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我覺得你應該考慮一下大叔的感受吧?他是鍛造的天才,而為了你,卻不能展現自己的技術,他的心裡會好受嗎?整天打造這些低級的東西,他的心裡會開心嗎?他也是城主的兒子,城主也對他抱有很大希望的,難道城主只能看到自己的兒子一輩子碌碌無為嗎?還有小胖,你想讓他長大后,聽到別人叫他的父親,都叫做韓低級嗎?」

張蕭的問題一個個的狠狠地撞擊到了楚茗的心。

「我知道夫君的心裡很苦,我也知道我很自私。可是,可是我真的不想失去他!」楚茗竟然一下子哭了起來。

張蕭呆住了,完蛋了,他就然把大叔的妻子說哭了,這要讓大叔知道了,豈不是要殺了自己?

「大哥哥是大壞蛋!你們倆給我出去!」小胖氣憤的說道。然後小手給他的娘親擦了擦眼淚,「娘親,不要哭了,我們不搭理他們這兩個大壞蛋了。」

張蕭和白堂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苦澀。

「不好意思,讓兩位見笑了。」楚茗停止了哭泣,輕聲說道,「不過,兩位還是請回吧。我的夫君,是不會離開這裡的。」

張蕭這個鬱悶啊!怎麼還說不通了?楚茗既然知道自己自私,還是拒絕了張蕭,看來是鐵了心了!張蕭這個頭大啊!韓鑫這樣的人才,要是得不到,張蕭不得哭死?

張蕭沒有放棄,構思了一下語言,就又開口了。

… 「姐姐,我看了你們家裡的情況,很簡陋。你們平常吃的都是什麼?」張蕭問道。

白堂很納悶的看了張蕭一眼,不知道他問這個幹什麼。

「我們吃的都是一些粗茶淡飯,但是楚兒這孩子在長身體,所以平常給楚兒吃的也很好。」楚茗也搞不懂張蕭是什麼意思,只能如實回答。


「那你們就住在這裡?」張蕭又問道。

「自然。」

「那我問你,你開心嗎?」

「自然開心,有什麼問題嗎?」楚茗好奇的問道。

「那我問你,韓大叔他開心嗎?」

「他也開心啊!」


「你真的這麼認為?」張蕭笑了一聲說道,「如果我是韓大叔,肯定不會開心的。」

楚茗一愣,然後陷入了深思。

「我的妻子如果這麼美貌動人,我的兒子如果這麼乖巧懂事,而我,給他們的是這樣的住所,每天吃的都是粗茶淡飯,即使再幸福,我的心裡也十分的自責!」張蕭嘆了口氣,「姐姐,你應該站在大叔的角度想想。知道為什麼大叔要參加這次懸賞大賽嗎?」

「為什麼?」

「他想讓你過上好日子。他想讓自己的妻子為他驕傲,他想讓自己的孩子為他自豪。他想讓你們過上好日子。這就是男人!」張蕭重重的說道。

楚茗沉默了,半晌沒有說話。

張蕭鬆了口氣,然後又開始加把火。「姐姐,我先表明我的身份。我叫張蕭,是現在傲天城的城主。傲天城,也就是原來的峽谷小城。現在傲天城正在大力發展,急需要人才,大叔去了那裡,肯定會盡情發揮他的才華的!而且我保證,大叔在那裡不用受到任何的限制!最重要的,你們也可以一起去傲天城啊!沒有讓大叔離開你們的意思啊?」

「我不想離開這裡。」沒想到楚茗還是這樣說道。

「姐姐,你……」張蕭真想說句,你怎麼這麼頑固不化!

「唉。」楚茗嘆了口氣,「張蕭,我知道你很看重我夫君,我也相信夫君跟你不會埋沒了他。但是我還是不同意。」

「為什麼?」張蕭激動的說道。

「你先別激動,你先聽我說。」楚茗安慰的說道,「我給你講個故事吧!」

講故事?張蕭還是挺喜歡聽故事的。

「匠城旁邊有一座城名為石城。石城在斗靈帝國並沒有什麼名氣。但是石城的一樣東西,卻是很有名,就是製作寶石。寶石,多用於鑲嵌武器,這項技術其實很冷門,但是鑲嵌寶石,卻是能高效的提高武器的性能。石城有一個家族,楚家。他們就是專業做鑲嵌寶石生意的。楚家家主,做鑲嵌寶石的技術可謂是登峰造極。前來找楚家家主鑲嵌武器的人多不勝數。可是,沒想到,竟然這引來了禍災!」

楚茗說道這裡,聲音竟然有些哽咽。

「楚家的名聲傳出去了。所以有很多厲害的人物,都看重了楚家的技術。紛紛想要招攬楚家,可是楚家家主生性平淡,不願意投靠任何的勢力,所以都拒絕了。不成想,這竟然得罪了大皇子。大皇子開的條件很優厚,但是楚家拒絕了,這惹得大皇子很不滿。大皇子沒有說什麼,可是大皇子一派的那些人卻是動手了。楚家就被這些人滅族了!」

