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了,飛藍,你同意嗎?」

突然間,那紅袍老者眼神一亮,看向了雲飛藍問道,「如果你不同意,不要怕,儘管說出來。」

「我……」

雲飛藍吐出了一個字,卻再也說不出話來,眼神中滿是複雜。

她這時候真的不知道說是同意還是不同意,同意,她的終身大事就太草率了,同時她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接受方恆,更不知道方恆會不會接受她,不同意,那這就是違逆了太上護法的意思,更給了方恆難看。

見到雲飛藍的猶豫,場中的人也都十分緊張,雲飛藍現在是掌門了,那更是所有天雲弟子心中的追求對象,要是能娶到雲飛藍,那該是何等的風光,他們當然想聽到雲飛藍的否定!

「咳咳…」

輕咳聲突然響起,一下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正是方恆!

「呵呵,我看這件事情,還是緩一緩吧。」

見到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自己,方恆笑了笑,「不管怎麼說,我現在是剛剛正式成為天雲派弟子,而飛藍是天雲派掌門,哪裡能隨便同意?」

聽到這話,所有天雲弟子看向方恆的眼中都戴上了一抹贊同,別管怎麼樣,方恆終究是新人,上來就迎娶掌門,這不成笑話了嗎!

「我也是這個意思。」

雲飛藍也立刻說了一句,她也真不想在這個時候就下決定。

「哦。」

聽到雲飛藍和方恆的回答,黑袍老者眼中閃過了一抹失望之色,好在很快他就帶起笑容,道,「既然你們都是這麼想的,那就這麼辦吧,這件事情先放一放,不過我還沒說完,方恆,你雖然是我天雲派新人,但你之前在進入神武世界中已經為我天雲派出了不少力,這些功勞不能不算,所以,我懇請掌門封方恆為天雲派守護長老,並且授予他天雲之子身份。」

「我同意,就封方恆為天雲派長老,天雲之子身份。」

雲飛藍這次倒是沒猶豫,直接就點頭。

話語吐出,全場的人再次一呆。

好在的是,這一次倒是沒多少人嫉妒了,方恆的實力在那擺著,當一個長老,還真的就是綽綽有餘,至於天雲之子,就是天雲派核心弟子的稱謂,給方恆也是正常。

「我反對!」

偏偏在這時,一道怒吼聲再次傳出,卻是那執法門的紅袍老者喝道,「方恆就算已經成為了天雲派弟子,又有什麼資格做長老!就算他之前有些功績,但這些功績都是在他成為天雲派弟子之前做的,不能算!更不要說天雲之子身份了,這是我天雲大陸核心之中的核心人物,他們所牽扯的,是天雲大陸的本源力量!日後是能決定天雲大陸生死存亡的,豈能就這麼給這小子!」

聽到這話,所有人再次搞不懂了,什麼本源,什麼生死存亡,他們都不知道。

黑袍老者卻在這時露出冷笑,「你同不同意和我們有關係么?這是天雲派內部的事務,更是現任掌門的決定!你們沒資格管!」

「怎麼沒資格管!天雲律法有規定,凡是掌門做出不理性的決定,我執法門統統都可以干涉,甚至否決!」

那紅袍長老怒吼道!

「那你到底想要怎麼樣。」

黑袍老者冷冷道,「方恆是天雲派弟子,之前那些罪名統統不成立,現在方恆什麼事情都沒有,你卻還要針對他,你這是不是有點不講道理了?」

話語吐出,紅袍老者臉色一變。

的確,此刻他們的優勢全無,在想對付方恆,已經是沒有機會,這時候在死纏爛打,已經是站在了道義的下方,傳出去,整個執法門的形象都會受損。

「哼,道理?我們怎麼不講道理了?」

就在這時,始終沉默的凰天邢冷哼一聲,「我天雲派可是有規定的,凡是成為天雲之子,都需要經歷十八重生死考驗,過不了這個,那就沒資格,方恆成為長老可以,有功績在,可是想要成為天雲之子,那就必須要經過十八次生死考驗。」

