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了,凌兒,不是什麼人都可以參加風雲會的!你現在的實力是……」藍心立即想到什麼的問道。

「我也不清楚,要什麼實力才能參加?」沈凌兒挑眉。

她沒來這裡之前,就讓小花隱藏了自己的等級,為的就是怕到了神界,自己的實力太菜,惹來麻煩……

------題外話------

謝謝;米籃投了5票(5熱度) 「啊!我怎麼忘記了凌兒是從下界上來的,你一定還不知道神界的修鍊等級吧,這裡跟你們下界修鍊的等級是不一樣的哦。」藍心眨著大眼睛,一副才想起來的樣子。

沈凌兒也沒有打斷她的話,其實她很想說,自己知道的,不過這長夜漫漫,荒山野嶺,又無法安睡,她也就勉強再聽這丫頭說一遍好了……

「嗯,不太清楚!」沈凌兒淡淡的說道。

「我就知道你不清楚。凌兒,我告訴你哦,神界的靈氣可比下界的靈氣要濃郁和精純的多,可是這裡修鍊升級卻非常的慢,因為我們從出生就有著至尊的實力,至尊之後是尊者,尊王,尊皇,每個等級又分為1——7階……

像我現在就是一階尊者的實力,聽說突破尊皇就能夠成為帝君,成為神域之主呢。我聽奶奶說只有在數萬年前出現過帝君,之後就再也沒有出現過了。而想要參加風雲會,必須達到尊王的實力才可以!」藍心認真的說道。她看不出沈凌兒的實力,所以她很想知道沈凌兒是不是已經到達尊王了。

要知道哪怕是一階尊王,在這裡也是非常厲害的存在呢……

「尊王么?我知道了!你說到達帝君就能成為神域之主,神域是什麼地方?」沈凌兒不解的問道。

「神域啊!其實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聽奶奶說哪裡都是高手,哪裡很神秘……」藍心說道。

「凌兒,神域是神界中靈氣最為濃郁,資源最為豐富的地方,是單獨的一個空間。也是只有強者才能夠進入的,同樣也是神界最為黑暗的地方……」蛋蛋的聲音傳入沈凌兒的腦海中。

沈凌兒瞭然,想來神域就如同一個國家的核心地域吧,就如同21世紀,每個國家都會有一個首都,是一個最中心的位置……

所以蛋蛋說哪裡是強者存在的地方,是最黑暗的地方,向來最繁華的地方,戰爭最多,也最黑暗……

她甚至有一種感覺,她最後一定要去神域,只有去了神域,許多事情才會找到答案……

「我知道了,蛋蛋,藍心說的你都聽到了吧。是不是除了她說的,沒有辦法離開這裡了?」沈凌兒在心裡問道。

「是的,這裡沒有傳送陣,但是這裡有一種傳送捲軸,不過只能短距離的傳送,恐怕走出北域,就要不少的傳送捲軸,也只比乘坐飛行獸快了一而已……

我覺得你還是等到風雲會的時候再離開比較好,因為現在你的實力在這裡並不安全,還有,你要儘快煉製出靈隱丹,不然你的身份……」蛋蛋難得一次說這麼多話。

沈凌兒自然從蛋蛋的語氣中,聽出了不尋常之處,皺著眉頭問道:「蛋蛋,為什麼我不吃靈隱丹,身份就會泄露?」這是她一直想不明白的事情。

「這……沒有靈隱丹,你眉心的印記就無法隱藏!」蛋蛋猶豫了下,選擇其中一種說法道。

「就算眉心印記隱藏不了又如何? 總裁爹地悠著點 ?」沈凌兒追問道。她知道蛋蛋沒有跟她說實話,而且,之前藍心說她身上好香,可她吃了丹藥之後,藍心卻說香味沒有了。她大概也猜到了一些,只是她不確定罷了。「哎……凌兒,你是神女轉世。只要你回到神界,如果沒有靈隱丹,你的容貌,你的氣息就會被神域那些人察覺到,在你沒有足夠的實力之前,你必須按時服下靈隱丹,不然的話,洛辰和小天都會因為你而有危險的。」蛋蛋輕嘆一聲,無奈的說道。

