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這麼晚了怎麼親自過來了,有事兒讓丫鬟跑一趟就行啊,何必累著姐姐呢!」洛夢招呼洛凝坐下。

「姐姐是等不及來告訴你消息的……」洛凝看著面前洛夢抄寫非常整潔的佛經。

聽到消息兩個字,洛夢心裡咯噔一下,和冬妮互相看了一眼……

交換著彼此的眼神:是不是那幾個乞丐把她供出來了?

洛凝正在看佛經,也沒注意到她倆交換眼神擠眉弄眼的!

洛凝心裡冷笑著:洛夢,你還真是著急,回來就開始抄寫了!也不打聽打聽爹娘同意不?要是不同意,你抄完了有什麼用!

你不是著急嘛!那我就先不說了。

果不其然,在看到洛凝說完『消息』這兩個字,就沒了下文以後,洛夢臉色都有些變了……

咬著嘴唇臉色發白,血色盡失! 洛凝裝作在看佛經,眼角餘光掃向洛夢……

能欣賞到你這麼難看的臉色,這一趟沒白來!

「姐姐,那消息……」洛夢緊張的問著。


她沒合計到洛凝在遭遇到搶劫以後,能這麼快和爹還有她那個娘說換命格的事,怎麼也得等平靜一下吧!

雖然這搶劫沒搶成功。

所以洛夢就以為是那幾個乞丐亂說了什麼……

「那消息嘛……」洛凝故意拖著長長的尾音,就是不往下說。

洛夢,我還沒看夠你精彩紛呈的臉色呢!洛凝繼續低頭看佛經。

「姐姐,那消息……是……」洛夢抓住了洛凝的胳膊,稍微有些顫抖……

洛凝看著被抓住的胳膊,眼底閃過一抹厭惡,轉瞬即逝,抬頭看了一眼洛夢:「夢兒,你怎麼還站著呢?快坐呀!」

「姐姐,你救救我!」洛夢說著就要給洛凝下跪。

洛凝只以為她是惦記改命格的事兒,怕爹和娘不同意,想讓自己幫著說好話,才能讓她把命格改了。

也不怪洛凝無法把乞丐的事兒往洛夢身上想,換了別人也不會這麼想的。

真要是洛夢想安排人弄些幺蛾子,至少也得找些像點人樣兒的人,才能成事兒啊!

那幾個歪瓜裂棗……

換了任何人也無法想象是有預謀專劫將軍府。

洛夢心裡所想的是,爹知道了乞丐的事兒,洛凝提前來通知自己。

既然提前來通知自己,證明洛凝也許會幫著向爹求情……

「夢兒,你這是幹什麼呀!」洛凝拉住了要下跪的洛夢。

「姐姐告訴你就是了,那消息就是……」洛凝又故意拉了個長音。

「那消息就是……爹和娘同意了我們命格互換還有改名字。」洛凝欣賞洛夢的臉色也欣賞的差不多了,再逗下去也沒什麼意思!

這一世可不止是用語言製造她的心慌這麼簡單。

這種小事兒連開胃菜都算不上,你就等著我這輩子送你的『珍饈美味』吧!等你吃飽了好送你上黃泉!

改命格?名字?同意?

不是乞丐的事兒?

洛夢從無限的緊張到無限的高興,這種極端的心裡轉變把她折磨的要虛脫了……

「夢兒,你和華姨娘說過了嗎?」洛凝問了一句。

不是乞丐的事兒!是爹和她娘同意改命格的事兒!

洛夢還在消化著這兩個讓她心裡極端的消息……

洛凝看著洛夢眼睛直勾勾的:洛夢,你喜歡就好,以後這種『好事兒』還有很多呢!

你可得練習練習你的心裡承受能力啊!

可別高興過頭得了失心瘋!

洛凝怕她真的因為這事兒高興變得瘋癲了,那以後的大戲就沒有意思了,報復一個瘋子怎麼會有那麼大快感呢!

「夢兒……」

「啊!姐姐,你說什麼?」洛夢終於回過了神來。

「姐姐問你,這事兒和華姨娘說過了沒有。」洛凝沒辦法又問了一句。

「哦,還沒呢!等明天有時間了,我就去和姨娘說一下。」洛夢總算聽准了洛凝問什麼。

「嗯,那好吧,那你早點休息,別太累著了,姐姐就先回去休息了。」說完洛凝就轉身走了出去。

洛夢,你可真是個無情無義的!一整個下午在抄寫佛經,都不去和你的姨娘說一聲,心裡連自己娘都裝不下的人,你活著也是浪費這世界的空氣!