「可以,那就讓方恆經歷便是。」黑袍老者冷笑,「我想過不了半個時辰,他就會通過這些考驗的。」

「呵呵,哪裡有這麼簡單,方恆初來乍到,一來就被委以重任,那肯定是天賦過人,所以考驗自然也不能像以前那樣。」

凰天邢立刻冷笑一聲,「我的意見,喊出來我天雲大陸現有的九位天雲之子,讓他們同時和方恆對決,當然了,只是武技比較,如果方恆勝了,那自然是有這個資格成為天雲之子,要是方恆輸了,那就別說天雲之子的事情,更不要說長老的事情,安安靜靜的當個弟子是最好。」

「哈哈……凰天邢,你怎麼不說直接殺了方恆?讓九個天雲之子同時和方恆對戰,這種話你也能說的出來?虧你還是執法門的太上掌門。」

戰狂冷笑道。

「我這只是站立在公平的角度上提出的意見。」凰天邢毫不在意戰狂的諷刺,冷笑道,「初來乍到就身居高位,不拿出來真本事,怎麼服眾?要是不能服眾還身居高位,那我天雲派成什麼了?」

話語吐出,沒人能說得出話來。

「呵呵,好。」

就在眾人沉默的時候,突然間,場中站立的方恆卻是笑了一聲。

所有人都是一愣,不知道方恆再說什麼。

「小子,你說好,什麼好?是同意我的條件了么?」

凰天邢立刻道。

「同意,為什麼不同意?」方恆笑道。

聽到這話,所有的人都是一驚,就連三位太上護法都是臉色變了變,只是他們卻沒有說話。

他們是知道方恆性子的,說動手就動手,他們根本就管不了。

「哈哈,好!你果然是有膽子!」凰天邢大笑一聲,「既如此……」

「等等。」

方恆卻一擺手,直接打斷了凰天邢的話,笑道,「比武就是比武,戰鬥就是戰鬥,束手束腳的太沒意思了,只用武技算什麼?讓他們儘管施展力量境界,我一個人全接了就是。」

淡淡的話語吐出,全場的人都一下張大了嘴巴。

狂,太狂了!

以一打九,還不限制境界能量,儘管發揮!

這是什麼樣的膽子,什麼樣的自信!

「方恆,你……」

「護法不必擔心。」方恆笑著一擺手,打斷了黑袍老者的話,「我很清楚我在做什麼。」

話語吐出,黑袍老者三人都是一愣,最終就一點頭,也不再說什麼了。

方恆,是一個奇迹之人,是他們都無法預料的天才。

既然方恆現在這麼說,那他們,就絕對相信!

凰天邢也愣愣的看著方恆,最終一點頭,道,「好小子,我本來以為你只是有點本事的小傢伙,卻沒想到你不光本事大,膽子更大!看在你這膽子的份上,如果今天你能通過這個考驗,我執法門,再也不會找你的麻煩。」

「哦,那最好不過。」方恆一點頭,就不再說話了。

其他的人看著方恆,也都不知道說什麼好,對於他們來說,方恆,帶給他們的震撼實在是太大,大的難以形容,無法預料。

方恆卻是根本不管其他人的目光,對他來說,這種決定,是他早就想好的。

執法門之人今天接連吃虧,肯定不會善擺甘休,就算今天有三位護法在,執法門拿他沒辦法,只是這終究是一個麻煩,日後執法門會不停的找他的茬。

既然這樣,那他就乾脆展現一部分的實力,一次性震懾所有人,以絕後患。

…m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命令一道道的傳了下去,很快,天邊就再次傳出了幾道破空聲。

當眾人都抬頭看向破空聲傳出的地方之時,場中就已經驀然出現了幾道年輕的身影。

所有人都是一驚,聲剛出,人就到,這等速度,已經遠遠不是普通的真武境能夠涵蓋的了,必須是達到了真武五重以上的人才能做到這種事情!

