著說道。

「青雲子!額,有點耳熟啊,青雲子!我勒個去,你是青雲門祖師爺青雲子!!」

錦墨剛開始還沒有反應過來,苦思冥想之下終於想起了許多傳說,這倒不是錦墨記性不好,而是青雲子閉關幾百年,誰知道是死是活,也沒有太過在意,現在出現在自己面前,錦墨還是驚異無比,不等青雲子說話,不解的問道。

「錦墨見過前輩,傳說前輩你不是閉關了嗎,難道前輩神功大成,這才出關!」

「神功大成嗎!快了!倒是你這小傢伙,很會說話啊!」

極品腹黑未婚夫 青雲子聞言眼中閃過一絲貪婪,隨即隱沒,看著錦墨淡淡的說了一句,就不再理會錦墨,轉頭對龜老說道。

「錦墨剛突破,你先指點它修鍊吧,我就不打擾了。」

青雲子對龜老了一句,人眨眼間就已消失不見。

「師傅,這就是青雲子嗎?怎麼有點……」

錦墨看著青雲子消失不見,感覺青雲子有種難以言喻的感覺,不禁對著龜老疑惑出聲。

「嗯,他已經被慾望迷惑了心智,所以你才會有那種無比怪異的感覺。」

龜老想起青雲子,以前雖說也有些貪心,但對慾望的把控,還是比較強的,要不然也活不到現在,可這次出關后,卻有些忘乎所以的瘋狂。

龜老說完看著錦墨疑惑不解的樣子,有些猶豫不決,但想起錦墨那句,朝聞道,夕死可矣,也就沒有那麼多顧慮了,將青雲子所言盡數給錦墨說了一遍,說完望著天洞,喃喃的說道。

「恐怕,風雨欲來啊!」

錦墨卻沒有聽到龜老這句話,當聽到仙家之物時已經陷入震驚之中,在這天穹大陸,化神都罕見的,更別說仙人。

錦墨抬頭看向天洞,知道龜老的擔憂之處,但錦墨不是坐以待斃之人,有這麼好的機會,若是不去試試,怎麼對得起自己,錦墨想通之後對著龜老笑著說道。

「師傅,那些仙家之物,弟子不敢妄想,但弟子想去那悟道石處試一試,還請師傅幫我問問青雲子祖師。」

「好,既然你想去,那我就給青雲子說一聲。」

龜老知道錦墨向道之心非常堅定,也不會去阻攔,對著錦墨說了一句,閉上眼睛,開始給青雲子傳音。

不一會就睜開雙眼,對著錦墨笑著說道。

「青雲子答應了,三天之後挑選的第一批弟子會去悟道石哪裡,那個韻靈也在其中,你可以和她一同前往。」

「謝謝師傅,還是師傅面子大啊,嘿嘿!」

錦墨聞言驚喜不已,沒想到青雲子居然這麼容易就答應了,不過想到青雲子和龜老的關係也就釋然了。

「你剛突破,且還有三天時間,你就先好好熟悉一下修為吧,而且你結成妖丹,現在已經可以飛行了,也可以試試。」

龜老接著給錦墨說了許多自己的飛行經驗,讓錦墨自己練習。

「是,師傅。」

錦墨聞言興奮不已,飛行啊,地球人一直以來的夢想啊,雖然有飛機什麼的,但最想的還是自身可以飛天遁地啊!

「嘭!啊!」

「嘭!疼!」

「嘭!我就不信了!」

在接下來的兩天里,龜老身旁,經常響起肉體落地的聲音,和錦墨的慘叫之聲。

錦墨漂浮在空中離地面幾米處,身上修為爆發,靈海內妖丹更是旋轉不休,給錦墨提供源源不斷的動力。

錦墨雖然成功漂浮在空中了,但樣子卻是頗為怪異,旁邊不時響起龜老恨鐵不成鋼的聲音。

「你飄在哪裡幹嘛,飛啊,怕什麼,我妖族肉身強大,又摔不死。」

「我是讓你用靈力將自己托起,不是拖起,笨蛋。」

「你靈力很多嗎,為何你周圍一米內都是你的靈力,不知道好鋼用在刀刃上嗎?」

錦墨聽著龜老的話語,咬的牙疼,龜老絕對是在找機會敲打自己,可誰讓自己太優秀,龜老以前想敲打自己都找不到機會,這次終於讓人家逮住了,能怎麼辦,忍著唄!