「滅族了!我靠!這也太不是東西了吧?!」張蕭驚訝的說道。

楚茗臉上又多了一行清淚。

「楚家,就剩下了一個人,一個當時到匠城城主府做客的人。她就是楚家的小姐,楚茗,也就是我。楚家一夜之間被滅,也被上報到了皇帝那裡。皇帝大怒,卻也只是吩咐不可以再迫害剩下的楚家人,也是因為這樣,我才能活了下來。」

楚茗哭著說道,語氣中充滿了悲傷,「只剩下了我一個!只剩下了我一個!我也想死,可是不是因為我的夫君,我早就死了。夫君很愛我,我的心情才慢慢好了起來。然後跟夫君成親,然後生了楚兒。之後我們就來到了這裡,住了下來。我沒有想過復仇,只是想著和夫君好好生活,看著楚兒長大成人。」

張蕭無話可說了,他有些明白楚茗為什麼一直這麼反對了。

楚茗的情緒穩定了一些,「我知道我的夫君是有才之人,所以我才害怕。鑲嵌寶石比起鍛造來說,知名度要差得遠。所以鍛造這方面,更會讓人們注意的。所以我怕,我怕夫君出名以後,也會遭來禍災。」

楚茗苦笑一聲,「張蕭,你能理解我的心情嗎?」

張蕭點了點頭,楚茗可是經歷了滅門之痛。現在,韓鑫可是神賜匠師,這可是所有人都爭相搶奪這個人才呢!如果韓鑫都拒絕了,可能真會引起一些人的不滿。

「唉,姐姐,我明白了。可是我還是想說一句,是金子總會發光的。像韓大叔這種級別的匠師,也總有一天會有人注意到的。逃避,並不是什麼好辦法。而且剛才聽你所說,楚家的仇人可是大皇子。兩位皇子的爭鬥想必你也知道,如果大皇子最後勝利後會是什麼樣的?你能確保他不會再來找你麻煩?你不在乎,也不想想小胖?」

楚茗一愣,她從來沒有想到過這些。

「大哥哥,你就不要再說了,我們這樣很好的!」小胖說道,他很懂事,他怕他的娘親會很為難。

張蕭看著小胖,突然眼前一亮。

「姐姐,且不說這些,你有考慮過小胖以後怎麼辦嗎?」

「楚兒?」楚茗一愣,看了看小胖。

「對的,我想問問,你對教育這方面是怎麼看的?」張蕭問道。

「什麼意思?教育方面?」

「姐姐,對待孩子,教育可要放在第一位。我見識過了,小胖這孩子十分的聰明,如果能受到良好的教育,我相信他以後可以成長的更好!」張蕭說道。

「不要拿我說事!」小胖生氣的說道。

「姐姐,你看,小胖多聰明啊!如果你們一直就這麼住在這裡,對小胖的成長沒有任何的幫助。姐姐,難道你們也想讓小胖以後也碌碌無為?」

「這……」楚茗遲疑道。張蕭這句話可算是說到了楚茗的心裡。小胖可是她的心頭肉啊!

「姐姐,我可以保證,小胖在傲天城肯定會有最好的老師。不管他對那方面有興趣,傲天城都會有人才來教授小胖的。」

楚茗鬆動了,完全鬆動了。

張蕭心裡嘿嘿一笑,果然拿小胖說事,是一個非常正確的選擇!

「娘親,不要聽他胡扯,楚兒什麼都不需要。楚兒只想好好陪著娘親!」小胖懂事的說道。

張蕭挑了挑眉,心裡笑的很開心。小胖還是太嫩啊!你越懂事,你的娘親不就更為難嗎?

楚茗寵溺的摸了摸韓楚的腦袋,「你說的對,對於孩子來說,教育是第一位。」

哈哈!太好了!成功了!

張蕭心裡這個開心啊!

「我可以答應去傲天城,但是,我希望你能答應我一件事。」楚茗認真的說道。

「你說。」

「我希望你能收楚兒為徒!」

「——-」

「城主不願意嗎?楚兒很聰明,一定會好好學習的。」

「姐姐,這個,我有什麼好教的?」張蕭苦笑的說道,「我什麼都不會啊!」

「張蕭,我以前也是識人無數。說實話,就在這段時間,我已經對你這個人有了一個大概的了解了。」楚茗說道。

「你有什麼了解了?」張蕭好奇的問道。

「你這個人,深不可測。」楚茗一字一頓的說道。

「——-」

你從哪裡看出來的?我怎麼看不出來?張蕭鬱悶的想到。

「你是不是看不上我們家楚兒?」楚茗問道。

「當然不是,小胖這麼聰明。但是我真的沒有什麼好教的啊!」張蕭苦笑著說道。

「張蕭,我也不騙你,我就是想讓楚兒認你為師,他才能得到更好的保護,才能得到更多的資源。我承認我這樣做有些過分,但是,算我求你了,楚兒這孩子,我不想讓他再跟著我們受苦了。」楚茗懇求道。

