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了,你剛剛說什麼?阿瑟收買了影評人?」麗貝卡說著說著突然想起了瑪格麗特打電話過來的原因。

「是的,我這幾天每天早上起來看到報紙和雜誌上的內容都在刷新我的世界觀,完全被震驚了好嗎?雖然我自己認為我演的還不錯,但是我看完那些影評人的評論我一直在懷疑他們說的真的是我嗎?這簡直匪夷所思!」

臉皮厚度如她也沒辦法安之若素的收下那些讚美啊。

「這個嘛,我可以確定不是阿瑟做的,但是我大概知道一點兒原因。」

麗貝卡露出了一個神秘的笑容,親愛的小梅格,每天都在鏡子裡面看見自己是很容易忽略一些事情的啊。

「什麼?快告訴我!」

瑪格麗特迫不及待的問,她真是好奇,是什麼能夠讓一幫子老頭子把她誇上天?

「um,很抱歉,這個要你自己去發現,告訴你就沒意思了寶貝兒。」

電話那邊傳來一陣笑聲,很顯然,麗貝卡想到了什麼好笑的事情。

「別這樣,親愛的,你難道就忍心看著我陷入迷茫嗎?」

瑪格麗特用可憐兮兮的語氣跟麗貝卡撒嬌,可惜麗貝卡很清楚對面的小姑娘是個什麼樣的性格,所以她堅定的拒絕了。不過她還是給了瑪格麗特一個提示。

「寶貝兒,如果你真的想要知道為什麼的話,就去看看老電影吧。它們會解答你的問題的。我要去睡個午覺,回頭見。」

說完不等瑪格麗特回話就掛掉了電話。早說過了,和梅格生於同一個時代就是那些女星的悲哀,現在這顆最美麗的金星終於開始綻放她的光彩了,十四歲的年齡已經足夠一個歐美人種的姑娘確定面孔的發展方向了了,瑪格麗特的光輝將無人能夠阻擋。

瑪格麗特無奈的掛上電話,真是的,為什麼不告訴她啊,看她麻爪兒就真的那麼好玩兒?不過這是不是也代表著這些影評人的齊齊發聲不是一件壞事?話說為什麼都是一些老頭子?難道她的老人緣真的那麼好?還是說她就只能當中老年婦男的偶像了?

*

芝加哥市內,羅傑·艾伯特和他的助手走進了amc旗下的一家電影院。從《羅密歐與朱麗葉》上映算起,這已經是他第五次來到這家影院來看這部電影了。陪著他一起來的助手諾曼·莫爾頓今年只有三十歲,完全搞不明白為什麼這位影評界的大佬級人物會反覆的來看這部沒什麼內涵的電影。

根據羅傑·艾伯特一貫的選片口味兒,他更青睞那些獨立製作和有著鮮明的色彩與內核的電影作品,這些作品往往能夠深入的挖掘社會和人性或者表達導演對某種事物的反思與解構。

《羅密歐與朱麗葉》,這部電影雖然是打著文藝片旗號的小成本製作,但在諾曼本人看來這依然是一部不那麼明顯的另類商業片。看,俊男與美女,愛情與槍戰,仇人的女兒和仇人的兒子一見鍾情,老套的不能再老套了,充其量只能算是舊瓶裝新酒,如果不是瑪格麗特·簡的那張臉,他是絕對不會為之踏入電影院的。所以他很不能理解為什麼僱主會一遍一遍的來影院看這部電影。當然,對他來說瑪格麗特·簡的臉就足夠他為之一遍一遍的進入影院為之貢獻票房了。但那可是羅傑·艾伯特,當之無愧的美國影評人的領頭羊!他會為了一個女演員的臉而一遍一遍的反覆觀看一部電影?別開玩笑了!

