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我這就去拿!」

說罷,柳江詩站起身,朝着自己的房間走去。

幾息后,便手中拿着一副葯走了回來。

她將草藥放在冠榮華的手中,眸子瞧了一眼坐在對面的慕胤宸,瞬間回過頭,問道:「我什麼時候給他解蠱?」

「等好將草藥熬好!」

「好!」

柳江詩對於冠榮華先給慕胤宸解毒,而不是給自己的弟弟解毒,心中並不覺得有何不妥,反而覺得這是好事一件。

出了昨日之事,雖然自己很相信冠榮華,但是兩位長輩不相信,不肯讓她給柳天落解毒,她也無計可施。

若是冠榮華先將慕胤宸體內的焚心之毒解除,那麼他們兩人便會相信冠榮華。

「你昨日熬藥時,可曾讓那些葯離開過你的視線?」

冠榮華昨日就想將心中的疑問問出來,只是那時正好姜氏在那兒。

出了那件事,她已經不怎麼相信自己,若那時再將疑問問出,她只會更加覺得自己在狡辯,只能趁著姜氏不在時瞧瞧問柳江詩。

柳江詩擰著眉,仔細回想昨日的煎藥的始末。

片刻后,才開口說道:「昨日我煎藥途中,曾經聽到外面有人在呼救,我出去一看卻一個人都沒有,我出去回去的時間不過在幾息之間,怎麼可能有人在這麼短的時間內下藥?」

「可以!」

慕胤宸話音剛落,就見對面兩人齊齊望來,他接着說道:「在半年之前,沒有毒發時,我就能做到。」

冠榮華心知慕胤宸這話並不假,在他沒有運用內力時,他都能施展輕功躍過高高的圍牆,可想而知他全盛時施展輕功會答道怎樣的速度。

柳江詩轉眸看了冠榮華一眼,這才說道:「如此,那就是有人在那時在要中放了毒,那些葯只有在那時離開過我的視線。」

慕胤宸突然想到昨天,他在回院子的路上感覺到一個修為和他全盛時不相上下的人,開口問道:「城主府可有什麼修為高深之人?」

柳江詩擰著眉,仔細想了想,半晌后才道:「我們南疆人一般都是修鍊蠱蟲,很少有修鍊武藝的,若說修為高深的人,我只想起一人來。」

「那人便是戎飛,只是他雖然修為高深,但是和城主府素來沒有恩怨,怎麼可能潛入城主府來下毒?」

「在南疆,他鮮少遇到敵手,若是看誰不順眼,直接拔刀就是了,又何必費心思去下毒?」

「這件事想必一時半會兒弄不清楚了,我先去給你弟弟施針,這事兒稍後我們再議吧!」

「好!」

三人站起身,朝着柳天落的房間走去,冠榮華像往日那把給柳天落施針,接着又給慕胤宸施針。

有了上次的經驗,冠榮華這次煎藥並不在人多的廚房,而是拿了個爐子在自己的院子裏煎藥。

此時,陪同冠榮華一起煎藥的還有柳江詩,慕胤宸則是坐在不遠處看着兩人守着葯爐子。

並非是他不想幫忙,而是如今他不能使用內力,萬一有人來襲,他在旁邊一點兒忙幫不上,還有可能成為兩人的累贅。

既如此,他不妨坐在一旁,遠遠地看着。

冠榮華手中捏著一包迷藥,集中所有的心思,仔細地盯着四周。

突然,慕胤宸感覺到附近有人在靠近,他能感覺到此人便是在他昨天感覺到的那個人,他立即朝着兩人打了一個手勢。

這是他們一早就商量好,慕胤宸坐在一旁,感覺到暗中有人靠近,便第一時間給她們打手勢。

得知有人在暗中靠近,兩人越發地聚精會神,仔仔細細注視着四周的變化。

「我孩子墜湖了,快來人救救我的孩子啊!」

突然,從不遠處傳來一道聲音。

柳江詩側頭看了眼冠榮華,說道:「難道那人還想用昨日的方法?未免也太蠢了,真以為我們還會上當?」

「我不會游泳,快點兒來人救救我的孩子!

