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謝前輩,多謝前輩。」要守護凡間萬年?這對於他一頭妖獸來說,實在是太過難受,但難受歸難受,總比失了小命的好。

「去吧。」只見清風仙人衣袖一揮,瞬間將雙頭怪獸打落下山。

接著,清風仙人又將躲在石頭後面的凡人,將他們的記憶抹除掉,然後也一併送下山去。

泰山上,清風仙人拿出一些仙藥替東華上仙療傷,不到一會兒功夫,東華上仙的傷就好的七七八八了。

「不知東華上仙此行欲往所處去啊?」傷好后,東華上仙跟清風仙人告別,卻被清風仙人叫住。

「東華此生以降魔衛道為己任,天地之大,哪裡有妖魔,哪裡就能見到東華的身影。」東華上仙正義凜然,道。

聞言,清風仙人對於這位上仙肅然起敬,說實在的,已經很少有仙人能夠保持一這麼一顆正義的心了。

「恕我直言,以東華上仙的才能,屈尊在這一片天地,那是埋沒了人才。」清風仙人眼睛一轉,心中產生了一個想法。

「何不去一個更能施展拳腳的地方,這樣才不枉在仙界走這麼一遭。」清風仙人微笑道。

「哦?何處?」東華上仙驚訝。

「真元界!」

聞言,東華上仙一愣,而後輕輕嘆了一口氣。

「這個東華並不是沒有想過,只不過真元界中,勢力門派各割明顯,散仙基本很難在真元界內站穩腳根。」東華上仙苦笑,道。

「哈哈,實不相瞞,我們剛從真元界而來,如果東華上仙有這個意思的話,在下倒可以做個引薦人,確保東華上仙你可以加入一方勢力。」清風仙人微微一笑,道。

「哦!」東華上仙一驚,他雙眼再次望向清風仙人,心中浮起了一絲複雜的呢緒。

許久不見,怎麼感覺眼前的清風仙人跟以前大不一樣了。

「其實東華對於真元界的一些情況也略有了解,不知你所能引薦的勢力,稱何名字?」東華上仙好奇,道。

「神武殿!」清風仙人毫不猶豫,說道。

聞言,東華上仙雙眼一縮,臉上掛上了濃濃的震驚之色。

神武殿,那可是真元界的一方大勢力啊,而且這個勢力的實力在真元界中,還是數一數二的。

「當然,如果上仙不滿意的話,還有另一個去處。」清風仙人認真說道。

「哦?」這下,東華上仙興趣來了,「哪裡?」

「仙藥谷!」

卧槽!

此話一出,東華上仙馬上就傻了。

顯然,仙藥谷的名聲,不止在真元界人人皆知,在仙凡界中,也是廣為傳流的。

「這……」東華上仙有些驚疑,道:「你說的可是真的?」

「嘿!」這時,熊然站了出來。

「真金都沒有這麼真,你知道我大哥是誰,你知道我是誰?現在在整個真元界里,就沒有人不認識我大哥的,更沒有人不認識我熊大人的。」熊然一副相當了不起的樣子。

聞言,東華上仙擦了一把汗,哪裡來的黃毛小子,口氣這麼大。

「你是誰?」東華上仙不禁問道。

「我?」熊然嘿嘿一笑,道:「大名鼎鼎的熊然,熊大人,就是神武殿殿主的義子,而我大哥呢,不僅是神武殿內最年輕最帥的長老,還是仙藥谷的清風大人,整個真元界的天驕之首。」

