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

蛇生肖這時候詢問道。

「不知道,看你們預知未來的長短,短的話壽命會少一些,但是長的話壽命就會多不少。」陸楓回答道。

「這個……」

聽到這話,蛇生肖和兔生肖露出了猶豫之色,畢竟預知只需要一人就夠了,但是誰去預知呢?

壽命,這個東西可不是用錢就能買來的,消耗了就沒有了,一旦壽命耗盡的話,人也就到了盡頭了。

所以,這時候無論是蛇生肖還是兔生肖,她們都沒有出聲,好像都在等著對方出聲一樣。

「如果你們都不願意的話,那也沒事,反正這跟我又沒什麼關係,我只是提供一個辦法而已,具體願不願意就看你們自己的。」陸楓看到兩人都猶豫的樣子,他出聲道。

「還是我來吧!」

兔生肖聽到陸楓這話,她深吸了一口氣道。

如果只是消耗一點點壽命就能知道其他十大生肖的話,那最好不過的,但是如果發現不了的話,那也是命。

所以,兔生肖想試試看。

「兔生肖,你先試試,如果感覺壽命消耗過多的話,那就連忙停下來,十個生肖,你只需要發現五個,我發現五個的話,那就十個齊全了。」蛇生肖眼珠子微微一轉道。

她同樣身為生肖,這時候自然不可能讓兔生肖一個人犧牲的。

「好!」

對於蛇生肖這話,兔生肖點了點頭表示同意。

「決定了?」

陸楓看到兔生肖走到了白色鏡子面前時,他再次提醒道。

「我決定了!」

兔生肖深吸了一口氣道。

「好,那我就開啟鏡子,然後你將自己的雙手放在鏡子上就可以了,記住了,如果發現不了的話,千萬不要勉強,否則壽命會迅速消耗的!」陸楓提醒道。

「知道了!」

兔生肖應了一聲,然後雙手微微抬了起來。

「嗡嗡!」

就在這時,一道輕嗡聲響了起來,緊接著白色的鏡子里散發出了點點的白光。

看到鏡子啟動時,兔生肖慢慢的將自己的雙手按在了鏡子上,緊接著她的雙眼慢慢閉了起來。

下一秒,陸楓就已經感覺到兔生肖的壽命在流逝中,只不過速度並不快。

自從開啟這第三層時,陸楓還沒有使用過這兩面鏡子呢,雖然他很想看看自己的過去未來,但是因為涉及到壽命的問題,他一直都沒有嘗試。 當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兔生肖的壽命也開始加快消耗了起來,而根據陸楓的估計,短短十分鐘時間就已經消耗了五十來年的壽命。