「天雲九子,拜見天雲派太上護法,拜見執法門太上掌門,護法。」

異口同聲的喝聲傳出,只見來到這裡的九個年輕人,同時行禮。

「免禮。」

黑袍老者手掌一揮,淡淡道,「你們,都是我天雲大陸天資最為優秀的九個人,本來,我們不想打擾你們修鍊,不過現在卻有些事情,需要你們的幫助。」

「請護法大人儘管吩咐。」

九個年輕人再次說道。

「呵呵,什麼吩咐不吩咐,你們都是未來大陸的頂樑柱,護法大人雖然地位超然,但也管不到你們,所以不必那麼客氣。」

執法門的元老笑了一聲,「而這次叫你們來的原因,很複雜,簡單說是說不清楚的,你們自己看看吧。」

話語之間,這執法門的元老就手掌一揮,一道紅色的光華瞬間就飛了出來,一化為九,分別進入了這九個年輕人的腦海中。

瞬間,這九個年輕人就明白了事情的始末,目光奇異的看向了方恆。

「現在,你們明白了?」

見到這九個年輕人的眼神,那執法門元老問了句。

九個年輕人都是一點頭,其中一個美麗的少女說道,「護法大人放心,我們一定會使用全力。」

「哈哈,這就好。」執法門的元老看著這個少女,露出了讚賞之色,「當然了,盡全力也要收的住,盡量不要他的命,知道么?」

「是,千落知道。」

那少女立刻點頭。

聽到這兩句對話,一直不成說話的方恆也是目光一閃,只通過對話他就明白了,這個少女,肯定和執法門有著關係。

再結合之前他聽到的大陸本源,方恆現在就已經知道了大概的情況。

「看來這所謂的天雲之子,也是有派別的,有一部分是執法門的人,有一部分是天雲派的人,這麼看來,接下來的戰鬥,應該會輕鬆許多。」

暗道一聲,九個人,都是真武五重以上的高手,方恆本以為還要動用天星珠,只是現在看來,卻不必動用了。

他已經看到,當這個少女說話的時候,只有三個人點頭呼應,其他五個年輕人卻是不可置否,很明顯,他們應該就是天雲派的人。

「我沒有什麼需要吩咐你們的。」

就在這時,黑袍老者也對著那五個不說話的年輕人說了句,「你們只需要戰鬥就好。」

「是。」

另外五個年輕人立刻點頭,他們也明白這意思了。

戰鬥就好,那就是戰鬥。

這是不用分出生死的。

換句話來說,黑袍老者是讓這幾個年輕人對方恆不要下狠手。

見到這一幕,方恆心中再次一笑,他知道,他之前猜測的對的。

「好了,廢話不要多說!戰鬥開始吧!」

執法門的凰天邢這時候喝了聲,立刻,全場的人都安靜下來,認真的看向了場中。

天雲之子,是天雲大陸核心中的核心,是未來天雲大陸的掌權人,中流砥柱!

現在,他們這種天才,卻同時出來,要對付方恆!

這種戰鬥,誰敢說自己不期待!

同一時間,場中的九個年輕人也都在這一刻同時看向了方恆。

他們的目光,都很冷漠。

只是方恆臉上卻笑了。

他能感到,這九道冷漠的目光中,有五道,是故意裝出來的,正是黑袍老者之前吩咐的那五個人。

剩餘的四道目光,就是**裸的敵對了。

這,就是方恆真正的敵人。

「出手吧。」

就在這時,方恆看向了那四個年輕人,淡淡道,「如果我先出手,你們是沒有機會的。」

話語吐出,全場的人都是身體一震。

太狂了。

以一打九,還敢讓對方先出手。

這種膽子,他們是真的不敢想象。

當然,他們並不知道場中的具體情況,方恆的話語,只是針對那四個人的。

「是嗎?」

這時候,那四個年輕人中的一個青年眉毛一挑,「既然你這麼說,那我也可以滿足你,去死吧!」

轟!

話語之間,這說話的青年就是身體一閃,瞬息間就到了方恆的面前,抬手就是一掌拍下!

看到這一掌,所有人的眼神都是一縮,他們都感覺到了這一掌內蘊含的恐怖能量!

LEAVE YOUR COMMENTS