一連竄的頭銜從熊然口中說出,東華上仙都有些懵了。

他很想來一句:吹牛逼瞎扯淡。

但是看到清風仙人那一臉肯定的表情后,東華上仙話到嘴邊卻又吞了回去。

接著,清風仙人直接掏出兩塊令牌,遞給了東華上仙,然後認真說道:「這裡分別是神武殿和仙藥谷的令牌,如果東華上仙決定好了,便可以憑著令牌,去到你想要去的地方。」

聞言,東華上仙小心翼翼地接過令牌,一雙眼神不斷閃爍著。

看來,還真是……

「好了,我們還要去其它地方,閑話就不多話了,日後到真元界見吧。」清風仙人微笑道。

「竟然這樣,那在下先行謝下了,引薦之恩,東華銘記於心。」東華上仙抱拳,行了一禮,然後便離去了。

而清風仙人和熊然,他們在仙居處停留了一小會,便也下落到凡間,開始物色人物。

「也不知道心儀之人何時能出現?」清風仙人喃喃道。

反正還有四百多年時間。

不急。 時間總是過得那麼的快。

清風仙人於仙凡界中四處遊歷,眨眼已過了百年。

熊然這小子嫌這樣的日子太過無聊,所以隻身進入到人間城池內玩耍,清風仙人原本不答應的,但是實在拗不過這熊小子的性子,所以只能與熊然約法三章。

不能無端起禍,不能傷及無辜,不能表露身份。

而以熊然如今的實力,相信在仙凡界中,不會有什麼敵手,所以倒也不會遇到什麼危險,這一點清風仙人還是挺放心的。

此刻在下界,一艘小船行駛在水流湍急的河流上。

小船上有一老漢和一位姑娘,老漢約莫六十餘歲,滿頭白髮,背著一個包袱,從他臉上的憂慮的表情來看,他們似乎正碰到什麼難事。

「小姐,你再堅持會,我們馬上就能過江了,過了江就安全了。」老漢朝著身旁那名姑娘說道。

只見這名姑娘,二十歲出頭,長得青春靚麗,秀氣可人,她拽緊了拳頭,美麗的俏臉蛋上,也是帶著一絲焦慮之色。

「嗯,這一路來辛苦古叔了。」姑娘微微點頭,說道。

船上,船夫快速地划著船漿。

嘣嘣嘣……

忽然!

在這一隻小船的周圍,水面上響起陣陣破水聲,接著十幾道身影從水中衝出,個個都身著黑色行裝,蒙著面,手中都握著大刀。

這些人以輕功踏在水面上,一看就知道他們屬於人間暗殺組織成員,也就是殺手。

船上,船夫見到這一陣勢,嚇得想跳水逃走。

「啊……」然而船夫剛躍入水中,只見蒙面人一隻大刀精準的朝水裡一插,頓時水中散發出一股鮮紅,船夫亡命。

「霍楚柔,今日你插翅難逃!」殺手中,有一人大喝。

「你們……你們還有沒有人性,霍家已經被你們屠殺了,就剩小姐一人,難道你們還要趕盡殺絕嗎?」船上的老者護在他們小姐身前,聲音有些顫抖,道。

「人性?你跟殺手講人性?」蒙面殺手們頓時個個大笑。

「你們,你們不能這樣。」老夫握著拳頭,滿臉驚慌。

「上!」只見蒙面殺手的頭一聲令下,其它殺手紛紛動手,拎著大刀狠狠砍去。

「啊……我跟你們拼了!」見狀,老者咬著牙齒,衝上去想跟這些蒙面殺手拚命。

然而結果可想而知,蒙面殺手們一刀斬在老者的胸前,一條深長的血紅傷口出現,老者倒地,帶著一股不甘的眼神,直直地望著船上的霍楚柔:「小……小姐,快……快走!」

說完,老者斃命。

「不!古叔!」霍楚柔尖叫,一雙水靈靈的眼睛瞬間湧出了眼花。

霍家,世代從商,就在三個月前,霍家家主,也就是霍楚柔的父親,無意間得到一件秘寶,傳聞得此秘寶者,可修仙得道。

這可把霍家家主給高興壞了,豈料就是這一件秘寶,給霍家帶來了滅頂之災。

江湖上一個邪惡的幫派,得知此消息后,為了得到這件秘寶,派出無數殺手,將霍家滅口。

霍楚柔在下人的掩護之下,逃到了這裡,本以為逃出生天了,卻沒想到最終還是落入虎口。

「給我殺!」水面上,殺手頭目一聲令下,其它殺手便紛紛拎著大刀,朝霍楚柔斬去。

視線移到天穹之上,清風仙人正好路過此地,低著頭望著下方江河上發生的這一幕。

「凡間之事自有其秩序,仙人插手不得。」清風仙人搖了搖頭,便準備離去,他並不是冷血,見死不救,而是深知在凡間所發生的事情,冥冥之中都已經註定了的,仙人如果強行出手干擾,便會破壞已有的秩序,不僅給自己,也給凡間帶來一些不好的後果。

然而,當清風仙人剛要動身離去時,他卻渾身一顫,接著雙眼滿是震驚地望著下方接下來所發生的一幕。

「殺!」十幾柄大刀瞬間斬來。

「啊……」霍楚柔滿臉懼意,她失聲驚叫,而正是這萬分危及之際。

忽然!

