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啊,我們給你面子,你也給我面子不是,當日你加入丐幫的時候,是怎麼說的?有難同享,有福同吃是不是?」那劉大陰測測的說道。

「是!」那古發財低頭說道。

「什麼?你什麼時候加入的這乞丐幫?」那鳳兒震驚的瞪大了眼睛。

「傻女人,你爺們原本在外面根本就沒有做什麼生意,自己爺們啥本事自己不清楚嗎?就這麼一個好吃懶做的德行,還能在外面做出什麼生意來?只不過整日里跟著我們行乞而已!」那劉大不屑的說道。

「古發財,你這個騙子!」那鳳兒聽了事情的真相,頓時眼一閉,就昏死了過去。

「求求你們先放過我,放過我吧?」那古發財也顧不得昏死過去的鳳兒,不停的跪在地上磕頭道。

「放過你倒不是不行,除非你跟著我們丐幫走才可以!」 愛你,一錯到底

「不行呀,我可告訴你們,我的正房夫人,那可是宮裡的第一皇妃娘娘的干姐姐,我那親生的女兒可是被皇妃娘娘親封為公主的,我的好日子可是馬上就要來了,到時候,你們想要多少錢,我全部都還給你們如何?」那古發財祈求道。


「就憑你?」那劉大似乎不信,臉上滿是嘲諷。

「我對天發誓,我說的可是真的!」古發財急急的說道。

「我管你發不發誓,把欠我們的都還回來,這幾年你也欠了我不少了吧?」劉大冷笑著說道。

「老大,你就發發慈悲,給我幾日的時間,我定然全數都還你了!」那古發財急的想要逃走。

「還想逃?」那劉大一把抓住他的衣服領子,然後抬腳便把那古發財踹翻在地,一雙髒兮兮的腳踩在古發財的臉上,令人作嘔的味道,直讓古發財喘不出氣來。

「求求你,放了我吧,求求你了!」那古發財雙眼凸出,難受的掙扎著。

「想要放你容易,交出銀子來,我丐幫上上下下幾百號人,可要全都靠我養活呢!」那劉大不依的說道。

「我真沒錢!」古發財嘶聲說道。

「沒錢就給我打,照死里打!」劉大冷聲說道。

「住手!」突然貧瘠的小院子裡面衝進來一些穿著鎧甲的禁衛軍,緊接著一個穿著貴氣的女子便出現在院子裡面,只見她頭帶鳳冠,身旁還伴著一個嬌俏的少女,那少女在看到躺在地上的古發財的時候,眼底閃過一抹異樣。

而在那少女的身旁則站著一名女子,她的神情哀傷,似乎有極重的心事。

「皇妃娘娘在此,還不跪下行禮?」只聽那冷蕭冷聲說道。

劉大慌慌張的跪下,而所有的丐幫之人全部都依言跪在了地上。

古發財能得以喘息,便掙扎著坐起,像是一隻死狗一般,在一旁呼呼喘著粗氣。

「劉大,我說了你還不信,你可親眼見到了!」那古發財得意洋洋的說道。

劉大抬了抬眼皮,狠狠的瞪了古發財一眼。

「地下所跪何人?」花琉璃淡然的開口問道。

「回皇妃娘娘,是賤民劉大!」那劉大低聲說道。

「劉大,你這是在做什麼?怨不得今日我在城內並沒有見過幾個乞丐,還以為我大燕王朝富國安民,連行乞之人都消失了,卻不曾想,竟是全部都擠到這個小院子裡面來了,這裡可有什麼好東西嗎?讓你們都趕來了?」花琉璃輕笑著說道。

「回娘娘,沒有!」那劉大低聲說道。

「娘娘,你殺了他,他剛剛欺負我來著!」那古發財看到了劉家娘子來了,膽氣也是壯了一些,隨即嚷嚷道。

「古發財跪下!」花琉璃冷喝一聲。

「為何要我跪下?」那古發財皺眉說道。

「皇妃娘娘,這人品行惡劣,口口聲聲說加入我們丐幫,卻是好吃懶做,經常靠著耍些小手段,小陰謀,讓別人行乞來的東西都給他吃,甚至還被他帶回家來,如今,我們都是來跟他討賬來了!」那劉大辯解說道。