「哈哈,成功了!」

終於在三天即將到來之際,在龜老不停的鞭策之下,錦墨終於成功了。

現在錦墨對於飛行,雖然還不是很熟練,但已經讓龜老找不到什麼毛病了,這對錦墨來說,就是巨大的成功。

「嘭!哎呦!」

正當錦墨興奮的大叫之時,疏忽了對靈力的控制,毫不意外的再次從空中掉了下來,發出一聲慘叫。

「呵呵,得意忘形!」

龜老看著落在地上,激起一陣塵土的錦墨,笑著說道。

「師傅,你就不會安慰我一下嗎,老打擊我!」

聽著錦墨抱怨的話語,龜老卻是不接話,對著錦墨淡淡的說道。

「你不是要去悟道石哪裡嘛,現在時間估計差不多了,你要是去晚了,我可不管。」

「我……」

錦墨想說什麼,但也知道現在不是與龜老瞎扯的時候,正事要緊,隨即不再理會龜老,搖搖晃晃的向著韻靈的洞府哪裡飛行而去。

一路上青雲門弟子看著錦墨飛行,沒想到錦墨這麼快就結成妖丹,眼中充滿震驚之色。

可看著錦墨飛行時搖搖晃晃的,彷彿醉酒,隨時有可能掉下來,眼中又充滿怪異之色。

「」 ?「看什麼看,沒見過會飛的老鼠啊!」

錦墨正在專心飛行,卻感覺有很多的目光看向自己,抬頭之下頓時尷尬不已,惱羞成怒的說道。

同時修為爆發,一股獨屬於妖丹境的威壓散發而出,金丹期弟子都是一震,而築基期弟子瞬間冷汗直冒,氣息都不均勻了,急忙低頭不敢去看。

錦墨見此,這才收起氣勢,也不再飛行了,直接落地向著韻靈洞府處,化作一道殘影,飛射而去,心想還是腳踏實地安全一點。

錦墨對於飛行還不熟練,速度還沒有在地面疾馳快,此時在地面疾馳,不一會就到了韻靈洞府處,遠遠就看到一道倩影,在洞府在等候。

「韻靈,我來了,我自己達到妖丹境了,厲害吧!」

錦墨話語還在回蕩之時,已經化作殘影,落在了韻靈肩膀上向著韻靈得意的說道。

「恭喜啊……」

韻靈看著錦墨都不知道怎麼回答了,心中充滿震驚之情。

自己和錦墨經常一起外出,每次都收穫巨大,在靈藥的支撐下,自己也才築基後期,已經讓自己師傅司徒劍心誇讚不已。

沒想到錦墨居然比自己突破的還要快,要知道錦墨還沒有修鍊時,自己已經練氣後期了。

「也許是錦墨一直將靈藥當飯吃的緣故吧!」

韻靈只能這樣安慰自己,心中微微釋然,想起正事,對著錦墨笑著說道。

「走吧,時間差不多了,去晚了可不好。」

說完化作清風,帶著錦墨向著後山極速而去,不多時就到了禁地。

此時禁地外,已經有幾人在等待了,楊振,妙齡兒這些熟人都在,加上幾個比較面生的弟子,共有十人。

「嗯,人都到齊了吧!我名青義,師從青雲子,此次所見所聞,均不得外傳,你們先發下道誓,然後我再帶你們前往。」

青義見韻靈和錦墨一同到來,隨意看了一眼,站出來說道,此次由他帶領眾人下去,青義自然不會忘了師傅青雲子的囑咐。

在場十幾個弟子眼中都是閃過一抹精光,此事如此鄭重,看來事情不簡單,隨即毫不遲疑,同時開口。

「弟子XXX以自身修為起誓,此番所見,絕不外傳,所有違背,人神共誅。」

「好了,隨我來。」

錦墨也隨著眾人一同發下道誓,青義見此點了點頭,對著眾人說了一句,率先而去。

眾弟子對視一眼,均是急忙跟上青義的腳步,向著禁地內而去。

青雲門禁地,沒有掌門之令,沒人敢亂闖,此次第一次前來,眾人都有些好奇,可除了禁地中有一座大殿,其餘之處沒有任何奇特的地方,眾人也看的索然無味,不一會就到了大殿處。