對於這個觀點,如果羅傑·艾伯特知道的話大概會嗤之以鼻,他為什麼就不能為了一個女演員的臉而不停的走入電影院?他也有過年少輕狂不知愁瘋狂追星的時候好嗎?小夥子還是太過年輕,閱歷也太少。他並不能夠明白回憶有時候會給一個人帶來多大的影響。

大屏幕上朱麗葉正在送羅密歐離開自己的房間,她不時的驚慌著回頭查看母親越來越接近的距離,眼神中充滿了無助和慌張;卻又一邊對羅密歐的離開戀戀不捨,眼睛里像是裝滿了整個星空一般釋放著自己的情感。直到羅密歐跳下了窗檯離開,她臉上那羞澀卻又雀躍的笑容才漸漸斂去,換上一副冷淡的樣子。

這張臉多美啊,不笑的時候冷若冰霜,笑起來的時候卻又熱情似火。

羅傑·艾伯特注意到朱麗葉對著別人笑的時候總是微微的抿著嘴角笑得矜持無比,可是對著羅密歐卻常常開心的露出牙齒。潔白的牙齒襯著紅潤的嘴唇讓她笑起來格外的甜蜜

,她輕輕將頭髮挽到耳後的時候那一低頭的風情簡直讓人心醉。

鏡頭轉換到了羅密歐與朱麗葉分離的早上。

陽光灑在朱麗葉的房間裡面,為她鍍上了一層金色,她睜開眼睛沖著自己的丈夫露出一個甜蜜的笑容,就像得到了全世界,那樣的心滿意足。同樣是微微抿起雙唇,可是這個笑容卻並不敷衍矜持,它飽含著熱情和喜悅。

就像一個嬰兒,世界里從沒有憂傷與苦難,他們天真無邪而又容易滿足。可是這份美好又能持續多久呢?此時笑得越美麗,彼時苦難來臨的時候淚水也更多。巴茲·魯赫曼真的是把最美好的東西破壞給別人看,讓所有的人為這份苦難流淚。羅傑·艾伯特嘆息著,這張臉一點也不應該伴隨著淚水,她應該有最好的生活而不是為了愛情死去。

「….媽媽,幫幫我,別讓爸爸把我嫁人…..我的婚床就只能成為墳墓….」

朱麗葉哭著請求母親幫助她,讓父親打消把她嫁給帕里斯的念頭,她滑落在樓梯的扶手旁邊,流下了絕望的淚水。而她的奶媽也無法幫助她擺脫眼前的困境,可憐的朱麗葉只能眼神空洞的流干她 電影已經進行到了尾聲,朱麗葉的表情突然平靜了下來,她不再哭泣,眼神有些放空,似乎在回憶那些和羅密歐一起度過的美好時光。伴隨著明明滅滅的蠟燭,她眼中的光也在一點一點的熄滅,逐漸變得死寂,世間已經再沒有能夠讓她留戀的事情。俯下身,朱麗葉給了羅密歐最後一個親吻,流著淚綻放出一個絕美的笑容,用槍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巴茲·魯赫曼一定很愛瑪格麗特·簡。羅傑·艾伯特坐在椅子上想。他把朱麗葉拍得太美太凄然,從各種角度展現了這個女孩兒的美貌,雖然有些特寫並不必要,可是朱麗葉確實征服了觀眾。

羅傑·艾伯特的思維又回到了三十多年前的少年時代,他和朋友們一起跑到電影院去看瑪麗蓮·夢露的電影,他驚嘆於瑪麗蓮身上的那種完全天真無辜的嬰兒般的生動與純美,去搜集有關於她的一切,甚至跑到偏遠的影院去看早已上映了好幾年的電影。

他痴迷於瑪麗蓮的風情,那張已經超過二十歲接近三十歲的臉笑起來的時候甚至難得的帶著一點嬰兒肥,完美的臉型讓她做各種動作都美得不可思議,無論是正視,側視還是被無數女明星避之唯恐不及的仰視,在她身上都是360度無死角,即使是做出各種誇張的表情都完美的要命,她就像是一顫聚光燈,所有人在她面前黯然失色。

許多人說夢露沒有演技,可是他卻認為夢露的演技完全是被埋沒了的,至今他仍然記得瑪麗蓮在《無需敲門》中淚水奪眶而出時候的凄美之感,就像是星星的碎片從她眼中滾落。還有《游龍戲鳳》中的悵然若失,年少時的他想不通為什麼那個暴躁易怒的攝政王為什麼要放棄這個美麗又聰慧的女人,在這個世界上他也許再也找不到如此愛他的人了。