當然,五十年壽命,這對於一個擁有靈皇初期的強者來說根本就是九牛一毛而已。

可是這也只是開始,當十分鐘過去后,兔生肖的壽命開始加快消耗了起來,平均一分鐘就要消耗十年壽命。

就這樣又過去了十分鐘,總共一百五十年壽命就這麼一去不復返了。

二十分鐘就浪費了一百五十年的壽命,這個消耗的確是相當驚人,要不是修為高強的話,這壽命根本就消耗不起的。

比如陸楓,以他目前的修為,那最多也就不到千年的壽命,如果他也這樣消耗的話,那分分鐘就會從一個青年變成中年模樣的。

見到這一幕,陸楓發現自己不預知過去未來是正確的,否則就自己這點壽命還真不夠他玩的。

「三百年壽命消耗了,她怎麼還不結束!」蛇生肖看到兔生肖的樣子明顯發生變化時,她開始擔心了起來。

「放心吧,我相信她自有分寸的!」陸楓道。

雖然這麼說,但是陸楓也有些擔心,而他給兔生肖的極限是五百年,一旦五百年壽命消耗掉的話,那他就強行將鏡子停下來。

五百年壽命,哪怕是靈皇初期強者也是受到一點影響的,當然這個影響並不是很大,畢竟那樣的強者壽命起碼有數千年之久呢。

不過一下子消耗了五百年壽命,模樣肯定是會發生變化的,就算是現在,那原本的小女孩也已經變成了二三十歲的樣子了。

「噗!」

當時間有過去幾分鐘后,隨著一道吐血聲響起,只見兔生肖連退了數步,然後一口鮮血直接從嘴裡噴了出來。

這口鮮血噴出后,她的氣息開始萎靡了起來,一共消失了四百三十年壽命,這讓她一時間有些無法承受住。

不過雖然現在情況不太好,但是並沒有生命危險,只是消耗了這麼多壽命,那得休息一段時間才行。

「兔生肖,看你的樣子恐怕得好好調養一段時間,否則對你自身會有影響的。」陸楓看著兔生肖道。

「不急,蛇生肖,我只能看到四個生肖,分別是馬,雞,羊,豬,然而具體誰是生肖,這個我看不清楚!」兔生肖虛弱的說道。

「只有四個啊!」

蛇生肖嘴裡嘀咕了一聲,消耗了四百多年的壽命只能看到四個生肖,那估計她的情況也不容樂觀。

「放心吧,接下來六個就交給我吧!」蛇生肖輕吐了一口氣。

雖然她沒什麼把握,但是說還是要這麼說的。

就這樣說著話,蛇生肖走到了白色鏡子的面前,然後直接雙手按在了上面。

看到蛇生肖的壽命開始消耗時,兔生肖的臉上露出了祈禱之色。

她只需要對方別重複她的發現,這樣一來的話知曉的生肖就更多了一些。

就算十個生肖無法全部發現的話,那多發現一個對她們的尋找也多一份幫助。

「兔生肖,你現在這樣虛弱,我送你去一比五十的時間流速中休息吧,這樣能快點恢復過來!」陸楓道。

雖然以兔生肖的修為進入一比五百都沒有問題,但是問題是現在她受了傷,進入那樣的時間流速可能會受不了。

所以為了安全起見,陸楓還是決定將她送進一比五十的時間流速,這樣既安全,時間方面也能節省不少呢。

「謝謝!」

對於陸楓這話,兔生肖只能表示感謝,她很清楚,如果不是這個人類的話,那根本就沒有這麼大的收穫。

如今已經確定了四個生肖的種族,那隻要依次去尋找的話,相信十二生肖很快就能聚齊的。

就這樣,陸楓將兔生肖送進了第二區域后,他又返回了第三層。

「噗!」

和兔生肖用了差不多的時間,蛇生肖同樣吐了一口鮮血,而她也消耗了將近四百年的壽命。

「怎麼樣?」

看到蛇生肖虛弱的樣子,陸楓連忙詢問道。

如果蛇生肖發現的生肖和兔生肖有重複的話,那情況就不容樂觀了。

「牛,虎,龍,狗,我也發現了四個生肖,而且也同樣無法確定誰是真正的生肖。」蛇生肖喘息著。

由於一下子消耗了四百年壽命,因此蛇生肖的樣子也發生了一些變化,樣貌比起之前要年長了幾歲。

「知道了,你也快去休息吧!」

陸楓輕點了點頭,雖說還有兩個生肖沒有被發現,但是能夠發現八個生肖已經很不錯了。

下一秒,陸楓就將蛇生肖也送入了第二區域讓其恢復了起來,而至於他自己的話,那自然不會站在原地了。

既然現在已經知道了八個生肖種族,那自然得先把這八個種族給摸摸清楚了,這樣到時候一旦有生肖覺醒的話,或許他還能阻止悲劇的發生。

