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總,有什麼吩咐嗎?」

「你去查一下太太現在的位置。」

「是。」

還沒等車津出去,辦公室的門被再度推開,戴詩憶匆忙跑進來。

「封總……不好了,程苒她……」

封墨燁蹙眉,已經預感到必然是發生了事。

「程苒怎麼了?」

「她被段家的人帶走了,不過目前我不知道她人在哪裡?」

封墨燁周身的氣息在這一刻風起雲湧,眼神格外滲人。

他側頭吩咐車津。

「備車,去段家要人!」

車津頷首:「是。」

封墨燁拿起快外套就要往外面走,戴詩憶這時急匆匆的上前。

「封總,能不能帶上我,我有些擔心程苒。」

「沒事的,我會安全帶她回來,要是真有什麼事,到時候也怕你遇上危險。」

說完,封墨燁轉身便跟車津離開了。

戴詩憶看著他們離開的背影,也是一臉的擔心,也不知道能不能把程苒給帶回來。

早知道她就應該早點回來通知封總,她以為程苒應該是能夠解決的,但是後面想想也擔心真出什麼事兒,她畢竟也是看見了的,思來想去幾到底還是回來通知封總了。

現在只希望封總能夠平安把程苒給帶回來吧。

段文驥那邊直接把人帶了回去,卓慕蘭看到程苒,也是一驚。

「你怎麼把她給弄回來了?」

「沒談妥。」段文驥坦然的回道。

卓慕蘭冷哼一聲:「還真是個倔脾氣,軟硬不吃,跟你爸一個德行。」

段佑霖這個時候吹著口哨從外面回來,一進門就看見椅子上坐著一個人,當他看清楚時,差點沒把他嚇一跳。

「姐……」

他一臉茫然的看著段文驥:「大哥,你怎麼把她弄回來了,這人怎麼暈了?」

段文驥斜睨了段佑霖一眼,似乎連話都懶得跟他說。

卓慕蘭上去就給自家兒子一巴掌拍在了後腦勺上。

「你是不是傻?這要是不弄暈了,她能跟著回來?」

段佑霖就更加不明白了:「可是你們這樣做有什麼意思,你把她給綁回來就有用?」

卓慕蘭這會兒真恨不得把段佑霖又給塞回肚子里去。

「你是傻子嗎?她如果在這裡,我們就可以讓封墨燁退出這個行業,你自己是不是沒有看到就因為他現在參與到了我們這個媒體圈子裡來,整個行業都在受動蕩,他可不是那些阿貓阿狗,可以隨便應付的。」