瑪格麗特身上其實找不到太多她的外祖母的影子,她像瑪麗蓮的地方只有圓鼻頭和微微下垂的眼角,或許還要加上同樣的360度沒有死角的美貌。可是她大笑起來的時候卻有著瑪麗蓮特有的天真和活潑。圓圓的鼻頭柔和了她的線條,微垂的眼角讓她總有一種純真可愛的感覺,卻又帶著一股奇特的風情,這種眼睛畫上妖嬈的眼妝就能輕易的轉化成嫵媚性感,就像瑪麗蓮,性感的理所當然。

看著這個姑娘在大屏幕上眯著眼睛大笑的時候就像回到了他的少年時代,那個時候是多麼的無憂無慮又開心,生活中似乎總是有種探索不完的事物。而今他已垂垂老矣,瑪麗蓮也早就香消玉殞,留下來的就只有擁有她的笑容的後代…..

羅傑·艾伯特啞然失笑,真的是老了,居然也開始回憶起過去了。

《她有如此的美貌,根本不必有如此的演技;她有如此的演技,根本不必有如此的美貌》

在觀看了五場《羅密歐與朱麗葉》之後,羅傑·艾伯特在《芝加哥太陽報》上自己的專欄里發表了一片這樣題目的影評。他引用了奧斯卡評委讚美費雯·麗的辭藻來讚美瑪格麗特。

「….她美得讓人心醉,結局卻讓人心碎。第一眼人們就會被她的美貌吸引,以至於剎那間無暇顧及她的演技,但是接著看下去你就會被她精湛的演技折服,甚至於絕色的容貌都不能使其演技失色,在《羅密歐與朱麗葉》這部電影裡面,瑪格麗特·簡的美貌與演技同時爆發,貢獻出了一場絕妙的表演。」

「初看這部電影的時候你會覺得她像年輕時的奧黛麗·赫本,她在《羅馬假日》裡面的出演融合了本身的氣質和特點,完美的詮釋了安妮公主這個角色,這是一種角色和演員本人極度契合下的共感效果。但是如果你看過《夜訪吸血鬼》的話,那麼你就不會再這樣覺得了。在這部驚悚的吸血鬼電影裡面,當時年僅十一歲的瑪格麗特·簡完成了超越她的年齡的表演,我們姑且稱之為十一歲的身體裡面裝著三十五歲的靈魂。她將一個角色從天真無邪的小女孩的年齡演到冷漠殘忍而又心靈扭曲的中年女人,其中精彩的轉換不可謂不精彩,恍惚間你會覺得大熒幕上的那個女孩身女人心的克勞迪婭是真實存在的。兩者相對比較起來我們可以發現這個女孩兒的演技讓人顫抖!」

「她是怎麼在完美詮釋一個心理成熟扭曲的兇殘吸血鬼的和成為一個如此甜蜜卻又悲情的天真少女之間自由轉換的的我們不得而知,唯一可以知曉的是,她的詮釋是如此的不同,令人完全不能把兩部影片中的她聯想起來。她為我們貢獻出了一場奧斯卡級別的表演!」

「……」

羅傑·艾伯特的影評裡面將瑪格麗特幾乎跨上了天。然而在這個女演員青黃不接的時代,瑪格麗特確實是足夠出色的。

后黃金時代過去之後,好萊塢的女演員似乎陷入了一個怪圈,演技好的不具有第一眼就驚為天人的那種「耀眼」的美貌,有著驚人美貌的又不得不通過對一些特殊角色的選擇來把觀眾對其美貌的注意轉移到演技上去。幾乎沒有人能夠二者兼顧,可以說真的是一代不如一代。

瑪格麗特的橫空出世雖然算不上震驚世人,但是也足夠驚艷好萊塢的了。就像羅傑·艾伯特說的那樣,她不笑的時候冷若冰霜,不可一世,微笑的時候高貴優雅儀態優美,大笑的時候卻又甜蜜可人接地氣,演技方面能演成熟的變態,也能演天真可愛的少女。這種差距極大的角色讓人們意識到這並不是本色出演而是極為精湛卓越的演技。

在九十年代網路還沒有盛行的時候,影評人的文章和奧斯卡的獎項是大多數美國人民選擇觀看電影的最佳渠道,尤其是羅傑·艾伯特這個在美國登頂的普利策獎獲得者,他的影評幾乎能影響大部分打算走進電影院的人們的選擇。