沈凌兒聞言沉默了,她很想問蛋蛋,那些人是什麼人?為什麼要對自己不利,可她知道蛋蛋不會說……

她也不想去追問,她從來就不喜歡鑽牛角尖,她更知道蛋蛋是為了她好,現在的她雖然來到了神界,但是跟敵人比起來,她簡直弱爆了……

就算蛋蛋告訴她前塵往事又如何?她除了徒增煩惱之外,什麼都做不了,因為她太弱了……

不管在哪裡,都是強者為尊,沒有站在巔峰的那一天,她必須要努力再努力,變強再變強,不然,她連自己的命都保不住,如何去守護她在乎的人……


「蛋蛋,我知道怎麼做了!」沈凌兒在心裡對蛋蛋說道。

「嗯。」蛋蛋自然感知到了沈凌兒的想法,紫眸中閃過一抹笑意,這一世她真的變得很不一樣……

一直在沈凌兒空間中修鍊的靜雷,看到蛋蛋臉上的笑意,微微一愣:「沒想到,你竟然會跟她契約!」

「我也沒想到,你竟然真的洗去魔性了!」 予你一婚,囚我一生

愛在呼吸之間 呵呵,因為不想有遺憾!」靜雷輕輕一笑,眼中帶著苦澀。

蛋蛋沒有繼續說話,他自然知道靜雷的事情,能夠經過輪迴劫徹底洗去魔性,也更加說明了他的執念有多深,不知道這樣的結果,對他是好還是壞……

「凌兒,你在想什麼?」藍心看著一直不說話的沈凌兒問道。

「沒什麼,必須是尊王才能夠參加風雲會嗎?」沈凌兒問道。雖然她不知道自己現在什麼實力,但是應該沒有突破至尊,想要在短短几年達到尊王,她並不知道能不能行。

「嗯,除非你是煉丹師,或者是煉器師也可以參加風雲會的。因為風雲會上,除了實力比賽之外,還有煉丹和煉器比賽。」藍心看著沈凌兒說道。

「煉丹師和煉器師么?」沈凌兒唇角揚起一抹弧度,看來她的運氣還不錯呢。

「是的,煉丹師和煉器師……」接著藍心又說了一堆的話。

沈凌兒也從藍心的敘述中得知,神界的煉丹師和煉器師一樣是非常稀有的職業,雖然兩種職業的人有很多,但是等級高的卻是很少……

而且這裡沒有馴獸師,主要是因為在神界,獸族的實力要比人類強悍的多,馴獸根本是想都別想了,這裡想要契約魔獸,只有在將對方打到臣服,然後契約……

所以在神界,很少有人有契約獸,而且一般的獸族也不會出現在人類居住的地方,它們都在自己的領地居住著……至於陣法師,據藍心說從來沒有聽說過,想必是這裡的陣法師已經滅絕了吧……

不知道自己那幾個不靠譜的師傅,到了神界沒有,想到他們幾個的本事,想必在神界也都不是普通人吧……

沈凌兒不知道的是,她的幾個師傅,正在因為她剛才泄露的那一絲氣息,忙的昏頭轉向,為得不過是讓那些人不會發現她而已……

她更沒有想到,自己不過是晚服下那麼一會兒的靈隱丹,就已經讓人得知她來了神界,好在她很快的服下丹藥,掩飾住了氣息,又有她幾位師傅的阻攔,不然沈凌兒估計真的會遇上大麻煩了……

「凌兒,反正現在你也剛來這裡,不如就跟我回去住在我家吧!」藍心熱情的邀請道。

「好!」沈凌兒微微一頓,說道。

她想要參加風雲會,也要過幾年的時間,在沒有熟悉這裡之前,她還是先找個地方落腳的好……

就這樣沈凌兒便跟著藍心往山腳下走去,藍心一直不知道沈凌兒的實力,所以速度並不快,二人不急不緩的來到山腳下的神山村……

根據藍心所說,別看這裡叫做神山村,可是非常繁華的一個村子了。因為神山村在神山腳下,因此以神山為名,也是唯一的一個沒有任何人佔領的村子……

神界的五大域,每一個域都有一座神山,凡是從下界飛升上來的人,都會出現在神山附近……(熱門小説網)

而北域的神山,是從下界的飛升上來人最多的地方,有的人剛來實力不高就會被欺負,曾經也有人統治過神山村,最後都被那些剛飛升上來,又受過欺負的人,在有了實力之後,就回來報復給滅了……

久而久之,北域神山村的霸主更換的就非常的快,藍心聽她奶奶說,有一年竟然更換了五個霸主,前一個實力強了回來滅了后一個,再前一個回來又滅了后一個……

之後就再也沒有人想要統治這裡了,誰也不想屁股還沒坐熱,腦袋就搬家了……

所以,現在的神山村應該是五域神山中,唯一的一個自由之地了……

對此,沈凌兒心裡倒是很滿意,而且知道了這裡飛升來的人特別多,沈凌兒就在心裡算計著,要不要將這裡收為己用呢……

不過,在沒有了解神山村的情況之前,她是不會輕易動手的……

一路藍心就像是一個會移動的有聲字典,沈凌兒問什麼她就說什麼,甚至還會贈送無數相關答案……

終於,在沈凌兒耳朵被藍心茶毒的快要受不了的時候,她們來到了藍心的家……

這裡是一處不算太大的小院,院子周圍種滿了無數的藤蔓,沈凌兒一眼便認出這些藤蔓都是有毒的植物……

小院中房子的造型別緻,院內栽種著一些普通的藥材,給人一種古樸、幽靜的感覺,就像是隱居山林的人家,看起來非常的乾淨雅緻,她們剛走進大門,屋子裡面便傳出一陣咳嗽聲……「奶奶,你怎麼樣?」聞聲,藍心飛一樣的跑進了屋子裡,聲音里滿滿的都是擔憂。

