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呢?皇上?我的孩子……他方才還在我腹中,他還踢了我!我的孩子……」卓嵐的嗓子徹底啞了,長大了嘴巴虛喘著氣,只發出難聽的風哨子聲。

皇上緊緊的抱住她,定聲道:「卓嵐,咱們還會有孩子的。」

他抱得卓嵐極緊,仿若要將她整個人都融入到自己的骨血里去。

婉媃清楚瞧見皇上面上的悲戚,這樣的神色,只在從前自己小產時見過一次。

後來旁人再如何可憐,也未見過皇上如此。

一時間心底有些許的失落,可此刻她還顧不上這許多。

她命鳶鳶端來安神止血的湯藥伺候卓嵐服下,在她耳畔輕輕呢喃:「你放心,阿哥沒了,是因有人要害你。皇上和本宮定會為你做主,絕不輕縱了那害你之人!」

婉媃口中『阿哥』兩子說的極輕,卻重重烙在了卓嵐心尖兒。

若說她方才是在做戲,可如今的震驚卻是真情實感。

她有些迷茫的抬頭看皇上,雙唇顫抖著問道:「是……是個阿哥?」

皇上低首,喃喃道:「卓嵐,你別想這事了。是朕對不住你,護不得你周全!」

「是個阿哥?皇上,當真是個阿哥?」

她一而再迫問,皇上只能無奈頷首。

下一刻,殿內儘是卓嵐痛徹心扉的哭聲。

她手足無措,說不出一句全話來,一時心悸,復又暈了過去。

皇上喚了她數聲也沒個動靜,白長卿快兩步上前探脈,道:「嘉嬪娘娘驚悸憂思,昏身過去了。如此也好,娘娘若醒著,總要胡思亂想,身子虛虧著,總會再傷著自己。」

皇上依依不捨鬆開了懷裏的卓嵐,喚了梁九功入內,吩咐道:「將嘉嬪抬回永壽宮,吩咐宮人好生照看着。人一旦醒來,即刻來尋朕!」

梁九功臉上掛着無限的悲情,小心囑咐宮人將昏睡過去的卓嵐抬出了殿。

鳶鳶本拭淚跟在身後,臨出殿卻被婉媃喚住:「你這婢子,是如何照顧嘉嬪的?」

鳶鳶心底遽然一驚,聽了步子回首跪地道:「貴妃娘娘恕罪,奴婢實在不知我們主兒是何時沾染了那不乾不淨的東西!」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甚至我聽說,在呂義先前和那傢伙交手的時候,都下了黑手!」梅舟越說越是氣憤,「雖然呂義平時的行事作風不太招人待見,但無論怎麼說,他都是我們的同學!」

見到梅舟這般,江小凡也只得趕忙安慰。

而隨後二人在進行一番簡單的交談后,江小凡見對方身體確實沒有大礙,便準備回到宿舍。

誰知梅舟卻是硬要拉著江小凡去喝上一杯。

不過最後還是被江小凡找了一個借口拒絕。

因為第二天的他還有極其重要的事情需要處理,如果醉酒的話,很有可能會耽誤正事。

見江小凡心不情願,梅舟最後也不再堅持。

隨後二人各自告別,回到了自己的宿舍。

一晚上江小凡都在思考著接下來要做的事情。

而在之後,江小凡想起了先前在遼州遇到的神秘鑄造師。按照那名神秘鑄造師所說,江小凡的烈焰刀,經過他的鑄造之後,還有著提升的空間。

這對於江小凡來說,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現在只要能讓他提升實力,任何事情哪怕再難他都會爭取。