於是在經過一周的上映之後,《羅密歐與朱麗葉》的票房迎來了一個上升,相較於大部分電影在首周之後都會票房滑落,逐漸縮減上映影院數量的情況來說,這部電影的走向相當不科學,經過周六周日和四個工作日之後票房迎來了一個詭異的提升,這讓二十世紀福克斯的發行部門有點摸不著頭腦。

因為在年底《羅密歐與朱麗葉》上映的這段時間不但有迪斯尼出品的《101斑點狗》這種合家歡的全分級電影和《空中大灌籃》這種全民性的運動電影,還有像是《贖金風暴》和《勇闖奪命島》這種商業大片,最重要的是瑪格麗特的好熊友克魯斯先生的《甜心先生》也在這個各種大片混戰的檔期插了一腳。

拜託,這位可是能夠靠刷臉就能把文藝片的票房刷成商業片票房的超級巨星,五月份剛借著《碟中諜》在全世界刷走了一堆鈔票,十二月份又帶著《甜心先生》在頒獎季興風作浪,在這麼一堆片子裡面居然能完成票房逆襲,這簡直不正常好嗎!

在經過了加班和各種調研之後,焦頭爛額二十世紀福克斯的發行部門終於得出了一個結論,《羅密歐與朱麗葉》的票房提升的原因在於媒體影評人的那些詭異的影評,觀眾紛紛因為影評而走進電影院,即使是晦澀的舊式莎士比亞台詞風格也沒能攔住他們把電影看完的決心。而且這片子的觀眾還特別極端化,觀影的大多數是上了年紀的老人和處於青春期的孩子,其中還有一部分女性,處於大多數電影都在爭取的上班族男性反而不是特別多。二十世紀福克斯公司的發行部門都蒙圈了。這是什麼走向?

老人來看可以理解,因為他們的年齡註定了會更受那些資深影評人的了解,而且年齡的沉澱也能讓他們能夠靜下心來欣賞莎士比亞式的愛情。女性來看他們也可以理解,畢竟李奧納多·迪卡普里奧近兩年確實闖出了名頭,他也真的是夠帥,吸引女性觀眾是正常的。

可是青春期的少年是怎麼回事?這個年齡段的孩子不是正處於叛逆期和躁動的青春期嗎?誰會靜下心來看莎士比亞磨磨唧唧的愛情悲劇啊?《勇闖奪命島》這種動作大片才是他們的最愛好嗎?再說了不是他們喜歡貶低美國人民的教育程度,但英國式的陽春白雪真的不是美國人民的愛啊,更不用說是青春期的少年了,他們知不知道莎士比亞的這部作品還兩說呢,這觀影的年齡真是讓人不知道說什麼好。

還有那些美國的中產階級上班族的白領們,這部分才是他們要爭取的票房集中年齡好嗎?這種能夠顯示他們的品味的文藝電影不是他們的最愛嗎?為什麼反而他們的數量是最少的?

不對!發 在周末來臨之前美國最大的四條院線regal、amc、arkusa和carmike的經理分別接到了二十世紀福克斯公司發行部的電話,要求增加排片量。而《羅密歐與朱麗葉》票房的詭異增長也確實引起了他們的重視,院線本身就是為了賺錢而存在的,沒有理由會放著能賺錢的電影不給排片去給那些已經賺不了多少錢甚至上座率已經低到足以下映的電影繼續保留放映屏幕的的塊數。

所以,在研究了一下最近還在上映的電影的票房和上座率之後,各大院線的經理果斷的撤下了一些還半死不活的掙扎在溫飽線上的電影,轉而換上了《羅密歐與朱麗葉》,將上映這部電影的電影院數量從一千多家提到了二千以上,如果票房收入看漲的話,下周這個數目還會增加,直到從它身上再也榨不出油水。

「天啊,我今天一定要再去刷一遍《羅密歐與朱麗葉》!瑪格麗特真是太美了,她哭的時候我心痛的像是要死掉,她笑的時候我被甜的心都要化掉了。」

凱蒂激動的和朋友們討論著這部電影。天知道她從電影院里走出來的時候簡直是暈暈乎乎的,完全沉迷於瑪格麗特的美貌裡面不可自拔,都坐上計程車了腿還軟著呢。

「你不是去看李奧納多·迪卡普里奧的嗎?怎麼變成瑪格麗特·簡的擁躉了?」

旁邊的女生詫異的看著凱特,上周末她和男朋友去約會了,他們選擇了《勇闖奪命島》來度過美好的周末。尼古拉斯·凱奇才是她心中的真男人,對李奧納多·迪卡普里奧的那種帥她欣賞不來。

