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好好,非常好,真的非常好。這個人已經死了,接下來你們兩個還準備動手么?」尹霜看著已經昏死過去的秦風,對著陸紫萱和王獸冷聲道。

陸紫萱看了看尹霜搖搖頭道:「城主大人,我們反抗與不反抗都是徒勞,說句實話,這一次十大宗門交流大賽的第一名就是秦風秦大哥,連他都不是城主大人的一合之敵,我們也就不自取其辱了。請城主大人動手吧……」

「哦?你這個小孩還挺倔強的,不過你要是死了就沒有什麼遺憾么?不如這樣吧,我提個建議,若是你答應了的話,那我可以考慮放過你!」尹霜想了想笑著對陸紫萱說道。

能不死誰又願意死呢?陸紫萱自己當然也不想死,他還有很多的事情都沒有完成呢!

不過她其實有一點已經是非常的滿足了,能夠在臨死之前看到葉川一眼,這輩子她的遺憾至少又少了很多。

「城主大人請說……」陸紫萱低聲道。

「我有一個弟弟,今年才二十歲,長相也頗為的不錯,實力也挺強,剛剛和天武境一重的一位年輕的葯宗後生比武,還能夠佔據上風。」尹霜笑著道。

「二十歲竟然能夠和天武境一重的人戰鬥?還佔據上風?」陸紫萱也是有些吃驚,自己都二十多歲了,也不過才地武境三重而已,這人比人真的要氣死人的節奏么?

王獸在一旁也是有些嘆氣的說道:「看來尹城主的話是對的,我們這些人有些井底之蛙了,這外面的世界又豈是我們能夠想象的?在自己的宗門稱王稱霸習慣了,以為在外面就是天下第一了,殊不知,相差太遠了……」

王獸的話有一種無盡的悲涼,事實上王獸這一次來是充滿了信心的,他認為以他的實力至少能夠混個天武境內門弟子,畢竟在整個宗門,他可是響噹噹的天才人物。

更是得到了靈獸傳承,雖然傳承的級別有些低了,可是那也是相當於以一對二,到時候還能夠不佔據優勢么?

不過現在看看,在人家天武境和地武境九重、十重的高手眼中,自己的那點實力又算的了什麼呢?也就是自己整天把自己當回事,別人恐怕還真的不會把自己太當回事。

尹霜呵呵一笑道:「你叫陸紫萱是吧?我這個弟弟長相英俊,更是有一副天才的底子在這邊,如若你要是跟了他的話,那你就是我的弟妹,到時候……」

尹霜的話那可就是再直白過不了,到時候已經都是親戚了,她還會殺了陸紫萱么?

甚至一旁的王獸和臧青梭都有可能被放了,臧青梭一直都不覺得這個尹城主像是要放過自己的樣子,因為都傻了這麼多人了,怎麼可能還多一個人不殺呢?這不合邏輯啊。

雖然尹霜等人的實力很高,不過在這個思維邏輯方面不管是高手還是新手,他們的思維邏輯都是差不多的。

只是高手有些時候知道的東西多一些,所以他們站的高度就高一些,不過任何地方都是有爭鬥的,每個地方的爭鬥圍繞的一個中心就是利益,只要有利益,那就有爭鬥。

臧青梭看著陸紫萱,他急忙上前道:「陸紫萱,你趕快答應了城主啊,這樣你就可以不用死了。死了多可惜啊,活著才有機會啊!」

陸紫萱冷眼看著臧青梭,她雖然不是什麼名門之後,可是她也有著她的驕傲。

她的內心是有人的,葉川,就是她喜歡的男人。而且這個男人現在想辦法去救她了,雖然她知道這個男人成功的概率很小很小,現在幾乎已經沒有任何的希望了,可是她還是希望葉川能夠在最後的時刻出現。

即便是與葉川死在一起,陸紫萱覺得自己這輩子都是值得的。

或許一開始她奚落葉川,她也是一個仗勢欺人的人,也是一個勢利眼。

可是一旦陷入了那種情網之中,任何的東西都是非常的難以改變的,尤其是葉川那一雙迷人而清澈的眼睛,始終出現在陸紫萱的腦海中。

尹霜的弟弟,天縱奇才,這些陸紫萱知道都是真的,可是這些和自己又有什麼關係呢?