「原來你做的是這樣的營生?」花琉璃譏誚的看著那古發財。

「我不是年紀大了,賺不來錢了嗎?」那古發財訕訕的說道。

「這裡有銀子!」花琉璃霍地從冷蕭的手裡拿過了一個小包袱,扔到了地上,噹啷一聲,發出一聲沉悶的響聲。

「銀子?」那古發財的眼睛瞬間亮了,隨即爬過去,然後解開了小包袱,只見裡面正是閃閃亮的銀子。

「好多銀子呀!」一旁早已醒來的鳳兒讚歎道。

古發財將那銀子全數都抱在了懷裡,皺眉道:「謝謝娘娘替我還賬!」

「你怎麼知道這些銀子是替你還賬的呢?」花琉璃冷冷的看著古發財。

「難道不是嗎?」古發財驚疑的看著花琉璃。

「姐姐,你來說吧!」花琉璃看向了一旁的劉家娘子。

「是你?」古發財眼神熱切的打量著劉家娘子,原本他離家的時候,劉家娘子因為要帶兩個孩子,所以,那時候人明顯的蒼老了許多,那張臉黃的,幾乎都已經不能看了,而現在,因為劉家娘子在宮裡的生活優越,皮膚也休養了過來,並沒有因為自己的年紀大了,就顯得難看了,倒是因為保養的好,那身段卻也是越來越勾人了,尤其是看在古發財的眼裡,只恨不得立馬將那劉家娘子抱在懷裡才肯罷休,而一旁的鳳兒看到了古發財的眼神,只覺得眼前一黑,險些噴出一口黑血,她想也不想的立馬沖在了古發財的身旁,擋住了他的視線。 第0149章 收服金靈

金靈隨即也擺出了應戰的陣勢,冷聲應道:“那就來吧,不要以爲我會怕你!”

水靈急忙上前阻止道:“不許再打了你看這周圍的花花草草都讓你們給破壞了。”

金靈本來就不是一個鬥狠逞勇的主,只不過是巨靈鱷實在是逼得他有些下不了臺,現在看着水靈出來阻止他也就打算藉着這個臺階下。巨靈鱷雖然是神獸,可是卻已經失去了本體,現在的戰鬥力醉倒也就是八階魔獸,所以他還是完全有能力在十招之內,把它給擺平的,只不過他背後的那一個人實力實在是恐怖之極,不是他能夠招惹的了的。

巨靈鱷雖然以前實力極爲強橫,可是如今本體已失,這個大虎鯊的軀體還有諸多不適應,根本就不是金靈的對手,而且更爲重要的是主人現在已經不在了,不然的話,別說是金靈,就算是上古神獸它也絲毫不懼。剛纔的真是實在是有點騎虎難下,現在水靈出來阻止,他也就趕緊藉着這個臺階下來,要不然一會打輸了,自己才更丟面子呢!

想到這些,金靈和巨靈鱷幾乎都是同聲喊道:“好,看在水靈的面子上,今天就先不打了。”

水靈聞言流着嘩啦啦的口水嘿嘿笑道:“這纔對嘛,你們陪我一起玩好不好?”

一旁的林宇見狀,差點笑過去,這水靈竟然如此……

水靈發現林宇在笑個不停,一蹦一跳的跑到他的面前,流着嘩啦啦的口水興奮地叫道:“哥哥,你在笑什麼呢,這麼好笑,我也要聽?”

林宇笑着應道:“我在笑水靈這麼厲害啊,只要一句話,就能夠讓他們兩個不打架了。”

水靈手舞足蹈的嘿嘿笑道:“那當然了,水靈很厲害很厲害的。”

林宇又輕聲的在水靈耳邊嘀咕了幾句,水靈聞言很是興奮的點了點頭,隨即跑到金靈的面前,嘿嘿笑道:“哥哥他想讓你去乾坤戒裏去陪我一起玩,不知道你願不願意,不過哥哥說不要說是他說的。”

林宇聞言差點就直接暈過去,他原本是打算讓水靈邀請金靈到乾坤戒裏去,那裏是他的地盤,可以循序漸進的來,可是水靈竟然把他的話給原封不動的說了出來。金靈對於人類本身就有極強的偏見,這纔好了,這個計劃肯定要泡湯了。

不過金靈好像並沒有注意到後面的那句話,所有的注意力都在乾坤戒身上,有些驚愕的問道;“水靈,你是說上古奇寶可逆天地的乾坤戒?”