「我現在依然喜歡里奧,但是這並不能阻擋我喜歡瑪格麗特,露西,你根本不能想象她在電影裡面有多耀眼,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她…」

凱蒂咬著嘴唇,半天才憋出來一句話,「她就像是一塊兒苦艾酒心的巧克力!甜蜜不是她唯一的味道,我看電影的時候每當遇到她的鏡頭的時候心情都會不自覺的跟著她一起起伏,她笑的時候我開心的跟著一起笑,她哭的時候我難受的和她一起哭。我不知道怎麼說她給我的感覺,這太複雜了!」

停頓了一下,「而且她和李奧納多真的很配。」凱特的臉上蒙上了一層紅暈。兩個同樣美好的人親在一起的時候讓她呼吸都要停止了,她迫切的希望能夠親吻自己的男朋友。當時真的好後悔為什麼沒有強行拉著男朋友一起來看這部電影而是放著他去看尼古拉斯·凱奇和肖恩·康納利那部一個醜男和一個老頭的傻乎乎的動作片。

「哇哦,你可從來沒這麼形容過別的女明星,包括梅格·瑞恩那個甜姐兒。」露西驚奇的說,凱特平時可不是這麼夸人的。

「好吧,我周末會去看的,沖著你的推薦。」

「相信我,露西,她不會讓你失望的。」凱特絞盡腦汁的說了一句,「就像那些黃金時代的電影明星,她身上有種奇特的美麗,哦,天吶,我真的說不出來,這得你自己去看!」

同樣的情形發生在很多地方,人們討論著這部莎士比亞的愛情電影,議論著瑪格麗特的美貌和與李奧納多·迪卡普里奧的相配。

布魯斯·哈里曼就是其中的一個,他是一個文藝片愛好者,更關鍵的是他是哈佛大學里教英國文學的教授,一部莎翁電影上映,無論是出於自己的愛好還是為了充實課件的厚度他都會選擇去看。

而當他看到朱麗葉出現在大屏幕上的一瞬間,他就再也抽不出心思想別的了。

他的父母的相識說起來頗有樂趣,在一個陽光燦爛的下午,兩個同樣喜歡瑪麗蓮·夢露的年輕小夥子和漂亮的姑娘相識了,他們在看《熱情似火》的時候太高興了,於是抓住了旁邊的人接吻。然後過了一年,布魯斯·哈里曼就出生了。

他父母的收藏品中有大量的關於瑪麗蓮·夢露的東西,畫冊,明信片,同款衣服,海報….錄像帶誕生之後家裡又多了瑪麗蓮·夢露的電影,耳濡目染,布魯斯自己也迷上了這個金髮女郎。

她是少見的那種男女老少通吃的女明星,就像大多數男明星的受眾都是女人一樣,大多數女明星的受眾都是男人。有些極端的還會遭到性別相同的受眾的討厭,比如麗塔·海華絲,很多女性觀眾就不喜歡她,或者馬龍·白蘭度,奧斯卡愛他不代表男人也愛他,在《教父》橫空出世以前,這位風流浪子其實並不怎麼招男人喜歡,他和克拉克·蓋博那種天生的風度翩翩的風流倜儻不一樣,家裡但凡是有妻子和女兒的男人都不會喜歡這種帶著壞壞的痞子味兒的男人的。

在這點上面瑪麗蓮·夢露其實和湯姆·克魯斯有點像,他們給人的感覺都太純粹了,也太甜蜜,人們很難討厭這種人,兩個人同樣都有著下垂眼和圓鼻頭,這種長相特徵會讓人顯得更加活波靈動並具有親和感,換句話說就是少年感十足和接地氣。