「娘親,我不苦!」小胖說道。

「好吧,既然姐姐不嫌棄,那我就收小胖為徒吧!」張蕭說道。

「楚兒,還不拜見師傅!」楚茗欣喜的說道。

小胖瞥了張蕭一眼,老大不願意的。

「楚兒,你快些!」楚茗催促道。

「拜見師傅!」小胖懶洋洋的說道。

「楚兒!你怎麼這麼不懂事?快點,拜見你的師傅!」楚茗有些生氣的說道。

「拜見師傅!」小胖這次很是認真的說道,而且行了跪拜之禮。

「呵呵,小胖,你覺得我不配做你師傅?」張蕭笑著說道。

「那你說說,你有什麼資格做我的師傅?」小胖反問道。

「你這小子,是在質疑我嗎?哈哈!」張蕭大笑道,「小胖,我從來沒有想過我會收徒。但既然你是我徒弟了,我也會好好教你的。至於我有沒有資格做你的師傅。呵呵,慢慢來,你會看到的。」

那我就好好看著,小胖心裡暗自說道。

… 形勢總是這麼多變,這麼一會,張蕭不但說服了楚茗,同意韓鑫跟著自己。而且還收了一個徒弟。

「師傅,我問一句,拜師后,你不應該送給我點東西?」小胖問道。

「——-」

張蕭無語了,這小胖真是人小鬼大啊!

「你想要點什麼?」張蕭好笑的說道。

「師傅就看著給吧!」小胖又把皮球踢了回來。

「你啊你!」這小胖還真是聰明啊!

張蕭在自己的戒指里翻來翻去,沒有太適合的東西。

「白堂,你有什麼好東西嗎?適合這麼大孩子的。」張蕭問道。

白堂想了想,然後從自己的戒指中拿出了一個紅色的丹藥。

「丹藥?這是什麼丹藥?」張蕭好奇的問道。

「這是培基丹,可以提升他的天賦。」白堂解釋道。

「提升天賦?這也能提升?你不會開玩笑的吧?」張蕭好笑的說道。

「你不信?」白堂說道,「這可真的是好東西啊!我費了好大力氣才從斗靈帝國皇室裡面偷……拿出來的。」

「真是好東西?」張蕭還是不太相信。

「你愛不信不信,我還不給了呢!」白堂生氣的說道。

「好好好,我相信我相信!」張蕭接過丹藥,然後直接給了小胖,「喏,這個就給你了。」

「——」

小胖很是無奈的接過了丹藥,他有些後悔,怎麼就認了這麼一個師傅?

「對了,既然小胖認我做了師傅,那稱呼就變一下吧。以後我就稱呼韓大叔我為韓哥吧,而姐姐,還是稱呼為嫂子吧。」

「嗯,好的。」楚茗笑著說道。

「那嫂子,我問你個問題,那個鑲嵌寶石是怎麼回事?」張蕭其實還是很在意這個問題的。

「寶石,指的是一些特殊的礦石,其中含有很多的元素。大陸是神奇的,許多寶石也是有它的特殊作用。像一些寶石,有的可以增加武器本身的硬度,有的可以加強武器對元素的親和力,等等。而寶石鑲嵌,就是把寶石鑲嵌在武器之上。是寶石的能力與武器完美結合。」楚茗解釋的說道。

張蕭臉上一喜,「嫂子,你看能不能這樣,你能不能幫助我,鑲嵌寶石。」

楚茗臉色一暗,「我,自從家族出事以後,我就決定,不再鑲嵌寶石了。」

「對不起,我不是想勾起你不好的回憶。」張蕭連忙道歉道。

「沒事的。不過,現在我倒可以破例一次,為你鑲嵌一次寶石,只不過,我這裡沒有任何的材料了。」楚茗說道。

張蕭一喜,「這個沒問題。對了,韓哥最近在城主府,不如嫂子還有小胖都跟我會卡特商會吧。這樣一來,材料方面的事情可以交給卡特商會。」


楚茗想了想,點了點頭。

「那事不宜遲,收拾收拾走吧。」張蕭開心的說道。

張蕭今天可是收穫頗多。本來很難得問題,沒想到自己用一個「教育是第一位」成功的說服了楚茗。結果收了一個徒弟,又拉了一個寶石鑲嵌的行家。

把楚茗他們帶到卡特商會,安排好住所后,楚茗也開始忙碌了。而小胖,自然就交給了閑的沒事幹的張蕭。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