如果這個男人是葉川,陸紫萱肯定是毫不猶豫,可惜的是她知道,這肯定不是葉川。

既然不是葉川,她又有什麼好答應的呢?死?剛才的陸紫萱已經是做好了打算。

只是她有些遺憾,她死都沒有來得及跟自己的父親道個別,也沒有來得及跟自己心愛的人告白,告訴他,自己是愛他的。

可惜,這一切已經來不及了。

「陸紫萱,本座問你話,你是不是當成耳旁風啊?」尹霜臉色一愣道,「要是你在不說話的話,那可就不要怪我辣手摧花了,可惜了你這張小臉蛋了。」

陸紫萱沉聲道:「多謝尹城主看得起,可是為什麼偏偏要選擇我呢?論長相我自認為我還算可以,可是在大陸上,長相比我好看的女人不在少數。更何況令弟是天縱奇才,而且儀錶堂堂,我相信他應該會找到一個屬於自己的幸福的。」

尹霜冷聲道:「我需要你在這邊跟我講這些大道理么?我要的就是你一句話,到底同意不同意給我的弟弟做個小妾啊?」

臧青梭在一旁急忙道:「陸紫萱,你快點答應啊,這樣你就不用死了多好?而且那時天武境的強者啊,才二十歲你要好好考慮啊,未來指不定就是武尊強者,甚至更強都說不定呢。你現在這麼白白的死了,誰也不知道,又是何苦呢?」

尹霜朝著臧青梭點點頭道:「這個小子的話你也聽見了,我覺得此人就是識時務,你這麼好好的一個姑娘,也不用本城主勸著你了吧?」

王獸在這邊看著尹霜雖然一直都說要殺自己,可是就是不見這個城主真正動殺機,剛才有那麼一瞬間,他感受到了秦風微弱的生命跡象。

這個絕對沒有錯的,當然了,這個感受是通過他的靈獸感受到的,然後在傳給他的。

靈獸的感知通常要比人強大不止一倍,秦風沒有死?

這個城主大人到底想什麼心思呢?以她天武境九重的實力,絕對不可能不知道秦風到底有沒有死的?

而且剛才接秦風一招的時候,那個時候尹霜只是被動的防禦了一下,並未主動進攻。

難不成這個城主大人的實力已經高到這個地步了么?隨隨便便動一下竟然就能夠把豈能給震死了?這絕對不太可能。

給自己的弟弟介紹對象?這不覺得奇怪么?王獸承認陸紫萱長相是非常的不錯,可是就算是長相在不錯又怎麼樣?這年頭長相好看的人多了去了。 王獸看出了太多的疑點,尤其是尹霜給陸紫萱介紹自己的弟弟,這個哪裡是介紹對象?

陸紫萱又不是真正的出生名門,更不是什麼天才人物,而且年紀也比那個所謂的弟弟要大,她弟弟這是長的有多醜?竟然需要這個做姐姐的出面給介紹對象?

王獸仔細的觀察著尹霜,他發現這個風武城的城主實在是太有耐心了,他還真的沒有看到過如此有耐心的人,一般這樣的高手會懶得和自己這邊的人廢話太多麼?

這個可是天武境九重巔峰的強者啊,竟然有空在這邊給人介紹對象,這不是扯淡么?

冷靜下來的王獸,整個人心也都定了下來,已經不復原來那種砰砰砰劇烈跳動的心臟了。

可以說現在的他整個人已經趨於平緩,完全不是一個要被殺死的人的狀態。

倒是臧青梭那個焦急,現在的王獸甚至想到了一個可能性,這個尹城主或許根本就不想要殺死自己?