瑪麗蓮·夢露三十多了笑起來還像個孩子,湯姆·克魯斯演吸血鬼萊斯特都能演的像惡作劇的調皮孩子,都是拜這種面相特徵所賜。

瑪格麗特雖然不笑的時候比較高冷,但她的長相柔和而不銳利,而且她笑起來的時候那些高冷就全都不見了,就像純潔而又甜蜜的小鹿,無論是男人還是女人都會想要把她摟進懷裡揉一揉的。從這方面來說她的戲路比長相完全純粹的瑪麗蓮要寬。況且她的出道作品是一個變態兇殘的偽蘿莉,這讓人們進一步的見識到了她的演技,這可比她外婆幸運多了。

「真可惜,她不是金髮,要不然會更加美麗….」

布魯斯·哈里曼的喃喃自語引來了旁邊一個老頭子的共鳴,「是的,如果是金髮的話,陽光照射之下的情景一定會美到令人窒息,我至今還記得在《熱情似火》里瑪麗蓮在聚光燈下歌唱的那一幕,即使是黑白膠片也不能掩蓋她金髮上的光輝….」

說著這位老先生也陷入了回憶,那是最好的時代,小時候家裡太窮,他只能跟哥哥從電影院的後門偷偷溜進去,有時候還會被看門人抓住。和哥哥喜歡費雯·麗那種尖銳神經質的美麗不同,他就喜歡瑪麗蓮,她真的好甜,看著她就會忘記一天的勞累而開心起來,他當時想將來也要娶一個這樣的妻子。後來雖然妻子長得並不像瑪麗蓮,可是她卻會跟他一起坐在電影院裡面看瑪麗蓮的電影並為之開懷大笑。

「咳,咳。」後邊的一位同樣年紀不輕的老先生打斷他們的話,「看電影的時候別說那麼多廢話好嗎?朱麗葉快出來了。」

沒錯,他們正是趁著暫時沒有朱麗葉的鏡頭在竊竊私語,誰叫這幾個人沒一個對李奧納多·迪卡普里奧這種長相的男人有好感呢?他們又不是女人。

*

「她哭起來的時候就不怎麼像瑪麗蓮了,神態上更接近費雯·麗,我記得她在《魂斷藍橋》的時候就是這麼哭的,眼淚里充斥的無邊無際的絕望。比起悲劇色彩強烈的瑪拉我更喜歡她的斯嘉麗,那可真是個堅強又有智慧的女人,而且還很狡猾,就像一隻貓,喜歡你的時候會對你撒撒嬌,允許你給它順順毛,不喜歡你的時候直接甩給你一爪子。」

幾個老男人夾著一個年輕人坐在電影院旁邊的露天飲品店談興十足。

出於共同的審美觀點,布魯斯·哈里曼和幾個年紀和他父親差不多的老人在電影結束后一起來了個愉快的下午茶時間,當然沒有英國人那麼正宗。不過反正他們喝的是咖啡,就不要那麼在意了。

剛剛說話的是老喬治,他已經很多年沒有看到這麼好看的電影了,啊,應該說是沒有看到這麼合他口味兒的女演員了。那些他曾經瘋狂迷戀過的女演員要不就是過世了,要不就是已經年華老去不再活躍在大屏幕上退休了。瑪格麗特的出現真的是讓他眼前一亮,他已經厭倦了在電影院里看到那些長相普通卻偏偏自以為美麗的女明星了,美國這麼大,為什麼就找不出來幾個漂亮的女演員呢?難道美人真的都出在歐洲?

「是的,瑪麗蓮哭起來的時候讓人心疼,費雯·麗哭起來則是讓人心碎,不過她笑起來的時候實在是太瑪麗蓮了,你注意到她和羅密歐互訴衷腸的時候的那個笑容了嗎?如果我是羅密歐的話我也會完全被她迷住。梅格·瑞恩雖然也很甜,可是還是不如她,長相也是,這姑娘真是太漂亮了,而且她一點也沒有這個年齡段的幼稚感和浮躁感。這可真不容易。」

這個是大衛,他和妻子一起來看電影,老太太已經買了第二場的電影票接著看了,他則是跟著一群人出來高談闊論。

「她是從哪裡冒出來的?以前根本沒聽過這個名字,也沒見過她。」

發問的是喬納森,他來自馬薩諸塞州的一個小鎮農場,今天是因為聽了老朋友的電話說是有一個年輕的女孩兒笑起來很瑪麗蓮才起了念頭來看電影的。

「你居然沒有看過《夜訪吸血鬼》?幾個老頭子包括布魯斯·哈里 布魯斯·哈里曼接上了喬納森的話語,「順便說一聲,她還靠著《夜訪吸血鬼》拿到了奧斯卡的最佳女配角。是奧斯卡歷史上第二年輕的得獎人。」