不管怎麼樣,都絕對不能讓人影響到他們的利益,這是最基本的準則。

她可不想這麼多年以來,自家兒子還有自己的付出就這麼毀於一旦。

段佑霖撇了撇嘴,不太認同卓慕蘭的話。

「你們要是之前就讓她回來,跟她好好說,沒準兒不至於鬧到這個地步,人家都還什麼沒幹,你們一個個的就如同驚弓之鳥。」

卓慕蘭差點又要想動手了:「你是不是傻子,非得等到別人對你下手了你才知道。」

段文驥都懶得跟段佑霖交流,他這個弟弟太過天真,很容易輕易相信別人。

他索性越過段佑霖,直接跟卓慕蘭說。

「媽,現在我們就等著封墨燁上門來要人。」

卓慕蘭瞬間就明白自家兒子的打算:」你是想要利用這一點的話,可能會冒險,我聽說封家那個少爺可是很寶貝這死丫頭的。」

段文驥陰冷的嗤笑出聲:「就是因為寶貝,所以我才會把她弄回來。」

說著,外面已經有傭人匆忙進來。

「大少爺,封氏集團的總裁來了,人已經在門口,我們攔不住。」

「攔不住就讓他進來。」

本身也沒打算讓人攔著。

封墨燁三步並兩步,渾身挾裹著肅殺的氣息走到段文驥跟前,還沒有等到段文驥開口,男人攥緊拳頭就朝他臉上揍去。

段文驥沒有閃過,而是結結實實挨了他這一拳。

旁邊的卓慕蘭被嚇的尖叫出聲。

「封總,你好歹也是封氏集團的總裁,怎麼能打人呢?」

封墨燁眼神如同刀鋒一般射向卓慕蘭,卓慕蘭頓時就閉嘴了,這男人的眼神太過有威懾力,明明還沒有開口,都能夠給人這麼大的壓迫感。

她現在都開始懷疑自家兒子這賭注是不是有點大。

段文驥沒有還手,他就是想讓封墨燁把這口氣給出了,他捂著嘴角,不屑的嗤笑道。

「想不到這丫頭還挺幸運的,能夠找到你這麼好的男人,把她當成寶貝似的,不過封總,有野心的男人不應該被一個女人和感情所牽絆,這會成為你的軟肋。」

封墨燁卻不以為然,看段文驥的眼神都透著鄙夷。

「如果一個男人連自己女人都保護不了,在事業上也不會有多大的上升空間。」

說完,他側頭吩咐車津:「把太太扶著,走!」

車津正準備上前,卻被段文驥給攔下了。

他冷哼一聲:「人我可是好不容易弄回來的,你覺得能被你輕易帶走嗎?」

封墨燁蹙著眉,面色有些嚇人,陰沉的面龐上,下頜和嘴角的線條崩的死緊。

「那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了!」

說著,男人就準備動手,段文驥卻側身閃躲。

「等等,我今天可不是想要跟你動手,要是打起來,誰都撈不到半點好處,還是說一下解決辦法吧。」

「那是你的解決辦法,跟我沒有任何關係,段家的賬,我不會就這麼算了的。」

凡是傷害他老婆的,都必定是要付出代價。

段文驥走到這一步,也不怕封墨燁會把他給怎麼樣,現在重要的是,是要讓他退出這個行業。

他也坦然的說道:「這樣,如果你能夠退出這個行業,這丫頭搶我項目的事情,我可以不計較,而且也能夠讓她回到段家,認祖歸宗,我們會把她當成親妹妹一樣對待,前提是,段家的事情,她不能插手。」

封墨燁聞言,就好像是聽到了個天大的笑話似的,隨即面色冷凝,每個音節都帶著凍死人的涼意。

「段文驥,你是不是誤會什麼了,你以為誰都跟你們段家一樣,腦子裡除了利益就沒有別的,你是不是覺得,只要是個人,就會不擇手段,擠破頭皮都想要往你們段家擠,我實話告訴你,我老婆看不上你們段家,你想要跟她斗,都未必是對手,更別說如果我們夫妻聯起手來,你們段家連灰都不剩。」 峽谷戰役瞬間打響。

密集的彈火朝著前方展翅衝來的怪鳥群進行了掃射衝擊,怪鳥群發出刺耳尖銳無比的叫聲,沖在最前面的那一群怪鳥,連子彈也沒有辦法穿透它們的身體,它們自身的防禦力,已經堪比先天武者。

年輕戰士高偉的心頭大驚,這比他們想象中的怪鳥防禦力更加強大。

這一波彈火的衝擊儘管在一定程度上阻擋了怪鳥群的飛行速度,可它們仍舊在朝著這邊推進。

距離他們只有百米左右了。

遮天蔽日的氣勢,彷彿要在氣勢上將他們壓垮。

白逍雲提刀站立,看著前方,忽然說道,「你們將火力集中在高空的怪鳥群上。」

白逍雲看著怪鳥群的陣型,似乎非常有秩序,他有點奇怪怪鳥群的智慧能夠達到這個地步……

甚至白逍雲一直在觀察怪鳥群中,看看有沒有怪鳥王的存在。

在白逍雲的認知當中,一般的群居動物中,都會有王的存在,才能夠號令同伴。

這種現象,在狼的身上,可以體現得淋漓盡致。

白逍雲生平第一次看見鳥群能夠這麼整齊有序,它們彷彿就是直接擺出了進攻的陣型,來向前衝鋒。

上中下三路齊發。

他下令攻擊高空怪鳥,第一個最直截了當的理由就是中下兩路的怪鳥他將親手阻擋,再則是希望能夠通過擊下最高處的怪鳥來影響到整個怪鳥群的前行陣營。

這一波的衝擊,結果也令所有人都驚喜。

「白爺爺,我發現一個規律。」高偉振聲喊道,「怪鳥飛得越高,它的防禦就越薄弱。」

「那就將它們統統都打下來。」白逍雲大手一揮。

峽谷的遭遇戰,加上他只有二十一個人,可每一個都戰意高昂,眼神沒有絲毫的畏懼。

天空中盤旋著怪鳥那刺耳無比的叫聲,以及彈火覆蓋的巨響。

後方邊境線上,黃國華的神色嚴峻。

通過今晚的錐恆山戰役,他們感受到了怪鳥群的可怕力量,不是它們每一隻怪鳥有多麼強悍,而是他們在數量上的優勢以及前赴後繼的衝擊力,實在太過可怕。

錐恆山戰役雖然距離現在非常的短暫,但是已經足夠給黃國華很多的借鑒之處。

二十人的火力壓制自然沒有辦法阻擋怪鳥群的前行,不出片刻,怪鳥群已經距離他們不足三十米。

從怪鳥群的出現到現在,時間……僅僅過了五分鐘罷了。

高偉深吸了一口氣,「這群該死的畜生,白爺爺,我們是不是準備跟它們肉搏了。」

整條邊境線的防禦任務,是阻擋怪鳥群六十分鐘。

出發之前,黃國華交給他們的任務,希望可以在峽谷內,阻擋這群怪鳥十五分鐘,可如今才剛過去了五分鐘。

「再撐住十分鐘,給身後的兄弟們更加足夠的時間。」一人高喊,彈火掃射。

高空雖然有怪鳥墜下,一定程度上擾亂了怪鳥群的陣型,可怪鳥群無視掉下的同伴,繼續前行。

白逍雲手執長刀,緩緩地舉起,聲音冷喝,「你們的火力統統覆蓋高空,中下兩路交給我了。」

話語一落,白逍雲的身影猶如離弦箭矢般沖了出去。

身後的二十名戰士瞳孔驟然間一縮。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