至於到底為什麼?這個王獸還真的不知道,不過即便是王獸不知道,但是他卻有這樣一個直觀的感受。

「反正今天最壞的打算也就是送死,怎麼我就有那麼一種感覺,今天死不了呢?」王獸的內心矛盾讓他也是鬱悶非常。

尹霜面容帶笑,有似笑非笑的看著陸紫萱,陸紫萱的內心實在是無法容納別人。

「尹城主,不要在羞辱紫萱了,如若你要動手的話那就輕便吧,也好,我也能夠陪陪秦風大哥。」陸紫萱沉聲道。

「秦風大哥?這麼說來,這個人是你的小情人了?呵呵,真是不好意思,剛才失手殺了他。」尹霜笑著道:「現在你的小情人死了,不如嫁給我弟弟如何?」

「尹城主,請你不要侮辱秦風大哥,他不是我什麼小情人,他只是我大哥,這一路都是他在照顧我,他好一個重情重義的人。只因為他答應了……」陸紫萱的眼神中淚眼模糊。

「他答應了誰?」尹霜冷聲道。

「我心愛的男人,他們都是一言九鼎的男人。我此生為能夠認識這樣的男人而感到驕傲,感到自豪。」陸紫萱凄美的笑著道。

尹霜哈哈一樂道:「看來你倒是挺吃香的啊,不過我這個弟弟還真的就看上你了,你不要你自己可不要後悔啊,哈哈哈哈哈」

陸紫萱剛想說我絕對不後悔的時候,就看到自己的身後葉川已經站在了那邊。

不過葉川並沒有第一時間就跑到了陸紫萱的身邊,而是走到了秦風的身邊,伸手掏出了一粒百合凝香丸就要給秦風服下。

尹霜眼睛非常的尖,直接道:「百合凝香丸?」

說完這一顆百合凝香丸就已經是來到了尹霜的手中,葉川鬱悶的說道:「我的好姐姐,這個是救命用的東西啊……」

尹霜哈哈一樂道:「救命?你小子還真的捨得下本錢啊,那可是價值一億五千萬星元石的百合凝香丸,你竟然就給這小子服用了?這小子不過是進入了一種頓悟的狀態之中,全身元力消耗殆盡,休養一段時間就好了。」

「真的?」葉川還真的是有些不太相信,畢竟這個尹霜有些時候說話太那啥了。

「什麼真的假的?他進入的一種狀態十分有助於他的修鍊,這種修鍊可遇不可求,並不是什麼人都能夠遇到的,我只能說這個叫做秦風的人果真是天縱奇才。」尹霜聳聳肩道。

「那就好,那就好。」葉川笑了笑道:「要是秦風醒來之後實力突飛猛進的話,那倒是一件喜事了。」

「看你那樣,這個葯宗內部流通版的百合凝香丸本座就沒收了,長這麼大人了還真的沒有用過這丹藥。」尹霜笑著道:「這一枚丹藥給秦風服下吧,他現在急需大量的元力,這樣有助於他的突破。」

葉川結果丹藥,然後道:「姐,你那馬上就有那麼多的百合凝香丸了,這一枚丹藥能不能給我留著啊,你弟弟我現在也是窮的叮噹響啊!」

「我呸,你還窮?我不剛給你二十億星元石么?你窮什麼窮?看到姐姐見面禮沒有一個,這個就當是你給姐姐我的見面禮了!這弟妹不錯,我看著喜歡!」尹霜開始轉移話題。

葉川無奈,陸紫萱更是一臉震驚的看著葉川和尹霜在那邊嬉笑打鬧,他怎麼就成了尹霜的弟弟了呢?

王獸看著葉川的樣子,也是證實了自己心中的猜測,他上前道:「葉川,沒有想到真的是你救了我們。」

葉川搖搖頭道:「可不是我救了你們,是我姐姐原本就沒有打算殺了你們。剛才她和你們開開玩笑,還望你們不要介意啊……」

臧青梭此刻嚇的有些屁滾尿流,他連忙道:「不介意不介意……」

尹霜有些鄙夷的看著臧青梭道:「你小子還真的是沒有什麼太大的出息,為了活命還女人都可以不救,我告訴你,要不是看在你參加百宗盛宴的份上,本座一拳把你轟成渣滓。以後都對我弟客氣點,否則小心本座帶人滅了你們的宗門。」

臧青梭唯唯諾諾,原本他還指望著等著這一次他來到百宗盛宴耀武揚威之後,回去將天星宗再一次的收入囊中,現在看來這天星宗已經是葉川砧板上的肉了。

人家竟然能夠有這麼大的一個後台,即便是自己的老爹看著風武城的城主,恐怕也是早早的跪迎了,這個葉川的命怎麼就那麼好呢?