洛凝眼神冰冷,這一世,任你天天啥事不幹,就是在屋裡抄佛經,我也不會再放過你!

洛凝回了自己的院子,幾個丫鬟伺候沐浴以後,洛凝早早的就睡下了。

前世今生,這三天由最初的震驚,到高興,再到現在的平靜,洛凝心裡的起伏也是挺大的,心裡有些累了……

洛夢聽到了洛將軍和洛夫人都同意了,這事兒就成了!

而且乞丐的事兒也沒漏……

不行!我得趕緊抄佛經,一定是我下午開始抄佛經,佛祖看到了我的虔誠,把乞丐的事兒蓋住了……

我得快點抄寫,還有幾天,那幾個乞丐就能定罪了!

佛祖:你一定要保佑我啊!把那幾個乞丐的口給我封嚴點兒,別把我漏出去,我會多多的抄寫佛經的……

洛夢對著經書雙手合十虔誠的拜著。

直到抄寫的雞都叫了,外面漏出了蒙蒙亮,眼皮打架怕寫錯字,才上床睡覺,寫了整整一夜……

清晨

洛凝昨天睡得早,醒的也早了些,睡不著起來看看早上的日出,看著太陽從東方一點一點的升起……

這久違的陽光!真暖和!

洛凝伸出手,試著抓住一縷陽光,嘴角淡淡的笑……

這一幕,被屋頂路過的一雙眼睛正在看著,那人也跟著嘴角漏出淡淡的笑……

真是個可愛的女子……

隨即踩著輕功飄遠……

洛凝在陽光下曬了一會兒日光浴,看著時辰爹娘也應該起床梳洗完畢了,去了膳食廳等洛將軍和夫人吃早膳……

洛凝看到洛將軍和洛夫人走了進來,站起來甜甜的給他們見禮:「爹,娘,早。」

洛夫人慈愛的看著自己的寶貝女兒:「凝兒,怎麼起這麼早,剛落水,昨天又遇到劫匪,怎麼不多休息會兒呢?」

洛夫人嘆了口氣:「你這孩子怎麼沒早點讓慧覺大師看看呢!也許早點看完,就不能落水了!」

「娘,我這不是沒事兒嘛!您就別擔心了!

你看,昨天我遇到劫匪,那劫匪連馬車都沒碰到,就被傷到了!

不知道是有高人相助,還是我改完命格佛祖庇佑!反正我現在好好的就行了!」

「凝兒,爹過幾天就得出發了,你在家一定要好好的,別出去亂跑,在家好好的照顧你娘親……」洛將軍有些不舍。

但是沒辦法,自己是將軍,西闕最近總是挑釁,再不反擊西闕會更加得寸進尺。

「爹,您放心吧!我會照顧好娘和自己的,你去了邊界也一定要當心啊!」洛凝也捨不得,自己剛重生,爹爹就要遠征了。

前世也是,當爹爹從邊界受了重傷回來的時候,陸子寧早就找到了她,兩個人沒過多久就成親了。

當時洛將軍就不太滿意這門親事,不想讓女兒嫁入皇室,那裡太亂了!怕女兒受委屈。

但是當時的洛凝被陸子寧的甜言蜜語沖昏了頭腦,一直為陸子寧說好話,害得洛將軍東征西討的帶著自己的心腹大軍到處打仗。

洛將軍看女兒這麼滿意,也不忍再說別的。

既然女兒非他不可,那隻能幫著他得到最好的,這樣凝兒才能更好……

到最後天下平定了,自己家卻落得個兔死狗烹的下場!

前世,是自己害了全府這麼多人……

想到這些,洛凝的情緒有些低落,眉間泛著淡淡的輕惆。

「凝兒,怎麼了,今天的菜不合胃口嗎?」洛夫人看洛凝不怎麼夾菜,只盯著自己的碗發獃……

「不是,娘,菜很好吃,我在想,煜哥哥還有幾天能回來,這次回來能給我帶什麼禮物……」洛凝拿起筷子給洛將軍和洛夫人夾了他們最愛吃的菜。 「你啊!都多大了!還惦記那些小禮物呢!你煜哥哥再過兩天就差不多能到家了!