靠著非現實主義電影里的人物角色拿到小金人可是一點都不容易。尤其是近年來的奧斯卡越來越政治化了的現在。

「對了,你們知道嗎?這個小姑娘是誰的女兒?」

布魯斯·哈里曼又神神秘秘的說,拜他那兩位瘋狂迷戀瑪麗蓮的父母所賜,他對瑪麗蓮·夢露的研究可是深得很呢,很多人沒有注意到的事情都被他挖了出來。而且他還是一個資深的《夜訪吸血鬼》原著的狂熱粉,在三年前他就注意到了這個小姑娘了好嗎?

「別告訴我她是瑪麗蓮的女兒,這可不是科幻電影,瑪麗蓮都死了多少年了,這小姑娘再早生十年都不可能變成她的女兒。」

喬治壓根不在意布魯斯·哈里曼說的話,關於演員的八卦多了去了,真真假假誰能分得清?喬納森和大衛也贊同的點點頭,這姑娘太小了,能和瑪麗蓮有什麼關係?

布魯斯·哈里曼嘆息一聲,人老了連思維都僵化不活躍了,要不然他們應該早就發現兩個美人之間的聯繫了。

「雖然她不是瑪麗蓮的女兒,可是她是瑪麗蓮的女兒的女兒啊!」

布魯斯·哈里曼近乎是炫耀的說出了這句話,著實是驚著了周圍的三個老頭。

「你認真的嗎?」

喬治驚訝極了,突然他想起來了瑪麗蓮確實生育過。但是生下孩子不久之後就因為產後抑鬱症和一些原因離婚了。她過世的時候孩子還小,從那以後也沒聽過關於她孩子的消息。而對於他或者大多數人來說,女神和女神的孩子壓根就是兩碼事兒,女神在世的時候也許會分出一點關注給她的孩子,但是女神都沒了,關注她的孩子還有什麼用?

其他的人被喬治這麼一說,也想起來了,瑪麗蓮確實生過孩子,不過一直沒怎麼被大眾關注過這點也是真的。

「千真萬確!」

布魯斯·哈里曼嚴肅的說。

「你們都應該知道瑪麗蓮最後一任丈夫阿瑟·米勒。雖然我不喜歡他對待瑪麗蓮的態度,但是他在戲劇上的成就確實令人矚目,他有兩個女兒,其中一個就繼承了他的才華,在文學上有著非同凡響的藝術成就。」

掃了另外的三個人一眼,「至於那兩個女兒,我想應該不用我說她們的母親是誰了吧?畢竟她們和阿瑟·米勒的第三任妻子長得一點都不像。」

「天哪,難道瑪格麗特·簡在兩年多以前的奧斯卡上感謝的阿瑟就是那個阿瑟?」

這會兒大衛也反應過來了,這個姑娘在拿到奧斯卡時的致詞里就有感謝阿瑟的話語,沒想到居然感謝的是阿瑟·米勒嗎?

「沒錯,就是他。瑪麗蓮的一個女兒莉莉安米勒在非現實主義的小說上成就非常高,她的吸血鬼系列想象力豐富,色彩奇幻,其中以吸血鬼萊斯特為主角的『吸血迷情』系列的成就最高,被很多國家的語言翻譯過,而且擁有龐大的書迷。當時湯姆·克魯斯要飾演萊斯特的消息傳出來的時候還引起了大規模的抗議和示威。還有大導演弗朗西斯科·科波拉也改編過她的作品,《驚情四百年》。這些在莉莉安·米勒的書迷中並不是什麼秘密。只不過很少有人去挖掘而已。」

布魯斯·哈里曼給幾個老男人科普了一下有關『吸血鬼文學崛起』的知識。

「《驚情四百年》?我看過這部電影,當時是沖著《教父》的導演科波拉去的,不過拍的確實不錯,無論是德古拉伯爵對戀人的深情還是對信仰的掙扎都讓人深思。對人性的挖掘程度也夠深刻。但是我可真沒注意到這居然是改編自瑪麗蓮女兒的小說。」