沒等水靈答話,巨靈鱷就搶先說道:“正是那個可逆天地的乾坤戒,現在光明聖虎和噬魂獸都在裏面,你要不要也加入?”

光明聖虎在裏面,金靈倒不奇怪,它本身就是那人的坐下神獸,不過噬魂獸倒有些讓它心驚了。他們自然之靈沒有本體,是不死不滅之體,只有沉睡,沒有死亡,而且可以幻化成他們所對應屬性的一切物體,就算是實力修爲高出五他們三五個大等級,想要捉住他們都不是什麼容易的事。

不過噬魂獸就不一樣了,他天生就對所有空間結界禁制免疫,專門吞噬別人的靈魂,三域九天之內,一直都有這樣一句歌謠,噬魂獸出,萬物魂飛!

林宇看出了金靈已經開始有點動心了,立即微微一笑,道:“金靈,我們之間都只是朋友關係而已,並不是主人和奴隸的關係,你要是想來加入我們,我們也一定會非常熱心的歡迎你這個新朋友,要是不願意的話,我們也絕不勉強,只希望我們以後再見面也還都是朋友。”

林宇的話,正好說中了金靈的顧忌所在,它的高傲不會讓它臣服於任何一個人,就連當年的玄天子都沒有做到。

水靈也趁機說道:“金靈,你就來唄,和我一起玩好不好?”

混世小色醫 :“金靈,你要是到了乾坤戒裏,如果不想呆了,還可以隨時離開,我們絕不阻攔。”

金靈咬了咬牙齒,道:“好,我答應你,但是我有三個條件,不然的話,一切免談!”

林宇聞言,心中大喜,急忙說道:“你說吧,什麼條件?”

金靈稍作片刻沉思,道:“第一,我們之間的關係是朋友和朋友之間的關係,而不是主人和奴隸之間的關係。”

林宇點了點頭,道:“這一點絕對沒問題,那第二個條件呢?”

金靈接着說道:“第二,我隨時都可以離開,你們任何人都不許阻攔!”

林宇微微一笑,又點了點頭,應道:“我剛說過,你可以隨時離開的,我們絕不阻擋!”

金靈繼續說道:“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條,你不許命令我去做任何事情,就算是命令,我也絕不會聽的。”

林宇嘿嘿一笑,道:“朋友之間不存在命令這個詞,只存在相互幫助,我想在我們遇到危險的時候,作爲朋友你也不會見死不救吧!”

林宇耍了一個小計謀,這麼一來以後即可以堵住金靈的後路,有困難的時候讓它幫忙,也不用違背今日它所說的三個條件。

金靈雖然從上一任沉睡中醒來,已經又活了幾萬年,可是心機和林宇比起來,還是單純的很,急忙點了點頭,應道:“那是當然,朋友有難,就算是刀山火海,我金靈也一定會義不容辭。”

林宇欣喜之情溢於言表,隨即便連聲叫了三個好:“好,好,好,金靈果然夠朋友!”

水靈流着嘩啦啦的口水,跑到金靈面前嘿嘿笑道:“金靈哥哥,以後要陪我我玩啊!”

自然之靈中五行精靈金靈和水靈一直以來都是很好的朋友,看着水靈奶聲奶氣的跑到自己面前,金靈就心生喜歡,立即就將它抱了起來,嘿嘿笑道:“我當然會陪你一起玩啦,要不是爲了陪你一起玩,我纔不去呢!”

林宇見此情景心中大喜,道:“那時候不早了,你們就先進乾坤戒裏玩去吧!”

林宇的話音剛剛落下,就只見成千上萬個淘金鼠從山崖裏,石縫裏,草叢裏,密林裏甚至地縫裏都鑽了出來,全都拜在金靈的腳下,一陣嗚呼哀哉,嘰嘰呱呱的說一些林宇根本就聽不懂的話。 「鳳兒,你幹什麼?」古發財呵斥道。