------題外話------

謝謝:米籃投了5票(5熱度)

piaopiaolin投了2票

米籃送了3顆鑽石

交流,吐槽,傍上書院大神,人生贏家都在瀟湘書院微信號xxsynovel(微信添加朋友-公眾號-輸入xxsynovel) 沈凌兒隨後也跟著走了進去,古色古香的房間內,一個年紀看起來在40多歲左右的女子,虛弱的躺在床上,嘴角帶著淡淡的血跡……

女子一襲青衣,膚若凝脂,臉色蒼白,雙眸剪秋水,眉不描而黛,頭髮僅用一根白玉簪子挽了個髻,烏黑的髮絲垂在枕上,自有一種病態的美……

「心兒,我沒事。」女子看到藍心一臉擔憂,勉強的說道。

「奶奶,你先別說話,來先把葯吃了。」藍心從一邊的柜子裡面拿出一瓶丹藥,倒出兩粒給女子服下,然後又讓女子喝了水,讓她好好的躺好……

「奶奶,好了嗎?」藍心哽咽的問道。

「別哭,奶奶沒事,這位是……」床上的偏頭看到沈凌兒眼中沒有驚訝,只是疑惑的看著藍心問道。

沈凌兒從床上女子見到自己的表情,便猜出這個女子不是簡單的人物,一般人見到家裡忽然來了生人,怎麼也不會是如此平靜的眼神……

「奶奶,她是凌兒,是剛從下界飛升上來的……」藍心立即將遇到沈凌兒的事情說了一遍。


「既然如此,凌兒姑娘要是不嫌棄,就在這裡住下吧。咳咳……」說著女子又咳出一口鮮血,臉色也蒼白的好像馬上就要掛了一般。

沈凌兒看著女子咳出的鮮血,聞著空氣中淡淡的血腥味道,秀眉微微蹙起問道:「前輩,你之前可曾被利器所傷?」

「凌兒姑娘,你就跟心兒一樣叫我一聲藍奶奶吧,叫前輩聽著太彆扭!咳咳……你從下界上來,應該沒有心兒大,老婦我今年已經五百歲了,咳咳……」藍奶奶幾乎說一句話,就會咳幾聲,看起來虛弱無比。

「哎……藍奶奶!你可是被利器傷過?」沈凌兒一怔,隨即問道。她見床上女子看起來非常的年輕,沒想到年紀竟然那麼大了。

這神界的水土還真的是很養人啊,估計這藍心年紀也應該比自己大出不少……

沈凌兒忽然想起,洛辰和自己分開接近四年了,這麼說小天現在豈不是都30多歲了?想到自己兒子眨眼間,變得比自己年紀還大,沈小姐整個人都不好了……

不過,後來當她看到小天的時候,發現小天不過是6歲的奶娃時,心裡才總算平衡了,自然,這個都是后話了……

「是的,當年我被人追殺的時候,我曾經中了別人的暗算,體內被射中一枚暗器,半年後才取出來……」藍奶奶回想起往事,眼中閃過一抹冷意的說道。

「奶奶,你放心,等你身體好了,我一定會幫你報仇的,我要讓那些傷害過奶奶的人生不如死!」藍心臉上掛著淚痕,眼神狠厲的說道。

沈凌兒一愣,沒想到藍心對於自己奶奶的感情如此之深,這倒是讓她有些意外……

「心兒,不準再提報仇的事情,你也不準再有這種想法知道嗎?」藍奶奶看著藍心緊張的叮囑道。

「奶奶……」藍心不甘心的喊道。

「我說不準就不準,咳咳……難道你不想聽奶奶的話了嗎?咳咳……」藍奶奶話落又開始咳嗽了起來。

嚇得藍心趕緊保證道:「奶奶,我答應你,再也不說報仇的事情了,奶奶你不要生氣了……」

沈凌兒只是站在一邊看著這溫馨的一幕,在神界這種生命漫長的地方,還能有如此親情真的非常難得了……

「藍奶奶,如果不介意,我幫你看看你的身體吧!」想到未來會在這裡打擾一段時間,沈凌兒開口說道。

「凌兒,你會醫術嗎?難道你是煉丹師?」藍心聞言驚訝的問道。

「嗯。」沈凌兒了頭。畢竟她打算用煉丹師的身份去參加風雲會,而且,之前她也從藍心那裡了解到,在這裡煉丹師的身份還是很吃香的。

「真的?太好了!你快幫奶奶看看……」藍心激動的拉著沈凌兒坐到奶奶的床邊。

沈凌兒也沒有推辭,伸手搭在了藍奶奶的腕上,靈氣凝成絲在藍奶奶的體內遊走了幾個周天……

「藍奶奶,你身體並沒有病,讓你如此虛弱的原因,是因為你中毒了!」沈凌兒收回手,看著藍心和藍奶奶說道。

從剛才這位藍奶奶咳出的鮮血,和空氣中的味道,她就確定是中毒了,現在一把脈果然沒錯,而且這毒素已經在她體內存在了百年的時間,幾乎已經跟她的血肉融合在一起了,想要解毒怕是不容易……