喬治不可思議的說。加里·奧德曼和薇諾娜·賴德在那部電影里給人的印象不可謂不深,整部片子濃郁的黑暗色彩也沒蓋住這對俊男美女暴風驟雨般的感情。雖然聽說這兩個人在拍攝電影的時候關係一點也不好,但很顯然他們足夠敬業。

當時他老婆就為了德古拉和伊麗莎白之間凄美的愛情哭得死去活來的,尤其是電影上映不久之後薇諾娜·賴德就出了車禍成了植物人,好多人都沖著遺作的名頭去看這部電影,引起了很大的轟動。

「很少會有人去關注一部電影的原著,甚至《夜訪吸血鬼》,如果不是莉莉安·米勒的突然過世也不會被炒的那麼厲害,畢竟當年的薇諾娜·賴德醒過來了而且還和約翰尼·德普結了婚,而莉莉安·米勒卻是再也不能從天堂重返人間。」

布魯斯·哈里曼有些黯然的說,莉莉安·米勒去世最傷心的就是他們這些書迷,她那顆天才的腦袋還沒有完全釋放自己的才華就被上帝帶去了天堂,當時無數書迷為此哀悼,甚至還有人為此自殺,以追隨自己最愛的作者。他自己的情緒也低迷了很長時間,搞得他的父母還以為自己的兒子失戀了,天天用奇怪的眼神盯著他。

「這樣就解釋的通她為什麼笑起來跟瑪麗蓮那麼像了,果然不愧是瑪麗蓮的後代,連美貌都完全遺傳到了她的身上。」

喬納森恍然大悟。怪不得看著這姑娘大笑的時候總有種看瑪麗蓮的感覺,原來真的是有血緣關係的,可惜雖然瑪麗蓮的外孫女很漂亮,但是像她的地方太少了。

「不過她確實比瑪麗蓮幸運多了,瑪麗蓮一生都被那些電影巨頭給毀掉了,他們強迫她拍不喜歡的電影,拒絕讓她轉型,只想讓她拍那些傻白甜的喜劇,演胸大無腦的甜妞兒,可是她明明能夠演更複雜的角色的。他們甚至寧願選擇更貴而且緋聞纏身的伊麗莎白·泰勒也不肯選擇瑪麗蓮,連泰勒生病無法拍攝都不願意把這個機會給瑪麗蓮,真是見鬼的該死!」

喬納森憤憤不平的接著說。瑪麗蓮的精神崩潰這些電影巨頭簡直是功不可沒的推手。

他們總是認為瑪麗蓮沒有演技只能靠著臉來吸引觀眾而不公平的對待她。但是即使在因為懷孕而變得遲鈍的《熱情似火》拍攝現場念上五十遍台詞,瑪麗蓮還是能夠拿到金球獎的最佳女主角。導演比利·懷爾德曾經在電影拍攝后這樣評價過瑪麗蓮:「任何演員都能記住台詞,但是只有真正的藝術家到了攝製現場,雖然不知道台詞,卻能作出像她那樣的表演。」世界為什麼就不能對她公平一點呢?

「所以活該二十世紀福克斯當時差點破產,長時間的片酬糾紛和伊麗莎白·泰勒那該死的氣管炎完全給這部電影帶來災難一般的後果,劇情拍的還不如她和理查德·波頓的愛情來得跌宕起伏呢。四千四百萬美元,三年,伊麗莎白·泰勒的片酬從一百萬美元漲到了七百萬美元!就算是到了今天《埃及艷后》依然是世界上最貴的電影,伊麗莎白·泰勒也是片酬最高的演員。二十世紀福克斯沒破產都算是奇迹了。」

大衛也跟著冷哼一聲說,要是換成瑪麗蓮早就沒這麼多的破事兒了,更何況二十世紀福克斯還為了減少這部電影的開支而在《雙鳳奇緣》上面進行了找補,直接辭退了瑪麗蓮,導致了瑪麗蓮在兩個月之後因為服用藥物過多而過世。雖然這個死因依然存在疑點,可是不能因此就忽視這些大公司犯下的過錯。

「瑪格麗特好多了,她第一部電影就拿到了奧斯卡,角色也沒有什麼爭議,希望她的演藝之路一帆風順吧。」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