傳來的聲音越來越凄厲,彷彿還帶着一絲絲絕望。

「要不你去看一眼?」

「要不我去看一眼?」

兩人齊齊出聲,聽了對方的話都微微愣了愣。

「我去去就回!」柳江詩回過神,率先說道。

見冠榮華點了點頭,這才朝着聲音傳來的方向走去。

柳江詩走後,冠榮華立馬將手中的短刀拔了出來。

「小心!」

柳江詩走後不久,慕胤宸便感覺到暗處有人朝着冠榮華襲來,立即出聲提醒。

冠榮華感到一陣危險正快速朝她襲來,立即提刀擋着。

雖然冠榮華擋得非常及時,可是男女之間本身力氣就是天差地遠,更何況來的還是一個修為高深之人。

冠榮華止不住後退十多步,這才好不容易止住不斷往後退的身體。

來人穿着一身黑衣,頭上矇著黑色的面巾,將樣貌遮掩的嚴嚴實實。

冠榮華見到黑衣人正抬到朝着葯爐揮去,立馬拎着短刀運氣朝着黑衣人快速衝去。

無論如何,她都不會讓這個人將這一副葯給毀了。

原本坐在椅子上的慕胤宸看到冠榮華被黑衣人一招擊退十多步,擔憂得立馬站起身來。

「砰——」

此時,冠榮華被黑衣人一把甩出,撞到牆上。

慕胤宸忍不住驚叫出聲,「榮華——」

這一摔,正好摔到她的骶骨,骶骨處劇烈地疼痛傳來,疼得她站起來都非常艱難。

「哼!螻蟻之人居然也敢來阻攔我!」

黑衣人鄙夷著說了這一句,提起刀就要掀翻正在熬著的那鍋葯。

「慢著!」

慕胤宸喊出這句話,正準備提起修為,朝黑衣人撲去。

見到黑衣人將冠榮華打傷,不知為何,慕胤宸心中感到十分難受。

「還有我!」

正在此時,柳江詩快速走了過來。

見到柳江詩趕來,慕胤宸立即停住,轉身朝着慕容華走去。

只見柳江詩並未上前,反而是拿出腰間的笛子,放在唇邊吹了起來。

柳江詩笛聲傳出的瞬間,毒蟲蛇蟻快速朝着黑衣人的方向爬去。

「你是那個人的徒弟?」黑衣人看着柳江詩能夠用笛子指揮毒蟲蛇蟻,驚訝著問道。

柳江詩將笛子放下,這才說道:「沒錯,你若是還不離去,我便讓這些毒物將你的屍骨啃得絲毫不剩。」

雖然他們都沒有提到名字,但是他們都知道對方說的是誰。

那人便是柳江詩的師傅,曾經是南疆最優秀的蠱師。

只是他不止會下蠱,還是指揮這些毒蟲蛇蟻,後來還將這門技法傳給了她。

黑衣人眸子從三人面上掃過,提起一口氣瞬間消失。

柳江詩覺得很慶幸,幸好這個人害怕這些毒物,若是他不怕這些毒物她也無計可施了,畢竟她和冠榮華的修為不相上下。

見黑衣人離去,柳江詩將笛子再次放在唇邊吹了起來。

那些毒物聽到笛聲,立即快速離去。

柳江詩收回笛子,走向冠榮華,「沒事吧?」

冠榮華扶著慕胤宸的手,艱難地站了起來,「我沒事兒。」

剛剛她仔細摸了摸自己的骶骨,所幸並未斷裂,只不過是有些紅腫而已。

將冠榮華起身艱難,柳江詩扶住了她的另一隻手。

這個黑衣人的強大簡直出乎冠榮華的意料之外,原本她一隻手捏着迷藥,想要趁著黑衣人不注意將他迷暈。

只不過不想到,她兩招便敗在了黑衣人的手中。

冠榮華身上手了傷,不方便長時間坐着,只得坐在旁邊的椅子上,指揮着慕胤宸熬藥。

幸好慕胤宸這麼些年熬了不少湯藥,熬藥的手法並不嫻熟,看上去熟練程度竟然和冠榮華不相上下。

「好了!」

一個時辰后,冠榮華的聲音傳來,慕胤宸快速的將那罐葯端離火爐。 「你是【我是富一代】?」

林晨沒有貿然靠過去,問了一句。

「我不是,我家老……我朋友是。」

管家差點說出我家老爺,趕緊止住了。

「你證明一下身份。」

林晨顯得非常小心。

管家沒有多說什麼,站到大門前,一把推開。

頓時,一個大型游泳池映入眼帘。

「現在,還用我證明嗎?」

「不用了。」

林晨看得眼睛都直了,舉起手機便大步走了過去。

這個游泳池足足有二十米長,超級豪華,旁邊還有幾把太陽傘。

太陽傘下的躺椅上,幾個穿著比基尼的美女,戴著墨鏡,又白又長的大腿,亮的晃眼。

游泳池裡還有不少美人魚一樣的身影,在水中暢遊,到了池壁后,輕輕一蹬,水波蕩漾中,銀鈴般的笑聲傳了出來。

直播間的寶友們直接沸騰了。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