下定決心之後,江小凡第二天就去到校長辦公室找到了高言。

「請進!」

在江小凡按了幾下門鈴之後,隨即從房間內傳出了高言的聲音。隨即緊閉的金屬門也緩緩打開。

「校長,您在忙嗎?」江小凡進去后,見高言似乎正在整理文件,隨即問道。

而原本忙的焦頭爛額的高言,在聽到江小凡的聲音后,趕忙放下手中的工作,滿面笑容地招呼江小凡:「來來來,小凡,快點坐!」

那般模樣,就差直接給江小凡安排座位了。

高言的熱情令江小凡一陣心慌,最終猶豫片刻之後,還是找了個座位,坐了下來。

「小凡你來的正好,省的我再派人給你送去了。」在江小凡剛剛坐下后,高言直接說道,「你在這裡等我一下。」

說著,高言直接走進了辦公室內的另一個房間。

不一會,拿著一個黑色袋子走了出來。

「為了獎勵你為學校爭光,這是學校特意為你準備的獎品。」高言將黑色袋子交到江小凡手中,「這個東西,一般人可不會有。」

聽到高言的一番話,江小凡好奇地接過黑色袋子。

意外的是,袋子異常的輕,拿在手裡幾乎感覺不到它的存在。

純黑的表面沒有任何的文字或圖案。

隨後江小凡打開袋口向裡面望去,卻發現在視線落到口袋內部時,竟然是漆黑一片,看不到任何的光線。

「校長,這是……」江小凡見狀,趕忙疑惑問道。

「這是高科技空間袋。」高言面帶微笑道。

「高科技空間袋?」聽到這個名字,江小凡先是一愣,隨即猛地回過神來:「是那個可以裝下任何東西的最新型的空間袋?」

見到江小凡一臉驚訝的神情,高言滿意地笑了笑:「沒錯,就是那個。」

「只不過說可以裝下任何東西就有些誇張了。一些體積過於龐大的東西,是沒辦法裝進去的。」

「當然,絕大部分東西還是能裝進去的。」高言繼續說道,「我記得你有一把刀吧?」

「平時你背著那把刀太顯眼了,行動起來也不方便。有了這個空間袋,到時候你行動起來也會方便很多。」

「不僅如此,它還能夠裝活物!」

聽到高言的一番介紹,江小凡已經按奈不住內心的驚喜:「校長,這獎品實在是太貴重了,有些不合適吧……」

雖然江小凡很喜歡這高科技空間袋,但轉念一想,還是有些貴重。

然而高言在聽到江小凡所說后,卻是有些不滿道:「貴重?這種能夠用金錢買到的東西,能比的過學校乃至整個興州的榮譽?」

「而且這也不光是我的意思。」高言繼續說道,「先前你以一己之力,幫助興州保留住參加大會的資格的事情已經傳到了市長那裡。」

「所以這個獎勵,也是市長的意思。」

江小凡萬萬沒想到這其中及竟然還會有市長的意思,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好了,你就別猶豫了,還是先收起來吧!不然我一會可要反悔了!」高言故作威脅狀說道。

「好吧,那就謝謝校長……」江小凡最後還是將空間袋收了起來。

「說吧,你這次來找我是不是有什麼事情?」高言見江小凡似乎帶有心事,隨即疑惑問道。

江小凡點點頭,說道:「校長,我想進黑風谷!」

江小凡也不拖泥帶水,直接說出了心中的想法。

「黑風谷?!」這一次卻是輪到吃驚,對於這個地點,他自然再熟悉不過。

黑風谷由興州學院看管,位於興州的東北部。

因為裡面極其危險,所以想要進入到其中,必須經過高言的同意,從高言手裡拿到通行證。

如果沒有取到通行證的話,即便是去到黑風谷,也不可能進到黑風谷的內部。

在黑風谷的入口處,已經被特殊的裝置處理過,除非是實力達到A級甚至更高,直接暴力將裝置拆除,否則不會有其他任何的機會。

而對於黑風谷,高言也最有發言權

因為很久之前,他就進入過那裡。裡面的經歷,他一輩子恐怕都難以忘記。

雖然不清楚為何江小凡會突然提出來想要進入黑風谷,但高言卻是直接拒絕了他。

「不行,黑風谷你不能去!那裡面實在太危險了!」

江小凡已經猜測道高言會是這種態度,而且已經下定決心的他,自然不可能如此輕易的放棄。

「校長,我知道您是為了我好,但是我想要去裡面鍛煉,提升自己的實力!」江小凡斬釘截鐵的說道。

然而高言依舊是搖搖頭:「想好鍛煉你也沒必要去那裡面鍛煉!」

「你知不知道,如果你去了黑風谷,稍微一個不慎,就有可能丟掉性命。」高言此刻甚至有些憤怒,「我不可能看著你去送死!」

見到高言如此決絕,江小凡心一橫,說道:「既然校長您堅決不同意的話,那我只能申請參加三大考核了。

江小凡口中的三大考核,是學校專門為想要進入到黑風谷的人設置的。

想要得進入黑風谷的資格,就必須要通過三大考核。

而面對高言如此堅決的態度,江小凡也只能出此下策。

「小凡,你……」聽到江小凡提出要參加三大考核,高言卻是一愣。

許久之後,高言才嘆口氣:「哎,既然你這麼想要進到黑風谷,那我也就不說什麼了。」

「你現在的實力,三大考核對你來說已經造不成什麼阻礙了。」高言說道,「索性你也別浪費時間參加了。」

說著,高言便從懷中取出一張玻璃卡片。

「小凡,你真的已經決定好了要去黑風谷了?那裡面的危險,可是要遠遠超過你的想象,我希望你能夠再仔細考慮考慮。」

然而江小凡卻是神色堅毅地點點頭:「校長,我已經做好準備了。」

「這黑風谷,我一定要去!」

見到江小凡這般堅持,高言除了嘆氣,卻也再沒有其他的辦法。

「雖然你的實力已經能夠通過三大考核,但並不代表你黑風谷就不會遇到危險。」高言囑咐道,「裡面的情況瞬息萬變,你務必要留心。」

聽到高言所說,江小凡也是點點頭。

「這幾瓶基因藥水,你也先拿著吧,找個機會提升下實力,進去后安全也會多一些保障。」話語間,高言將三瓶基因藥水交到江小凡手裡,「按照你的性格,估計過不了幾天,你就會跑到黑風谷去了。」

「還是那句話,無論如何,一定要注意安全!」

江小凡聞言,鄭重其事地點點頭。

「另外,這裡有一個消息,或許你可能感興趣。」見無法改變江小凡進到黑風谷的決心,高言似乎又想起了其他的事情,「現在你還有一個途徑提升實力。」

「什麼途徑?!」聽到能夠提升實力,江小凡立刻追問道。

見到江小凡的反應,高言也是無奈一笑道:「雖然我不知道你現在真正的實力,但是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現在很可能已經達到了D級或者已經接觸到D級的門檻。」

「晉陞到D級也是遲早的事情。」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