要是讓你煜哥哥知道,你不想他,只想著他的禮物,說不定就要傷心了呢!」

洛夫人滿臉笑意的數落著洛凝。

其實她和洛將軍都很滿意程煜,雖說是義子,比親兒子還貼心。

要是過兩年能和女兒湊成一家,那也是一段美好的姻緣……

只是洛凝只把程煜當親哥哥,雖然對程煜無限的依賴和撒嬌耍賴,但是他們都看得出來,那只是親情。

或許是凝兒小,不懂得親情以外的感情吧!

也許等凝兒再大點,就會對程煜有了些親情以外的喜歡呢!

洛將軍和夫人是樂見其成的。

一家人暖意融融的吃著早膳,然後洛凝和爹娘告別回了自己的院子。

此刻洛夢還在睡覺,要到早上她才睡下,冬妮也陪著一直站了一夜。

冬燕昨天被洛夢扎的全身都疼,正在外間等候洛夢起床,好伺候她梳洗用飯。


昨天自己被扎的實在太嚴重了,洛夢也懶得看到她,就讓她休息了一夜,是冬妮替了她的班。

現在冬妮也在休息,她自己來伺候小姐。

睡了快到中午的時候,洛夢被餓醒了,迷迷糊糊來到外間。

看到正在坐著等候的冬燕,昨天小姐又是踢踹又是拿簪子扎她,現在全身沒有不疼的地方。

洛夢看到冬燕坐著,那氣又有些往上涌:「你是死人咋的?不知道喊我起床吃東西!」

她也不想想,平時是怎麼對待這兩個丫鬟的!沒有特別重要的事兒,冬燕怎麼敢喊醒她,攪了她的美夢又要挨打受罵。

冬燕聽到洛夢的聲音,嚇得馬上從椅子上站起來,慌亂中差點碰翻了椅子,馬上伸手扶住要倒的椅子。

「你乾脆笨死得了!」洛夢剛起來口乾舌燥的,也懶得罵她了!

「去給我打水洗漱。」洛夢在桌子邊坐下,冬燕趕緊把早就準備好的茶水給洛夢倒了一杯。

然後小跑著出去喊冬妮起來,她一個人伺候不過來小姐,又是洗漱又是去取飯菜,慢了小姐又得打罵。

兩人一起伺候洛夢洗漱吃完飯後,把洛夢腦袋上的紗布重新換了上藥包紮。

冬燕收拾著碗筷,洛夢帶著冬妮來到了華姨娘的院子,這個姨娘有跟沒有,沒什麼差別,整天就是在自己的院子不出來,死在裡面別人都不知道。


就是出去採買些必要的生活物品,也是低三下四的從小小的側門出去,洛夢是打小就瞧不起自己的這個姨娘。

經常在心裡嘟囔著:也不知道你哪來那麼大的自卑心理,這些年好歹給這個將軍府生了個孩子!

雖然洛夢本人也自卑,但是更看不起畏畏縮縮的親娘。

連正式的大門也不敢走,竟和那些最下等的下人一樣走側門,就是洛凝身邊那幾個丫鬟,都是堂堂正正的走正門。

難怪自從生了我以後,再也爬不上我爹的床!洛夢沒大沒小不顧羞恥的恨著,真是個沒用的窩囊廢!

要不是怕萬一姨娘出門,碰到了什麼貴人,貴人打聽她的生辰名字,怕姨娘說錯,這事兒根本不需要通知她!

進了院子看到華姨娘正在院子里洗衣服,她不喜歡指使別人,基本上都是自己的所有事兒都是自己干。

洛夢看到正在自己洗衣服的華姨娘,氣更不打一處來!

真是爛泥扶不上牆!前幾年夫人還說要給你配兩個丫鬟,你就是不要!簡直是賤命!

我怎麼會從這麼個無能的女人肚子里爬出來呢!

就是個青樓女子!也比你強!

洛夢氣的都想罵出聲,要不是顧及,怕被附近的下人嚼舌根,真想臭罵她一頓!

還好,遇到了慧覺大師,等我改完了命,富貴潑天的時候,我就不用看你那無能的賤骨頭了!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