「不許你看!」鳳兒說道。

「走開!」古發財用力的將那鳳兒一推,便跌倒在了地上,那鳳兒隨即哭了起來,她這一哭,三個泥猴子也跑了過來,抱著古發財的大腿就是一頓哀嚎。

花琉璃皺了皺眉,只看著眼前的混亂,希望能快點結束。

「古發財,你欠劉大多少銀子?」劉家娘子凝眉問道。

「娘子,有五百兩!」那古發財受寵若驚的說道。

當劉家娘子聽到娘子這個稱呼的時候,眼神本能的抖了抖,她從袖子裡面掏出一張文書遞給了古發財。

「這是什麼?」古發財凝眉說道。

「你看看便知!」劉家娘子說道。

那古發財打眼一看,只見上面寫著,和離文書,他眉心一擰,想也不想就把那張文書又塞到了劉家娘子的手裡,寒聲道:「想和離,沒門!」

「為何?」那劉家娘子氣急的看著他。

「你以為我肯?」古發財眼底滿是冷笑。

「古發財,你別給臉不要臉!」那劉家娘子氣急敗壞的罵道。

「我就是不要臉了,你以為你手裡的搖錢樹,我肯放開,那我古發財就是腦子秀逗了!」古發財冷笑道。

絕色王妃要逆天

「既然你不同意和離,那這些銀子你就自己去還吧,你當年帶著小妾離開,已經犯了寵妾滅妻之罪,該當極刑!」花琉璃冷冷的說道。

「當年我沒有拋棄妻子!」那古發財辯解道。

「有沒有最有發言權的不是我,而是姐姐,姐姐你說?」花琉璃把目光看向了劉家娘子。

「是!」劉家娘子點頭道。

「既然如此,這五百兩銀子你自己還吧,那劉大,這錢你還是跟他要吧,他的事情我們不管!」花琉璃無情的說道。

「什麼?你們不管?」那古發財急了,連忙抓住劉家娘子的胳膊說道:「我是你的夫君,

你不能不管我的事情!」

「當年你不也是對我們孤兒寡母的棄之不顧嗎?我有什麼責任再管你?」劉家娘子不滿的看著古發財。

「蘭兒,你娘不管爹爹,你可不能不管呀,你可是我古家的血脈呀!」那古發財求助的眼神看向一旁的如意公主。

「大膽古發財,莫不是認不清現實,站在你面前的是如意公主,不是什麼蘭兒!」花琉璃呵斥道。

那劉大的眼底射出了兇狠的光芒,他拱手道「皇妃娘娘,我丐幫與古發財實屬私人恩怨,請皇妃娘娘准許我要對丐幫的人負責,這帳我們必須是要討回來的!」

「你那什麼還呀?」那鳳兒哭訴道。

眼瞅著丐幫的人兇狠的逼上來,古發財眸光閃爍,他害怕的後退了半步,只見劉家娘子果然根本就沒有要幫他的意思,他不由得心裡緊張起來。

「我真的沒錢!」古發財可憐兮兮的看向了一旁的劉大。

「早幹什麼去了?」劉大冷哼道。

看著兇狠的劉****上來,那古發財嚇得冷汗都流了下來,再退後幾步,便退到了牆壁之處,抵在牆壁上,他已經半點退路都沒有了。

「還不還?」那劉大冷冷的問他。

「我說了沒有!」古發財嘴硬的說道。

「擺在你面前的你都不要,你還敢說你沒有,卸胳膊!」劉大冷冷的喊道。

「救命呀!」那古發財一聽此話,便嚇壞了,連忙大聲喊道。

花琉璃只是和劉家娘子冷冷的看著發生的一切,卻是一句話都不說。

「你們真的不管我?」那古發財驚恐的看著異常冷漠的劉家娘子。

「你死了與我何干?」那劉家娘子冷聲說道。

「你這個賤女人,他原本也是你的夫君呀!」那鳳兒氣急敗壞的罵道。

「啪!」燕如意突然衝上前,一巴掌打在了鳳兒的臉上,嬌喝道:「再敢嘴裡罵人,信不信我給你拿著針封死了?」

那鳳兒單手捂著臉,膽怯的看著燕如意,回頭看著同樣驚恐的古發財,不由得心底升起一陣的涼意。

那古發財的眸光沉了沉,他算是看明白了,原來打的如意算盤,已經完全不能實現了,想到這裡,不如能得一點是一點,眼睛落在那包著銀子的小包袱上,不由得沉了下去。

「怎麼?看清楚了沒?古發財,你這胳膊,今日我可是卸定了!」劉大惡聲惡氣的說道。

「好,我看清楚了,那銀子我要了!」古發財緊緊咬著嘴唇說道。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