進入大殿之後,錦墨見還有兩人在此守護,見青義到來,互相點頭之後就不再說話。

替嫁:傅少的贖罪新娘 「隨我來!」

青義來到大殿首座旁,一陣細微的響動后,座位移開,露出一個入口,說話間直接走了進去!眾人對視一眼,魚貫而入,在眾人都進去之後,入口移動閉合。

隨著前進,通道內越來越陳舊,一股歲月的氣息撲面而來,不知走了多遠,就到了一座石門處,石門上花紋繁瑣,讓人眼花繚亂,歲月氣息濃厚,更顯的滄桑無比。

「此地乃是上古仙人洞府,其內有一座悟道石碑,可能有仙人傳承,你們若有所悟,必須寫出來交給師門,你等可明白!」

紀少的金牌老婆 青義在此停下來,微寒的話語緩緩傳出,讓眾人聽的神色一變,絲毫不懷疑違背的後果,急忙答道。

「師伯放心,我等明白。」

「嗯!隨我進來吧!」

青義見此微微點頭,右手一揮,在一陣轟轟聲中,石門緩緩開啟,對著眾人說道。

洞內有方圓百米,邊上架子上都已經空空如也,最為醒目的就是洞府中心處,一座高達三米的石碑,漆黑之色,放在哪裡極為顯眼,獨特的韻味散發而出,讓人不得不去關注。

「這就是悟道石碑,看著上面的道字,可進入玄之又玄的悟道狀態。」

眾弟子聞言,立馬各種震驚,均是膛目結舌,驚呼道。

「仙人洞府,這……」

「哈哈,我青雲門崛起之日不遠了!」

楊振平息一番,但任激動的向著青義問道。

「青義師伯,不知我們是第一批前來的嗎,此前可有人有所收穫?」

青義聞言微微驚異,不過還是解釋道。

「你們全是第二批了吧!我們三個師兄弟和師傅在進去之後,也曾在此悟道,可均是差了一點,且這悟道石每人只可悟道一次,若是一次不成,就再也進去不了悟道狀態。」

眾弟子聽了也是熱情稍減,雖然自認悟性不差,但誰也不能保證一定可以成功。

「說來也奇怪,我三人和師傅在石門外破解洞府封印,百年沒有進展,卻在不久前,封印突然鬆動,連續三月之後才停止,那時封印已經不堪一擊了,要不然你們現在也不可能站在這裡了。」

青義將破解石門封印時出現的怪事說了出來,也沒多想,只是當做一樁怪事而已。

眾弟子聽了沒什麼太大的感覺,不明所以,但錦墨聞言卻是心中怪異無比。

「按照時間來算,剛好差不多啊!」

錦墨當初在地底溶洞內吸收石乳三個月,修為大有精進,從半妖之境前期,直接達到了後期,進步神速,當初可是將錦墨高興壞了。

此時聽青義說封印也是在三個月內逐漸削弱,心中頓時充滿一種怪異的感覺,隱隱又有些自豪,青雲子都沒有辦法的事,居然讓我給解決了!

「算了,此事古怪,你們也不必去想,悟道之時你們看著悟道石上的道字,就可進去悟道狀態,切記不可去看下方的小字,明白了嗎?」

青雲子並沒有注意到錦墨眼中的古怪之色,就算注意到了也看不出來,向著眾弟子說了一些需要注意之事,當初青義自己都陷了進去,記憶猶新啊!

「是,師伯。」

眾弟子雖然疑惑,但看青義神色如此嚴肅,也不會去觸其眉頭,均高聲應到。

「好了,你們都到這裡坐下,開始悟道吧!」

青義見此,將眾弟子帶到悟道石旁,在其安排之下,分散開來,不一會時間,眾弟子身上都是開始散發出獨特波動,已經進入了狀態。

錦墨卻是好奇不已,小字寫的到底是什麼?為何青義如此神色,雙眼不由的瞟了過去。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