就這樣,離開了通天塔后,陸楓就讓魔炎大地虎帶著趕路。

一路上,陸楓儘可能的去找熟悉半獸人分佈的人,但是很遺憾,一路走來除了妖獸外,一個半獸人都沒有遇到。

不過就算這樣,陸楓依舊繼續前進著。

「陸楓,那邊有動靜,咱們要不要過去看看?」差不多走了半個時辰后,魔炎大地虎出聲道。

「好,過去看看!」陸楓輕點了點頭。

找了這麼就才發現有動靜,那陸楓自然不會錯過了。

而得到了陸楓的命令后,魔炎大地虎連忙換了一個方向加快了速度。

「主人,就是那裡!」

當魔炎大地虎跳躍到一個山丘上時,在山丘的下方,十來個半獸人被五六個手持武器的人給包圍了起來。

「大哥,想不到咱們的運氣真不錯,才剛剛出來沒多久就遇到了這幾隻豬人,看他們一個個肥碩的樣子,估計能賣一個好價錢的!」一名男子望著聚集在一起的半獸人咧嘴笑了起來。

「都知道能賣一個好價錢,那還等什麼,還不下手抓住他們,快!」長有絡腮鬍的中年男子輕聲喝道。

「好嘞!」

隨著一道厲喝聲響起,下一秒幾把散發著寒芒的大刀就朝十來個半獸人砍去。

「啊!」

因為害怕,一個豬女直接抱頭趴在地上大叫了起來,而她這麼一叫,其他豬人也都趴在了地上。

「哈哈哈!」

看到這些豬人這麼快就投降時,幾個手持武器的男子頓時笑開了花。

對於他們來說,豬人是最容易捕捉的半獸人,因為他們天生膽小,只需要嚇唬一下,他們立即就會嚇的動彈不得。

「把他們都綁起來帶走!」

見到不費吹灰之力就抓住了這麼多豬人,領頭的大哥自然是高興不已了。

不過就在這時候,一道身影從山丘中緩緩的跳了下來。

「住手!」

一道厲喝聲響起,只見這道身影手持一根鐵棍出現在了幾人的面前。

「凝丹中期?」

領頭的絡腮鬍中年男子看了一眼出現在他們面前的男子,然後眼中露出了不屑之色。

「小子,區區凝丹中期也想來逞英雄,你是不是活膩了!」一個扛著一把大刀的男子不屑的說道。

他的修為達到了靈嬰初期,只不過看氣勢應該是剛突破不久的樣子。

「是不是活膩了過招了才知道啊!」青年男子用棍指著這個大刀男子,然後臉上露出了挑釁之色。

「你找死!」

被一個凝丹中期的小子挑釁,這個大刀男子頓時氣不打一處來,就好像自己的耳光被人狠狠打了一巴掌似得。

「大哥,這小子就交給我解決了,你們先把這些豬人都綁起來!」大刀男子舔了舔嘴唇,下一秒一個箭步就沖了出去。

「來得好!」

青年男子見狀后,他的臉上露出了興奮之色,旋即他揮起手中的鐵棍迅速迎了上去。

沒錯,這個青年男子不是別人,正是陸楓,而他之所以獨自一人跳下了,那自然是想要和人過招了。

自從陸楓收服了通天猿猴他們后,他發現自己幾乎都不動手了。

當然,之前遇到的敵人就算他想動手也是沒辦法的,畢竟實力差距太大了,而現在遇到的人修為都在靈嬰期時,他自然有些蠢蠢欲動了。

如果一直不動手的話,陸楓擔心自己會手生,到時候實力反而會越來越退步呢。

至於魔炎大地虎的話,陸楓並沒有將他收入到通天塔之中,而是交給了它一個非常重要的任務。

「鐺!」

隨著一道金鐵聲響起時,只見一刀一棍狠狠的撞擊在了一起。

緊接著兩道身影直接後退了起來。

「怎麼可能?」

大刀男子見到修為僅為凝丹中期的小子竟然只後退了四五步就穩住了身影時,他的眼中露出了震驚之色。

要知道剛剛自己也退了六七步才卸掉了身上的力量,對方竟然比起自己還少退了幾步。

雖然只有一兩步只差,但是這其中的差距卻顯而易見。

「看來你果然有幾把刷子么,不過就算這樣又如何,讓你見識一下什麼是真正的實力!」大刀男子厲喝了一聲,旋即他雙手握刀,緊接著一股磅礴的刀氣從他的刀身爆發而出。 「無我棍法,天崩地裂!」

「無我棍法,地動山搖!」

「無我棍法,極限一擊!」

當一道道厲喝聲響起來時,只見陸楓一棍又一棍接連不斷的朝對手掄去。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