「什麼?」

「什麼?奶奶中毒了?」

藍心和奶奶兩個人同時震驚的看向沈凌兒,她們沒有想到竟然是中毒了,要知道,這些年藍心也曾經遇到過煉丹師,讓其為奶奶看過……

可是過了這麼久,奶奶的身體卻一直都沒有起色,如今聽說是中毒了,不要說藍心,就連藍奶奶本人,也有些不敢置信……

她一直以為,自己是因為當年受傷太重,使得身體越來越壞,卻沒有想到自己竟然中毒了……

「沒錯,如果我沒看錯,這毒素在你體內至少存在了百年的時間。而且,這毒並不是你一次所中,是在你不知道的情況下慢慢中毒的,下毒之人最少給你下了大概30年的毒……」沈凌兒看著二人說道。

如果不是她識海里有紫炎神鼎,她也不會知道這種毒藥,而這時她也發現,到了神界之後,腦海裡面出現的丹方和毒藥配方,還有藥材,和一些煉器方面的知識,全部更新了……


看來紫炎神鼎中的東西,跟自己所在的地方有關係呢……

這一沈凌兒還真的猜對了,她身上的紫炎神鼎和紫神決,正是根據她所在的地方,還有她的實力自動更新的……

「你說的『噬身』……」藍奶奶震驚的說道,雖是問句,卻是確定的語氣。

「沒錯,正是『噬身』!」沈凌兒頭道……

『噬身』是一種慢性劇毒,此毒無色無味,不易察覺。中了『噬身』之人,身體會變得越來越虛弱,如同重病一般,如果不是懂毒之人,哪怕是煉丹師也不會發現……

『噬身』跟它的名字一樣,不會讓你馬上死去,卻會讓你在無盡折磨中慢慢化為一灘血水……

『噬身』算是一種極其殘忍的毒藥!一般人都不會選擇這種毒藥的,主要是因為『噬身』有一個弊端,就是下毒的時候,沒有辦法一次性將毒藥讓對方吸收的……

必須要經過長時間,慢慢的,一一的讓對方中毒才行,否則根本起不到任何效果……

如果藍奶奶只是中了10年——20年的『噬身』,那麼最多也就是修為慢慢降低,卻不會影響她的正常生活……而一旦中『噬身』超過30年的話,那就等於完全吸收了『噬身』的毒性,身體將會越來越弱,如果不是因為藍奶奶的修為不低,用不到百年時間她便會不明不白的死去了……

正是因為她的實力強悍,才撐到現在,可如今要是再不解毒,她最多也只剩下不到一個月的命……

而她現在的情況,就算想要解毒也是極難的,先不說她的身體,能否承受得住解毒時的折磨,就是煉製解藥的藥材也(熱門小説網)很難尋找,至少她空間中就沒有煉製『噬身』的藥材……

「哈哈哈……哈哈哈哈……咳咳……原來是他,原來是他啊……哈哈哈哈……咳咳,咳咳……」看到沈凌兒頭,藍奶奶忽然狂笑起來,可那笑聲卻是如此的悲涼……

晶瑩的淚滴順著她蒼白的臉頰流了下來,本就虛弱的身子,此刻變得更加羸弱……

「奶奶,奶奶你怎麼了?奶奶……奶奶……」藍心看到奶奶哭了,心疼的抱著床上的人兒,哭泣不止。

沈凌兒看的有些無語,卻也無可奈何,她知道藍奶奶應該是知道了給自己下毒之人是誰了,想必應該是她心中非常重要的人吧,不然她也不會笑的如此悲涼……

往往傷害最深的人,都是身邊最親或者最愛的人,因為在乎,因為在意,所以才會被傷的最重……

前世的她,不也是被身邊最親的人所傷么……

「原來是他……他怎麼能!怎麼能啊……」藍奶奶流著淚不停的呢喃著。

「奶奶,不要說了,不要說了,嗚嗚……」藍心被自己奶奶哭的亂了方寸,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只能抱著自己的奶奶跟著一起哭。

沈凌兒天生性子淡薄,更不會安慰人,只能站在一邊看著哭成一團的祖孫二人……

LEAVE YOUR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