葉川也沒有在意這個臧青梭,此人的心性其實並不是很壞,只是他既高傲又膽小,這樣的人終究是難以有大的成就的。

「紫萱,你過來,見過姐姐……」葉川剛才已經聽到了紫萱的說話,他的內心說不感動那怎麼可能呢?一個女人為了自己可以去死,他還有什麼理由不為了她去努力呢?

「紫萱……紫萱拜見姐姐!」陸紫萱經歷了生死沉浮之後,她整個人也是成熟了很多。

現在的她看上去倒是更加的有一股女人的味道在裡面,尹霜笑著道:「倒是便宜了葉川這小子了,有了一個兩個還有第三個,紫萱啊,以後你可有的受了。不過他要是欺負你,你就跟姐姐說,看姐姐不為你做主?」

陸紫萱瞪了一眼葉川,其實之前她一直解不開的心結就是被劉瑩給領先了,她一個堂堂的宗主的女兒怎麼能夠給別人做妾呢?

但是自從出來之後,見識了外面的世界,陸紫萱終於知道其實一切都是虛妄的。

能夠很好的珍惜眼前人,這才是最為重要的,現在的她算是徹底的敞開了心扉。

她不知道的是敞開心扉的人不僅僅有她,還有在她旁邊的葉川。

不過葉川也知道,這女人太多了也是個麻煩事,他的理想是跟韋小寶一樣,不過現在他倒是深深的佩服起韋小寶來了。


這男人當成韋小寶這樣也不容易啊,女人多了在很多人眼裡看來是好事。

可是現在有了幾個女人的葉川知道,這絕對不是一件好事,將來還有可能是壞事啊。

尹霜笑著道:「你們幾個先聊著,來人吶,先將秦公子抬入到房內好好休息,著人照顧。」

憐兒領命之後,帶著秦風也就離開了這邊,尹霜這邊的戰鬥剛剛結束,很多前來準備保護城主的那些人都是被尹霜給喝退了回去。

如果連自己這個城主都擺不平的事情,靠著他們能夠擺平?顯然這個不是太現實的事情。

葉川看著陸紫萱又看了看王獸等人道:「這一次真的是辛苦你們了,害的你們差一點……」

王獸沒等葉川說完哈哈一笑道:「葉川兄,你說的哪裡的話?要不是你的話,我們才叫倒霉呢?你怎麼就成為了尹城主的弟弟了呢?」

葉川笑著道:「這個說來話就長了,反正也算是歪打正著吧,你們只要知道尹城主是我的姐姐就好了。」

王獸哈哈一笑道:「以後有你罩著我么兄弟么,在風武城誰還跟我們齜牙?」

陸紫萱有些幸福的依偎在葉川的身邊,她道:「葉川,你真的闖入城主府要救我們?」

「嗯,闖入城主府了,不過遇到了葯宗的個熟人,最後又被城主認了弟弟,就這麼稀里糊塗的把你們給救了,原本我還準備跟他們拼了呢。」葉川笑著道。

陸紫萱聽著葉川的話,也是笑了起來,葉川為了救她也是甘願捨命的,那麼她還有什麼好遺憾的呢?

王獸笑著道:「等秦風醒了之後我們再聊吧,還真別說剛才秦兄的那一招真的是太強悍了,反正要是我的話,基本上就掛了。」

陸紫萱也是點點頭道:「秦風師兄的那一招真的太厲害了,這一次我們這邊有多了一份希望。葉川,剛才姐姐說你已經達到天武境了?真的假的?」

葉川鬱悶的說道:「哪裡有啊?她跟你開玩笑呢,我這才地武境六重……」

「啥玩意?你都地武境六重了?我記得你剛離開咱們這邊的時候才地武境一重呢吧?這才過去幾個月的時間?你這是啥速度啊?」王獸驚呼道。 看着張天笑意十足的臉龐,摩訶原本高傲的臉卻是瞬間陰沉了下來。

眼中殺意森然,嘴角帶着冰冷的殺意。張天,他可是記得清清楚楚。若不是張天,他也不會被罰到地火窟中受到天火焚燒。

不過也正是因爲這次糟苦,一月的地獄摧殘,他修爲不退反進。而這一次進入九龍山,他又得到一番機緣,此時他已經星王初期的修爲了,較張天第一次遇見時無疑是強了許多。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