在霍楚柔身上,爆發出一陣強烈的光芒,光芒伴隨著強大的氣息,瀰漫開來。

嘣嘣嘣!

頓時間,所有的殺手被這股強大的氣息籠罩住,他們滿臉的恐懼,下一刻,這些殺手全都被抹殺在無形之中。

「怎麼……可能!」這是殺手頭目最後的一句話。

嘣!

所有殺手都消失了。

而霍楚柔也直接倒在了船上,暈了過去。

「這是……」上方,清風仙人清清楚楚的看著這一幕,他感受到霍楚柔身上所散發出來的那股氣息,這讓得清風仙人震撼不已。

因為這一股氣息,對於清風仙人來說,很熟悉。

「鯤鵬氣息、鯤鵬血脈……這怎麼可能。」清風仙人雙眼閃爍著。

「難道……這個小姑娘便是很久以前,太上老君所說的,鯤鵬遺留在凡間的後代?」清風仙人猜想法。

嗡!

為了證明這一猜想,清風仙人提起雙指,在眼皮間擦過,接著睜眼時,清風仙人的兩隻眼睛都變成了金色,金光四射,一對金眼不停地在下方霍楚柔身上掃過。

火眼金睛!

這樣的神通,能夠看清一個人的本質。

「果然如此!」片刻之後,清風仙人收起火眼金睛,然後深深的呼出一口氣。

「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這一刻,清風仙人笑了,笑得很大聲。

因為尋找了一百多年的徒弟,終於出現了,擁有鯤鵬血脈的人,那是絕佳的人選。

「哈哈哈……」只見清風仙人手掌一擺,掌心處發光,接著一顆散發著神聖光芒的墨綠色圓綠出現。

天靈珠,當初東嶽帝君傳授給清風仙人的仙寶,也算是師門信物,所以清風仙人打算傳承給他的徒弟。

「去!」將天靈珠拋下。

嗡嗡嗡!

只見天靈珠從天穹上降落,落到下方河流小船上,滾落到霍楚柔的身旁。

「修仙不可無仙材啊。」清風仙人思慮了一下,然後手掌一揮,數十株仙藥降落,也一齊落到了霍楚柔身旁。

「呵呵,該做的都做了,接下來能不能在短時間內位列仙班,就全看這丫頭的造化了。」清風仙人微微一笑,他並不打算出面,而是選擇在暗中觀察自己這位徒弟。

正所謂師傅領進門,修行靠個人,如果路都給鋪好了,那走路的人的腳,只終也只能是軟綿綿的腳。

「咳咳咳……」

不多時,小船上的霍楚柔醒了,她滿臉遲疑地望著周圍,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什麼事。

「這是……」突然,霍楚柔看到身旁有一顆墨綠色圓珠和一堆藥材,頓時露出驚容。 小船上,霍楚柔一陣驚疑。

雖然不知道發生何事,但由於害怕會有殺手繼續追來,所以霍楚柔拿起了船槳拚命的划,人在遇到危際時,總能發揮出意想不到的能量。

劃了小半天時間,終於了到彼岸,那裡是通往另一座城市的方向。

霍楚柔將那位老奴的屍體安葬后,便獨自起身,她也不知道要去哪裡,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現在就剩我一人了,必須靠自己。」霍楚柔咬了牙齒,艱難前行。

路過一綠蔭大通。

忽然!

四周圍響起一陣陣邪惡的笑聲,接著十幾道身影從兩側的樹林中竄出。

「咦嘻嘻,等了半天,終於有人來了,還是位漂亮的姑娘。」這些人身裝一身強盜服裝,獨角、粗眉!

「你們……你們想幹什麼?」霍楚柔驚呼一聲,她不斷後退。

「幹什麼?哈哈哈,小娘子,你說我們要幹什麼,不就是想干你……」強盜滿臉邪惡的表情。

「啊……你們不能這樣,你們還有沒有王法了。」霍楚柔一張悄臉上帶著驚慌之色。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